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Bid time return 01

·脑洞来自今儿老师的另一张帅图

·梗源:时光倒流七十年……“Come back to me.”。

 

——1——

任何侦探小说里总有一个存在感无法忽视的警察。

这类人物用处广泛,不可或缺,却从未有人认为他们起到了关键作用——或是为了给剧情提供线索,或是以愚蠢的推断反衬主角的智慧。

枯燥,而且乏味。

而在没有小说容身之地的现实世界,警察包揽了从收集证据到破案再到拘捕的一系列任务,不过该逃的似乎也逃不过。事实上,即使身为警校毕业成绩第一的见习探员,周泽楷的日常,也不过是顺着开关上的微小血迹查出被害人曾拜访嫌凶居所的事实。

和平可以让最锋利的刃软化,一种似是而非的幸运。

 

“说真的,安全连队和DST抢着要你,没有什么打算吗?”一位前辈伸手过来,揉了揉他有些凌乱的黑发。

“干嘛去那种地方,再过五年,他一定能调进中央厅。”他的教官从一边插话。

欢声笑语在葡萄酒与灯光的影子里晃着,周泽楷礼貌地微笑,被壮硕的教官在肩膀上一拍,差点一个趔趄。冯宪君警监正巧走到附近,闻言大笑。

“王牌到哪儿不是王牌?”他将手里的酒杯递到周泽楷眼前,“来,我敬你。”

青年接过酒杯喝下。同僚们半起哄地吹了声口哨。

中央警察局举办的年度酒会,到场半数为警局的精英。这对于大多数警员来说总算一场有节制的放纵,于他而言却有些避之不及了。青年挪动着步伐,让自己站到长桌旁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默记了一遍反追踪手册的大纲。

……王也好,鬼也罢,凡被定性为牌,就不过是拿在手里打的道具而已。

准备开溜。

有人从隐蔽的地方闪身出来。

他用烛台当掩护,正准备向自己的大衣伸手,却察觉到身后某种未知的气场,蹙了下眉头。

那个身影向他走近。

 

——Have you found it?

大厅里骤然安静下来。周泽楷捏着大衣的一角转过身。

“我找到了,你呢?”

他听到叹息般低语着的句子。目光交错的时候,他在那人的深褐色眼瞳里看到了近乎震惊的表情——被戏谑、留恋、欣慰,种种匪夷所思的神色包裹着的,那双眼中自己的脸上。

然而一切情感都显现于微不可及的一瞬,如同被惊扰的潮水般迅速退去。当同僚们重新聚集到周泽楷身边的时候,男人只留给他们一个远去的背影。

“那是谁?”

青年摇摇头,看向自己的手心。

那里不知什么时候被放上了一个精致的烟斗。

 

——2——

再一次去王都,是四年后的任职报到。

王都中央警视厅是一栋有将近200年历史的建筑。位于繁华街道的尽头,仅仅是外观就足够体现出威严。那是一个下着雨的夜晚,排水管道散发出臭味,好像是数百年里无数人的生活,以及其中的真相与谎言,跟下水井口四溢的腐旧气息搅混到一起,声音和光线彼此消溶,慢慢地连成一片,与此刻沉重的黑夜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

 

“中央厅五楼529。”接待员站起身敬礼。

“明白。”周泽楷回礼。

“之前一直空着,在接到您调令的那几天,突然翻了出来。”接待员将一把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黄铜钥匙交到青年手里,“还没有人进去过,恐怕您得雇个人来打扫打扫了。据说那是二战时期的名探长,一枪穿云警督的办公室。”

“噗……咳。”

差点笑出声来的周泽楷自知失态,连忙用一声咳嗽糊弄过去。

这位名警探,怎么跟自己打游戏用的账号卡一个名字。

办公室里很容易嗅到岁月的气息。青年在门廊放下箱子,扫视着房屋内部。办公桌、书柜、厚重的绒毯、衣帽架,都还能用,似乎也并没有积攒太多灰尘。

他的目光从这些陈设上一一掠过,正准备走上前去打开通往别间的小门,却注意到视线一角,与自己站位平行,贴着暗色花纹壁纸的地方,某样东西静静地散发着金属的光泽。

他走到办公桌的位置,转身,期待着看到一幅1940年版王都全街区地图。

却没想到,正与那双眼睛视线相接。

 

沉重华丽的镀金铜框。似乎价值不菲的巨幅人物画像。

然而这都不是他几乎忘记呼吸的原因。真正摄住他灵魂的是那个人周身的气场——并非杀伐的果决,却另有一种难喻的锐利,像瞄准遮布的箭矢,划过之处,一切伪装便悉数剥落。

这种目光让青年不自觉感到兴奋,仿佛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在震颤。他无意识地咬住下唇,转头看向空着的办公椅,似乎有些明白那位一枪穿云警督将这张画像摆在抬头便能看见的位置的原因。

可为何,自己会感觉似曾相识?

 

“那是君莫笑。”

整个公安系统对周探长想打听的事情都不敢怠慢。三个下午之后,周泽楷坐到了前任警视厅长,金成义退休警监对面。老人递给他一杯红茶,摆开架势似乎要来一场长谈。

“他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王都警视厅的救世主,一枪警督的传奇搭档。啊,就是那个一枪穿云。”

“……”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已经不再那么好笑了。

“一个神话般的传奇啊。”金成义眯着眼睛轻轻感叹,“他虽然破案无数,却从没有登上过历史的正面舞台。甚至连本人的结局也如此。”

“结局?”

“在解开了无数谜团后,君莫笑从王都中央警察厅神秘失踪,此后再无消息。三个月后,帝国战败。也是在那时候,我从警校毕业。”老警监咳了两声,“我只远远地见过那个人一眼。当然,即使有机会靠近,大概也没有足够的能力与他并肩。”

周泽楷盯着红茶不言语,金成义想到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不过,只能从老家伙口中听到这个故事的你,或许才是最遗憾的吧。毕竟……”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周泽楷,“你们很像。非常像。”

 

——3——

回到办公室,青年久久凝视着画像,一个人沉思着。

他并不怀疑老人所言。乱世是神秘者的摇篮,大动荡发生之时,微小的罪行或正义都更易出现,也更易被人忽视。毕竟下一秒钟,区分它们的道德乃至法律体系就可能被完全抹去。

而一个戛然而止的故事,也比细水长流的那些更容易成为传奇。

他再一次抬头,用更加审慎的眼光注视画中人。

尽管只过去了三天,周泽楷却记住了画中哪怕最毫末的细节。过目不忘是警探的本事,可或许他宁愿将其归于本能——毕竟青年心里自己清楚,他并不仅仅是在用看物证的眼光注视这张画。

对肖像而言过于随意的衣着、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异常好看的手,拿着烟斗……

 

等一下。

周泽楷从椅子上跳起来,拽过公文包,手指摸索过几个夹层,很快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四年前的聚会上,神秘男子递给自己的烟斗,和画中一模一样。

沉在自己的思绪里,他一步步走向画像,几乎不自觉地将手中的烟斗按在画像里同样的位置上。

几乎同步地,画框后面传来了齿轮转动的声音。

什么东西摇摇晃晃地升了上来。周泽楷屏住呼吸注视着,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部电梯。

深井里地下的阴冷气息袭上来,青年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他随手拿起大衣穿上,走进狭小的轿厢,举手敲了敲四壁,试着评估机械状况。

不正常,如果是六十年前所见,那它新得太不正常了。金属连接处几乎没有锈迹,头顶的天花板角落也没有蒙尘。

周泽楷想做进一步的观察,却警惕地停下了动作。脚下有什么东西在被慢慢绞紧。轿厢晃动了一下,画框与轿厢的缝隙不易察觉地变小了一个角度。他条件反射地闪身到角落,而正是这个动作,让他的整个身子没入了电梯轿厢内。

“警督,您的新肩章——嗯?”

警员挠着头,保持着推开门的姿势,望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发呆。年轻人犹豫了一下,又退回两步,重新确认了门口挂着的“请进”吊牌。

“哪儿去了……”

年轻人疑惑地摇了摇头,关上门离开。

 

载着周泽楷的轿厢正在急速下坠。

——在门打开的瞬间,画像死死扣在轿厢的门上,不等青年做出反应,电梯便开始运转。

身体先一步记起了培训时教过的坠落姿势调整法。曲腿减小冲击,后背尽可能贴近厢壁,双手护住颈部和后脑,肘部抬高卡住太阳穴。然而即使这样,电梯停下时,巨大的冲击还是让他的耳朵轰鸣了好一阵。

通过敲击箱底的回音确认触地后,周泽楷尝试着推了推画框方向的那扇门。

这一次很顺利。浓重的灰尘扑面而来。他没有轻举妄动,在衣兜里将手枪上了膛,警惕地环视四周。

没有人的气息。

警察厅正下方的排水管道。得出这个结论后,周泽楷稍微松了口气,将手枪小心地装回大衣内侧口袋。王都下水道系统在90年代有一次大的整修,宽敞得像是地下室。报到的第一天他便记住了办公大楼的内部结构,知道不远处就有路通往地面。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青年长腿一抬迈步,却因四周空间的局促感皱起了眉头。

水声在很近的地方响起,清脆而阴郁。

 

街道空荡荡的。从侧门钻出来的周泽楷迅速意识到这一点。

对于还不到十点的王都来说实在是太安静了。没有一扇窗户亮着。人行道上有灯,但那是纹丝不动的,呆滞的光,仿佛并不知道它们照亮的道路上无人行走。

隐约的人声从浓雾里飘过来,周泽楷贴墙站好,收敛了气息,看着巡街人从身边经过。他们手里晃动着昏黄的火光……油灯?

距离更近的时候,谈话的内容便能依稀被分辨出来。

“四街区,火灵又出现了。”

“君莫笑回来了,应该能很快解决的。”

“但愿……”

借着提灯依稀可见商店的橱窗反光。周泽楷几步跑到窗前,透过玻璃看向挂在室内的日历。

1945年4月1日。




·不太有脸说在忙实验,不过最近呆的地方有个拆开的歼十诶……然后就什么事儿都忘了_(:з)∠)_返校前拍了个……我可以说那是作者真人cos吗

·长空铁翼和柠檬树是相关联的故事,需要时间整合,还在等的GN们受我一拜。


评论 ( 25 )
热度 ( 11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