【兴欣中心】轨道03

=====================================================

前文 02


【铁马金戈】


伍晨醒的时候,天已近大亮。

阳光透进车窗的时候他还有些恍惚。乔一帆安文逸两个刚去洗漱了,莫凡不知醒了多久,在上铺捧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也不下来。隔壁传来苏沐橙和唐柔聊天的声音,方锐也时不时地插两句话,听声音一定眉飞色舞。

真好啊,这些人还能赢,还能输,还能争荣耀。

昨天晚上他睡得很沉。晓枪站在一处高岩上不动,周围地图飞速旋转变化,从泉炎旗海到红花亭,身边人去也,赛丁昆,一个个闪过去,最后站上了老板照片生成头像的老账号,地图有岩浆伤害。红海之上漂浮的岛屿形状竟然是一个大大的无极队徽。

他梦见风突然卷起层层烈焰,枪炮轰鸣,金戈铁马,尽奔腾分合五阵之势,一场梦下来像打了酣畅淋漓的一仗,到醒了便恍若隔世。

这些人已经不会站在他的身边,梦里重回那片土地,也算一解乡愁。


他觉得这与前些日子看到的焰火有关。

无极战队的老板打电话来,他正带着公会刷百人本,陈果过来慰问他和老魏,顺手就接过了晓枪,笑着挥手示意他出去接。

当然,最后受身失误被随后赶来的BOSS踩死这种事不提也罢。

“新年快乐。”

老板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带着微微的电流音。

“新年快乐……好吗?”

伍晨挪到走廊尽头的窗户边上,望着钱塘江升起流光璀璨。

“挺好的。你呢?”

“也挺好的。”

接下来是一阵断断续续的沉默,战队没了,两人便少了最大的聊天话题。老板现在做一些其他方面的投资,也算混得不错,但每天每月接触的事情不同,理解的方面不同,隔阂的产生也无从避免。

伍晨听着那个熟悉的声音谈论自己不熟悉的话题,突然觉得恍惚,一切皆似梦中事。

荣耀是花钱的无底洞,也是个吸金的大项目。从单纯的投资者角度来看,那些把战队出手的人,不管是无极老板还是陶轩,说是走的落魄,可手中的资产不一定见少,即使转移到其他领域也不会猥隘到哪儿去。

无极的老板是懂取舍的。他坚持经营,是觉得自己能撑,做了解散的决定,也只是到了撑不下去的时候。趋利避害,属于商人的本能保护着他,不至于让他没落到穷途潦倒。

只是投资荣耀战队的,又有哪几个不向往巅峰的荣耀?

这些人里没有一个能做到心满意足地与联盟别过。不管是老妈子般的陈果,还是沉迷梦里的萧杰,他们都是手中战队的真爱粉。这支队伍是大是小,是问鼎决赛还是沉沦下游,永远不会转黑。

他们也许不懂战术,没有手速,操作菜渣,但是这一群人也希望在顶端留下自己的痕迹。他们无法上台,但也愿意看到自己设计的队徽点亮在舞台屏幕上,他们得不到奖杯,何尝又不向往自己亲笔取下的名字,印在金杯最闪耀的一处。

只是这个荣耀之梦,只能交给你来继续了。


伍晨握着电话,一时觉得有些悲凉,只能被动地聊着闲话。

差不多要挂的时候,突然一个很大的焰火在江上炸开,形状和无极的队徽一模一样。声光璀璨,将江东江西都映得一片火红。

“那个图案……跟无极一样!”伍晨情不自禁惊叹出声。

老板在电话对面一愣神:“什么?”

“啊,江边放烟花……”伍晨有些不好意思,打电话还分神。

“是吗,烟花一直是西博会的重头戏呢,现在跨年也玩这个。”老板倒是不介意,“什么颜色?”

“红的。”

“那还真是,连颜色都一样。”

两人像是被什么感染了一般,都对着电话轻轻笑了起来。焰火在不远处的天空中一个接一个炸开,江面宽阔,连发射的那声闷响都听得一清二楚。

笑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没有人说话,但二人都没有挂机。伍晨倚在窗边歪着身子,老板似乎面对着繁华的马路,有车流之声。

往事在这样的两个人之间流转。距离消失了,他眼前甚至闪现出了更早些时候夏季暴雨刚停,新绿怡人,他们和另外几个人一起,在简陋的小饭店里就着啤酒和红烧肉谈论战队伟大前景的画面。


“这次图案歪了没?”

“没有。”伍晨还是有些伤感,“你还记得呢?”

“总要有人记得。”老板在那边却是又笑了。

那筒烟花大概就是做了特殊造型,一个两个炸出来全是无极的图案,最后一波是连发,于是伍晨就看见无数个队徽在自己眼前炸开,然后消散。

“啊,这次歪了。”

他也微微弯了眉眼。

“我也记得。”

“啊,记得就好,那就好……”隔了话筒的声音此时却变得分外清明,仿佛那人站在面前一般。陌生感也不再,那几百日夜的时光就在这细微的电流音里飞速压缩,隔着话筒的,分明就是自己忠实的粉丝,坚定的后盾,完美的合伙人,一生的好哥们儿。

竞技的残酷人尽皆知,对于离开的队伍来说,欢呼过了,征战过了,热闹的荣耀落幕,便如梦般落入记忆无从找寻。但那些曾经的队友,那些见证了彼此梦想和拼搏的伙伴,却不会像梦醒之后的早晨一样,在如火的队徽下击掌欢笑。

大家都散了,回忆随着时光流转消弭。

以后,会有新的队伍,新的选手,新的豪门,王朝乃至传奇加入这场盛会。

但无极的故事,我们的故事,总要有人记得。

 

两个小年轻回来了,乔一帆手里还拎着印着铁路标示的开水壶。

“前辈……早上好……”

小孩儿说着还给他倒了杯茶,冬日的暖阳正好,空气稍冷,热水一入杯就腾起一层一层的白气儿,一时间整个包厢都云缭雾绕。

“谢谢,早上好。”

伍晨点点头,接过了水杯。乔一帆不可多得的大局观念已经让他成为了兴欣队伍中大车以载,能寄北门的核心人物,本人却还是小心谨慎,彬彬有礼,等到苏沐橙和方锐退下来之后,大概会是接任队长的最佳人选。

安文逸和罗辑的技能已经在打磨中逐渐提升,还有披坚执锐的唐柔,鬼神莫测的莫凡,自成一格,已经开始拿着君莫笑练手的包子……

未来,兴欣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这样说来一寸灰,寒烟柔他们的装备似乎都还有升级空间,训练营开始筹办,需要更加稳妥坚实的支撑,公会这边在材料产出和宣传力度上还要如何提升呢……

伍晨望着窗外,陷入了沉思。

列车疾驰,带着一队人马势不可挡地向前。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3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