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11

·一个过渡


唐柔歼-10首飞成功,让整个基地上下一片欢腾。尤其是陈果,整天拉着叶修让他做点评价,还动用职权下载了飞参录像,没事儿就呆在宿舍一边看一边傻笑。连唐柔都看不下去了。

“果果,咱能干点别的不?”周五的晚饭桌上,她终于忍不住跟陈果投降,“比如出去逛逛街啥的,正好马上有个假了……你现在这样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哎你过来,”陈果顺手就把拎了个餐盘东张西望找食儿的叶修拽过来按到身边的椅子上,眼睛还盯着唐柔不放,“你看你们团长都说了,你是个天才啊!”

叶修一脸惨不忍睹地望向唐柔:“你觉得她多久能恢复正常?”

唐柔低头夹菜:“下辈子吧。”

“都是给你教坏了!”陈果拿筷子在叶修肩膀上敲了一记。

“我哪儿有啊。”叶修作无辜状。

“你哪儿都有。”陈果理直气壮,“不过这几天咱都休着,倒是真可以出去逛逛。”

“行啊,”叶修倒是不反对陈大政委突如其来的兴致,“去哪儿?”

“呃,我也不知道……”平日里风风火火说一不二的陈果此时倒是没什么主意。她实在是从小到大生活在部队里的孩子,每天听着嘹亮的号声起床,饿了有服务社,闲着逛大操场,放学回家就坐在小板凳上,捧着父亲从地勤灶打来的饭菜大口大口吃得香。她无奈地看向叶修,“要不你说了算?”

“我也没辙啊!” 

“你入伍之前都不出去逛的?”陈果突然有了八卦的念头,“你不会是个飞二代吧?”

“不是。”叶修摇了摇头。

“部队家属?”

“算吧算吧。”叶修敷衍地回答着。陈果看这货似乎也不怎么情愿回答这个问题,便也停止了追问,随便说了点事儿把话题带了过去。

“那咱上武林广场那边转悠一下。”政委毕竟是政委,陈果拿起主意来也不含糊,这不,筷子还没放下点子就有了,“从镇上坐公交车能到凤起路,现在有地铁转一下也方便。置办年货,买点衣服,你要是有兴趣还能上西湖逛逛。”

“我?逛西湖?”叶修满脸无语地看她。唐柔低头扒饭,眼睛里却藏不住几丝笑意。

“怎么,不愿意看你保卫的大好河山啊?”陈果斜眼瞧着他。叶修苦笑着摇了摇头:“行行,你开心就好吧。”

“那就这么定了,”陈果拍板,“小唐一起去。这丫头跟你一个德行,放个假都不出去,成天呆在营区那一点儿小地方。”

“说的得好像你有多能耐似的。“唐柔吐了个舌头。陈果一愣,光顾着理直气壮地抱怨这俩家伙了,似乎没有意识到,她自个儿和这两个“不省心的货”也差不了多少。

“我去打饭了。”趁着陈果愣神的当口,叶修端起餐盘就跑。

 

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叶修吃饭的时候溜得快,但到了放假还是被两位大小姐揪出去当拎包使唤了。

如今的杭州城,三九天都不下雪,也没什么银湖似镜,断桥残雪的好景致。还是逛街有意思。陈果跟唐柔两个在军营里不让须眉,脱下戎装也都是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从凤起路到吴山广场,一条大道上三四家大商场,逛得不亦乐乎。

陈果是最兴奋的一个,一会儿看见个好衣服招手喊唐柔来试,一会儿又瞧上了哪家的新鞋。大包小包都扔给后面的叶修提着,还时时转头,看看这家伙丢了没。

“跟上了啊!”

唐柔试飞过歼十之后一周没有任务,也不受通讯保密条令的限制,手机是带在身边的。叶修倒是昨天刚从外场回来,陈大政委有过徇私枉法帮他把电话要回来的意思,结果问了一句,老先生根本没手机,也只能再三叮嘱一定得跟紧了,别丢到最热闹的延安路上回都回不去。

“喂喂,”叶修抗议,“什么就回不去了,我好歹也在这儿呆了一阵子行吗?”

“你那几天能顶什么用。”陈果不屑一顾,“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连兴欣镇那个菜场都没去过吧?”

“灶上又不是没有饭,我闲着多没事干才会去菜场啊。”叶修一脸理直气壮。偶尔去镇里买水果加餐的陈政委迅速沦为闲人,一口气憋在胸口一时接不上话,转头又看见唐柔在一边偷偷笑。

“还笑!你就跟他学坏吧你!”陈果轻轻打了唐柔一下,刚想推开另一家专卖店的门,手机就响了。翻出来一看,警卫连长。

 

“阿宁啊,什么事?”陈果这逛街的兴奋劲儿还没消,说话声音都是喜气洋洋的。

“政委,这边有个人翻隔离网,给我们逮着了。”警卫连长阿宁似乎在外面,边上的声音吵得紧,听上去还不止一两个。

“那就往回送啊。”陈果诧异,兴欣基地说到底还是在城乡结合部,附近的农民时不时地也会在机场边上出现。上次还有一个小年轻,非要带着一帮狐朋狗友过来看飞机,脸大得跟在自家后院儿似的,跟巡逻的小兵杠上还有理了,最后是联系地方片儿警把人带去拘留了几天才算找了个安宁。这没啥好说的,擅闯军管区往回赶就是,“这是怎么了,矛盾上交也不带这么个交法。”

“但这个有点……”警卫连连长的声音也有点迷茫,“反正不是一般人。他指着我们的雷达飞机报型号,一报一个准。”

“啊?”

这一叫把边上叶修唐柔都吓了一跳。陈果顾不得一脸惊诧加迷茫的两人,几步跨到马路中间的隔离带上挥手叫出租车。一边怕引起周围市民注意,一边急得音量根本压不下去:“那人长什么样?他还说了什么?”

“他就说,你们不要紧张,我就随便来看看……”

”这还叫随便看看?”陈果急得跳脚。一辆公交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反光镜差点刮着她的风帽,唐柔连忙把她拉回来。好不容易打到车,叶修解释了几句,换下的哥一路狂飙,跟营区来接的吉普车在路上汇合。三个人跟跑一等战斗转进似地钻进车里,司机一轰油门,朝着外场飞速冲去。

 

“你什么人!”

陈果下车,直冲到被警卫连几个小兵围着的男人面前。叶修跟在后面也是一脸着急地往外跑,看到这疑似危害国家安全的老爷们儿,眼里却是闪过一丝惊讶。

“我们查过了,证件是西安的,未见异常。”边上跑来个警卫员报告。

陈果这才松了口气。西安一所总军区直领的工程学院,边上宝鸡就有个航空兵师,西飞最大的生产基地阎良也离得不远。相比之下,兴欣这么个小地方又不是嘉世,连二线防御带都没有,要真是拍照的不至于跑到他们这儿来。

心里最大的石头落下来了,陈果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再看这胡茬唏嘘的大叔,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估计就是个镇上的农民吧。

“老乡啊……”她定了定神,换上副和蔼的表情。

“呵。”


“……咳咳咳咳咳!”

这位声音粗哑的络腮胡汉子只笑了一声,就重新拉满了陈政委的仇恨。这家伙,到底抽了多少支烟,才能一开口就能让四周充满烟味啊?相比之下,叶修那家伙都算好的了。

鱼水情鱼水情……被呛了两口的陈果后退几步,硬生生忍住了直接把这货赶出去的冲动,耐下性子:“大哥,这儿是军管区,没事不能进来的。”

“那还用说,”这位大大咧咧,一点也不把穿便装的陈果放在眼里,“我过来肯定有事嘛,有大事。”

“你家的猪丢了?”陈果试探着问。她面对着说话的对象,没注意到一旁的叶修扭头,看她的表情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屁,婆姨丢了还差不多。”那人转头就往地上啐了一口痰。陈果还没发作,紧接着就看到这人抬起手冲着叶修一指,“老夫专程来看看他的J8。”

“……”

陈果的表情跟被雷劈了一样。

见过猥琐的,没见过这么猥琐的啊!她的脸抽搐了几下,正准备喊警卫把这个不要脸的拖出去,就见叶修走上前,还是那个不紧不慢的腔调。

“还J8呢?你脑子里最厉害的就是J8了?”

“靠,不是J8还是什么,他们还敢让你拿着试验机?”对面大惊,“你小子都被赶到这里来了,冯老不死还没开除你的军籍啊?我要跟他讲的,这种人怎么能不早点清除出革命队伍?待老夫把你扭上去……”

“就你?”叶修淡定,“呵呵。”

“等一下,”陈果好不容易插进话,“这谁啊?他想看你的……什么?”

她噎了半晌,还是没说出那么猥琐的词。

“他说的是歼-8歼击机。”叶修解释,“这人嘴里从来吐不出象牙,什么都爱往下流了讲。”

“操,你吐一个我看看?”对面讲起垃圾话丝毫不占下风,“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小子还不是条好狗。”

“您是行了吧。”叶修面无表情。

 

“不是!”陈果抓狂,两位你们现在都没抓住重点好么!她气急败坏地指着这个胡子拉碴的大龄男,“这人到底谁啊?”

“来好狗,”叶修捶了下这人的肩膀,“做个自我介绍。”

“跟婆娘有什么好说的。”那人满脸不屑。

叶修无奈:“她是这儿的政委。”

“呃?我擦……啊?哈哈哈哈……”男人先是惊讶,然后尴尬,一秒钟之内却又生生咽下了快要冲出口的脏话,满脸堆起热情洋溢的笑。他走上前,握住陈果的手使劲摇。

“对不住对不住,我真不知道是政委同志,失敬失敬……”

陈果面无表情地把手抽回去。男人也不尴尬,哈哈一乐,突然一并脚,站了个标准军姿:“报告政委!报告叶团长!空二十师前师长,魏琛!”

这话一出,陈果的脸色先变了。

“空二十师?”她失声叫道,“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部队?”


陈果如此惊讶其实情有可原。空二十师在全空军的名声,就算是比起嘉世机场的王牌二十九师,也毫不逊色。广州军区位于中国南端,地理上是我国目前最重要的战略位置。福建沿海的导弹时刻绷着根弦,南海上空各国侦察机跟借钱亲戚一样来往不断。紧张的国际局势对广州军区空军提出了广域覆盖、跨域瞰制等近乎苛刻的要求,远海常态化巡逻,跨海转场汇报,这些担子全落在了空二十师歼击机战斗大队的肩上。

责任重,名声也是响在外的。空二十师是全空军首批配备歼-10歼击机的作战部队之一。守土与外拓功能兼备,着实是由一流装备、一流网络、一流人员组成的作战力量。师长喻文州是少数兼备作战员和指挥员素质的人才,心机手腕样样不缺,敏感事件总能处理得非常漂亮;副师长黄少天试飞部队出身,空对空格斗成绩在全空军范围内名列前茅。就在前两天,他们还为空军总军区拍了一部示范片。漆着标示性深蓝“飞鲨”图案的战机,在荧幕中是那样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陈果回忆着示范片上金光灿灿“利剑出鞘”四个大字,又不自觉地望向胡渣唏嘘,一脸谄媚的魏琛,这不像啊!

“哎。”她悄悄拉拉叶修。

“嗯?”

“他真是二十师的前师长?”

“是……”叶修这边话还没说完呢,就有人接了话茬。

“政委您怀疑啊?”魏琛走在前面,耳朵却向后竖着,此时那叫一个笑容满面地转回来,“您怀疑就给我架飞机,我给您飞趟漂亮的出来。我要求不高,他那架就行。”

陈果翻着白眼,没有搭理。这魏琛往机场里摸,摸得就是机库附近,押也是直接押进了外场的哨所。不然也不至于闹得这么紧张。叶修把他保出来倒也不急着往外送,还真让他在营地里逛了两圈。这要是较起真来,可都有些违纪了。结果这大叔还敢要飞机?陈果对他的戒心可还没消干净呢!

没成想叶修却是干脆利落地答应了一句:“那正好了,模拟机的卫星通讯装置我搞不定,你装上就带你去看。”

“操,这时候还不忘剥削我,你是周扒皮啊?”

“拜托你搞清楚,现在是谁求谁?”叶修悠闲得很。

 

骂骂咧咧归骂骂咧咧,魏琛最终还是跟着叶修去了战备中心。陈果一头雾水地看着俩人推门找了台有外网的电脑,没摆弄几分钟,就听见趾高气扬的一声:“好了。”

“这么快?”

“我们广州军区的作战区域可是包括南海的,那么大的一片领海啊!”魏琛得意洋洋地在桌上敲着指关节教训陈果,“天网支撑,长途奔袭,听没听说过?这个天网是什么?航电和通讯套件上塔康导航测距,跟全球数百颗卫星和太空机联网,通讯压制一个都不能少,出个什么问题在天上都得一手挑了。快?我们就是这么练过来的!淬火真金!明不明白?”

这语调那个气人哪!陈果这时候真盼着叶修能上去帮她怼死这家伙,然而当她转向一边的时候,在叶修眼里看到的不是惯如往常的平静,也不是戏谑,一闪而过的表情里,竟然有一丝……陈果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惋惜?

然而这也就是一瞬间了,马上叶修就恢复了那幅云淡风轻的样子。

“走吧老魏。”她听到他说,“带你去看飞机。”


评论 ( 4 )
热度 ( 63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