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7

06

·※——txt归档戳这里——※

·突然意识到可以在这篇里狂写俩相当喜欢但是一直没下笔的角色,耶(比手指)


——14——

敞篷飞机上天了,怎么办呢?

那也得打啊!


“加油加油加油!”

拉拉队继续热情洋溢地吼。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在天上的罗辑尽管动作笨拙,却一心一意地想要咬尾陈果,他的战友们看着比赛起哄,似乎也不觉得打败政委是什么失礼的事。

再说天上这两个。罗辑第一次操纵模拟机,先前就是好不容易才升到空中,好不容易找到点手感,一边手忙脚乱地开着各种开关,一边努力回忆着自己看过的资料:“飞行员向左压驾驶盘,左边副翼上偏,右边副翼下偏,偏转所产生的滚转力矩可以使飞机做横滚机动……”

“废柴!”他还没念完,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吼。

“我去!”被这么一吓,罗辑浑身一抖,手下的飞机在空中喝醉了酒般狠狠摇摆了几下,模拟座舱跟着好一阵晃动,紧接着边上又是一阵大呼小叫:“啊呀呀!什么情况!”

我还想问的啊!罗辑还没来得及吼,斜里飞快伸出两只爪子,握住了他放在驾驶杆上的手。

他转头,正好和一个穿着短袖迷彩服,剃着寸头的人对上了眼。


“……包班长?”

要不是刚才那场让他对这人有点印象,光听到那么一声呼喝,罗辑还真以为来了个暴脾气的飞行教员。也就是包子咋咋呼呼的把他给唬住了,正常人的思维里,哪个士官敢这么呼喝一个少尉?包子敢!人现在还没停下呢!

“啊呀呀你小子瞎晃什么啊!我都快掉下去了!”他一本正经地教训道,“不就是按左边往左转按右边往右转吗?这么简单的事都搞不懂,怎么开飞机?”

“谁让你坐上来的!”罗辑吼道。他这才发现,包子竟然是坐在机舱侧面的窗舷上。一只脚蹬着机翼,一只脚凌空晃着,胳膊撑着飞行员的座椅靠背。他赶紧伸手去关驾驶舱,结果舱盖被包子的后背卡着,翻不下来。


“你赶紧下去啊!弄坏了怎么办?”

“弄坏了让团长修啊,你以为这个模拟系统是谁装的?”包子莫名其妙地问道。

罗辑想仰天长叹,结果后脑勺不偏不倚地砸在包子的肱二头肌上。

“摆好驾驶杆!”脑袋还嗡嗡响呢,耳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声炸吼。罗辑连忙正襟危坐,调整着飞机去找视角,紧接着就疑惑了:“驾驶杆有歪吗?”

“摆好架势干!”

罗辑再一次泪流满面。在对话不到半分钟以后,他已经痛苦不堪地确定了这一点:喊话的人要是包子,那这话你过脑子就算输了……


“小罗,打不打啊?”

那边陈果不知道这边在搞什么飞机,乐呵呵地打开通讯问了一句。她可是玩得顺风顺水。歼击机忠实地执行着驾驶者的意图,爬升,改平。斜拉起视角时,辽阔的绿野接着蓝天的边际出现在视线中,油然在心底升起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自豪感。右侧后方,银色的飞机正摇摇晃晃地追上来。

来吧!陈果胸有成竹地握紧了操纵杆。

而这边呢?包子这会儿都把罗辑的手连着驾驶杆一起捏在掌心了。

“废柴!”他不顾罗参谋死命的挣扎,将他的手按在驾驶杆上,“看我来给你做个示范。”

“让我自己来……”罗辑已经快要被这家伙弄疯了。

“我来!”

“你放手!”

“……啪!”

“啊呀啊呀!”

“瞧你干的好——事儿——啊?”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屏幕上的图像。罗辑驾驶的模拟机,竟然是以一个倒扣着飞行的姿势,斜拉向上,击中了盘旋到一半的陈果。

“胜利!”包子踩在模拟机的翅膀上,举起手大吼:“人民空军忠于党!心中一轮红太阳!”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一脸踩了屎的表情。

“MD,这算什么啊……”

“好吧……”就连几位正儿八经的飞行员也无语了。剩下的人呢?竟然还有些庆幸:还好还好,这次这小子没他妈喊出什么帝国空军……


——15——

陈果两战失手,似乎总算是没好意思再喊第三人挑战,屏幕一闪已经换了人,一个政治处的干事兴致勃勃地跑了上去。罗辑这边呢?总算把包子赶到了一边,这会儿正坐在座舱里跟叶修交涉,申请再打一场。

团长还没发话,观众席上却已经闹腾了起来。

“还打啊?”有人起哄,“不是已经赢了吗?”

“再上去打成什么样还不一定呢!”

罗辑那模拟机的座舱盖本来就是开着的,没什么隔音效果,这些轰轰闹闹的喊声全传到了他耳朵里。一个小参谋,哪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当成过众矢之的,一时还真有些惴惴不安。

仔细想想倒觉得大家说的也对,自己这样,差不多都属于属于耍赖皮了。这样一想,罗辑便也不再坚持,左右张望着,伸手准备解开安全带。

结果就在这时,礼堂不知哪个角落好死不死有人喊了一声响的。


“运气好了感天谢地还不够,非得输一把这么贱?”

“……”

“喂!过了啊!”

听到这句,飞参来开会的人却都皱起了眉头。飞参室副主任是个性急的,已经喊了出来。其他人也是面露出不赞成之色,准备附和。这罗参谋就算再怎么笨拙,再怎么软蛋,那也是自家兄弟。战友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跳出来维护他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小书呆子,小软蛋,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强硬的光。紧接着,礼堂里四个大喇叭全都回响起了他的声音——这小子竟然直接把座舱通讯接到了礼堂的大广播上。

“就算是输,也要在自己努力之后输下去。”

罗辑涨红着脸,却是一字一字,坚定不移。

 

飞参的人面面相觑。

所有认识罗辑的人面面相觑。

整个礼堂里的观众面面相觑。

他们的眼里有惊讶,有疑惑,却无一人露出不屑的表情。刚才这小子虽然赢了一场吧,可就算他自己也得承认,那完全就是个笑料。况且部队嘛,没那么多玻璃心,在这个满是老兵的礼堂里,年纪轻资历浅的娃娃官被拿来开开玩笑也无伤大雅。

可现在,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罗辑不觉得这是玩笑。从这小子的语气中,他们听到的是认真,一丝不苟的认真!


没有人鄙视罗辑开不起玩笑。在听到那声叫喊的瞬间,他们也开始逐渐明白。罗辑,他不仅是对那声嘲讽认了真,这小子从一开始,就在严肃地对待着自己此时所做的一切。

因为,他可是正坐在歼十的模拟机上啊……

这是空军大规模配备的第一批三代战机,也是最先进的一批。而罗辑,作为这支队伍中的一员,他成长着,经受着首长、战友潜移默化的感染,他为自己所处的集体感到荣幸,为它能拥有这样的象征而骄傲。

而今天,他终于有机会触摸到歼十的驾驶杆,能够坐在世界顶级战机的座舱里放眼满目山河,怎会不全力以赴?

他的认真不止是认真,还有热爱,敬仰,甚至是自豪。


一旦理解了这种心情,老兵们一个个都沉默了。即使面对着一个驾驶杆都握不好的菜鸟,也没有人忍心去浇灭他这份诚挚的热情。甚至连跳脱的包子都安静了下来。

“那行,你再来一次吧。”叶修终于说话了,“接着就下来啊,给后面人多点机会。”

“明白!”罗辑一个劲儿地点头。再一次地,他的飞机一丝不苟地滑行,喷射,在他笨拙的操纵下,摇摇摆摆,却坚定不移地向着高空飞去。


——16——

陈果将模拟机让给了新上来的干事,才走出去没两步,也是把罗辑那边的情况听了个清楚。

这个在场人群里军衔资历都能倒着数的小子,会不会被那些老兵继续围攻呢?她一瞬间也有过这样的忧虑。然而在听到他鼓足勇气的宣言之后,陈果脸上放心地露出了微笑。她对自己带的这些兵有信心,她相信,他们一定会理解。

看着罗辑的飞机重返天空,陈政委的步伐也轻快起来。她正准备摸黑回大礼堂,却发现门边已经站了两个身影。

“哎呀,你们怎么来了?”

“来接你啊。”靠边一点的那人举起手来,冲着她挥了挥。


“你们……”陈果此时的心情,倒是真有点无以言表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接受这样的仪式。飞行员降落返回时,部队的最高主官会来外场迎接,然后共同列队返回塔台。

这是老一辈空军沿袭下来的传统,也被许多有底蕴的王牌师团坚持着。五七一团自然无法与那些老牌王牌的部队比较,前团长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也不怎么拘于这类小节。两个塔台指挥长,主官轮值,因此这项仪式成为固定的传统是不可能了。

但是,只要政委陈果值班,这一点上却从来没有含糊过。

其实许多人甚至都未曾注意,陈政委也是个浪漫的姑娘。只因这份浪漫属于长空属于军营,它的光辉便时常被豪情掩盖。但此刻,仅仅是一个接机的举动,却将它彻底地唤醒了。各种电影电视的情节涌进脑内,一瞬间,陈果仿佛真有错觉,她就是电影里那些在战场上耀武扬威的长空斗士,驾驶了战鹰胜利凯旋。

然后她就想起了自己刚才的表现……思绪走到这儿,陈果脸又黑了。


她望向叶修。这位纯属过来气她的吧?结果对方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嘲讽的神情,老老实实的,一句话都没有说。

憋大招呢?陈果有点茫然。还是唐柔先迎上前来。

“已经挺不错啦。”她直接给陈果来了一个拥抱。陈果张开手搂住她,眼睛却条件反射地去盯叶修。唐柔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微微笑了起来。

陈大政委在模拟机上是不知道,她却清楚得很。跑这儿迎接陈果的主意可是叶修提起来的。就算这家伙平时说话气死人吧……但唐柔相信,叶修绝对不会干什么特意跑来恶心人的事儿。那浪费时间!

她抱了一下收回手,眼里带着笑意,也望向了乖巧地站在一边的叶修。团长同志,讲吧?


“是不错。”叶修笑着点头,“你们都不错。”

此时模拟机上的战斗也到了尾声。这罗辑刚才出了那么个状况,竟然在第二次战斗里神勇无比,不一会儿还真的把对手锁定击落了。掌声响起来,平日里缩手缩脚的小参谋脸上扬着红晕,正努力地挺直胸膛,迎接着货真价实的胜利。

陈果本来都准备好接受嘲讽了,甚至连认识叶修以后经常被激起来的燃烧状态都蓄势待发。结果人突然这么没火药气地来一句,赞的还是自家人,她一下子都有点茫然。

不过陈政委那是什么人啊,马上调整了过来。夸我们啊,那就大大方方受了呗!

“加入我们很荣幸吧?”

她粗声粗气地说着,抬头看向又一次开始的空对空战斗。

礼堂里已经闹翻了,各自找好了支持的一方,加油是加得来热火朝天。这新上去的两位显然也是在办公室里偷偷开模拟机的主,操作相当顺利。各种开关噼里啪啦一通开,滑行,起飞,也都像模像样。

“荣幸。”叶修继续点头,“这可多亏了你呀。”

“那可不……啊?”陈果一脸茫然。


叶修笑了,这陈政委,果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她没事放放空战军演视频,带头玩歼十的模拟机,也许还真是出于自己的热爱,并没有想过当什么领头羊。但正是这份纯粹的,不带一丝杂念的热爱,对她带领的这支队伍有着潜移默化,深远流长的影响。

随着部队的职业化,无数人已经将军人和其他职业等视。机务兵就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师,民航,飞行俱乐部里随处可见,场务连和环卫也就是一个扫跑道,一个扫马路这样的区别。而飞行参谋,搁到任何一家公司,都差不多等同于秘书的角色。

但五七一团的伍晨、包荣兴、罗辑,在他们的身上叶修看到了另一种态度。这些人,哪怕仅仅是兴欣机场最普通的一提防,却会关注最先进的战机,思考飞行员的战术动作,甚至坚持收听着军事评论,努力从战略层面看待问题,从全团,乃至全军的视角着眼思考。

他们的看法也许肤浅,他们的思路也许漏洞百出,但这种意识,却是货真价实的荣誉乃至使命感在体现。


其实部队是最需要超级军迷的地方。陈果这位政委,虽然专业眼光稍嫌匮乏,身上却有一种属于超级军迷的热情。她深爱着这支队伍,将军人使命真正视为荣耀。身为政治主官,她这种热情的影响力被放倒了最大。整支队伍的风貌、士气,精气神,也因此维持在一个让叶修都叹服的昂扬层面。

政治主官的影响力就是要发挥在这里的。

陈果,不仅可贵,也很可敬。


男人想着,点燃了一根烟,又转头向陈大政委的方向望了一眼。好嘛,这陈大政委闹腾起来丝毫不比大礼堂里那些疯狂拉拉队逊色,结果自己支持的那一位输了,这会儿一脸懊丧,语气却是义愤填膺。

“小唐你去吧!上去狠狠地打,给我报仇!”

唐柔却是一愣:“啊?”

“不是吧你?”叶修的声音也从边上传过来了,“小唐是货真价实的飞行员,你让她去打这些人?”

陈果一愣,紧接着泪流满面。自己是傻了吗?现在在模拟机上打的可都是地勤!地勤!刚才先是被包子叮咣一通揍,又被罗辑一个乌龙秒杀,昏头昏脑的,连这茬都忘了。两个地勤……陈果这么一想,觉得自己输得着实有点狼狈。

哎,不过听叶修的说法,这俩家伙还真有点儿天才?要不要下次战术会议的时候,加两个旁听的椅子?陈政委这郁闷来得快去得也快,此时眼睛一闪一闪,都思考上这事儿了。


“不过……”唐柔却是开口,“团长啊,我还真想去打一打。”

“行啊!”他们仨现在站的位置可不算礼堂里面,叶修自然没有放过地理优势,此时正吞云吐雾,大抽特抽,“想打自己上去排队啊。”

“那我打谁?”唐柔问。

“你想打谁?”

唐柔笑着不说话,眼睛却已经满脸期待地盯上了对面的团长同志。

叶修也笑了,却是因为另一个原因。这五七一团的巾帼英雄,盯起人的时候,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的气势十足呢!

他吸了最后一口,将烟头扔进垃圾桶里,掸了掸身上。

“来吧,”他笑道,“你的对手是我。”






评论 ( 18 )
热度 ( 55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