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10

唐柔上机试飞那天,陈果当属整个机场最紧张的人。换了战备值班不说,前几天可是把作战科,领航科,训练科该干的活儿全一手包了。成天泡在一线,好不容易从外场返回营房,就搬个小板凳旁听叶修编制飞行计划,亲自向航行调度室申报,调飞机,跟外场值班室布置飞行保障,明明气象台的报备早就做好了,陈大政委前天晚上七点半还是守着央视的天气预报,非要看到兴欣是个大晴天才肯回宿舍。

 

早上七点放飞,她天还没亮就收拾得整整齐齐来到外场,拎着人家的飞行装具满场转。

“你紧张什么?”叶修有点儿无奈。这陈大政委跟陀螺似的快把他转晕了。

“跟你说不清!”陈果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没心思跟他扯皮。叶修摇了摇头,转去核对飞行报表。陈果左思右想也不知道担心什么,干脆东西一放跑到塔台顶上去继续推磨。

冬天天亮得晚。她转悠着,听着家属班车的引擎声,起床号,广播里的强军战歌依次响起,又看着朝霞铺满天空,东方金灿灿的一片赤红。 

看来是个好天气。陈果松了口气。这时塔台的门吱呀响了一声,却没有人进来。她走过去拉开门,瞧见几个影子忐忑地站在门口。

“呀,”陈果一愣,“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也想来看看。”乔一帆挠着头,有些腼腆的样子。安文逸退在后面几步、跟面无表情的莫凡站在一块儿,陈果刚想出声招呼,又走进来一个人。

 

“哎,都在呢?”伍晨笑着跟屋里几位打招呼。也是早穿好了机务兵的迷彩服,刚才也不知道在机库忙活了多久。他抱着一堆数据,用牙咬下来一只手套,顺手就拍在莫凡肩上,“小莫很心痒呀?”

莫凡的脸抽搐了几下,没吱声。

“老伍也来了?”叶修脚一蹬转椅,转回来招呼伍晨。

“团长,我就知道你要把小唐拐上天了。” 伍晨带着笑意应了一声,利落地打开总机。陈果一听“小唐”俩字儿眼睛都亮了,几个箭步冲上前揪住伍晨:“小唐呢?”

“早进场了。”叶修在边上懒洋洋地,低头翻看空域数据,“我们也差不多过去?”

“好。”伍晨应了一声,顺手就揽了乔一帆的肩膀一起走出塔台。莫凡在一边默默盯着他们的背影,往前走了两步,又退回去。陈果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哎,”她走到莫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有机会的啊。”

莫凡默默地躲开了。

“……”陈果满脸黑线。还能再不赏点脸么?

 

“他啊,还早着呢!”叶修从边上插话。陈果气得快冒烟了。没看见我在安慰人呢吗?她瞪了叶修一眼,却见这家伙站到莫凡身前,也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是政委说的没错,有机会。只要有这份心,就能配得上最好的飞机,就能成为中国最好的飞行员。”他顺手点了点安文逸,又望向乔一帆,“你们每个人。”

陈果愣愣地看着叶修。这家伙在随意散漫跟正儿八经之间随意切换完全都不带冷却,画风怎么设定的?叶修察觉到她的视线看过来,正好跟她对上眼。

“呃政委,您就算了吧?”

“……滚!”陈果抄起个文件夹就砸了过去。塔台那几个坐在椅子上的小参谋想憋笑又憋不住,整个指挥所一片“噗噗噗”汽车放气一样的声音。

“行了,你们笑吧!”陈果无力地朝身后挥挥手。不知不觉,紧张的心情却缓解了不少。叶修一边系背带一边往外走,声音被门挡住了有些微弱,却真真切切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你们将会在这座塔台里,送世界一流的战机上天。我保证。”

 

吉普车灯在浅蓝色的天空下渐渐朝着机库的方向远去。陈果站在塔台的巨大玻璃窗前一时有些出神,身后受话机嘟嘟响起来,气象、雷达、航行,所有人员都已经就位,那些机械与人语混杂的声音,听上去离得那么远,却又牵着她的心,那么用力。

“来了来了!”

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太阳一点点从东方跳出来。为了安全起见,战机背向阳光二十度角上起降跑道,阳光从侧后方洒在机翼上,将它镀上闪闪发光的金边。小唐坐在里面……陈果机身上的红星,脑海中一片空白,鼻子却又有些酸。那可是歼-10歼击机啊!

“X01,单机加力起飞。”

“同意。”

塔台指挥员将两发绿色信号弹射向空中。陈果捏着拳头,咬紧嘴唇,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开始加速滑翔的飞机。引擎似乎沉闷了一下,随后猛地爆出沉闷与锐利的混响。

太阳跳动了最后一下,猛然挣脱了云的束缚,升上天空。机头离地,拉高,拉高……战鹰呼啸而起,箭一般划过了塔台的视野,向着头顶的蓝天冲去。

 

“好!”

“漂亮!”

塔台里有人鼓掌,掌声,引擎的轰鸣声,耳机里的开关碰撞和汇报声,一起闹哄哄地挤到陈果的耳朵里。正在这个时候,七点的军号响了——悠长,嘹亮,在所有声音之外异常清晰地传来。

又是一道蓝灰色的闪电呼啸而过。叶修开着唐柔的歼-7,默默升空跟随。

 

机库门口,伍晨手搭凉棚,因为阳光微微眯了眼。

“大队长!”

一个机务兵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叶团怎么带了个弹上去了?今天的常规课目不是没有打靶吗?”

伍晨放下手:“放心,手续齐了。”他对小兵眨眨眼,“今天有好戏看。”

“真的?”小战士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

“等着吧。”伍大队长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指挥所外的瞭望台上,乔一帆在风中站着,头发被吹得凌乱也不愿意离开;莫凡倚在门边面无表情,安文逸眉头微微锁着,低头似有所思;更远处,场务连的包荣兴举着扫帚对着天空使劲儿挥;大礼堂边上,叶修前两天才布置好的飞行模拟室里,程序运行着,戴着眼镜的青年小心翼翼将显示器调到待机状态,走到窗前,望着飞机划出的云线;更高的天空中,四机编队在云中穿行,平稳,有序,锋芒毕露,锐不可当。

“真是个好天儿。”伍晨迎着晨风喃喃自语。

初升的太阳拉出千缕万缕光线,在澄空显得一尘不染,洒在所有人身上。

 

唐柔是绝对的飞行天才。

这句话不知多少人说过,当面的,背地里的,喜欢她的,不喜欢她的。连唐柔自己,都不知道听过这句话多少遍。当她从全国无数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被航空大学录取时;当她理论实战无一不精,第一个通过单飞时;当她初来乍到兴欣,就大胆挑战非议刁难时;当前辈突然负伤,她以代团长身份挑起飞行大队训练大梁时。

可即使陈果也没真正搞清楚,唐柔自己是怎么想的。

天分成就了唐柔,也阻碍了她。因为天分,她始终认为一切都是轻而易举能够完成的事。也是因为天分,她取得了让旁人啧啧称赞的成就,却从未从其中获得真正的满足。她并不重视自己的天分,因此也不抱怨身处小部队,手握二代机。她身上始终缺少某种渴望——空十师的一位飞行教员曾经邀请唐柔试驾过当时已算先进的歼-8歼击机,当时还是个学员的她在三天内掌握了新机型,紧接着就变得兴味索然。

 

即使如今开上了歼-10,一切似乎也没有改变。最初的兴奋在慢慢消散。起落、穿云、侧转、爬升、盘旋、俯冲……唐柔流畅地完成了规定课目动作,汇报着陆的时候已经有些无精打采。正在这时,叶修接通了对话。

“怎么样?”

“有点无聊。”唐柔实话实说,“还不如跟你打有意思。”

“那你挺看得起我啊,”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不过,这架飞机也不是能让你小看的货色哦!”

“怎么?”唐柔的声音听上去仍然有些缺乏干劲。耳机里叶修笑了一声。

“呵呵。”

下一秒,整个机舱的警示灯一并亮了起来。

 

“警告,警告,本机已被导弹锁定。危险,危险。”

唐柔一愣,慌忙向着侧后方张望。另一架飞机在云中时隐时现,座舱里的人对她打了个熟悉的手势,那是实弹打靶中发动攻击的信号。

“记得我在模拟机训练的时候说过什么吗?你的对手是我。”

几乎是叶修说出这句话的同一时刻,前方一朵云高速向着他们的飞机撞来。两架飞机同时横闪,穿过层云,将机身隐在这一片洁白中,迅速拉升。当它们破云而出的时候,已经摆出了气势汹汹的攻击姿态。

高空不再有云朵飘荡,只是一片澄澈无尽的蓝。两架战鹰带着阳光的凌厉色彩,迅速爬升。

“警告,警告,本机已被导弹锁定。危险,危险……”

一片碧蓝中,只有警报声回荡着。唐柔微微咬紧了下唇,将手放到驾驶杆上。

 

这声音同样传到了塔台。

“怎么回事?”陈果目瞪口呆地坐在指挥台前,“他,他不是说他上去当僚机保驾护航的吗?”而此时空中的两架飞机已经开始追逐。

“违反飞行计划训练算违纪,就算是团长,下来我也得弄死他。”陈果咬牙,一把抓起飞行记录册,“作战参谋呢?”

“政委。”乔一帆一推门进来就看见陈果发飙,欲言又止。

“怎么?”陈果余怒未消地瞪他一眼。

“上个飞行训练日,团长拿计划报备让您签字的时候……”乔一帆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莫凡。

“你自己没看清楚,他趁你喝水的功夫换了张纸。”莫凡相当实诚,有一说一。

陈果目瞪口呆:“为什么?正常报备我又不是不批!”

“为了模拟真实的战争。”莫凡平静地回答。

 

“这次飞行计划不能让地面和小唐知情,这是对飞行员,也是对地面指挥应急能力的一次考验。真正的战争不会给你时间准备,一只快速反应部队,只要飞机在天上,只要人还握着驾驶杆,就要能打出一场漂亮仗。

“我要知道,面对突发战争。我们五七一团,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叶修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到了塔台所有人的耳朵里。

陈果抓起耳机:“小唐你悠着点!”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此时唐柔的注意力,已经全数给了面前这架难缠的歼-7。

起初的惊讶迅速化作动力,紧接着便如飓风一般席卷全身,让她整个人都兴奋起来。飞机一个U字形机动,凭借优异的性能迅速摆脱成功,反而对叶修的歼-7形成了最佳攻击角度。

那一瞬间仿佛电光倏然击中了她。悚然,震颤,继而似有所悟。

原来这才是歼十!

 

然而叶修并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稍稍抬了抬机翼,一个流畅的侧翻便轻易脱离。脱离和占位是空战中相当关键的动作。而这两个动作的衔接与糅合,需要对飞机相当精妙的掌控。不仅要猛,还要巧。唐柔最后的角度很准,但在速度控制上还缺些经验,相对速度差一打出来,她的不熟练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航向两拐五,高度三千。两分钟后到达空域。”

“明白!”唐柔只短短应了一声。歼-10一个杂技般的横闪甩开追踪,不顾失速的危险,加力竖直向上,直朝着头顶深蓝色的夜空撞过去,动作极富攻击性,转头竟然又是对着叶修的飞机冲了过来。

 

“好家伙。”

叶修暗暗赞叹了一声。唐柔在通往作战空域的路上还不忘咬他,充分利用飞机性能带来的差异,在任何动作中保持着攻击的张力——这一点她已经无师自通了。

她和这架歼-10一见如故。虽然这种抽象的形容听上去匪夷所思,一旦放到战争环境里,唐柔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在哪怕是最简单的飞行中都看得出。只操纵这架飞机不到十分钟,她的进步已经肉眼可见。迅速的适应、精准的把握,甚至发自内心的兴奋——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喜悦感。

不是因为战争而喜悦,而是因为这架飞机。因为它的性能,它的艺术,以及蕴含在机体深处的精神。

一个流畅的回旋后,飞机缓缓降落到作战空域。

 

地面,陈果在此时才恍然大悟。

这场战斗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将歼-10真正介绍给唐柔。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输!她攥紧了拳头,在心里默默给好友加油鼓劲儿。

唐柔已经完全燃了起来,叶修丝毫不懈怠,跟着她飞速提升的节奏调整自己的飞行。

转向!放干扰弹!推杆俯冲!

又是一段回旋,飞机突然直冲向上,穿过一层一层被夕阳染成金色的云彩,然后在垂直方向180度掉头,旋转着向下冲去,机身卷起流云,将划过的轨迹清楚地展现在天际。

“喂!”陈果顾不得没带耳机,天上两个人根本听不见她说话,一拍桌子就喊起来了,“太危险了!”

是,确实很危险,而且很难操作。这对歼七来说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动作,叶修却做得非常完美。唐柔紧随其后,专注地握着驾驶杆,脸上没有一丝犹豫。上!

一模一样的动作,完美跟进,干脆利落。

只是轻轻提起加力卡销,就被猛烈地推上了天空。极快的加速度,巨大的仰角。从机舱后视镜可以看到歼十巨大的双垂尾和翼身融合在一起,在风中几乎要燃烧起来。

在云层的尽头,女飞行员猛地拉动驾驶杆。高度越高,眼里的颜色越深。云层之上的天幕深蓝如湖泊,更高远的地方阳光还没有照到,繁星闪亮着,仿佛是她手下战机的影子。

叶修赞许地看着她。唐柔是为了长空而生的。也许这姑娘就出生在风暴之夜,天生酷爱这些象征着血性与勇气的存在。因此她面对高难度的挑战会亢奋,正如猎人见到暴烈的野兽就渴望驯服,与最强大者成为对手,就仿佛看到了生命的意义。

 

高空,四架飞机正在编队飞行,八只眼睛里却有六只紧盯着下面。

“他们上来了,叶秋咬住他了,啊,歼-7摆脱了!”

“哼。”编队领头的飞行员阴沉着脸,语气很是有些轻蔑,“叶秋也不过如此嘛。”

“J02,J02!已经到达训练空域,已经到达训练空域……”耳机里传来呼叫声。被呼叫的飞行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做动作。这一下仓促了,动作有些大,后方编队一个接着一个放大动作,最后一架简直手忙脚乱。

“往前,往前!”有人切了秘密频道。
“靠你小子慢点啊!”这种屏蔽通讯落了地只要不调飞参都不会暴露,有人都骂出声来了。

“快走走走……”

歼-10发出耀武扬威的轰鸣声,转向向着不远处另一个方位标飞去了。密频里闹哄哄一片,却只有三个人的声音。四机编队左后方的那架飞机一言不发地跟着队伍,丝毫没有加入讨论的意思。头盔和墨镜遮住了舱中人的面容,也看不到表情。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它们即将离开视野的时候,那位始终沉默的飞行员转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低空的方向,直到彻底隐入云中。




说真的好久没爬上来了_(:з」∠)_再更新这篇文的时候,就像是遇见了一个老朋友一样233

刚放上来就看到小红心真的很激动……感谢姑娘们的不离不弃QAQ我还坑着周叶的柠檬树,时光倒流和艺术人生,满整数GN点的喻黄没还,以及之在群里说想写个黄河古文明的梗,都记着呢QAQ我一定会回来的!

评论 ( 5 )
热度 ( 6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