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The Ode to the Highland 03

高地颂

Siwaron

※——txt归档戳这里——※

·02

·楼中楼跟主线关系不是很大,致友人……


——3——

· Cat Stevens - Morning Has Broken

 

他躺在草地上睡着。

脸庞上挂着一个安静的微笑,小胸脯一起一伏,呼吸着盛夏温暖干净,带有欧石楠香的空气。

他梦到自己的童年,同龄的孩子因他的沉默将他当作怪物。那些男孩儿不曾明白,沉默的时候,能听到风吹过枞树的声音。

然后那个人出现了。没有行囊的流浪者,不知从何处而来,又不知要到何处去。与他有一个未来的约定。他还记得与他作别的样子。

不知怎么,他能从那个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小小的男孩,穿着短裤和长袜站在风中朝远方挥手,草叶和他的头发飘往相同的方向。

 

抬头的一瞬间少年感到自己仿佛还在梦中。叶修在他眼前,平静轻松地站着,风中的树叶飞舞在他周围。

“我来看看,我的朋友,敬问汝安(how fare thee)?”

青年朝他微笑,那笑容真实而友好。他没有丝毫改变。男人一只手提着一个硕大的野餐篮子,另一只手举着某种类似牛皮袋子的东西。那上面插着木杆,细细的金属弦绷在其间,似乎仔细地上过了油,乌黑发亮。

“这是西颂高地最古老的乐器。”

“高地里拉。”他早已辨认出来。对方一瞬间看上去有些惊讶,随后他耸耸肩:“我几乎忘记你长得这么大了。”

“所以,未来?”

少年抬起头,有些期待地问。远行人正在仔细地看着他的脸,同时悲伤地微笑着。

“还不是……我今天是来找你野餐的。”那人顿了顿,换了某种轻快的语气,“我带来了礼物——”他将里拉琴递到周泽楷手里,“和一些故事。想听听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从眼睛里亮起光芒。叶修笑着拍拍身旁的土地,让少年走到他身边坐好。

流水自山巅宣泄而下,冲入一片深绿色的平原。

 

· 纱希- phemeral Flowers

 

“喂,快点,要下雨了!”

男人将重剑插回腰间,对着站在远处的某个身影挥手。

这提醒着实来得有点晚,对方跑过来的半路上最后一丝阳光已经被遮住了。男人站在树下,看着乌云在头顶聚集,然后暴雨迅速地打下来,草地被一点点洇湿,颜色逐渐变深。

“你大爷,现在才说是要死啊!”

扎着小辫子的青年捂着脑袋,湿淋淋地躲到树下,对他竖起中指。男人爽朗地大笑,对着那人的肩膀捶了一拳头。在雨还没有完全停下的时候云已经飘走了。午后的阳光一下子回到他们身边,一切明亮,干净,美丽。

 

“你的猎寻还好吗?”

“来一箭试试?”青年举起那张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长弓,危险地眯起眼睛,扬起下巴示威般朝着男人一指。男人露齿大笑,将手搭上他的肩膀。

“这段时间你练得太辛苦,该休息一下了。我想来一曲更好。”

青年无所谓地耸耸肩,将未干的头发拨到脑后去。男人有些入迷地看着他的动作。在这注视下青年稍微有一些脸红,不过很快咳了两声,将那张弓递给他。

“猎寻。祖传的里拉琴。也就只有西颂最著名的乐器工匠才能将它拆碎,重组,改成一张角弓后,还保留着如此美妙的音色。”

“也只有西颂声誉最盛的乐师能够始终如一,以战女神的武器奏响乐章。”青年微笑,“有些东西……就算破碎了,灵魂是不变的。”

“你是指音乐?”

“比那要多的多。”

男人不置可否地一笑,随手拨弄出几个和弦。他弹得断断续续,漫不经心,带着些慵懒气息的旋律从弦上奏出,被风送到河流蜿蜒的谷底和长满青草的山坡。

 

他们坐在未干的地面上,面对着星罗棋布的湖泊,森林,逐水而居的族人扎于此的营寨。大凡人类影响过的东西都会带有某种气息。对于荒野是某种变更,对人来说则是归属与亲切感。那是祖国,一片被她的儿女深爱着、保护着,并为之战斗着的土地;那是家,尽管满目疮痍,却仍旧美丽得让人心甘情愿为她献出生命。

 “战况如何?”

“不乐观。王都的贵族已经带着侍卫前来支援。当然我们更适应高地,可人数的劣势是个大问题。”

“我们不能疏忽练习。”青年神情严肃,“百花阵的训练还要加强,如果我的个人能力不够,就无法保证给你最周到的策应……”他偏头一看,却见男人自顾自地弹着琴,并未对他的话做出什么表示。

“喂——”青年伸手去拽他的袖子,却被轻易地躲开了。男人停下手,正视着青年。

“这句话难道还需要重复?我信任你。张佳乐。昔日的调音师,如今的战友,永远的搭档。”

青年愣愣地看着他,随后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盛夏的绿叶与琴声一起在他们身遭随风飞舞,明亮,平静的午后如流水般逝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

远行人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时不时拨弄琴弦。听到少年好奇的询问,他垂下手,静静叹了口气。

“他们遭受了一场意料之外的突袭。”

“哦。”少年小小地抽了一口凉气。他抬头看着枝叶缝隙中的湛蓝天空,感到远行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们就这样坐着,沉默着,风在他们身边呜咽。


青年睁开眼。

每一块骨头仿佛都被愤怒和屈辱烧蚀着,痛彻心扉。

过去的一天仿佛是场糟糕的梦。被数倍于己方的敌人包围、战败、被俘,却没有被处死。敌人知道他们参军之前从事的什么行当。今晚将举行攻下西颂两座山脉的庆功宴,他的搭档被命令奏乐助兴。那个人被剥夺武器,左手被绑在祭祀的石柱上。而他被一个兵押着,站在舞台的侧面。

“喂!败军之将,还不如好好弹你的里拉琴!”一个人趁着酒兴嚎叫。

“干的是取悦他人的行当,就别妄想成为什么战士!”

“做我们的随军乐师如何?在我们冲锋的时候演奏战歌!”

“哦——”这些话得来了无数粗野的回应。青年握紧拳头,感觉自己的耳膜在震动,每一滴血都在燃烧。他把牙咬得咯吱作响。他们怎么敢如此侮辱孙哲平!他们怎么敢!世界仿佛变成一片血红,自制力在离他远去,他必须要耗尽全部力量去阻止自己掐住那些人的喉咙,可他快要忍不住了……

 

仿佛金石相击,“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男人在调试他的“里拉琴”——在那之前似乎不带什么感情地朝他的方向望了一眼。校准了最后一个音,舞台中央的那人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将手放到琴弦上。

“听好。”

时间转瞬即逝地滞涩了一下。

下一秒,琴弦振动,凄厉如悲鸣。

 

王都军发出惊惧狂怒的吼声。

有人拔出佩剑准备冲上舞台,在那之前男人转过身,将油灯狠狠砸向人群。黑色的火焰窜起来,瞬间灼烧了他们的战袍,桌布与旗帜。

那战士站在舞台中央,右手拿着他的琴,脸上带着几乎可以称作微笑的表情。他的左臂垂下,鲜血淋漓。手还绑在柱子上,但那已经再也无法成为他的阻碍。

 “张佳乐!”

猎寻,里拉琴改成的角弓。

它在帐篷上空划出一道巨大的影子,弦上残留着血痕,向青年的方向砸来。他一个回身,击倒压制着自己的侍卫,伸手去接他的武器。

黑暗中窜出的士兵举刀向他砍去,可利刃在砍到他身上之前就被一柄重剑拦下。伴随着四溅的火星,他们迅速调整姿势,一进一退,紧紧靠住彼此的后背。

“有些东西,就算破碎了,灵魂是不变的。”

“我信任你。”青年露齿一笑。他举起长弓,执雄鹰羽毛制成的利箭射出,铮铮轰鸣仿佛进军的号角。

他大喊:“西颂之琴只会发出自由的声音!”

 

“叫我们奏乐——休想!

岂肯任异族扬威!

要我为敌人弹唱,

情愿让双手枯萎!***”

 


· Ibaraki Greensleeves  


“一根燃烧的横梁倒下,一阵浓烟腾起。已不知是谁单手执剑,缺损的左臂还在滴血;又是谁拉满了长弓,其上雕刻的花纹仿佛能够流动起来,充满着爱与仇恨的张力。只是那呼喊声越来越响,直到高山颤抖,天崩地裂。

“那是‘去问她号’后代的故事。他们在这片大地上战斗,直到最后一刻。他们的血洒在土地上,生出了怒放的花朵。每到八月,原野就为其所覆盖。传说,那就是西颂的两位英雄。而每当风从原野上刮过,就能听到那把里拉琴最后奏出的战歌。”


一片深绿色的树叶落在少年肩上。

青年轻轻拨动琴弦,以一个简单的琶音结束了乐曲。瞥到周泽楷有些恍惚的神色,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嘿,你是在走神还是太入迷了?”他问道,“这个故事讲了什么?”

少年这才恍然大悟般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于是远行人也让自己微笑起来,他的另一只手依然停在琴上,午后的风吹拂过脸颊,将青草的气息带到他们四周。

战斗、尊严、荣耀、誓约……

“命运。”

“你从何处看出了命运?”远行者笑着揉了揉少年翘起的头发,他的目光似乎落于地面的青苔,看不到眼神,只有低垂的睫毛,阳光从树间罅隙漏在他的脸庞上。

“花。”

少年小声回答。他们所处的时节也正是盛夏,欧石楠的芬芳弥漫在辽阔广袤的大地上。紫灰色小花大片盛放着,肆无忌惮地散发忧郁而绝望的气息,固执而刺眼,仿若它们就是天地,就是永恒。

“花……是重逢。”

他们总会相见。

 

“重逢吗?可是他们轮回了无数次,却注定想不起上一世的分离。你知道那些已经不存在了的,如果被遗忘就是彻底消失。”

男孩打了个寒战。远行人的话让他感到一阵奇怪的不舒服。这太过凛冽了,像是地下深处冰凉阴郁的泉水或是隧道里吹来的“咻咻”的风……

“前世,是否真的有意义?”

他忍不住询问。话说得很慢,几乎是一字一句。

“人不能活在故事里啊。”远行人又在悲伤地微笑了。

几乎是鬼使神差地,周泽楷将手抚上他的脖颈。少年的手在动脉跳动的地方微微施加压力,仿佛在感受之下流动的血液。

在肌肤相触的一瞬间,青年的眼睛更加深沉了。他的微笑凝固,嘴唇因为惊讶而微张,眉毛皱到了一起。他侧下眼睛,几乎困惑地盯着落到锁骨处的手,却没有抗拒,任由少年试探般地在那处皮肤上画着小小的圆圈。

似乎,不止属于少年的那颗心,正在为这奇妙的触感加速。

 

“答应我一件事,周泽楷。”

男人再开口的时候笑得释然,像是放弃了什么东西的同时也放弃了追寻。少年只是沉默着表达了疑问。

“我是说,珍视自由与爱人。”

少年有些迷茫,但叶修凝视着他的目光深不可测。那样一双深沉、暗色的沉静双眸,牢牢地锁在他脸上,让他根本没法移开视线。少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答:

“我保证。”

 

叶修将琴放回他的身侧。他喃喃自语,声音轻得像是叹息。

“你一直都遵守着。”

此后再无人说话。可少年却没来由地觉得高兴——这比他所拥有过的任何一段沉默都值得喜悦。

那个下午天空很蓝,蓝得像一个温柔的拥抱。

 

***旧约·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

·04

评论 ( 3 )
热度 ( 76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