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The Ode to the Highland 04

高地颂

Neuy

※——txt归档戳这里——※

·03


——4——

辻陽 - 闇に誕生する光そして増殖


四年后,高地上来了一位先知。

“我将解答你们的疑惑,只是无法太久。”当好奇的村民将他围住时,先知如是说,“某种远比我强大的力量游走在这片土地上。他能掌控的事物甚于我所知的一切,他拥有的历史比我看到的所有过去与未来都要久远。”


人们面面相觑,直到有人鼓起勇气上前。

“他为何停留于此?”

先知伸出枯瘦的手,轻轻按在大地上:“有人将要给他某些东西。一个誓言,一个约定,或者一个告别。”

“那如果他得不到他想要的,我们是否就要一直伏在他足下?”不知是谁不安地问。

“臣服?”先知摇头大笑,“哈哈,我想他无意成为你们的王——他早已登上过至高之神的宝座。”

他盘起腿,坐在乡野的路旁。黄昏时的高地,太阳落下的速度很快,似乎只是眼睛一转,阳光就减暗了几分。晚风将草原变成波涛起伏的绿色大海,枞树的剪影浓重而醒目,正如智者眼底闪着幽暗光芒的东西。

“你们知道,历史中爆发出极大力量者向来为人类的群体,国人、子民始终是怒号高歌的主题。是的,为了众人的缘故他前进,可让英灵徘徊、停留的,却会是一群人中的某一个。”

“那岂不是意味着拖累与牵绊?”听众中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忍不住撇嘴。

先知的微笑。他将手放在说这话的年轻人肩上。

“我的孩子,那些能让你停下的,也能拉你飞起来啊。” 

 

青年从山中回来时,天已经黑了。

南边刮来的风送来带着盐味的空气。在西颂,任何地方都可以轻易地听到海的声音。那些拍打岸边礁石的巨浪永恒地叹息着,似乎也在讲述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路边贩卖手织布的老妪抬手,叫他过去。

“孩子,你是否又去寻找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人?”

青年摇摇头。

“他在。”他小声说,嘴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约定过。”


十九岁的周泽楷,挺拔,英俊,如同高地上的白杨树。人们都说他会是完美的情郎,可他却固执地不作任何诸如此类的思量。当最后一个看见远行人的孩童也确信那只不过是幻象的时候,当同年龄的小伙子逐渐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掷于小夜曲与玫瑰花束的时候,当高地的所有女孩都念叨着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却时时在山野间寻找那个人的踪迹。

一切都在改变,一切又一成不变。年长者惊讶地发现青年饱览群书,即使最博学的教授也为他通晓的传说与知识所震惊。有人说这小子一定是想到王都去接过大学者之名,也有人猜测他得到了什么神秘的术法,掌管了一切知识。

却从未有人猜测到真相——谁会为了一个约定做到这一步呢?

 “你不能一直生活在故事里啊。”

老妪叹息着将一块披肩搭在青年肩上。

“去吧,去向先知祈求预言,也许他能够解开你的心结。”

 

先知仍然被渴求引导的人们围着。有人点起火堆,白袍老人在火光跃动的照耀下,仿佛远古时代走出的幻影。

“没有人能抓住想要远走的。”

他正沙哑着声音与一个女孩交谈,她刚刚丢失了心爱的猫咪,满眼泪花地请求老爷爷将她的爱丽丝找回来。

“没有。你只得在还拥有的时候爱它。”

他亲吻了女孩泪痕未干的脸庞,祝福她。再抬起眼时就面对着沉默的青年。周泽楷沉默地跪下,但在他开口之前,先知便猛地站起了身。


“未来。”

老人颤抖着低语。

随后他深深躬下腰,像是向着一头雾水的青年行礼,又像是亲吻大地。周泽楷伸手扶住那具白袍下的身体,犹豫许久后,有些紧张地开口发问。

“您……知道?”

先知苦笑。他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里似乎有了些迷蒙的色彩。

“那远非我所能知。只是这里有一些东西,以在下微薄之力还探寻得到的,却要经由您的口说出来。毕竟,那存在于您的内心深处。”

迎着青年诧异的目光,他再一次鞠躬。

“是的,您的某个故事里。”

 

他们相对而坐。火堆的劈啪声在耳边响着,烟雾和夜色一样浓重,让时空的感觉越发模糊不清。

“您是为未来而来。可那个未来与在下探知不到的'过去'紧紧相连。您曾听到过一句话。”那先知闭着眼睛,用肯定的语气说着,“有人对您说过,遗忘即意味着彻底抹去。”

“是。”青年回答。

那个下午,他的远行人在故事的末尾轻声说出的话。当他的目光慢慢地从地面转回到他脸上时,风似乎都停住了。那声音不会比树叶摇动更响,可又为什么如此清晰?

“那么,若非要将一切化作言语,您又会如何回应?”

青年微微皱起眉头。如果这就是成长的话……随着他见到的更多,悲伤便一道道变成微笑的影子。记忆深处的某些东西蠢蠢欲动,而眼前这位先知似乎正在向“那些”东西致敬。

那是什么?

首先他有一个问题要回答。

漫长的思索过后,他最终也只是摇摇头。

“相传西颂高地有着神奇的力量。这座海上漂浮的山脉,能捆绑生与死的命运。若彼此相爱者立下契约,那么高地的每一捧泥土都会见证与护佑他们的灵魂,他们将同生同死,且在下一次生命中再次相逢。”

老人浑浊的眼睛里发出光来,他的声音变得不像是自己的。

“可是,一旦背弃了这份契约……如果有人单方面撕裂连接彼此的纽带,他的灵魂就再也无法被高地的土壤滋养。另一人将继续轮回,而他的时针却停止转动。在他的契约人回忆起前生的故事之前,背弃者将永远彷徨在这里,无法拥有心跳与血液,无法得到也无法失去,无法享受身为生灵所能拥有的一切。

“哦,它当然可以积累力量,可即使强大无比——却还是不忍心迫使自己的契约者回想起分离。”

先知抬起双臂,将手心朝着他的方向定格。

“那位。还在等着您。”

 

那天晚上,青年迟迟没有入眠。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死寂让人快要窒息。木柱与石板间回响的只有自己不甚均匀的呼吸和屋外微弱的风。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将要入梦,山的那一边却又隐隐地传来雷声。

他又回到了先知面前,隐藏于白袍中的枯瘦影子更加飘忽。

“那么,若非得将一切化作言语,您又会如何回应?”

它轰鸣着,幻化成先知的声音,向他提出与黄昏时分相同的问题。而那个自己没有犹豫。

“不!”

他对着虚空大喊。应着这声音响起一阵惊雷,有风猛然刮来。那是从最高的山顶直吹下来的风,它携带着冰雪与森林的气息,像洪水般灌注了每一寸空间。

随后,暴雨突至。恍若战场上奔腾不息的马蹄,瞬间将他所在之地席卷。隔着暴雨的厚重帘幕,青年恍惚看到先知白色的袍子伏在地上,停留于仿佛朝圣的姿势,可里面已经不再包裹人的躯干。

声音灌进耳朵。仿佛有人在踏着舞步,雨水敲打着大地,仿佛一支军队气势汹汹地奔向地平线。恍惚中他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又似乎嗅到了刀戟、箭矢与战矛的气息。

……那是远古的英灵吗?

 

“我去找他。”

青年站起身,对着电闪雷鸣的高地天空自语。

又一阵狂风吹过。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而当你决定的时候,就不再需要寻找。”

青年微微笑了起来。

“明天早上。繁星落下之前。”风刮过青年的脸,在他耳边轻声说,“十年前他第一次遇见你的地方。明天。”

 

bandari - lauren

凌晨三点。没有什么雨,乌云依旧围在高地周围,拉低着天空与山脉的距离。

土路上黑漆凝重,运货马车急促地从他身边经过——在寂静空旷的半夜它们总能走得更快些。四周的黑夜很静谧,头顶的月亮将柔和的光芒洒在他脚下,路旁灌木仿佛绿色的阴影,迅速吸收了脚步声,让它模糊在枝与叶的回衍里。

他在星星落下之前到达那颗枞树下。小径在宁静的凌晨时分分外安详,湛蓝的天幕之下,群山显得更为诡秘,仿佛这片土地将它的秘密藏了起来。

树下有一个影子正望向星空。

今天,就是秘密启封之日。


“你来了。”

周泽楷停下脚步的时候,远行人悄无声息地转过身。

青年迎上前。现在他们看上去差不多年纪。在初见过去十年之后,眼前的叶修没有一丝改变。如今他的个头比叶修还高出一点,从这个视角低下头,可以看到男人头顶的发旋。

有些古怪的熟悉感。他不应该熟悉的,上次见面的时候他才刚刚超过这个人的肩膀呢。

“抱歉,久等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叶修叹了口气,抬起眼来看他。他的眼神也如此熟悉,就仿佛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过去他们曾经一千一百次这样对视过那般。

“所以,未来?”

“不,”男人微笑,“此时此刻。”

——如同故事里讲述的那样,当你决定的时候,未来就会来临。

 

他们再一次牵起手,就像十年之前男孩拉住远行人一样;他们走上一条狭窄空旷的路,东方微微透出一些粉紫色,周围空气的温度在一点点升高。

很快到达了当年返回的地方。这栏杆也始终没有腐朽。就像生长多年的老橡树,吸收了太多尘埃却变成经年盔甲,掩盖了它原本脆弱的躯干。周泽楷拔出门闩,推开道路尽头的门,随即便感到一股冷气迎面扑来。

叶修反握住了他的手。

“你熟知高地的平原与山腰,而这里,得让我牵着你。”远行人眯起眼睛,狡猾地扬起嘴角,“毕竟,山顶是我的领土……”

然而下一秒他的脸上闪过了惊讶的神色。

青年将另一只手覆在了他们相握的手上。

十九岁的周泽楷,手掌足够宽阔,十指足够修长,他已经能够牢牢紧握他想要抓住的——并且再也不让他逃脱离开。手指相扣着,像是在完成某项久远的契约。

现在他的脸上也挂着有些悲伤的微笑了。


·James Horner - For the Love of a Princess

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星辰已经落下,天空的颜色越变越浅。

青年眼里映着着山峦起伏的地平线。他的目光越过了其他东西,落在那些最遥远的蓝色山峰上。它们看上去就像云——天国与大地的交线处,于那个世界也是个荒凉不堪岩石嶙峋的边界吧。

叶修有些无奈地笑了。他的手腕不再紧绷僵硬,而是几乎乖顺地躺在青年的手心。

“你一直记着?当初真不该对你说那句话的。”

“你……不必……”青年深深地盯着叶修的眼眸,他的声音平稳,却恍如隐藏着深不可测海沟的大洋。

“你该有你的生活。”男人抬手,将他掉落的碎发拨到耳后。

即使留下你永远做一个游荡的灵魂?他没有移开视线,手上加了几分力道,却又猛地松下来。

即使那样。远行人用眼神坦然地回答。即使遗忘即意味着彻底消失。

青年没有再出声,却感到有一种强烈的情感在他心底燃烧着,越来越旺——那仿佛是从大地深处蹿上来的情感,像岩浆般炽热滚烫。它促使着自己做些什么,将散落在灵魂深处所有碎片都粘合起来,让一切重新成为整体,让他找回在这个世界中最重要的东西。

脚下,奔流的轰鸣声仿佛低语。

“在这片大陆上……”

那是高地在送他们一程,以某个誓言之名,催促他。

 

“我会想起来。”

青年如此宣告,他拉着他的远行人向着天空低垂的山顶,向着被分割的时间迈出第一步。

如果你认定前世与今天无关,那就让我再一次与你相识。

 

在那一刹那,地面传来了轰鸣。

脚下的山脉开始流动,送着他们向顶峰升上去。

海拔不断增加,所有的深绿色变成了褐色。那些在夏日夜晚盛放的花朵变成了灰白色絮子,在低垂的天空下悬浮着。遥远的下方传来激烈的水声。那是悬崖之下奔流的河川——它们是这片大地的血脉筋骨。

脚边逐渐出现经年的积雪,身侧是风暴里屹立的高地与山丘。然而阳光在那儿,在这一切背后,将乌云镀上眩目的金边。另一端的天空悬起一弯明月,同时无数星星一起点亮于低垂的天空,高地化作璀璨的殿堂。

“你看,时光倒流了。”那个人在他耳边轻声说。

日、月、星,于此刻同时出现。它们在飞速移转,瞬间跨越他们亏欠彼此的所有时光。日日夜夜积累成星期,星期积累成月,每片陌生的土地都注定会变成一个熟悉的,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人们也是这样与陌生人相恋。会有欢乐,忧伤加入彼此的生活,会有永恒的力量推动他们去爱,去追求不为人知的幸福。

如果遗忘意味着亡去,那再度想起——就是新生。

 

“无人知晓这一切为何发生。

亦是未知,它怎样发生,或即将带来什么。

当然!

可它就这样消失,又回到身边。

打着转儿,焕然一新。

你的世界回来了。”


 




#

·“当初不该说的那句话”是指01 Alaint中“时间是空间的一种”。所以那道栅栏也有点问题,不止是雪线那么简单(笑)。

·最后内个奇奇怪的小诗是高地盖尔语翻译过来的,真的。

·内心的小精灵OS1:又特么时空隧道你有完没完?

·内心的小精灵OS2:将Ode/南门/堤放在一起打出来,取名死不了的叶修。




评论 ( 7 )
热度 ( 78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