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8

——8——

两架歼击机在高空缠斗着。

领头的一架一个翻滚,紧接着又是横向闪避,驾驶员单手扯下氧气面罩,猛地拉杆,一仰头,与地面的夹角直接超过了九十度,以天地倒转的姿态一路冲上天。另一架飞机毫不犹豫,紧跟在他的身后往上蹿去。

“漂亮!”模拟机舱里伸出一只手,竖了个大拇指。

“团长,”唐柔的声音从另一架模拟机舱里传出来,带了些笑意,“这如果是实战,你的手已经冻硬了哦。”——除了“首飞”太过紧张忘了操作的参谋罗辑,全大队也就只有这位叶团长上模拟机的时候敢开着座舱盖了。

“嗯,这不是没事儿吗。”叶修伸出手比了个向前冲的手势,“一个小提示,做这个机动动作的时候,带着氧气面罩反而妨碍呼吸,一般摘下来比较好。上了天你自己就能体会到,不要紧张,保持精神稳定,实在受不了就在心里数数。”

“明白。”唐柔应了一声,却没有学着叶修的动作照做。她的注意力总是更多地放在攻击效果而非对自己身体的考量上,“叶团,歼十机动摆脱时最佳交汇角是多少?”

“正负七度。”

“最佳摆脱距离呢?”

“数据说出来没什么意思,在空中看的更多是手感,自己体会更重要。”叶修的手搭在模拟机上,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理论上讲,离危险越近,生存的机会越高。”

唐柔哦了一声,没说什么。模拟机爬升到一定高度后在空中静止了数秒,突然机头猛地下坠,却在快要触地时又抬起头,一路打着横滚重新回到原来的高度。

“漂亮!”叶修称赞。而唐柔已经在改平飞机,准备下一个动作了。

 

年轻人就是有干劲啊。

叶修笑叹着,将对战模式切换到系统操作,站起身来伸懒腰。陈大政委刚好从门口进来,爪子差点儿没呼啦到她脸上。

“干嘛呢!”陈果一脸厌恶地把叶修的胳膊打到一边去,“小唐练习得怎么样?”

“就模拟机而言,很完美。”

“能有什么区别?”

“当然不一样,”叶修笑了笑,“在模拟机上你知道你是安全的。”

唐柔没有说话,放平飞机,高度维持在六千,若有所思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

叶修平静地笑了笑,点起一根烟。陈果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去看唐柔跟电脑操纵的两架鬼影3000对战。叶修下机的时候直接切成了小组模式,系统自动分配两架敌机,他下了模拟到一边抽烟,也就是说另一架模拟机上的飞行员在实质上是一对二。要强如唐柔自然不会多说什么,陈果在一边可看得那叫一个心惊胆战。最新一期的模拟程序忠实地反映了超音速飞行时产生的音爆,瞬间爆发的影像和音效几乎能瞬间夺走人的思绪,让她这个旁观者都是大脑一片空白。

“……这是不是太过了?”

陈大政委皱着眉头,对如此夸张的摔打表示很吃不消。

“以及你要注意一点,”叶修跟没听见似的拿起机内通讯,“实战里,超音速飞行可不是能随便乱用的招数。”

唐柔摆脱了被夹击的危险,摘下面罩微微喘着气,脸色有些苍白。陈果看着又是好一阵心疼:“为什么不能用?”

“对于三代机而言,从亚音速巡航状态加速到超音速,速度往上冲需要一定时间,开加力时间过长会导致耗油过多,不利于持续作战。真实空战里每一秒都是千变万化的,你用那么长时间来加速,在对手眼里这可全是机会,万一你的敌人是黄少天呢?”

“那应该怎么办?”唐柔问。

“随机应变。”叶修回答,“在训练中多尝试不同的思路,哪怕是看上去匪夷所思的方法都有可能成为制敌妙招。我让你向包子学习,就是这个意思。”

他说着接过唐柔的操纵系统。屏幕里又是两架敌机扑来。叶修熟练地推杆、减速,上下夹击的两架战机为了火力线咬合,方向已经有了偏转,并不是水平飞行,此时没能同步把速度降下来,保持着中空的姿势一上一下冲到了他面前,差点在模拟机的鼻子尖上撞成一团。系统设置里,它们一个推杆一个拉杆分开,摇摇晃晃,好不狼狈。

一次绝妙的将计就计。

“说实话,”陈果把唐柔拉到一边小声说,“我现在都有点相信他是叶秋了。”

“……”唐柔简直有心告诉她算了,想了想叶修那一脸神秘而欠揍的微笑,又把话吞了下去。这茬埋得越久,陈政委到了儿的火一定发得越大。这姑娘内心也是有那么点小小的唯恐天下不乱的。

唐柔在心里打主意的当口,叶修打开座舱盖,伸了伸腰,又恢复了平日里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哎,打得腻不腻,想不想出去转转?”

 

“啊?”这次别说陈果了,连唐柔都一头雾水。叶修这边放完话,人头一扭就往礼堂外头去了。

“哎你干嘛去?”陈果连忙拽着唐柔紧赶两步跟上。

“我都说了,小唐是什么人?”叶修边走边掏烟,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正儿八经的飞行员的怎么能跟你们这帮外行泡在一个池子里?”

“那她不是都跟你打了……”

“正儿八经的飞行员怎么能只拿模拟机过瘾?”

唐柔眼睛一亮。

“来,”叶修拍拍她的肩膀,“现在咱当着政委的面儿说,一个礼拜的时间,训练用的模拟机你随便调,想上机坐坐找我,一个礼拜后首飞,怎么样?”

 

“哎,小唐你别听他的,危险。”

陈果有点着急。叶修就背着手杵在门口,也没接话茬。

“团长,你在国外受训过吧。”唐柔突然抬头。

“对。”还是那个听不出什么语气的调子。

“当时你掌握外方的测试新机型,最快用时多久?”她问。

“测鬼影3000的时候,六个小时。”叶修笑眯眯地回答,似乎早知道她想问什么。一旁的陈果已经目瞪口呆了。

“你怎么知道他在国外受过训……”她是想问唐柔来着,结果看看这姑娘的眼神,一向泼辣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大政委愣是没敢把话问全。唐柔也没回答,低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大步就迈了起来。

 

“有车吗?我去外场。”

她干脆利落地走到叶修面前。团长同志早有准备地一扬手,一串钥匙就抛了出来。

“车在团部大楼后面停着。后备箱有两套飞行服,”他瞥了陈果一眼,后者正气哼哼地瞪着他,“你感谢陈政委吧,是她督促我去领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陈果那个七窍生烟啊!唐柔呢?这姑娘明显已经是彻底给带坏了,竟然扑哧一乐,转身,干脆利落给自己喊了个号就跑。

陈果目瞪口呆,妹妹你穿着冬常服啊!正装长裤女式皮鞋怎么还跑起来了?边上叶修中午去折腾模拟机也没顾得上换衣服,此时一件作训服倒是方便行动,乐呵呵地就跟在了后头。

“你们两个!哎不是,等等我!”

陈果也不顾自己跟唐柔一样的行头了,甩开碍脚的常服坡跟,拎在手上也跟着往前跑去。没跑两步出了门口空调余下的那点儿热气,顿时就是一哆嗦。

 “政委接着!”她听到叶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深蓝色的东西迎头飞来,她接住,发现是男人顺手脱下的飞行夹克。内衬上写着姓名,血型,部队番号。

97529……她条件反射地默念了一下。

“跟上啊!”前边又吆喝起来了。陈果顾不及感动,随手将夹克披在肩上,丝袜踩着营区的水泥地,跟着这俩疯疯癫癫的家伙跑了起来。


叶修的胆大足以让陈果震惊得目瞪口呆。仅仅上了几次模拟机的飞行员,他不但让人坐上飞机找手感,甚至建议上跑道遛两圈。

“能行?”饶是唐柔也没打过这样的豪迈念头。

“你能不能行?”

叶修这么一问,不行也得行了。唐柔利落地开了节流阀踩着方向舵拐出了机库,陈果在底下张了个大嘴呆愣愣地看着,末了儿一扯叶修:“我说你这不太好吧?”

“她没问题的,”叶修点了根烟,“找找感觉,对之后的路也有帮助。”

“之后……”陈果没有多问,但不一会儿又转过头扯叶修的袖子,“哎,那你觉得开歼十到底是什么感觉?”

叶修笑笑:“一种使命感。”

“这话说得痛快。”陈果嘟哝,停了半天,却又带着点羡慕带着点骄傲地补充。

“但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远处的引擎轰鸣声逐渐清晰,唐柔驾驶着X01回来了。陈果忙要上前接人,叶修跟在后面,却刚好跟斜弯儿里走出来的一人碰了个鼻子。

“叶团,政委!”来人乐呵呵地招呼,正是兴欣机场的元老之一,伍晨。

“又给自己找班加呢?”陈果也笑着回了句。唐柔将飞机在机库停好,相当自然地,伍晨爬上梯子帮唐柔解开安全扣。歼十比歼七在很多微小的部件上有改动,但伍晨这一系列操作异常娴熟,噼里啪啦简直是信手拈来。连飞行员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把该关的都关了。

收拾好了下来,这位机务大队长跟三人敬了个礼,便又转头去张罗机务兵检查机械情况,载弹情况,一边风风火火地忙着,一边远远地招手:“走了啊!”

 

“我们也回?”外场的兵把吉普车开了过来,陈果征询两人意见。唐柔点了点头,准备跟着陈果上车,却被叶修拽了拽。唐柔回头,看到这家伙若有所思,却是盯着那个走向飞机的笔直背影。

“小唐……伍大队长这人,你熟吗?”

唐柔闻言也是一愣。

“知道一些吧……”

她也望着那个身影,小声凑过去跟叶修说起了她了解的状况。


评论 ( 19 )
热度 ( 4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