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梦中不觉(fin)

· 码字bgm(共5首)


——※——

巷子很窄。两栋楼面对面,拿着竹竿就能捅到对面晾的衣服。老房子里原本带点石雕护栏的平顶露台,都用铁丝笼成阳台,顶上铺着石棉瓦,墙上爬满地锦紫藤凌霄花。

琴声流畅地涌出来,叮叮咚咚。


黄少天的手比同年的孩子都大,还快。魏琛说这是钢琴世家的天赋,不能白晒了,给他立了规矩,每天晨八点练到下午五点钟。

黄少天不服要讲价,句句话都被堵回来。

细仔屁股坐不住就想偷懒,看人家隔壁小喻,一个人住也唔得管教,自己还要上学堂念书,练得都比你上心。听听这笛子不又吹起来了?

吹个肺啦!当我心里没数哦?呢仔专门挑你在屋的时候吹...

涛声依旧

.※——txt归档戳这里——※

他看着大堂里穿民族服饰的服务生来来往往。

吧台边上架着舟中落日的油画,边上两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人喝着橙色的起泡酒低声交谈。钢琴声回荡在餐厅里,泳池的波浪隔着落地窗拍打沙滩。在他眼里,整个场景像是厚重的颜料混成的半流质,有些花哨地流动回旋。

脚步声从不远处传过来,他抬起头。那些斑斓的影像像是被什么吸引着似的,迅速汇聚到一处去。

韩文清从长廊尽头走到他面前,把一片阴影投在沙发上。

“张新杰呢?”男人开口问。

“做推拿去了他。”他笑着答道,“刚一订酒店就预约的,还过问你来着,不记得了?”

韩文清眯起眼,眉头微皱,看上去很是有些凶色。

看表情就是真不记得...

【双花】就轻轻地落进了秋天 (fin)

.※——txt归档戳这里——※

·bgm-Love me tender

·其实就是瞎写了一个X都一日游。


Falls to fall

擅长自我说服的人,如果有必要,可以列出一整表喜欢秋天的理由。早上可以用温水洗脸,可以喝热的红茶,吃烘得热乎的松饼,慢跑着穿过数个街区到办公楼,而不需要骑着自行车顶着遮阳帽一路飞飙。

只是喜欢如果需要论证,就多少带了些虚张声势的意思在里面。


其实并没有来过多少次,但张佳乐穿过清晨外滩的样子显得轻车熟路。

在停下来等红灯的时候他从包里翻出耳机戴上。他的歌单向来没有随机播放这回事,书桌边塞着的光...

【双花】譬如涌泉 (fin)

※——txt归档戳这里——※

·bgm The Fountain
棉花国之星,及克莱德曼系列钢琴曲
羊毛与花-少年时代
·大孙生日快乐!


我走进屋子的时候,助手已经将那顶安满了导线的大头盔扣在教授头上。 


平日里空荡荡的实验室被西装革履的强壮男人挤满了。他们黝黑,沉默,面无表情,我想到工业区的一墩墩铁塔。

“你来得正好,”教授神态放松地介绍,与那些铁塔形成强烈的反差,“投资人来检验我们的成果了。”


我打开投影系统,地下两百多米的人造光如同冰水一般从头顶倾泻下来,几乎具象化出清脆而阴郁的声响。

“思维影像...

【周叶】月城(fin)

※——txt归档戳这里——※


——1——

“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了好几层……“

这谣子在大街小巷里响。唱的小童却不知道,为何它就传了下来。

于是愚顽的继续唱着,顺带撩猫逗狗,偷枣踩田;稍机灵点儿的便去问家里老人,为什么说咱这城,一城摞一城?

老人叹着气,举起茶壶喝了一口。手抖得厉害了,茶水没接稳便泼到地上。

娃儿你不知道,这开封是座水城啊。


这城里有条天河,比城墙垛子还高了好几丈。它悬在人头顶,天怒了,人就只能挨着忍着。

一千多次决堤,这城一千多次被淹作了汪洋,生灵涂炭。人在废墟上建了新的,那地下的层叠砖瓦屋墙,在土里烂了朽了,连黑气都冒出来,宛如历史中消...

给橘子比心!

之前看有个版本的《十日谈》扉页有首版插图,对那风格一直心心念念QAQ……收到图的时候简直感动cry,“你画出我心里那点自己都说不清的小期待了。”(笑

回去把剩下一张扫好传给你!

(爱我这事儿,等我不窗了的……)


论游走与距离:

当初给 @乔丁笕 的《The Ode to the Highland》本图!
好像丢了一张找不到了_(:з」∠)_,现在一看bug好多我还拖了好久…【羞愧至极】
文超美!!大家快去爱她♥!!

【高/乔】【微周叶】无名公路(fin)

——1——

世界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

穿过马路的行人,拍打礁石的海浪,风扬起的尘埃,那些共通的地方总让人觉得似曾相识,当旅者找到相异之处的时候,却又迷茫于自己穿越的究竟是空间还是时间。

火车站仿佛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整个搬过来的。露天的站台和长椅,挨挨挤挤的人群,穿着老旧制服的列车员拿着打孔机,一节节车厢挨着查票。没有固定的座位,后排上车的人只能站着。穆斯林的大头巾在车厢连接处互相擦碰,粗重的呼吸也随之碰撞起伏。

空气里弥漫着麦饼和红椒的味道。形形色色的人穿过包厢,拉开门探进头来审视有没有空座,再失望地狠狠把门扣上,带着浓重的口音嘟囔几句,拉开车窗朝外吐一口痰。


基...

【叶修中心】REPO 启明

1.

其实想过,如果自己写一篇叶中心粮食会怎么下手……先试着找了找视角,倒是冒出了点有趣的东西。

十年浩荡征程里与他视线不离,这一条筛掉了很多;那人本身的性格与经历倾向于刻意淡化,所以形象特鲜明的老韩沐橙PASS,不小心写出CP来没处说理去;

作者自己无法理解的人也排除,比如我一直不知道老陶到底在想什么;作者特别不想理解的人……算了,比较怕写着写着自我嫌弃起来。


2.

推己及人,挺有趣也挺意料之中的一个事儿:参本老师好多写叶修退役回家这个时间,老爷子和叶秋刷脸刷到软。

家是个适合回首的地方,空间能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起到记录时间的作用。

我一直在想象叶修的那个家。有家雀儿;种了棵枇杷...

【高/乔】星野

·Сулико,一首很小天使的歌。(但lz作业bgm是我的祖国。)

·Never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取材感谢《冲天》,公号“飞行员的故事”,牡丹江海浪机场,XDD

 

——☆——

“小兄弟,咋一个人走在这儿呢!要捎不?”

戴着狗皮帽的中年男人从驾驶室探出头,脸冻得通红,开口便是一阵雾。

车下那人拉掉风镜,露出一张残存着少年气息的脸,笑着冲他挥手。他嘴边也冒着白气,声音被重型卡车的轰鸣掩盖了,不知说的什么。

 

“拿件袍子去吧,你这小蓝袄可够呛啊,入了夜吃不住劲儿。”汉子...

【双花/微周叶】风暴洋 (fin)

· @沈狗子  

·※——txt归档戳这里——※

·听着歌,坐在港口望着船,淋着夕阳。大概可以当它是一个……游记。 

·看多了原文然后,写肉下不去手,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人类的耻辱?(笑什么,问题很严肃的)


——1——

“Consulting photographer.”

孙哲平盯着名片,念了一遍这个头衔,又念了一遍,然后嫌弃地看向坐在他边上的那位。

“摄影界什么时候出现这种出卖灵魂的行当了?”

“服务业嘛,有需求就有供给,有人买就有人卖。您看您这不是需求来了?”

“你就贫吧。”...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