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Bid time return 02

·cp现撸成果(不),回去大概要好好修下

·其实还是去聊天的……


——4——

与较大的惊讶相比,那些较小的便失去了它的分量。

四街区的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臭味,火堆余烬未消。

青年注意到擦肩而过的人。他们眉头紧锁,仿佛有什么暴戾狠绝的阴影就笼罩在头顶,随时都可能兜下来。谁哆嗦着说了什么,被呵斥了几句后便不再做声。

几次三番在巡逻警察身边毫无征兆暴起的烈焰,每次熄灭后不久便发现焦尸,街角铁匠铺证词里,午夜忽然亮起的刺眼白光……在如此匪夷所思的事儿面前,人的理性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可靠了。

况且……青年转动视角,看着街角石造建筑上飘扬的帝国占军旗帜。他们所处的整个时代甚至更加疯狂。

——并不止一个人感到恐惧。

 

归功于王国沿用了两百多年却还未曾大改的制服式样,周泽楷在要求尸检时并没有遭到阻拦。

“侧……专家说了什么?*”他轻轻咳嗽了一声。

“啊,您说验尸吗。”探员扯起嗓子对远处忙碌的一个身影喊道,“金成义,请把报告拿过来!”

周泽楷竖起衣领,远远看着三十年后的中央警察厅长对着他们的方向敬礼,朝着街口一辆漆黑的轿车跑去。他掏出手套戴上,掰开死者的口腔仔细观察。

有什么不对。 

直接死因并不是大火。吸入的烟尘颗粒直径受到局限,而死者口腔所呈现出的状态,更像是被强行向嘴里塞了一把烟灰而导致的。

青年直起身,看着灯火在街道两旁灰色的建筑上晃动,偶尔重叠出极亮的光点。

不远处有人注视着这边,气息隐在夜色里,青年并未察觉。

 

身为世纪末的王牌探长,周泽楷有自己独到的推理方式。就像是记忆宫殿那样——闭上眼睛,一切仿佛化作某种流动的介质挤压到中央,如同在深海游动。信息穿过指尖,他尽力将它们抓住。时间,工具,证言,空气中的焦味,街角,深夜,燃烧的汽车……

“两个人。”

确证般嘟哝了一句,他睁开眼睛。

当然还需要证据。运送尸体的工具——嫌疑最大的显然是那辆烧得漆黑的轿车。周泽楷踩着厚厚的余烬在轿车残骸中翻找。午夜的雾气浓了些,裹在漆黑夜色里的那个影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加入寒流,成为思绪之海的一部分。

 

再次捡起某样烧得漆黑的物件,青年满意地点了点头,手里握紧了一张写好的纸条。接下来只要将这张写了真相的纸条放在某个显眼的地方……

身后,两名年轻的警员一边走过一边交谈着。

“几场大火都在王都总厅附近,即使加派了人手巡逻也没能避免。”

“这是挑衅吗……为什么他可以完美绕开巡警?”

“老天,你问我为什么?这恐怕只有君莫笑能解答了吧。”

似乎无人在意这对话。可二人远去的身影背后,青年摘下手套的动作却滞涩了一下。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推理中所犯的严重错误。现在是1945年,移动通讯设备远未得到21世纪那样的发展。宵禁后待在楼上,或许能借着街灯微弱的光芒看清的关卡,可在街道上这是不可能的。

他陷入沉思,有人在身边蹲下,他却恍若未闻。

 

“我说……你考虑过证言没有啊?”

这声音突然从离他很近的地方响起来。

周泽楷下意识地挺直了背,扭头去寻找人声的来源。在与那人视线相错的瞬间,青年一瞬间有些恍惚。

有谁见过画中人如此真实地存在于自己身边?与画像里别无二致的浅褐色眼睛正盯着他,那双精致的手交错着搭在膝盖上。周泽楷慌忙翻找衣兜。那只将他带往过去的烟斗,是被遗失在了哪段不知名的时间中吗?

男人和气地对他笑笑,似乎正想说什么,却被人群中突然爆发的呼喊打断。

“君莫笑……您终于回来了!”

 

——5——

人们聚集过来。周泽楷直起身,被称为“君莫笑”的黑衣男子似是不经意地往侧前方迈了一步,将他挡在身后。

“你们紧张什么啊。“

面对如见到救世主下凡般的一众警员,男人眯着眼睛开口。

“火灵的案子……”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提问,“您有线索吗?”

“哦,听说有个证言,在相隔两个街口的房间里看到亮如白昼的光,是吧?”男人颇为随意地抻了抻腰。

“那难道不是梦话?”一人惊讶地问。

“梦话?”一种有点嘲讽又有点无奈的笑又出现在男人脸上。借着路灯昏黄的光周泽楷将他的侧脸看得更加清楚。幸运地,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君莫笑”身上,因此他目不转睛的凝视也并不显得突兀。

“那是线索啊。”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

尽管很早之前他便顶着“君莫笑”的名号被周泽楷记在心间。但那是第一次——那种在画面上闪现过的光芒此时几乎爆散般释放。沉着,冷静,又有着无与伦比的观察力与洞察力。几乎摧枯拉朽地驱散遮挡视线的一切幻象,又从废墟中将一座更为明晰的城堡构建成形。

“这就是‘光剑’背后的真相。”

男人微微抬起手——他的指尖瞬间亮起一束明亮而集中的火光。

“通过透镜集中的光可以做到很多事。比如,指引方向,或者……引燃火种的热源。”

应和着他的话,那束光集中在他另一只手的指尖。一声尖锐的爆鸣响起,紧接着黑暗中亮起一点星火。男人将那点星火凑到唇边:“‘离巡警只有几步远的地方突然暴起火焰’,并没有谁不称职,而是点火者根本不在火源附近的缘故。”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除了周泽楷。他紧盯着黑衣人,就像彼此正在交谈似的,用目光逼问他。

这正是他的推断。可如果“火灵”是两个人,他们如何进行交流?地面上的杀手为何会凭空消失?他在自己的思维海洋里沉浮着找不到方向,而这个人即将说出口的,或许便是将他拉扯出来的绳索。

男人怡然自得地吸着烟,火光在他脸上闪得晦明难分。事实上,在场警员的注意力也全部集中于此时剖析的犯罪手法,没有人注意到,“君莫笑”还在发掘着另外一个真相。


“火焰的用途不仅是毁尸灭迹。“男人咬着烟斗深吸一口,“那还是夜间的信号灯。”

众人面面相觑。的确,宵禁时段,高处一片漆黑的王都市内,光线是最好的通讯方式。隐蔽性极强的微小光点,能指引路上的同伙选择最完美的地点启动机关。也许正是不经意间照到了街角的窗户,便让还未入眠的目击证人产生了“光剑”的错觉。

青年似有所悟,接着却皱起眉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

一个可能性在脑海里缓缓浮起。周泽楷伸出手,似乎想拉住“君莫笑”的衣袖,最终却还是后退两步,将自己藏在阴影里。对方似乎没有察觉,只是在迈步前行时,有意无意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轻轻上翘。


人群从两边分开,一个似乎是领头人的高大警督从后方走上来。同样颇具压迫感,皱起眉头的神情有些阴郁。“君莫笑”与他视线相接,扬了扬眉毛算是打招呼。

“有同伙?”那警察皱着眉头开口。

“对。这附近三十米以上的建筑,现在包围,也许还能抓到一个?”男人取下烟斗,扬起眼看着对方。

 

“好,行动。”

高大男人一声呼喝,警员纷纷将枪上膛,四散跑开。长靴在城市的积水里敲出闷响。除了远处警戒的小警察,君莫笑的推理现场转眼间便仅剩下几人。

周泽楷竖着领子躲在街角,一位穿着制服的警车司机在附近检查车况。完成推理的男人靠在水泥墙上,望着雾气弥漫的夜空。黑衣警督站在巷口,夜色在他的背后凝聚成一团深蓝色的影子。

他们并未因案件解决而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放松。君莫笑的表情甚至比之前更为严肃。而黑衣警督的站姿甚至是危险的——他看上去就像在等待某种爆发一般。

“那是谁?“高大男人突然发问。他几步走到周泽楷面前,俯视着他。

“很安全。”君莫笑平静地回答。青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那语调很自信,很平静,几乎就像他进行推理时那样,“干正事吧,老韩。”

几乎没有眼神交流,话刚落下,一把漆黑的大型左轮枪便出现在警督手中。

 

“其实我们可以现实一点。”

君莫笑开口,手插在兜里慢悠悠向前迈步。黑衣警督与他步调一致地向前走去。

——他们注意到了?周泽楷瞪大了眼睛。他迅速观察四周。只有远处的街灯照着这里,光线昏黄,而那二人的位置恰好形成一个包夹的态势,看他们的走向,似乎将在巷子尽头那辆警车处汇合。

“与其用完美主义心理揣摩罪犯,倒不如去假设,他们在某种状态下别无选择。”

从周泽楷的角度看,君莫笑正迎着他的目光一步步走来。正面相对时他的神情与画面上又有些细微的差别。似乎更加锐利,又似乎少了几分温和。

“不是‘想做’,而是‘不得不’。几场大火都在警察厅附近,如果不视其为挑衅,那大概就是犯人不得不选在这些场所行凶,因为他有其他事要做,对吧?”

 

夜色里突兀地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

刚从驾驶室退出的警员扶着车门,包裹在制服里的肩膀剧烈地颤抖着。

“比如,和同僚们一起出警?”

那警员转过身,苍白的额头上布满汗水,嘴唇哆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无视了对方惊恐的眼神,叶修举起烟斗。黑衣警督一步迈出,正好封住了那人的退路。

“您在案发时间的去向,以及,第三大道冰店的购买记录……愿意跟我聊聊吗?”

“我……见鬼!”

那人支吾着嘟哝了两声,突然咒骂了一声,转身反向冲出来。他手中握着的东西反射出幽暗的猩红光芒——与连续犯案让他在王都传说中得到的名号倒是匹配,“火灵”手中的短剑上还残留着血迹。

几乎没瞧身后大露空当的方向,男人径直向君莫笑冲来。黑衣警督啧了一声,向前跨了两步,拇指推上了手枪的弹轮卡笋。大步前冲的“火灵”不愧为警员,听到枪响一个反向折回,竟是打了滚从车底堪堪避过,重新钻出的时候,恰好是射击的死角。

 

警督丝毫没有犹豫,精准无比地对着汽车的油箱扣下了板机。

“交给你了!”在爆炸之前他吼道。

红黑混杂的烈焰在夜里突兀地冲天而起,“火灵”的退路被浓烟大火包裹,再也无法改变逃脱方向。男人嘶吼了一声,向着从侧面拦到身前的君莫笑挥起短剑。

可在他做出任何攻击之前,一阵钻心的刺痛却从脚底传来。

周泽楷维持着低伏身子的姿态,确认对方已经倒在地上,短剑也脱手滚到一边,才站起身,慢慢从君莫笑身前挪开。


评论 ( 4 )
热度 ( 7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