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3

· .※——txt归档戳这里——※

·02


——5——

每次对抗性课目训练完成后大队都会召开一次战术会议,这是五七一团的传统。十二点三十分,陈果和唐柔提前到场,在空勤楼边的草坪上随意地散着步。

兴欣机场整体布局空旷,从背后的斜坡上,可以直接望到一路之隔的外场和塔台。陈果没走两步就躺倒在草地上,唐柔在她身边坐下。

 

天气有些回暖的迹象,浅褐色的草叶中嫩绿的新芽蠢蠢欲动。视野一侧是跑道、机库,另一边是空勤楼上猎猎飘扬的国旗。

“小时候,我经常这么看天。”

陈果用一只手遮着眼,透过指缝向外看。云朵流过碧蓝的天空,更高处仿佛水晶般澄澈透明。

“我爸做维护常年不在家,我就一个人躺到草地上,抬头看着天,看着天上的飞机。”

“嗯,很好看。”唐柔也仰起脑袋,迎着风望向长空。

“运-5、强-5、轰-6轰-7,我看过所有的飞机起飞,但歼击机就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它们像雄鹰一般——哎,看着你们展开翅膀滑翔上升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的心变得很宽很宽,可以包容一切。”

 

“那你还被他气成这样?”唐柔打趣。

“怎么说话呢。”陈果瞪了她一眼,“这才来多久,就跟那家伙拉帮结伙上啦?”

“嘿嘿。”这丫头顽皮地笑着,举起手比了个飞机穿过陈果的马尾巴。

“哎,你有没有看清楚他那架到底是什么飞机?”陈果挥手把唐柔的爪子扒拉开,却又好奇地跟她八起了这事儿。

“嗯,转向角性能很优越,不过——”

“怎么?”

“没什么。”唐柔抿了抿嘴。细碎的短发从她脸侧垂下来看不清表情。陈果心里想着这妹子肯定也不痛快,便也敛了声,只是拍拍她的肩膀。

 

“他很厉害。”唐柔突然自语。

陈果仰头望着天没有听见。

远处传来了隐隐轰鸣,高处,几架飞机编队划过天空。那些是真正的歼十,来自不远处的嘉世机场——空二十九师的驻扎地。

有一架飞机脱离编队,急剧右旋,随后向下俯冲,在超低空时又突然一个左旋向上,打加力提速笔直向高空爬升。

“哎,看那个!”

唐柔随着陈果指的方向望去,刚好看见那架脱离队伍的飞机回归到编队的最前方。锋芒毕露,势不可挡。

她没有说话,手中的拳头却不自觉紧了紧。

 

“我们先来做一下今天的飞行评估。”

叶修走入飞参室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飞行线路图。

队里四位飞行员,安文逸首先被莫凡的X07摘出战斗,但莫凡在追击时跑得太远无法与乔一帆形成配合,导致编队阵型被唐柔撕裂,最终被逐个击破。表现都不能说好,看到新团长的目光望过来,一个个都低下了头。叶修却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直接坐上了讲桌。

“小唐,从最后那场开始,点评一下。”

 

唐柔站起身:“抱歉,我很难做出准确的评价。”

“是吗?”

“是。动作效率相当高,技术上有绝对压制。”她停顿了一下,语速稍微加快了些,“因此对实力差距只能说有感性认识,具体水平完全无法估计。”

“就这些?”叶修似乎不太满意,“外在因素呢?比如环境,机械条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唐柔摇头。

“唔……”叶修点头,“不为失败找借口,我佩服你。”

他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唐柔座位边上对她比了个大拇指。陈果莫名觉着气氛有点儿诡异,她好奇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两个人脸上都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这丫头不会有事儿瞒着自己吧?她心里嘀咕。

 

“剩下几位,”叶修脚一蹬坐回了桌子上,眼光扫视过剩下一排人,准确地一个个点出了名字,“小安,小乔,小莫,轮流讲一下吧。”

“到。”首先站起来的是安文逸,“失败的原因是我飞行水平不够,操纵歼击机时反应不够灵活。即使X04赶来支援也没能摆脱。”这位戴着眼镜的青年头埋得低低的,“最后的失误尤其不应该。”

叶修放下茶杯:“分析得很认真,但是你从一开始就错了。你并没有失败。”

“啊?”

“分组命令是这么说的。”叶修从飞参里翻出一张读了起来,“X04和X08一队,X06和X07一队,你和小唐是队友,她赢就是你赢,失败从何谈起?”

“可我什么都没有做……”

“但你身边有着可靠的伙伴。”新团长平静地看着他,“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你完全有资格享受这份胜利。”

“那怎么好意思?”

“不好意思?”叶修笑,“那就在下一次作战中,成为给团队带来胜利的人。”

 

接着是乔一帆。这个北京小伙子是空十师调来的飞行员,据说在飞歼七之前曾经开过一段时间的运输直升机。冒了大险做出转型决定,之后却一直成绩平庸,甚至几次考核不合格,结果被调到了兴欣这个小镇,阵痛期着实有些长了。不过总算是首都军区出身,分析稳扎稳打,战术素养还是相当不错的。叶修边听边点头,似乎挺满意。

乔一帆坐下后,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最后一人身上。

 

“莫凡,是吧?你有什么看法?”

这位瞪着叶修一言不发。团长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又问:“你觉得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

“哎!”陈果有些看不下去了,“问你话呢!”

“嗯,你归纳得很精辟。”

“……”

陈政委伸出一半想要拉人的手僵在了半空。剩下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面色古怪。莫凡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仍然没开口。

“你的问题就是不说话。不交流,无法理解彼此的意图,就没有办法配合。既然已经准确地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尝试做出改善呢?”

叶修对他点点头,转身对上陈政委一脸憋屈的表情。

“不是吧,”他挠了挠头,看上去有些无语的样子,“又牙疼?”

陈果无力吐槽了。这位的套路她真不懂啊。

 

——6——

夜色初上,空军基地没有繁华的街道,热闹的商店,唯一还亮着灯的也就是各个营房,还有空勤灶开到晚上九点的小酒吧了。

飞行员待遇好,晚上有免费特制加餐。头顶电视机里播放着嘉世机场的图像。之前空二十九师主场,与R国一起举办过好几次联合军演。陈政委对我方王牌叶秋单枪匹马撕入敌阵冲乱队形的镜头情有独钟,每天循环播放,连偶尔来这儿消费的一般士兵都看腻了。

荧屏里不断闪动的蓝白色光与吧台灯交相映照。白天输掉对抗的几个小年轻沉默着,水果酸奶飞一般往嘴里塞。

 

“晚上我去趟家属区看看,你们自己吃啊。”

这个团里已婚的军人不多,但军嫂们的生活,陈果这个政委也是得好好关照的。虽然仍想揪着新团长跟唐柔好好八八,但毕竟公务在身,匆匆嘱咐了几句也就提前离开。

唐柔应了一声,继续低头,有些刻意地细嚼慢咽。看人走光了,她悄悄站起身,端着盘子挪到叶修身边。

“团长,”这姑娘在灯下眯起眼,笑得意味深长。

“嗯?”叶修这边半片苹果塞在嘴里,嘴歪眼斜地抬起头来看她。

“你到底是谁?”

 

“哎哟喂。”

叶修把叉子往盘里一撂,饶有兴趣地盯着唐柔:“干嘛问这个?”

“你那架飞机角速率比歼七快至少两度半,速度也大概快零点四。”唐柔却没有直接回答。

“哦?”

“实打实的三代机,但却不是歼十。单发轻型战机没必要用双垂尾。”唐柔边说边观察着叶修的表情,“况且以你的驾驶水平,根本不需要担心航向安定性。”

“现在空中格斗对大迎角操纵性要求更高了,做得好的话,性能比大块的单垂尾要好。”叶修咽下苹果,笑眯眯地回答,“这个型号叫歼10-G,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参谋部的资料库里打个报告看看。”

“所以这不仅是一架三代机,而且还是一架实验机。如果不是试飞员出身,这样的飞机绝对不可能交到你手里。考虑南京广州两个军区试飞员出身的主官,二十五师师长前两天带队去俄罗斯军演,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二十师副师长应该也不会单独跑过来。”

“况且我也不话痨,是吧?”叶修淡定地叉上一块香蕉。

唐柔眯起眼。难道这位新团长不应该为秘密被揭穿而惊慌一下吗?

“所以你为什么会有试验机?如果不是垂直双垂尾的舵面力,你不可能做出那个……”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说,“龙抬头。”

 

说完半晌,对面还是没动静。唐柔疑惑地抬起头,看到叶修笑眯眯地望向她。

“就等着你说这个呢。”

“啊?”

“我可是看到你偷跑去机库,盯着我的飞机看了半天啊。”叶修嘿嘿一乐,“你对飞机的性能很有研究嘛,什么来头?”

唐柔愣了一会儿,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

“所以才在会议上故意设圈儿套我?先不说这个,你这可算是掉马了哦,没关系吗?”

“也没打算瞒着。”叶修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这下唐柔她验证了自己的猜测。那个反转战局的动作,绝不是打着转儿减速那么简单。通过操纵,叶秋在螺旋中包含了一个超低空眼镜蛇机动。这类动作上去容易下来难,而且高度越低,气流越不平稳,难度也随之越大。

几个厘米的误差都能让飞机摔在地上炸成灰,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丝犹豫,一瞬间动作不到位,后果就将不堪设想。

A国最有名的飞行学院有这样一句校训:自信和技术是飞行员的双翼。尤其在千钧一发之时,高精尖的驾驶水平,优秀的心理素质,怕是只有这些才能成就钢铁雄鹰的辉煌。而这双翅膀够不够硬,高难度机动就是一个最好的考验。

很多人都尝试过这个动作,但从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那样的极致。飞行员们甚至给它起了一个特殊代号——龙抬头。

目前为止,能在离地五十米以下做出龙抬头的人只有一个人。

 

“叶修,就是叶秋吧?”

唐柔直视着眼前这位拿叉子打扫水果沙拉的新团长,再度确认了一遍。电视里,二十九师在军演中大杀四方的英姿还在播放,锋矢队形尖端那架战机猛地抬高,它划出的尾线如同一道长剑,直指蓝天。

叶修把最后一块苹果扔进嘴里,擦擦手。

“是啊。”他说。


评论 ( 25 )
热度 ( 74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