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The Ode to the Highland 01

高地颂

Alaint

※——txt归档戳这里——※ 

·严格来讲应该算是《四公国的骑士》repo?一切荣耀属于自由,爱,和蝴蝶蓝_(:з」∠)_顺便还借了旧文五月花号的梗。


——序章——

Cras numquam scire

几百万年前,这个星球迎来了它地质史上的最末时期。

Quaternary Period,第四纪。整个地质时代最引人注目的晚新生代大冰期就出现于此。

在重力和巨大的压力下,极地与高山地区的积雪逐渐变成坚不可摧的大型冰川,迎着大西洋凛冽的寒风,如巨轮般起航。

在北纬57°至北纬60°处,它们与山脉交汇。那就像一场战争——岩石挡了冰的路,它们就将利刃深深刺入对方的心脏。数十亿年的沉积层在这冲击下崩裂脱落,玄武岩峭壁裸露在天空下,被坚冰破坏的山体由中部凹陷,血盆大口般的裂缝延展于庞然身躯。

无数山峦在第四纪湮灭了。分崩离析,成为天空中的微尘。然而还有一些,尽管很少数——留存到了今天。

西颂高地,就是沧海桑田之后,冰河世纪在地球上存在过的最后证据。

高地形貌特征复杂,一种奇特的张力贯穿其中。山岳起伏,湖泊如串珠般点缀大地,远峰覆盖着冰雪,裙摆般拖着舒缓起伏的苔原。更低的地方有牧草——高及脚踝,是暗哑而深沉的绿色。如同大块古老的宝石,被齐肩高的野草和藜麦簇拥着,通向远方温柔的紫色海洋。

层叠的山脉、峡谷间居住着当地的民族。他们在散落的湖泊四周用桦木搭建房屋,高山尚未消融的残雪闪耀着银光,有一些化作瀑布落下来,他们便用木桶将这水抬回家沏茶。他们从长满红果的矮树上摘取早餐,坐在家门口吃饭,看着一望无垠的原野,看湖泊时时映照苍穹的变幻。他们歌唱的时候,那声音就像海风永不止歇的呜咽。他们的眼睛如这片土地般荒凉凄美,像夜晚的星空一样清冷而璀璨。

西颂人是织梦者。他们野性、粗砺,却又温柔。他们忠实地尊崇祖先传承的信仰。尽管那只是一句简单的话,但许多人,用尽一生都无法达到。

“珍视自由与爱人。”

 

——1——

Bandari - The Ancient Book.

 

中午下了场雨。一切像是被浸泡在凛冽的酒里又捞出来,锋芒毕露而又清新如风。

欧石楠的花期是夏末,此时,它们还在这片大地上沉眠着等待开放。

雄鹰平展翅膀,顺着那一缕云的流向,滑到远空去。

 

有人在高地上行走。

似是迁徙者,却没有行李;仿佛流浪人,却不见彷徨。有人觉得他能这样一直走下去,走到云端之上,成为天神中的一员。然而,只有用脚步丈量过这片一望无际的土地的人才知晓,其实有无数彼方近在咫尺,却永远可望而不可及。

远行者翻过平展起伏的土坡,然后为他所见的驻足。

平原上生长着一棵枞树。唯一的一棵,一个男孩捧着书坐在下面。蓝灰色的云聚在他的头顶,背后太阳的光辉透出来。交界处隐隐有一条小小的彩虹。

青年笑了,他步伐轻快地走向那棵树的方向。

 

男孩沉迷在阅读中,甚至没有发现太阳从云层后面钻了出来。书页间猛然反射出强烈的光,孩子的眼睛承受不住,一时有些茫然。

他眨了好几次眼才等到视力回复,然后便意识到,有一片温柔的阴影从不同寻常的方向迈了一步,挪到了足以遮蔽他的地方。

少年抬起眼。

“你……是吟游人吗?”

青年扬起嘴角一笑。

他将一支未开的欧石楠举到男孩鼻子前。细弱的枝条在风中晃动着,狭长的叶子挂到了孩子的睫毛上。男孩沉默地拉了拉他的呢格子披肩和小软帽,躲开草本植物的挑逗。 

“不,我是吟游人的诗。”

 

男孩歪着头,盯着伸到自己眼前的手看了好久。

他将一片树叶夹入没看完的篇章,合上书本。

“叶修。”

“周泽楷。”孩子小声说,然后拉着那只手站起身来。

 

风刮过田野,石楠花依旧在沉眠中还未醒来。

走在路上的人变成了一大一小。

男孩被远行人牵着,时不时不安分地尝试挣脱。感受到孩子的挣扎,青年停下脚步,手上稍稍松了劲儿。

“怎么了?”

周泽楷沉默地把自己的手拿出来,却不急着放下。远行人一动不动,嘴角噙着浅浅的,若有所思的笑等待他的决定——像是早已熟悉这样的流程一般。

孩子犹豫,然后试探地用自己的小手包裹住了异乡人的大手。

“嗯?”

“草地下面……不是平原。”

说这话的时候有风吹起了他的一缕头发,男孩轻轻晃脑袋把它甩到一边。年轻男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扑哧一笑。

“而你,小土著,会带我避开草叶掩盖下每一块尖利的石头。”

他以相当愉悦的语气说道,然后任由男孩的手扣住他的十指。

 

他们继续迈步,走过大片未耕种的田地,走向田野尽头倾斜的山丘。

野草扫在穿了袜子的腿上还是很痒;太阳在穿行,草地便随着它的步伐,在暗绿与金黄色之间不断切换;最阴沉的云团在远处,与他们保持着相当距离。

少年敏锐地感受着这一切。远行者的手不似看上去那般饱经风霜,它干爽,温暖却又坚实。他们来到阳光下,向青色的山丘迈进。当太阳再一次破云而出时,一切都被点亮了,随着他们向更高处行去,四周寒冷的空气褪散。可他却不甚确定,这温暖来自太阳,披肩,还是来自他紧紧握着的这一双手。

他带着这手的主人,绕过自己熟悉的那些地方,走到更远处。

 

“你来自异乡?”

“我想是的。犹太人说过,时间是空间的一种*。”

男孩没有再说话,也不知他是否已经理解。他只是无意识般眨眨眼,轻轻扯着外乡人绕过一块隐藏在绿草中的岩石。

“我到这儿来找一些东西。”倒是叶修在沉默之后先行开口。他的声音低沉、清晰,带着笑意,又慵懒如猫咪晃动的尾巴,让人不自觉放松下来,“一个故事或是其他什么的。”

“故事?”男孩皱起眉头。

似乎感受到手上力道无意识加紧,青年用大拇指轻轻摩擦了一下孩子的虎口。当他答复的时候,那声音安稳而平静。

“也许是。还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到它在离我很近的地方。”

 

男孩微微抬起头,直望向青年。当他眼里的笑意更浓的时候,那双瞳的颜色就会更深。这仿佛让他整个人都更有了光彩一般。远行人揉揉他的脑袋。

“你听说过这样的一首诗吗?‘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看见最初的东西,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所以也许我寻找的故事也将会是我的一部分。”

“所以,”男孩睁大眼睛,“只要……看见它?”

“只要看见它——而它就在那儿。”青年赞许地点点头,“小鬼,你比我想象的敏锐许多。”

“能找到的。”

“嗯,能找到的。”

 

他们一直走到围栏挡下的边境。更高的地方,暗色的土地几千年未曾有人开垦过,连接着荒凉阴森的苔原与冰雪。灰白崎岖的山丘如神话中的巨人般,俯瞰阴森枞树林覆盖的陡峭幽谷。偶尔有刺眼的闪光,那是与桀骜不驯的野性河流在咆哮奔腾。

“你去过那边吗?”

年轻男人蹲下身——即使是一个小小的玩笑,他也会低下头,认认真真看着男孩的眼睛说出来。那片凄凉荒蛮的土地,是传说中西颂先祖居住的地方。冰雪覆盖的顶峰,依稀可以看到断裂的城堡遗迹。

山鹰在天上徘徊,发出粗哑的叫声。

 

青年迎着风望向远方,眯起眼睛。他准备翻越围栏,却被一股力量阻止。

叶修低头,对扯住他袖子的男孩抱歉地笑笑。

周泽楷没有看他,只是望着脚下延展的大地,另一只手不安地拉扯着披肩。思考很久之后,孩子下了大决心般抬起头。

他的手没有松开——他用这样的行动表达着抗拒。青年叹了口气。

“那儿很危险。”

“带上我。”男孩回敬。他尽其所能地显得强硬,而叶修似乎也严肃地将他当作成年人般对待——所以远行人妥协了,他调转步伐,回到通往平原的路。

“也许今天太迟了。未来的某一天吧……我们必须要在星辰落下之前出发。”

 

他的语速是如此之快,以至于男孩怀疑这是否仅为敷衍。毕竟,现在只是上午。乌云退到了四周,尽管环视时它们看起来仿佛包围这这片大地,可金色的阳光却暖洋洋地在身边徘徊。

他们回到平原,手仍然拉在一起。野石楠在他们远离的时候似乎又蹿高了一点儿。

远行者蹲下身,为男孩整理格子呢外套的领子,又轻巧地将他的软帽摆正。

“未来见,周泽楷。”

 

未来。男孩迷茫地点点头,这个流浪汉叫他出他名字的语气与其他任何人都不同。这让他感到迷惑,却又有一点点开心。

他抬起脑袋却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他不自觉咬住下唇,让自己回到现实中来。当注视着那双眼睛的时候,总会有种置身世外的感觉,那是空灵的——

不,他的思绪已经飘得太远了。


·坑会填的,现在不能用自己电脑_(:з」∠)_接下来几天每个正午定时发一点。

·02

评论 ( 14 )
热度 ( 111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