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6

·诶越来越觉得这篇纯属过把瘾就死了……写得好爽好开心!

·※——txt归档戳这里——※

·05


“那今天没问题的话,来一次模拟机擂台场?”还没等众人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叶修又丢出了第二颗重磅炸弹,这次是向着围在模拟机边上的四位飞行员,“全团表演赛,有没有问题?”

“好啊!”唐柔率先回应。乔一帆的水平在大队的四个飞行员里大概排第二,此时看到一群人纷纷望过来,意识到该自己表态了,便也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应该应付得来。”

“这不太好吧?”安文逸却是有些犹豫。

“第一次,放手大胆飞嘛,怕什么!”陈果这时候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从一边跳出来鼓励了两句。政委发话,安文逸也没再说什么点头应了。队伍里另一位,莫凡,却是冷冷地回答:“没兴趣。”

“好,那你在边上看看,真没兴趣回宿舍休息也行。”叶修不强求,这位也淡定得可以,转头就朝礼堂的出口走去。陈果想叫,被叶修拉住了。他将剩下几个人喊到身边,头一次试手,这个有驾驶经验的团长也不能不提点两句。


“第一次飞,大家多找找感觉。歼-10与歼-7机动性能上的差异,在转角速率和速度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我们需要好好利用这种差别,努力提升机动动作的包容性……”

“到!”礼堂角落角落里腾地站起一人,“团长,啥事儿?”

转过头去的众人表情可谓精彩纷呈。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啊?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转向边上的场务连连长。可怜这位老连长的脸,就像被炸弹炸过似的一片焦黑。看这位包班长却丝毫不以为意,竟然就颠吧颠吧一路跑了上来,伸手就去拉模拟机的安全扣,“我能上不?”

“哎哎哎!包子你可别乱来!”

陈果吓了一跳,赶忙阻止。结果那位却完全无视了陈大政委惊悚的眼神,敲敲座舱盖,泰然自若道:“行啊,看你的了。”

得令的包子蹭地一下跳到座位上,扣着安全带,嘴里已经在说了:“嘿,这跟开车一样简单嘛。”

系个安全带当然跟开车一样简单了!陈大政委满脸黑线地把叶修拉到一边:“哎你干啥啊,他瞎来给你弄坏了怎么办?”

“弄坏了修啊,你以为这个模拟系统是谁装的?”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陈果无奈,“行行行,你让他上吧。”

“那不,”叶修嘿嘿一笑,“陈政委你也来,跟他打一场。新手对新手,公平吧?”


“我?”陈果的嘴一下子张成了O型。

“以后这间屋子里的两台歼十模拟机,对全团开放。”叶修一本正经地教训陈果,“身为新时代的中国空军,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触摸到,感受到这些高精尖的武器。只有对我们从属的集体有自豪感,才能有荣誉感,才能让部队真正具有战斗力。”

“哦……”

陈果听的一愣一愣的,环视着下面一排营长连长的表情。莫名其妙的,云里雾里的,外焦里嫩的,不过跃跃欲试的也大有人在。而其中脸上光彩最浓的那位……

陈果这才反应过来,把叶修扯到一边:“你难道是为了飞参室那个小子?”

“你没看他两眼直发光呢?”叶修笑。

“可以啊你。”陈果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的搭档,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记,“殚精竭虑啊!”

“哎哎哎下手轻点儿。”叶修躲闪,“你还上不上了?”

“那必须上啊!”陈果也跟唐柔一样燃起来了。不用叶修出言,干脆利落地翻进了模拟机的座舱。

“加油加油。”叶修挥着手,看着座舱盖缓缓落下,扣住,锁死……然后心旷神怡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

“噗……”连向来矜持的唐柔都忍不住了,叶修这边毫无愧疚感地吞云吐雾,陈果在座舱里气得抓狂也只能干瞪眼。

出来有你好看!陈大政委狠狠地咬着牙,目光都带了几分杀气。


借着被叶修撩起来的无名火,真实座舱里的起飞操作陈果倒是完成得相当顺利。

滑行、指令、拉杆、收起落架。

飞机摇晃了一下,慢慢升高。陈果屏住气。这模拟机本来就是五七一团的,外接地图自然也是兴欣机场的全景。她看着那些熟悉的风景在视野里渐渐变小,塔台、场站、空勤楼、团部大楼、操场、地勤灶、家属区……

她看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夏天茂盛生长的草丛被割草机整修过一遍又一遍。电风扇把刚割下来的青草气息送到她那间小小的屋子里。汗水被太阳蒸干了,舍不得开空调就跑到外面,看着西边天空色泽瑰丽的云彩。

飞行员有的时候会来附近打篮球,小小的她坐在旋梯上,羡慕地看着他们。远处苍郁的矮松,樟树,明明是在风中摇摆,却给人一种它们被气流带动的感觉。飞机一架接着一架轰鸣着飞过头顶,让整个人都振奋起来。

长空之上,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


“果果?……果果!”

陈果一惊,才发现自己拉杆拉得太久。要不是唐柔在一边都敲上座舱盖了,飞机直接失速掉下去都是有可能的。

“政委!我来啦!”

前方出现一个小黑点,包荣兴已经在划定作战场区候着了。

刚出场时的大失误好不容易弥补过来,陈果这还有点晕头转向呢!不过好歹在办公室的简陋小操纵杆上玩熟了,即使惊魂未定,还是一拉杆让飞机向上蹿去。双机交汇,相对位置较高的那个总归是有优势的。

结果这包子却一扭机身,向下俯冲,这一上一下的,打出个高度差,竟然就生生错了过去。陈果一愣,手都移到机炮瞄准上了,这小子居然还能跑?

事实证明,不仅能跑,包子跑得还相当成功。一般被高空压制,比较合理的做法是拉高或大角度摆脱,少有包子这种减速还往下跑的。陈果的意识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后招,她一推驾驶杆要转身,包子却是看好了头顶上一片云,猥琐地减速,滑了进去。


“这……”

三位飞行员围观这么一场没有技术含量的空对空,本来纯属是捧人场来了,此时却无一不是满面惊讶。表情变化最大的要数唐柔,刚才手托着腮眼睛都在天花板上打转,包子这个动作一出,她差点从座位上站起来。

“没想到吧?”叶修倒是早有准备一般找上了她,“你跟我打的时候,有没有试过去找这样的机会?”

唐柔摇头。以她的性格,这类躲藏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使用的。除了前团长,兴欣机场除了她之外三个飞行员,就算一起上也没把她逼到过那种地步。但是和叶修的那场仗让她见识到了实力的绝对压制,在那种情况下,此时包子的这一招,是不是就能让自己死里逃生呢?

唐柔如梦初醒,认真地思考着。叶修的话,肯定还会有后招,那又该如何防范他接下来的动作,自己减速避让以后,有哪些手段可以采用呢……这么一想,很多之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点便呼之欲出,让她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原来如此!”唐柔恍然大悟地感叹。

“可不是嘛。”叶修这边烟都抽到第三根了。


和高手的对决,将许多平时能用技术碾压过去的问题清晰地暴露出来,让她意识到这些,从而尝试更多机动方式。

那么,采用不同机型的战斗呢?

唐柔突然意识到,想提升机动动作的包容性,歼十模拟机,还真是个不错的学习手段呢!比如眼下,即使一场相当不专业的比赛,也有很多地方可以学习啊!

自己上去……会是什么样子?她眼里的期待更浓了。叶修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情一般,在一旁微微笑道:“很有趣吧?”

唐柔却是看穿了这货的表情。她瞟了叶修一眼:“是你让包子这么干的吧?”

“怎么能说是我呢!”叶修一脸严肃,“那什么长传突破的创意可是包子自己提出来的,我也就在机动操作上给了几个建议是不是?人家纯原创啊!”

“就知道。”唐柔得意地笑了。这家伙,还真给包子讲过飞机的操纵原理。估计就是她打完那场去吃饭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就注意到包子,是碰巧听见他跳到自己面前提意见?这人,真的很用心啊!


她又看了叶修一眼。这位一到任就跟政委成了冤家,不正经得能n刷三观,可对待士兵却同样用心的新团长,会给五七一团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她打量的对象此时却又是看上模拟机了。唐柔也把目光转过去,这一看,神情顿时就尴尬了。陈大政委正被包子追得在天上乱蹿呢……

躲在云里,充其量也就是个隐蔽手段,撑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可陈果这眼神今天也不怎么样,盘旋了小半圈竟然没发现包子的飞机,反而还把自己送到了离包子更近的地方。包子那是什么人啊,突然蹿出来紧接着一通乱飞把观众都绕晕了,身处攻击之下的陈果更是手忙脚乱,人家跟在屁股后面咬尾,她在前面逃,却连发射机炮的操作都出去了。

“啧啧啧。”叶修摇头。

“团长。”唐柔捅了叶修一下。

“嗯?”叶修转头看她。唐柔又是有些无语凝噎地看了眼战况,压低了声音凑过来。

“待会儿果果下来,你一句话都不许说。”

“至于吗?”叶修冒汗。他有那么气人?

绝对有啊!唐柔的眼神明明白白回答了这一点。


这儿两个人还没担心完陈果的自尊问题,天上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

“下底传中!”包子手舞足蹈哇哇大叫着,一个侧滚弥补了最后一点误差,机炮很快就锁定了陈果手里的模拟机。一通轰杀,结束战斗。

“哎!这个漂亮!”观战的人群中有人一拍大腿。

听到这一声,叶修的目光却没停在屏幕上,而是短暂地转向了礼堂观众席的方向瞟了一眼。飞行员的眼神儿跟鹰似的,叶修看过一眼就马上转头,谁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瞟到了什么。

陈果还在座舱里生闷气呢。前天还教训过的那个包子,转眼在全团注视下抓住自己的破绽来了一波秒杀,用的还正是被自己嘲笑过的“长传突破”式机动。

丢人啊……

陈大政委感叹着。另一边包子已经下了模拟机走回大礼堂,跟个大人物似的左右向战友们挥手。

“同志们,我凯旋归来了!飞虎队万岁!共和国空军万岁!”


什么玩意儿,飞虎队?那他妈不是大鼻子派来的救兵吗?

礼堂里好多人都控制不住表情了,不过忍不忍得住吐槽另说,这一帮子连长营长的,好歹还是用比较礼貌的掌声送这位兄弟下了台。叶修转头对着模拟机座舱挥手:“政委,还打不?” 

“打!”陈果气冲冲的声音传来,显然大政委此时的心情有够低落的,“你让他给我过来!”

“太死乞白赖了吧你?”叶修感叹,“这么多人等着呢!”

“那你想怎么样?”隔着座舱盖都能听见陈果在吼,“换个人?”

“换个人,我看看谁啊……”叶修那眼睛多尖啊,早看见罗辑在座位上挺直了背,脑袋都快凑到前一排去了,“第三排中间过道靠右那个少尉,就你了,上来吧!”

“我?”罗辑欣喜若狂。

“对就你,哎,这不是小罗嘛,好巧啊!”叶修这傻装得那叫一个自然流畅,刚听到他和陈果交谈的人纷纷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可罗辑哪管这些?他早高兴得头都昏了,晕晕乎乎走到模拟机面前,难以置信地将手放在银白色的流线外壳上。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好就上吧,小伙子!”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对面模拟机里的陈果也在等着,她在心里暗下决心,这一次可不能输了。


好不容易上去一个战友,飞参室的那些小参谋们也兴奋啊,跟粉丝团似的摇旗呐喊上了。我们罗参谋好歹也是指引过无数架战机起飞的,没吃过猪肉,看猪跑那可是早就看腻了,说不定就把政委拿下了呢!

加油!塔台亲友团鼓掌起哄。

“哎,罗辑是不是有点紧张啊?”

“……啊?他已经开始滑行了?”

“什么……我次奥!”

“尼玛啊!座舱盖啊!座舱盖没有关啊!”


亲友团泪流满面。罗参谋啊,你以为飞行进程单是驾驶说明书吗?

这倒是真的。在塔台参谋这个岗位上干了几年,罗辑对飞行进程单上的起飞程序那是倒背如流。可是驾机飞行,远不止塔台指令的那些内容。拔伞栓、扣安全带、戴头盔、接通信,真正的起飞流程,只有亲身体验过了才能得其全貌。

也就是地面模拟机上没有实感了,罗辑竟然就真的始终没发现大开的座舱盖。他娴熟地选择跑道,滑行,默念着自己从机务那儿听到的流程一路操纵,他那架模拟机,就这样在无数人泪流满面的注视中,敞着蓬,飞上了天空……


评论 ( 24 )
热度 ( 5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