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Bid Time Return 03

·02

·※——txt归档戳这里——※

·因为想写圣诞节瞎抹了一把时间线,当它是个普通的……架空。文献还是那几本,地图还是那一册,与任何战争,战役,战斗无关,一切似是而非的巧合都是自由意志。

 

——7——

侦探像是一部交响曲的作者。当观众带着满足的表情离席,连乐队都换下晚装从剧场的后门离开之后,他们站在舞台上,望着关了灯的,空空荡荡的剧场。 

将真正的罪犯押上车离开,那位被称作韩队的警督又一次走到周泽楷身边。

“站住。”男人声线冷硬,带着不容抗拒的意味。

周泽楷不敢大意地摆出一个戒备的姿势。谨慎,警惕,高度紧绷——虽然纹丝未动,却微妙地给人一种飞速奔跑的感觉。当君莫笑从身后拍上青年肩膀时,他仿佛被人猛然拉停一般转过身。 

“哟,两位,这么紧张干什么?”男人叼着烟斗,神态轻松。

“他是谁?”警督盯着君莫笑,再一次发问。

两个人的眼睛都很深,视线相触的瞬间似乎就在进行一场对话。而这被青年以卓越的洞察力悉数探知。他意识到这两人之间古怪却绝对的默契,以及一个事实:眼前这个人并不在意他的确切身份,而更像是在征询君莫笑的意见,你要让他变成谁,或者,变成什么。

反正都能变得出来。警督手里漆黑的大型左轮仿佛在无声警告着这一点。

 

“他是个警察。”君莫笑开口。

“我们的人?”警督眼睛一眯。

“我们的人。”

警督眉头皱得紧了,眼神像是能把人活剥了吞下去。君莫笑微微偏了偏头,似乎不经意地抛给周泽楷一个眼神。接着我的话说。青年在瞬间便捕捉到了目光里的暗示。

“代号是——”

“一枪穿云……周泽楷。”

他鬼使神差地顺着君莫笑开口,甚至补加了真名。

那个瞬间,一阵异样的感觉忽地涌上心头。就像一滴水猛然滴在地下的古井里,漆黑幽静的深水千百年来无人打扰,却在此时被惊醒,发出清脆的鸣响。

自己……正在改动历史。

 

“周泽楷。”

黑衣警督若有所思地念了一遍他的名字。却没加上任何寒暄。

“哦,是的,一枪穿云,小周,我们的特派员。”在这样凝重的氛围下,唯独君莫笑依然保持着自若的神态,话里甚至似乎带着些笑意,“这位是韩文清,王都警察厅战斗力量里绝对的精神领袖。这位,周泽楷警探,战争开始之前被中央厅外派到线峡郡,联络人在帝国对王都的空袭中身亡。如今任务结束,秘密回到王都。””

韩文清裹在他的大衣里,站得笔直。此时周遭的气场似乎又有了些奇妙的变化——君莫笑在流利地,颇具条理地胡诌,而他似乎正在将男人说的内容默默记忆下来。在这种惊人的默契下,他的假身份匪夷所思地被构建成型。

 “办公室在中央厅五楼529。”

两位听众的表情都有了瞬间的变化。周泽楷自然是惊讶万分,之前一言不发的韩文清,却也从他颇具压迫感的氛围里跳出来,抬起眉毛露了些警觉的神色。

 

“是吗?”

他以一种危险的语调询问,随后却没等君莫笑回答,却是从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和手中的左轮一起递到周泽楷眼前。

“他接下来是你的搭档。”

男人冷冷地丢下一句,干脆利落地转身。

君莫笑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微笑,看着那袭黑衣消失在小巷尽头的雾气里,脚步声渐轻,最终混成迷蒙的一团。

远处的天空变成紫色,天快要亮了。送奶工和邮差的车发出链条转动的响声。这些人在整个城市醒来之前活动,他们似乎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好了,现在来解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似乎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君莫笑说着,已经走到了周泽楷身边,为他打开另一辆车的门。

 

——8——

轿车在王都警察厅门前停下。

城市的运转慢慢鲜活起来。穿着战时出行服的妇女挎着篮子走在街上。有些人带着袖标。不过还有些人一如往常——缩在大衣里的报童,气喘吁吁的马车夫,在他们的职业被取代之前,这些底层的人能在任何一段历史中生存。

毕竟,人这种东西,不可能知道所处时代的意义。

 

那周泽楷现在所做的,是有意义的事吗?

根据君莫笑的指示在不同街区间穿行,路线却由着自己选择;与一个老邮差打招呼,绕过在他的年代已是城市地标之一,现在却才打了个地基的市政厅。老式汽车的踏板让青年一时有些不适应,缺少了现代汽车为了人体舒适感而特制的缓冲设备,每当他转动方向盘的时候,总有阻力在提醒他,一个庞然大物正因他的力量而发生扭转。

他不知道这些事会如何改变当下的状况,遑论过去或者未来。或许只有思维里囊括着整个世界的人,才会给冥冥之中的事物寻找出它们存在的理由吧。

青年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

 

君莫笑歪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周泽楷没有直接伸手去拍醒他,而是选择绕到另一端的门外,抬手敲了敲玻璃窗。男人慢慢睁开眼,与他视线相交。

意外熟悉的感觉。

“我叫叶修。”

这是君莫笑醒来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这的确说明了某些事。周泽楷想。方才韩文清在交谈中虽然步步紧逼,却自始至终没有对他直呼其名。换句话说,始终没有将这个名字透露给边上站着的自己。现在坦然的告知,似乎又有新的意义。

韩文清将选择权交到了君莫笑手上,而叶修选择告诉周泽楷真相。青年想对这个意义不明的事实做出些回应,却不知道如何接话——言语毕竟并非他所长。直到叶修拍微笑着拍了拍他那侧的窗户,周泽楷才回过神,为他拉开车门。

 

二人步入王都中央警察厅,叶修扳动电梯的开关,齿轮转动的声音响起,像是用一只机械桶从井里打水似的,地底味道独特的空气被铰链拉上来。

气氛恰到好处地与沉默保持了同步。叶修靠在金属箱的轿壁上,看上去有些疲惫,有些严肃,与几小时之前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人。可周泽楷却觉得,他现在的状态远比夜里要放松。

他知道原因——伪装永远比暴露要花费更多心力。

这个人的泰然自若是他套在最外面的一层壳。“君莫笑”必然藏着某种他一丝不苟对待着,甚至在小心翼翼地遮掩着的东西。事实上这种掩护很成功,或许与韩文清的对比加了不少分。相信因果论的警探明白,状态不是叶修试着隐藏的对象,状态背后的原因才是。

周泽楷的分析到这里便停下了。他甚至刻意将思维从那片海里拉出来,以防自己过人的洞察力和本能的判断力不经意间窥探到能够撼动世界的秘密。

这个人具有那样的能量。在从未来遥望画中之瞳时,周泽楷便已坚定不移地确信着这一点。

而历史也正是如此。

 

站到熟悉的门前,周泽楷一瞬间也有些恍惚。

未来发生的事是否能够被称为回忆?他深吸一口气,将钥匙伸进锁孔,而叶修已经轻车熟路地按下把手,甚至主动向他解释。

“这间办公室属于我的老朋友,他意外身故之后,钥匙一直保存在老韩那儿。”

家具似乎很新。与他在另一个时间里走进的那间房屋别无二致,只是墙上并未挂着叶修的画像,而意外地,极新的设施上亦有一层薄薄的尘埃。

桌上倒扣了一个相框,叶修走过去,随手将它揣进大衣口袋。

“小周是从异乡来的?他问,周泽楷沉默着,未置可否。

“不太熟悉这一带?”点了点头。

“这样啊……”叶修笑了笑,似乎是不经意地开口。

“那二十年后,市政厅的屋檐是不是已经开始漏水了?”

周泽楷万分惊讶地抬起头,盯着男人的眼睛。

”别这么看我。“叶修又点起了烟斗,“也转那么久了……”

 

他将大衣脱下搭在椅背上。透过总厅的教堂式窗户,王都难得一见的阳光照在男人身后,像是给他披了件披肩似的,即使脸藏在阴影里,也投出了相当漂亮的轮廓。

而在青年眼里,却是那个人在发光。

 

——9——

周泽楷是用记忆宫殿分析案情的那一类。

在警探群体里这类人很少,然而他们的破案成功率却高得吓人。记忆宫殿这玩意儿人人都可以有,但驾驭不好,干扰思路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走在刀尖枪口上的人都异常实际,没有人会去整华而不实的花架子。因此那些拿得出手的,无一例外都是顶尖绝活。

少言寡语的性格让周泽楷更习惯在思考成型后将真相系统地指出,而另一位警校的同学,在面对案件时喜欢把信息一股脑以自言自语的方式摆出来——一旦咬住某个要点,他便能迅速从那团乱麻中脱身,留下一个直指要害的结论和一堆苦不堪言的听众。

他们是王都警察厅的骄子,王牌。甚至在前辈们的玩笑中,引领不同风格“宫殿式”搜查的二人被称为“新纪元的开创者”。当然这些评价被他们一笑置之,精英探员有很多,风格即使鲜不鲜明深不深刻,准确有效才是硬道理。

 

他们不是小说中的废物,他们不输给任何故事里的“思考机器”。周泽楷也曾经以为他们也不会输给历史上的任何一个侦探。但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过去的时光里隐藏了多少足以令人惊叹的事实。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敏锐的侦探。

结论匪夷所思,真相无可否认。一个直插要害的判断也许会让人惊讶,但更多的却是恐惧——直到叶修对他无所保留,细节一项项被指出,青年才意识到自己在那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暴露了多少。

无数线条在虚空中交织,看似繁琐,却以简明流利的语言表述出来,像是一场教学。

 

侦探是观察者。

比如他注意到了周泽楷学院派的格斗动作,与现役警员有着微妙差别的制式服装。注意到了青年几乎是下意识地配合自己和韩文清作出的包夹姿态。

侦探是引导者。

“你对王都的街道相当熟悉,却几乎不知道市场或居民区的位置。我试着让你去找了几个地标,便发现你对大型,新建的建筑印象异常深刻。换句话说,最有可能保留到未来的地标。”

这几乎已经超出了记忆宫殿可以描述的范畴。周泽楷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男人,看他用不紧不慢的语气将证据一项项摆在眼前。难得的晴天上午,办公室窗户朝南,窗外的阳光过于耀眼了,他却不舍得移开视线。

 

“让我确定这一点的——五街区的在建的市政厅是最新规划,那条路被封锁了。你把车开到施工地点才想起转弯,老邮差并不认识你。那么,我推测你若非出身那个街区,大概就是在某个时段的记忆里,习惯于行驶在那条路上。”

叶修几乎悠然自得地解释着。接着话题却突然一变。

“对了,我看你不像是爱改口的人。在现场说的那个‘侧’(prof),是什么玩意儿?”

周泽楷又是一惊。连这他都注意到了?

Profile,侧写,利用现场资料逆推犯罪心理,再由心理特征顺推至嫌疑人行为甚至体貌特征的侦查方法。二十世纪六十年初在刑侦领域的得到应用。

换句话说,那是还未出现于这个世界上的名词。

青年有些踌躇,不知道如何解释。叶修挥了挥手。

“也罢了。”他说,“说不定我不该问。”

因为历史么?

周泽楷望着男人逆光的脸。王都马路上,马车与汽车的声音嘈杂交加地混在一起。这是一种奇妙的融合,仿佛两个时代在进行某种交接仪式。

而“君莫笑”,他身处时光之外,洞悉过去与未来发生的一切。

 

“需要我……做什么?”

青年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冷不丁出现,打破了刚开始形成的沉默。叶修愣了愣,接下来他的脸上却慢慢浮现出一种介于意外与欣赏之间的表情。

“警察和侦探果然还是不一样。”

他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声。周泽楷有些茫然地看着他。

“侦探的任务是找出真相,而警察,他们用这些真相,给所有人一个公正光明的结局……我曾经也是个警察啊。”

男人摇了摇头,看上去有些疲惫。窗外这座城市的大钟发出整点报时,规律机械的鸣响回荡在河上,街区间,贫民窟里,还有王都的每一个角落。

“先说眼下吧,”叶修站起来,向着周泽楷伸出手,“这是你的办公室。欢迎来到1944年。”

周泽楷也站起身,握住男人的手。这是个潮湿沉闷的季节,叶修的掌心却如那日难得一见的阳光般,温暖干爽。

“在回到你的时间之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

·感觉自己似乎缺少把某些剧情拓展到长篇的能力。写特定情节时可以分辨出哪些描写是多余的,并干脆地删掉,但在东西成型回头看之前,好像没有办法判断一整段剧情是否冗杂,写完了以后又因为不乏费心思的部分/真的很长,舍不得删……

(不过长空那个梗倒是有一种什么都想说的冲动2333)

这几天飞机坐多了不知觉迷上Konsalik的小爽文通俗小说,长,有张力,还简单粗暴,简单来说就是能让人酣畅淋漓的那种(?)蛮适合在比较嘈杂的环境里当旅途读物。而且五六小时一本(看原版可能慢点)时间上也比较适合。中译本似乎有一整个系列。顺手安利一下XD

……也就是爽够了一不小心对比上,才会自惭形秽来着。


·最近追的俩文写手太太都请假……请假……这是怎样的一种责任感(心有余悸)

我这边的情况:妹子:“我催更你会不会打我?”我:“不会,不过也不一定会听。”

是是,争取先把存稿改好。


评论 ( 7 )
热度 ( 62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