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The Ode to the Highland 0&freetalk

高地颂

Liano

※——txt归档戳这里——※

·今天突然有机会出山了_(:з」∠)_所以让我们假装现在是12号的12点吧?OwO


——6——

頬を撫でるそよ風.淡い光射す草原.


那是他看到的一切。

此时青年仿佛走在一片沉寂的水里。像是在一个池塘的底部,向上望不到水面,远处看不到尽头,只有一片模糊的光影。就像少年时第一次看到的图书馆,彼此成为彼此的延伸,彼此将彼此填充,无止无尽。

随后身边出现了无数灰色的影子,它们与他擦肩而过,有时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影子们沉默地走着,拨开厚重而沉滞的水流,像是忘川上漂浮的纸船。

“这里承载着所有的故事,无论它们来自历史或是被空想家随口编造,无论是意蕴深厚的哲诗或是稚嫩的小儿呓语;这里有所有故事里的人,善良或者邪恶,欢乐或者悲伤;

“这里只能听到心的声音。最纯粹最干净的声音。这里没有谎言,没有隐瞒;

“这里是审判日——你的灵魂,是否配得上这里?”

 

影子们在低语。它们忽地散开,将青年围在正中央。

“为何你选择回忆?”

一个影子上前一步,提高声音发问。

青年想张口回答,可在他发出声音之前,答案便已经传到了他自己的耳朵里。

“回忆中有重要的人。”

“可是如果你不想起来,那对你也就不再重要。”一个影子吃吃地笑了起来,在浓雾般黏稠滞重的光线里,青年只能看到那影子在一抖一抖,“相信我,故事的死亡与大陆上任何生灵一样,只是顺流而去而已,没有痛苦,没有悲伤。”

“倒是你,”又一个尖利的声音从边上插话,“就那么愚蠢地为了一个身为人类时许下的约定送命。值得吗?明明你的另一半已经打破了更加强大的契约。”

青年低头,紧紧地抿了抿嘴唇。

“我们在为了自由而战,彼此的荣耀,必将誓死捍卫。”

 

“够了。”

影子们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仿佛被一个声音命令着一般,瞬间安静下来。

那股力量在向他靠近,没有脚步带起的颤抖,却仿佛不可抗拒。在那一瞬间青年意识到,是这片大陆在他的面前,是高地在与他交谈。

向我陈述吧,它命令。

“将他还给我。”

“为什么?”高地玩味地抿起嘴角。这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人类世代繁衍更迭,而它见证了这一切。旧日的感情变淡,誓言被背弃。没有人能说服它,更别说周泽楷本来也不善言辞。

可是他挺直了胸膛。能将自己的心声让别人听见,这于他已是极大的优势,更何况这是契约者注定要做到的。这也许是一场可笑的讨价还价,但是,在青年的心声里,影子们听到了有力的宣告。

这是战争。这个男人正在向他们展示自己如何战斗。

 

“这是我们彼此的约定。珍惜自由与爱人。这也是我们与你的。”

他的眼神锐利执着,他的思维缜密清晰,他的意志坚如磐石。

“而首先,珍视的前提是,我们得拥有这一切。谁都不会为爱情而死去,因为爱要他们活着。”

誓约有很多种。有些人满足于平静幸福的一生,他们在人生尽头回望的时候眼里没有遗憾,“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有些人陷入一场疯狂的迷恋又用余生回味,“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而还有一些——尽管这需要无比的勇气和信念,他们的爱由天地见证,即使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注定相逢。

因为爱与自然一样,是亘古不变的本能。而能将本能托付给彼此的两个人……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如果这是一场考验的话……


“孩子,睁开眼睛吧。”那个声音满意地回答。

有某种锐利的东西划破了浓雾,随后迅速在这片空间中延展。

现在他能看清楚所有影子了。它们化作无数穿着白袍,戴着面具的吟游人的形象。他们齐声唱响颂歌,将早就消失在人间的故事于另一个世界传诵。

一个影子向前一步。

“最后一关,也是我所守护的故事。

“你要将你的爱人从我们之中找出来。只有一次机会。”

 

兰普丽缇则之蝶。

这是一个在王都的贵族庄园里他就曾经听过的故事。蒙格杰利迎娶兰普丽缇则的时候,她的父皇令无数少女打扮成与公主相同的模样在男人面前起舞。而因为一只循着公主芳泽飞绕她身边的彩蝶,骑士认出了他的新娘。

“如何?此处可没有那样的神迹给我们幸运的小伙子啊。”那个故事得意地笑道。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是吗,谁说的?”

穿着白袍的吟游人们让开一条路,仿佛等待着谁的身影从路的尽头出现。在此处,一切声音是直接传到心中的,无从辨别方向。

“你们这些故事,局限于讲述者赋予你们的意义。即使原本你们就为某个人的一生,却也鲜少见证过没有一丝缝隙的两个灵魂。听清了——”

那声音在宣告。

“谁无法辨识出自己?”

那声音清晰,熟悉。就像午后阳光下飞舞的树叶。

“又有谁会将本能遗忘?”

那声音带着一丝讥诮,又带着一丝温柔。


影子们面面相觑,不知是谁第一个笑出了声,随后恍然大悟般的笑声如潮水般扩散开来。简直让这个空间都有了欢乐的味道。

珍惜自由与爱人,有着新的意义啊。听从爱的指引找到自己,你就找到了爱人。而任何一个自由的灵魂,他的自我都从未迷失过。

“你们还在猜测兰普丽缇则之蝶会不会出现——他不就站在你们面前?”

青年也笑了,他没有向着影子们簇拥的方向做任何探寻,他慢慢转身,对着离自己最近的白衣人伸出手。

“你知道我会在离你最近的地方。”

周泽楷知道自己应该做出回应。可是,再一次地,在他开口之前,他的心先发出了声音。那是从灵魂深处传出的,最纯粹,最赤诚的情话。

“我爱你。”

“又有谁说我不是?”

而这话直接传到了彼此心里。

 

“好吧。”高地发出低沉的笑声,“你们赢了,孩子,你可以带着你的爱人离开,我祝福你们。”

“别垂头丧气好像自己丢了什么东西似的。”

叶修朝他打了一个响指。瞬间四周的凝滞感消失,一串气泡从指尖冒出来,颤抖着飞速浮到阳光下面去。

“当我们第一次踏上高地的时候,当我们开垦荒原,建造房屋的时候,第一次从孤独中醒来的你,又何不感到幸福?”

留下这句话,他们穿过水幕,向上方升去。


——0——

·杨乐-友谊地久天长

远处暴风云下露出了几缕光线。那是一些转瞬即逝的,明亮的东西,远比暗淡、阴郁、涣散的目光更加强大。

远行人与孩子面对面站着。山原上的积雪晶莹剔透,男孩的眼眸在清晨的月光中熠熠生辉。

“等我长大。”

孩子用稚气的声音保证。

“等你遇见更好的人。”

远行人拉住他的小手,短暂地一握,然后松开。他越过栏杆,却又转过头,似乎期待着孩子向他挥手告别——尽管那条静谧的界线似乎连风都无法越过。

可男孩扬起双臂,向着他离开的方向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浅蓝天幕中的残月和稀星足够照亮小脸上大大的笑容,在灰雾般的云层笼罩下光辉灿烂。

远行人挑起一边的眉毛,脸上隐隐闪现过像无奈又像是幸福的表情。他返身,蹲下,“嘿哟”一声将孩子举上他的肩膀。

男孩满意地将脸颊靠到青年的头发上。他抬眼望着天空,手中紧紧握着一小束欧石楠花。

 

“那将是更好的我们,再相逢。”


※ 

少年将一本装帧精美的羊皮卷交到他的手中。

图书馆的钟声敲响了。老淑女远远地站在门边向他们微笑。不远处的大海边,起重滑轮无声地转动,大船摇晃着滑入港湾,随后向着瑰丽的云彩驶去,它们在海平面的尽头聚集,仿佛通往仙境的崇山峻岭。

在那个时刻,太阳穿过云层,从风暴过去的山川中升起来。彩色的玻璃窗将这光芒幻化成一千万种颜色,流淌在如波浪般起伏的大地上,灿烂地照耀着一切。

那是一个属于现世的太阳。

一切都在它的光芒下下闪烁。古旧的书架,厚重的书籍,历史、故事,或其他任何失落流离的传说。

 

“永恒是过去,是未来,是与你在一起的此时此刻。”

 

浓重的绿叶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清风穿过,簌簌地摇动着,芬芳的气味弥漫在田野上。

这只是连接着黎明与黄昏的一个短暂的时刻,这只是连接着海平面与天空的一片不甚巨大的陆地。但是此时此刻,大片的紫色静静蔓延。它覆盖率雄伟的山脉、险峻的山谷、静谧的湖泊、奔流的溪水与平缓起伏的原野。风依旧在树与云之间漂泊,从它开始旅途之处捎来那种绝望却壮丽的芬芳。

少年抬手轻轻覆上男人的颈侧,感受到指尖下柔和而凉爽的皮肤。指尖从他的耳朵滑到脸颊。又轻轻描摹着双唇上的细小纹路。他们离得太近了,他能感受到那个人发丝间传来的气息。

山的味道,海的味道,大地的味道。

他伸出手,在里拉琴上拨下第一个音。


“我们不能活在故事里,但故事会给我们力量。”


流云透露了风的踪迹,而风掩盖了海的声音。

雪线之上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山峰与冰川在此处仿佛融合在了一起,也许冰帽深处的某一滴水就来自地质时期承载第四纪冰川的海洋。它躺在岩石的怀抱里,没有战争也没有仇恨,只有相互厮守过的亿万年苍凉岁月。

男人站在一块冰雪覆盖的石头上,就像首次踏上这片土地时那样,面向悬崖注视着天空。

青年站在他的身后。


“现在就去?”

“你希望如此?”男人停下他正在哼的曲调。那是不知名却始终流传的旋律,当纺织妇的歌声减弱后,海洋便从她们停下的地方继续。此时他也在哼着,仿佛希望已逝的战士们能应和着发出声音。

可是在此处,只有风在呜咽。

“‘吾将逝去,而君永恒’,那样的故事可不是谁都能讲的啊。”他笑着叹了口气,“毕竟,在你身边度过的每一世,我都不愿说再见。”

青年低下头,可叶修捧着他的脸让他的视线对上自己的。男人将另一只手放到他背上,安抚地轻拍,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可是……谁说还需要再见?”

周泽楷迷惑地抬起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一惊。

“你不会记起了誓约的代价反而忘却了它的恩赐吧?我们总会相逢。”

在一切回忆和预言之外,属于每个人类的,痛苦的希冀与欢乐的期盼,高地都会赐予他们。还有无数个世纪,无数个时代,一整个未来让他们共同书写全新的故事,让这些故事随着风儿在高地上流传。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仿佛一气呵成。

有无数日子,总有无数闪着光芒的日子,一个人抬起眼,然后发现另一个就在面前,然后发生一切。他们不在意那一天有多远,因为总会相逢。

他们注定拥有彼此,这在海浪送着冰川撞向岩石的时代就已经注定,甚至更早。还可能有不属于这两个人的命运吗?

 

“此时此刻,我感到前所未有地爱你。”

 


The Great American String Band - Greensleeves

这也许是一个冗长如永恒的梦,但当梦醒的时候,他们的手仍紧握着。

乌云在他的背后闪着微光,海洋与大地的边界仿佛在缓缓上升,这一切在灰色天空的映衬下清晰可见。他躺在叶修身边,男人眉头微皱,低头凝视着他。

“呃,咳”他咳了两声,“我在想,你是否会喜欢你看到的那些……”

“我很喜欢。”青年微笑。他眼神里的光辉是如此璀璨。

“我现在看到的,非常喜欢。”

在男人回过神之前,他飞快地凑上去,用自己的唇轻轻碰了碰对方的嘴角。

 

To be continued

 





#福利脱裤!(因为人不在所以话会特别多感觉就像留遗言的样子……)

·首先暂时没有回复很抱歉(鞠躬)

(可是真的很喜欢看啊!快跟我聊天呜)

 

·也顺手来个BGM吧,很喜欢中间的那段小诗

No Time, Thou Shall Not Boast

·又一篇飘忽的东西完结了/对,不要信那个未完待续,那是意境/你把话说清楚会死啊。

稍微解释一下XD:从第一次踏上大陆始,他们发誓将命运相连(小剧场都比较独立,当作“无数个昼夜里的无数次相逢”看也可以)保卫战中,同生同死的契约被打破了,于是叶神只能看着小周这边经历一次次轮回,直到此次相遇。

穿插一些关于成长/守护/别离的吐槽,列位自由理解。

就我个人而言,其实是想写一片生长故事的土地和一个故事般的种族:“当你站在那里时,所能想到的一切。”


·小剧场在尽量保证“珍视自由与爱人”主题的前提下有一些(跟大剧情有关的)隐藏内容,答案基本藏在风景描写里,找着玩儿也蛮有意思的。比如:

·身为“冰川与山脉战斗的遗迹”,我们傲娇的西颂高地守护契约之条件究竟为何。

·为何他们必须要在晨星落下之前上山。

·为何看馆子大妈会在那个时间莫名其妙跟小周讨论记忆是否永恒。

·为何大孙在宴会中拼命也要跑到乐乐身边。

·为何小剧场里的龙套们总是“需要更多时间休整”。

(这些隐藏设定的梗来自古兰经和奥德赛,旧约不背锅)

 

#预告

这篇文一定会印,送给“在不知名某处的你”。(然而_(:з)∠)_没有约图约版约校对约guest虽然自己YY了挺多遍比如一个延时摄影的星轨啊∠最高处孤独的岩石上抬头看天空的背影啊∠枞树下明亮的世界和幼年版的小周啊∠西颂图书馆尽头的彩绘玻璃窗啊∠词典一样的精装小本啊……嘤。)

目前打算在经济承受范围之内印10本的样子,最近两天肯定有一天有假所以我会带着锅盔厚的脸皮回来约staff……的

(看了一眼归档……卧槽,还真好多死不了的叶修)

请教一下烫金压凸做成这个效果的可行性?不行我就拿个水粉笔直接上手涂了(图:音乐之声)

 


#这段时间苦夏苦得来个丧心病狂

·六点半起床九点半睡觉坚持犯病的作息和没网,似乎是XP系统扫雷都卡的老电脑;

·错过了今儿老师来提亲(啥?)的余本上架呜呜呜呜;

·被蛇咬在脚踝上,忍着满心恐惧脱下鞋把它拍死打电话叫车把我送到卫生队然后……被嘲笑_(:з)∠)_不过好处就是有整天的时间把自己的脑洞收拾一下;

(——这没毒啊~——可我觉得它的脑袋不圆啊QuQ);

·我有一个奇怪的属性叫做小叔控……大概三十岁左右的男性。然后大队的(未婚)教导员刚好就是这个年纪,穿军装非常帅。真的非常帅。

以上背景。

故事是,有一天教导员发现我在看昼夜2然后用很苏的语气问我,D老师,在看什么呀,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书递了过去。

我觉得这没什么。我是从二十道影子开始倒着看的。哦对了我还顺着freetalk去看了参考NASA的文。(都很赞!)但是教导员的笑容太迷人我苏得忍不住了。然后我就给他了。

然后过了几天。教导员说,书他看完了。想问我,允不允许他把这本书借给一位战友。

然后……方便帮他买一套吗。

借给一位战友。

借给一位战友。

借,给,一,位,战,友。

方便帮他买一套吗。

方便帮他买一套吗。

方,便,帮,他,买,一,套,吗。

战,友?昼,夜,2?买,一,套?

除了我看过的两篇以外那本里还有什么内容?教导员到底看到了什么?他想分享给谁?分享什么?我现在好奇得要疯掉了但是书不在我手里……


#先知(纪伯伦)

On Time


       And an astronomer said, "Master, what of Time?"

       一位天文家说,大师,时间是怎样的呢?

       And he answered:

       他答道:

       You would measure time the measureless and the immeasurable.

       你要度量那无限而难测的时间。

       You would adjust your conduct and even direct the course of your spirit accordingto hours and seasons.

       要让时序和季节指引你的行为,甚至为你的灵魂带路。

       Of time you would make a stream upon whose bank you would sit and watchits flowing.

       要将时间化成一道溪流,坐在岸边目送流水逝去。

       Yet the timeless in you is aware of life's timelessness,

       然你们心中的无限,意识到生命的无限。

       And knows that yesterday is but today's memory and tomorrow is today'sdream.

       它知道昨天是今天回忆的昨天,明日是今日梦想的明日。

       And that that which sings and contemplates in you is still dwellingwithin the bounds of that first moment which scattered the stars into space.

       因此,内心深处那歌唱和思考着的,与星星撒落天宇的那最初一瞬的别无二致。

       Who among you does not feel that his power to love is boundless?

       你们中,谁不觉得爱之力量无穷无尽?

       And yet who does not feel that very love, though boundless, encompassedwithin the centre of his being, and moving not form love thought to lovethought, nor from love deeds to other love deeds?

       又有谁未曾感知,如此强大的爱仍羁束于他自身,无法以思绪和行为的形式转移?

       And is not time even as love is, undivided and placeless?

       时间难道不是正像爱般,不可分割没有间隙么?

       But if in you thought you must measure time into seasons, let eachseason encircle all the other seasons,

       但你们若认为以季节来衡量时间是必要的,那就让每个季节都包含其他季节,

       And let today embrace the past with remembrance and the future withlonging.

       让今天用记忆拥抱着过去,用希望拥抱着未来。


#小段落里出现的所有音乐

Cras numquam scire

Bandari - The Ancient Book

·

辻陽 - 夢想的情緒,驟雨の様なピアノ間奏

長岡成貢 - サーニャのうた

Amazing Grace

·

Cat Stevens - Morning Has Broken

纱希- phemeral Flowers

Ibaraki Greensleeves

·

辻陽 - 闇に誕生する光そして増殖

bandari - lauren

James Horner - For the Love of a Princess

·

コミネリサ– unity 

·

頬を撫でるそよ風.淡い光射す草原.

杨乐-友谊地久天长

The Great American String Band - Greensleeves


评论 ( 34 )
热度 ( 68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