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5

·※——txt归档戳这里——※

·04


“这里其实可以减速拉升脱离的,不能往前飞。”

“啊,这边不能这么切过去,应该往上拉一点才好……”

“不对这样的话,锁定用的导弹必须是长射程的K16才行,但切换挂弹用的时间,又会带来转机的……那怎么办呢?”

 

战备中心整栋建筑都是如天空一般浩瀚的蓝色。正中央的墙上,空军军徽闪着赤红如火的光芒,金黄色飞鹰两翼向外延展,在这片蓝天里如同两道锋利的剑,凛冽了这片长空。

值班室里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小少尉,不知伏案算着什么,手边草稿纸一张张叠成小山,一边钻研口中还一边念念有词。他太投入了,连身后什么时候悄悄走进一个人都没发现,更不知道那个人嘴角噙着一些微笑,在他身后看了很久。

电话铃突然嘟嘟地响了。青年不敢怠慢地站起身去接,手肘在桌上一蹭,有序摆放的计算结果唰唰地就被拂到了地上。

“哎呀!”少尉的眼睛在镜片后面瞪得圆圆的。一只手伸过来,帮他将地上那些零散的纸收成叠。他顾不上接电话,顺着那只手的方向抬眼望去。

他们的新团长笑眯眯的,将另一只手摆在唇间,对他做了个“嘘”的口形。

 

——9——

陈果那边,吃完午饭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听着午间广播,她和唐柔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进楼里,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平时隔着大小礼堂的那扇门现在被完全打开,大礼堂放下了银幕,小礼堂却是装了两台电脑,主机连着投影仪,像是把办公桌搬到了舞台上。

“这干啥呢?”陈果惊诧。

“不知道啊……”唐柔踮起脚张望。

陈果正要上前看看发生了什么,就见叶修叼了根烟从另外一边绕过来。

 

“这干啥呢?”这下陈政委不用找人问了,直接冲到叶修面前。

“折腾教具呢。”叶修拿烟点点那两台机器。

“给我把烟灭了。”陈果直接上前伸手拿走了叶修手里的烟,头也不回地向着垃圾桶走去。

“……诶?”叶修一愣一愣地看着陈果远去的背影,唐柔慢悠悠从后面跟上来,对他扬了个眼色。

叶修挠头:“现在是不是应该利用一下偶像的力量?”

“不要用在这里吧?”唐柔继续斜着眼睛看他,眼里揶揄的神色相当明显。托您不露面的福,政委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好可惜,那就没办法了。”叶修啧啧感叹。

另一边,陈果扔完香烟回来,一边还满脸嫌弃地挥着周围的空气,一边接上了刚才的话题:“什么教具啊?”

“政委,你那个歼十软件派上用场了。”叶修神秘地笑了笑。

“你说清楚。”陈果一点都不买账。

“也没什么……”叶修四处看看,“就是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去了趟战备中心,拆了两台初教-6的模拟机,改成了歼-10的操纵系统,正准备装在这两台机子上。”

 

“啊?”陈果下意识地应了声,过了两三秒钟才反应过来,“等等,你会装模拟机?”

叶修嘿嘿一乐:“可别以为老飞就除了俩舵一杆子啥都不会啊。”

陈果哦了声,又有些犹豫:“可我们团连歼十都没有,上模拟机干什么?”

“你连飞机都不会开,不也照样在模拟机上玩得挺开心的……”叶修反问得理直气壮,结果看陈果恼羞成怒,眉毛一竖就想上来揪他耳朵,连忙躲闪到一边,“哎呦我错了我错了喂!老板娘!饶命!”

 

“这什么称呼。”陈果被活活气笑了。礼堂的大门又是一响,却是一个顶着一杠一星的小子在门口探头探脑。看到陈果肩膀一抖,马上立正敬礼:“政委好!”

“哎,你好啊小罗。”陈果挥了挥手,一点儿疙瘩都不带地喊出了这个小少尉的名字。转眼看到对方手中的纸,她笑着问:“今天在研究什么呢?”

“啊,是昨天叶团跟大队长打的那场比赛。”年轻人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陈果拍拍他的肩膀,转头对叶修笑道:“外场的飞行参谋,罗辑。是个大学生呢!”

 

“是吧?”叶修随口应了一句,那边罗辑敬完礼后也已经离去,一边走一边还看着手中的笔记本。陈果继续介绍:“这孩子没事儿特喜欢研究这有的没的东西,什么机械数据,战术选择,甚至连地方军区的人事调动他都能打探到,然后给你编排出一套作战体系来。之前学习看视频的时候也想上去讲……哎,反正就是个资深军迷,有事没事儿就爱凑热闹。”

“你觉得他是凑热闹?”叶修问。

“哎,这孩子实际上是个外行。”陈果担心罗辑听到,特意放低了声音,“他从来没接触过战斗机,不知道实战操作和理论假设的区别。好多东西我都能听出错得离谱,更别说飞行员了。就这孩子的水准,有空的时候我听听就差不多了,全团学习的时候放他上台扯,就有点太胡闹了。”

“哦。”叶修点了点头,望着这小年轻远去的身影。“那他跟你说那些研究的时候,小唐在不在边上?”

陈果想了想:“应该没在吧。”

“这么说,其实没有飞行员听过他的研究?”

“还真没有……”陈果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的新团长,“……你几个意思?”

“嗯,也就是说,这小子的战术思路并没有在全团学习中得到过真正的交流。”叶修煞有介事地发出一声感叹,紧接着转过头,“政委,这是一大好人才啊。”

“你没听我说话吗?”陈果面无表情,“这小子根本不会飞,连我都能给他揪出错来。”

“连你……”叶修若有所思地望着她,“所以你也知道你这个程度不够啊。”

“什么?”陈果眉毛一竖。

“不是不是,”叶修赶忙接着说了下去,不然陈大政委就要一个栗子敲到他头上了,“我是说,你指出的都是操作上的错误,但战术层面上,你考虑过他思路的可行性吗?”

“这种东西我哪说得出来?”

“所以说你这个程度不够啊。”叶修诚恳地回答。

 

陈果狂翻白眼。快吹下午的上班号了,已经有早到的下级军官零零散散走到礼堂里坐好。

说起来这五七一团最大的礼堂也放不下全团的人,周五下午组织学习也向来逐级传达,此时到这儿来听讲的,至少是连长级的兵。

陈果没有特别排过座次,看视频嘛,不用分兵种军衔的,大家随便坐坐就行了。可这些连长营长,座次是七零八落,但都坐得相当靠前,人却都规矩地将腰背挺得笔直,这一个两个的一多,正式的气氛一下子就出来了。

陈果悻悻地忍住了朝丫脑门上抽一耳光的冲动。这么多人看着,她也不至于再扯着叶修追打,一个政委一个团长,再熟再没正形,军人风貌还是必须要保持的。

结果,政委陈果同志,还没到半小时就又失态了。

 

“有没有搞错啊!把歼十模拟机作为飞行大队的日常训练项目?”陈大政委的狮吼让唐柔都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歼十和歼七,差得真有那么远吗?”叶修笑眯眯地问。

“不是……”陈果迟疑。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要是跳出来妥妥会被打脸。这新团长虽然不着四六,但好歹是老飞行员,还是打得赢唐柔的硬手,那既然敢说,那好歹还是能说出点道理的。

“行了你讲。”她最终无奈道,等着团长同志数出个歼七和歼十相似的一二三点来。结果这家伙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她震惊得下巴都要掉。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团也能飞上歼十呢?”


“不可能吧!”陈果冲口而出。 

“怎么不可能。”叶修笑,“你知道空军在装备大更新以前是什么样子吗?”

陈果摇摇头。即使从小在营区长大,这种程度的消息也不是自己从爸妈在饭桌上的谈话中能听到的。

“就是没有固定配备。当时,嗯,差不多是从95年到01年那几年,好飞机都是进口的,哪儿一有事儿,万一无比宝贝的苏-27们抽不开手,唯一的几架歼-8B就得跟明星似的带弹四处走穴。”这货一脸不堪回首的表情,“日常训练科目就是一人手里拿一模型,在草地上编队做动作,跟打太极似的。金贵的一架真飞机,一堆人排着队用,落下来机械师检查没问题,马上第二个上。只歇人不歇鹰。”


“这种模式,对飞机和飞行员的保养都非常不利。”

队伍里突然有人皱着眉头插话。陈果转头一看,安文逸,兴欣基地唯一一位双学历,也是飞行时长最短的飞行员。

“对。”叶修赞同,“所以呢?仗打起来考虑到你们条件艰苦,让敌人匀两架飞机?”

礼堂里一下子安静了。所有人面面相觑,无人言语。叶修屈起手指敲敲桌面:“战争不会因为这种不利降低要求,反而会尽一切可能扩大它的影响。我们就是要为这样的战争做准备,十年前,西南边境恐怖组织势力与边防部队起了冲突,军区一声令下,就是这样的一支队伍,直接拉到天上去。”

 

“啊?”

列席会议的人里又有人发出惊叹,这一次却是机务大队长伍晨少校。

“十年前?我怎么没听过说过……是军内保密吗?”

这一下大家的眼光都转到他身上了。伍晨是兴欣机场资格最老的机务。步入新世纪前,空军下层的征兵还真不怎么规范,他从十五岁开始就以地勤兵的身份在兴欣机场服役,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是五七一团名副其实的元老。

连伍大队长都不知道?不少人将惊诧的目光投向叶修。这保密等级高的,就算过了十年也不能乱说啊!可就见叶修摇头。

“不,当时军内并没有保密。”

“那怎么?”陈果皱起眉头。

“因为战局根本没有扩大。就凭着你们手里的这种,在当时几乎是最先进的歼七,空军用三次空袭结束了战斗。三个起降,打掉了对方的两架F-14,一个弹药库,一个指挥所,并且配合陆军在正面战场给予敌方重创。消息没传开,甚至只有地方军区启动了战备程序,战斗就结束了。”

叶修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一下。陈果方才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听讲,却在那一刻发现,男人脸上短暂地露出一丝与平常不一样的笑容,就像在怀念着什么一般。

 

“好厉害……”后排有人惊叹。

“是的,很厉害。”叶修笑了笑,“那时候的空军,靠的是什么呢?”

众人犹豫着没有回答,叶修也没等太久:“答案是,一群高素质的军人。”

他将目光扫过列席的所有人:“飞行员即使三天摸一次飞机,但航机原理不知研读了多少遍,到了空中,对飞机的操控仿佛信手拈来,驾驶杆就是双手,机翼就是翅膀;地勤机务,与航空兵同甘共苦,常常是凌晨起床,不是顶着月亮星星上外场,就是迎着落日回营区,飞机仿佛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任何微小的漏洞都不放过,每一个状态都了如指掌。这样的部队,飞得起任何机种,任何天气。”

他说到这里又停了停。

“也许歼八与苏-27的机型天差地别,但对于那些人,却都是一样的——一样是载着他们冲向胜利的战鹰,一样是守护国家长空的钢铁之翼。”

 

众人面面相觑,只剩下男人的声音透过麦克风回响在礼堂间。男人的声音不算太有精神,却莫名让人感到,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坚定力量蕴含在他说的每一个字里。

“……所以我们完全不用在意歼七还是歼十。训练需要多元化,视野也需要拓宽。现代高技术战争,武器装备在决定战争胜负中的因素是增加了,但越是高技术战争,受限的条件越多,相互制约的环节越复杂,人在战争中的因素越显重要。战场上的胜负不会因为没有生命的东西被某一方掌握,重要的永远是人,永远是大家。”

他走下讲台,目光从列席的飞行员挪到目瞪口呆的陈果,见无人应答,用手里那卷纸敲了敲乔一帆的肩膀。

“认清楚自己的价值吧。”


评论 ( 7 )
热度 ( 74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