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4

·※——txt归档戳这里——※

·03

与此同时,陈大政委却是毫不知情。

昨儿她走访完家属区就直接回去睡觉了,第二天醒得也早,神清气爽地向团部大楼走去。清晨的阳光暖融融的,空勤楼前的草坪被浅黄色的细草覆盖,两栋楼中央,国旗正猎猎飞舞。

 

部队广播站早上六点半吹完起床号都会播放一段音乐,通常是军歌或者革命歌曲。不过五七一团不一样。陈果还没就任政委时,就主动跟广播站提出过申请,将清晨的这首音乐换成《我爱祖国的蓝天》。

三拍子的管弦乐如同舞曲,回荡在机场上空。清晨的风合着音乐与白云共舞,跑道延展,仿佛将某种无法言说的力量从大地深处托举起来,镀在战鹰的翅膀上。

陈果闭着眼睛聆听。她想起小时候自己每天被这音乐唤醒,眯着眼睛下床洗脸刷牙,将脚塞进小小的球鞋。背着书包走出家门的时候,刚好能赶上第一次作训。耳边响着尖锐的轰鸣声,战机几乎贴着她住的家属大楼起飞,遮天蔽日,又迅速在天空尽头化成一个小点。

蓝天,是他们所有人最初的梦想啊!

 

和晨练跑操的几个小队打过招呼,陈政委才刚拐到宣传栏的橱窗边上,却远远看见有人鬼鬼祟祟地往楼上走去,没有人拦。

“哎,谁值班呢?”

陈果看三步两步跑进楼里,那个身影已经不知拐到哪儿去了。她返身去敲值班员宿舍的门,刚赶上值班员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看到陈果赶忙敬礼:“政委。”

“你值昨天晚上的班?”陈果气,“怎么还睡上了?”

“不是啊,”小战士挠挠头,“我是接今天早上九点的,这不还没吹号呢吗。”

“那昨天晚上是谁?”陈果下定决心要把这事儿查清楚。

“昨晚上,团长吧?”

“叶修?”陈果一愣,“他值班?”

“对,昨天排表值班的小李脚崴着,半夜借了辆小三轮送卫生队去了,叶团也没走,就说他来代班,刚好要等个人。”

“那刚才那人是找他的?干什么的啊……”陈果皱着眉头往楼上看去,犯起了嘀咕。

 

——7——

楼上,团长办公室,叶修正似笑非笑地坐在办公桌前。

电脑上同样开着一台歼十模拟机,只是比起陈果磕磕绊绊勉强降落的成绩,这份训练数据无论看用时还是看操作规范,都近乎完美。

“怎么样?服不服?”

“赖皮啊!哪有用机身挡云迷人眼睛的啊!这实战里根本管不上用的好嘛!上天了谁给你形状这么好的一朵云啊!”对面那人肩膀上两条杠四颗星,看上去却年轻得很。他一边将操作手柄往包里装,一边愤愤不平地嘟囔。

“考的就是因地制宜,这次拿朵云,下次上了天换个什么东西照样能把你干翻。”叶修丝毫不为所动。

“我靠你就吹吧!”对面的青年拍桌。

“咱俩空中单对单的记录是什么来着?”叶修作势要翻笔记本。

“滚滚滚滚滚!”对方没好气。

程序历史记录里三场联机对抗,全胜的红方是个系统默认生成的序列,而蓝方名号下,赫然显示着广州军区如雷贯耳的一个名字——试飞员出身的二十师副师长,广州军区空军的实力王牌,“蓝鲨”黄少天,正是前一晚上唐柔在推理中提到的那位。

黄少天是新一代歼十试飞员中相当亮眼的一个。十九岁以专业第一的综合成绩从空军航空大学毕业,直接被选入试飞员预备队伍。个人应变能力极其优秀,在国外培训幻影-3000的时候,仅用四小时熟悉机型,就打掉了对方一个三机编队,震惊了一众洋教官,也给当年军方的外培队伍狠狠地长了一次脸。

此时,这位无数年轻飞行员崇拜的金头盔丝毫没有军人气质地瘫在沙发上,装完了手柄又捧起茶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嘴上就没停过。

 

“不是吧老叶,听说南京军区要调你,我还以为是上总区呢,结果这么个小镇子,过来看一眼竟然还在值班室坐着!这小破地方到底有没有人认识你啊?那个政委不还在宣传栏里挂着你的一叶之秋吗?她也不知道?”

“……”叶修抬头望天,“她还真不知道。” 

“哈哈哈哈叫你撑死不露面,作孽啊!”黄少天笑完了还不过瘾,一本正经地思考上了,“哎那我要不要考虑跟你们政委打个招呼,进谏一下,你这个人心太脏不可用,应该尽快清除出革命队伍什么的?”

叶修瞟了黄少天一眼:“你去呗。”

“……”黄少天无奈。叶修吃准了他不敢干这事儿,淡定得八风不动。

 

“哎我说真的,你调过来干什么?”他开够了玩笑,也一本正经地坐直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小镇子,随便拉个人来都没有认识您这位空军第一王牌的,这TM根本就是流放啊!南京军区不至于让您养老吧?”

“呃,接受特殊任务,培养一支试验型部队?”叶修挠头。

“得了吧。”黄少天根本不屑一顾,“说说说说,到底怎么得罪我们敬爱的陶副司令员了?”

“你可以理解为,擅自调用军事机密,内部处理。”男人点上一支烟,神色没什么变化。

“啊?”黄少天一愣,“你到底看什么了?”

“飞参。”叶修淡淡地回答,“二十九师这两年的飞行记录。”

听到这话的青年怔了怔,咳嗽一声,手上捧回水杯。

“那他们也不至于,咳,”他皱起眉头,“陶轩就算了,那人也就只能在和平年代当个官儿的……老冯能答应?”
“老冯心里想的也一样,挑领头的下手给个教训。”叶修摇摇头,“不要说老冯,你换上任何一个没飞过的主官都肯定不会站在我这边。在如今这个战斗力重要性无法体现的和平年代,关心一支部队的荣誉,声望,从政工干部的角度上看,这样做相当符合他的职责。”

模拟训练机图像回到了主界面,战斗机井然有序地排列着,男人的目光停在上面。

“二十九师作为一个战斗单位,已经背离它建制的初衷了。”

 

黄少天也一时有些失语。他的目光同叶修的一起停在模拟机上。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觉着呢?”叶修盯着他。黄少天回避了他的目光。

“所以我……”

“行了。”黄少天突然出言打断叶修,紧接着他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一下子恢复了滔滔不绝的状态:“不管老冯和陶轩怎么处理,现在都只是暂时的吧?你看你这儿的模拟机软件都是新安装的,肯定是贼心不死,还想搞点什么大新闻出来对不对啊?”

叶修一言不发地望着他。黄少天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般,继续喋喋不休:“你要是想跟他们怼一怼可以啊!但你小子好歹也跟哥儿几个报个平安让人放心点嘛。你都不知道,我们那边底下几个小子还TM瞎猜‘叶秋会不会转业’,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你说你……”

黄少天唠叨到这儿打了个疙瘩,眼神不自觉地往边上瞟。

“嗯?”叶修瞅他。

“你,呃,”黄少天犹豫了半天,踌躇着问,“你不会真的要走吧?”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了黄少天三秒钟,突然笑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啊,”他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合着你小子来刺探口风呢?”

“滚滚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比了个中指,“你要是真走了,我一辈子都看不起你。”

“先打赢我再说吧。”叶修笑,“你也够闲的,文州还真同意放你来。”

“老子请的年假好吗?年假!再说一听你们这边的事儿,我心里也没底他心里也没底整个二十师都吵吵嚷嚷的,老叶你自己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何德何能让广州军区第一王牌师师长在百忙之中还挂念着……”

“谢啦,”叶修翘起二郎腿,手轻轻放在桌上的歼-10B模型上,拍了拍机身。“帮我给文州带个话。”

“带什么啊?”

办公桌上的电话铃恰好在这时响了起来。男人笑了笑,拿起话筒。

 

“叶修你看到有人进你办公室了吗?我马上上来,你小心点儿!”陈果的大嗓门透过电话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黄少天低低地“靠”了一声,叶修瞥了他一眼,淡定回应:“哎哟!我在上厕所呢办公室门没关,政委您赶紧带上几个警卫员上我那屋去看看,说不定是贼什么的。”

“我靠你大爷不得好死!”黄少天在边上张牙舞爪地做口型威胁。叶修视而不见,只管自己挂了电话。

“黄副师长,麻溜儿跑吧,赶紧的。”

“算你狠!”黄少天抓起军帽,走到大门口又折回来。一瞬间青年的神情变得非常认真,他盯着叶修的眼睛。

“但你今天得给我说清楚,到底走不走?”他顿了顿“给我们有个交代。”

“瞎操心。”叶修点上一根烟。

“你……”黄少天刚要跟叶修好好理论理论,却见这家伙前一秒还是那副散漫笑着的样子,却也同他一般,在下一秒便端正了语气。

“国家天空,舍我其谁。这句话我一刻都没有忘记过。”

 

黄少天愣了半晌,看叶修一脸坦然地看着他,脸上慢慢浮现出了笑容。

他一巴掌拍在叶修肩膀上:“这可是你说的啊,给我记清楚了。”

“必须的。”

“走了!”

“哎,不送。”叶修脚一蹬桌子,转椅在地上溜了一圈儿,再抬头透过窗户往下看,黄少天已经风风火火地走出团部大门了。上班号刚好在这时候吹响,这小子踩着旋律走,抽空还踢了两脚正步,从脚步都能看出心情好得没了边。

“有人吗?有人吗?”

陈果在外头敲上门了。办公桌上镀金的歼十闪耀着光芒,威武雄壮,仿佛就要从这张办公桌上起飞,直冲向那片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

 

——8——

陈果急匆匆破门而入的时候,就见叶修好整以暇地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捧着杯绿茶喝得舒坦。

“刚才谁来了?”她迫不及待地问。

“一个无聊的。”

“……啊?”陈果茫然。

“对了,”叶修转头,丝毫没引人注意就淡定地把话题拉到了一边,“陈政委,今天下午全团组织学习,什么内容啊?”

陈果一拍大腿:“哎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还不知道我们这边的老传统呢吧?周五下午学习时间,只要上面没内容下来,我们都是看视频的。”

“什么视频?”叶修问。基本上每周五下午都是部队固定的组织学习时间,常常有上级发下来的党政文件需要组织全团学习。不过也有些时候没什么特别的讲话要看,将这段时间当成娱乐放松一下,也是难得的机会。不同部队也是尽显神通,开联欢会的都有。看来这五七一团也有个特殊传统?男人望着陈果,等大政委进一步指示。

“我们团啊,每个礼拜五下午只要没什么特定的学习内容,都是看二十九师的军演视频。”陈果道,然后像是猛然醒悟一般上下盯着叶修看了两眼。

“怎么了?”叶修低头看了看,肩章衔章,级别姓名牌儿都别得好好的,没啥不对啊?他抬头再瞅陈果,突然就感觉莫名瘆的慌。

这大政委的眼神,怎么有点儿像盯着猎物的狼呢?

“嘿嘿嘿……”陈果不说话,先笑。

“到底怎么了?”叶修被她盯得都快坐不住了。

“我突然想到,你是个老飞啊,”陈果还是拿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叶修看,“这不是送上门的教员么!刚好能给全团讲解讲解那些空战技术什么的啊!我要了最近几次的军演录像,你赶紧上参谋室去先拿来咱预习一下!”

“好好。”叶修松了口气,“还以为要我干啥呢。”

“别不把这当事儿啊!”陈果不乐意。

“明白明白……”叶修老老实实拿来了录像带,输了个密码拿到投影仪上,会议室开了个灯,跟陈果挑了最近的两个椅子,肩并肩坐下了。

随着屏幕里几声俄语的飞行指令,一架架飞机滑上跑道。提前体验五七一团老传统的新团长叶修同志一开始正襟危坐,可随着视频的播放,脸上却逐渐浮现出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政委啊。”

“嗯?”

“其实只是你想看吧?”

叶修无奈地盯着屏幕。从二十九师打头的第一架战斗机滑上跑道开始,陈果的尖叫就没停过。一会儿大力夸赞J01卓越的驾驶技术,一会儿兴致勃勃地八卦起配备重火力实验弹的J03,说它的驾驶员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女飞行员……一阵尖叫还没落下去,另一阵就起来了,比战斗机对轰还要惊心动魄,这高分贝音响,在边上听得简直头疼欲裂。

“不行啊!”陈果毫不在意地瞥他一眼,“二十九师那么厉害,给那些小家伙一个榜样,大家有个努力地方向不是挺好的。”紧接着她的注意力又完全回到了画面上,“——哎快看快看,机轮挨地时连烟都没冒!不愧是叶秋!”

叶修再一次哭笑不得:“怎么能用这种方式判断飞行员技术高低呢?”

“怎么了?”

“着陆碰撞很多时候是飞行员刻意为之。要万一赶上地面湿滑,不重着陆的话,轮子一打滑您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陈果压根就没听进去:“我不管,反正叶秋就是厉害,你不服啊?”

叶修望天:“我服了你了。”

陈大政委嘴炮一战得胜,得意洋洋地转回头接着往后看。叶修吐了两句槽,却也没离开,耐心地陪她看完了整部军演的实战录像。

 

录影带走到了尽头,陈政委意犹未尽地站起身:“好了,上班去吧?”

“今天没有飞行。”叶修也跟着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子,“我去趟战备中心。”

“去那儿干嘛?”

“下午全团学习不是让我来讲吗,”男人已经走到了门口,笑着转头跟她挥了挥手,“我准备点儿教具。”


05

评论 ( 3 )
热度 ( 68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