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柠檬树 03

·前文 02

·@容予 (妹子我躺平,躺平任你打)

·稍微过渡一下,下次回主线。密码嘛,跟可以说跟布拉格有关,92年的事儿w。

·bgm solitude

·第一次参加cp真的好开心!大家能喂这个没出息的我233超感动qwq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7——

信息机密取决于密钥的保密,加密算法是可公开的——正如著名的Kerckhoff假设预言的那般,一切秘密寓于密钥之中。

 

“27.” 

这是MSS给周泽楷提供的信息。

“我们知道的是,这是一个连环锁套式密码,至少五层。受限于当时的计算机存储技术,每一层都有部分公开密钥储存在网络信息里,而相对应的,每一层的私密密钥,部分用于解开信息本身,部分作为下一层公共密钥的提示。而第一层,就是27. ”

 

“我需要设计者的相关资料。”

“很遗憾,不可能。”对面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笑了笑,“当然现在有些话我可以对您说了,这组密码是一位外逃的学者留下的。那个人的档案已经被MSS死封存——也就是说,任何机构,出于任何目的,都绝对无法调用。”

“那个人现在……”

“他在十年前确认死亡。”联络人用一支带橡皮的铅笔敲敲桌面,“只留下了这个。绝对的天才之作,是吧?然而对我们而言只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他站起来,对周泽楷微微一欠身。

“把它拿下来。”

 

“唔……这个不行啊,密钥空间*太大,信息又少,只能漫天撒网了。”

叶修看着水壶在炉灶上慢慢露出白气,嘴里嘟哝着。他身后不远处,周泽楷坐在里间那张雕花大圆桌前。

这个顶楼的豪华套房被装修成了欧洲风格,背后的装饰柜上摆着有些过分华丽的古董花瓶,和摆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看起来有些微妙的不协调感,却又让这个瞬间充满了视觉张力。这种杂乱之下的契合,似乎正是与他所从事的工作遥相呼应着。

信息是一个混血儿。它来源于一切能够通过任何媒介传达的东西,无处不在,却最终只能归结于某种具象的载体。与它的宏大相比,哪怕是目前的整个科学或宗教体系,都只不过是无数自洽系统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信息论最终改变了从经济学到哲学的许多学科的面貌,并为另一些科学生物学和物理学昭示了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

27.

三的三次方,第三个十边形数、第三个立方数;二进制11011,转换成字母是BG——后台运行程序。27club——永远的二十七岁,无数在二十七岁那年自杀或离奇死亡的摇滚音乐家组成的集合,带着些不怀好意趣味的都市传说。

新约圣经的总卷数,第二十七卷,最后一卷,名为Book of Revelations——启示录;钴的原子序数,紫玫瑰色的矿石,cobaltum,中世纪在欧洲被称为kobalt,德文中,它的原意是“妖魔”**。

 

边角处的图标一亮,一个新的页面出现在青年眼前。

”beat generation”.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游荡于美利坚,为理想所驱逐的一代。他们疲惫、潦倒,又被克鲁亚克赋予新的含义——

“幸福。”

青年喃喃。然后不再迟疑地Ctrl+W关闭窗口。视野里的屏幕有一些晃动,他短暂地闭上眼又睁开,手下飞速打出一段代码。

WolframAlpha引擎自动开始搜索十年前的相关信息,不断从中尝试切入点 。公开搜索得到的消息一条一条在黑白的程序界面上跳动出来,又被自行编写的第二层程序筛除。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剩下。

 

青年苦笑。他知道结果一定会是这样。尽管现在机器学习的水平已经到了近乎匪夷所思的高度,但只要原始设计出于人类的灵感,搜索和计算就始终无法给出准确的解答。

作为应用数学的一个分支,密码学的历史在与之并肩的二级学科里显得非常奇特。它是为数不多的,先达到艺术境界而后才发展出理论体系的计算科学。这决定了它的抽象性。环环相连,丝丝入扣,在维持严丝合缝的整体性的同时,却又有着精妙脆弱的结构。

密码,本身就是人类思维的具象化。

 

“想想语言的起源吧。对表达的渴求出于人的本能。当一种语言诞生的时候,有了理解;当不同语种彼此沟通的时候,有了alias(指向同一事物的“别名”)。人类最初尝试用可知解释不可知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你所理解的东西,也许对另一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每一种语言都是密码,每一个人都是密码。”

他运行起一个新程序。先前的结果自动导入,从一个简单的数字开始,无尽的信息如同悬浮在虚空里的莲花,层层绽放。

仿佛是某种声音的实体。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万物由此演……”那个他早已离开的校园里,清晨打太极的老教授眯着眼睛念叨的声音。

一个人在夏天冷色调的房间里,空调运转的声音。

当他穿过弥漫青草气息的花园走向叶修的时候,那个人弹奏的钢琴的声音。数字、思维,与心的声音。

目光聚在电脑的方向,视界边缘处的景色如接触不良的灯一般时明时灭。晃动的黑影不断扩大,渐渐侵染到整个屏幕。

在这组密码前,他已经守了超过四十个小时。

 

连续高强度工作的弊端开始显露出来。身体变得很轻,走路像是在飘,手脚是冷的,流动其间的血液似乎滚烫,却仍然无法给冰凉的指尖带来暖意。

绝大部分应用数学家平时都不用鼠标,通过键盘指令运行各个窗口。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有人似乎张开嘴说了什么,而自己无意识地摇头,那人拉开一把椅子,在离他不远处坐下,使劲眨了眨眼,便又强打精神沉沦进数字的世界里。

这种感觉很熟悉——恐惧、敬畏的同时又有一丝亲切。

他知道自己归属于此。他知道自己本来就应该存在于此。

但眼前的一切却不容抗拒地模糊了。他似乎短暂地清醒过一次,恍惚中看见黄色白色蓝色的蔷薇,交缠错杂地疯狂生长。像童话里最终覆盖整个城堡的久眠之梦。

 

他在无边无际的白沙滩上走着,似乎看到一颗闪着荧蓝色光辉的宝石,在潮水的冲刷下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他在一座宫殿里数地砖。黑黑白白填满了视线所及,大方格里套叠着小方格,他站在最中央,视野尽头的风景被压缩成一条细线,无论多努力也数不清有几个大大小小的格子。耳边响着小时候最讨厌的闹钟声;少年宫旋转小飞机起飞前会有的开启警示铃声;在梦里这些声音有了颜色,一蓝一绿的圆圈,循环着互相交叠。

 

似乎一切都没有尽头。

 

——8——

再醒来的时候外面下着雨。

他意识到自己躺在叶修的床上。被子很软,散发着干净的味道。肩膀是个奇妙的部位,柔软的东西覆盖上去陷在里面,就有种特别的心安。

青年保持肩膀被裹着的姿势从两侧伸出手,把被子在自己身上团成一卷儿。卷起来的被子和人差不多高,用两条腿夹住,翻了个身,就能压到下面去。身体的重量挤压出丝绵间填充的清新气息,带着些烟叶的苦味,这才让还处在半梦半醒状态中的大脑一下子清明起来。

他翻身坐起,有点儿心虚地往四周望了望。发现身边并没有人,才拍拍衣服走出去。

 

叶修趴在桌上,他之前坐的那个位置旁边。

男人听到门把手的响动也没有抬起头。屋里灯一直没开,窗外浸了雨色的天光照进来,把桌布上大片刺绣玫瑰的影子投在男人的颊侧。

很违和。周泽楷在心里想,不过……挺好看的。

 

叶修的一只手刚好搭在平板电脑的一角,睡着之前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屏幕里是一个现代感很强的银蓝色界面。电脑的蓝光和桌布深沉的红色在交界处碰撞。他的手能够覆盖住整块显示屏。在银蓝色背景光的衬托下,十指影子越显修长。指尖持续的压力让IPad锁不上,窗口在高频率跳动着,快得几乎看不清内容。

 

边上有半杯苏打水。似乎是这家酒店经常能看见的那种,无色无味,只有细小的泡沫。苏沐橙用这种随手调制的饮料招待过他——新鲜柠檬和一把薄荷一起切碎,加上大半杯冰一起在初春的风中递到手里。

青年随手拿起杯子摇晃了一下,气泡并没像预想般颤抖着上浮,反而是酒精味儿在一瞬间升腾起来,浓烈到几乎刺眼。

周泽楷拿着杯子的手顿住。

 

这不是苏打水。

凑得再近了些,带着一丝缱绻的的烈酒味道便缠到他的鼻子舌头上。

白兰地。青年微微眯起眼睛。

不知是拿错了杯子还是估错了酒量,总之,在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叶修似乎自己把自己灌得醉倒在了餐桌上。

这么想着,他弯下腰,背着光注视男人意外平静的睡颜。

有几缕发丝从他的额头上掉落下来,被浓重的水汽泅湿了,没了先前在阳光下那种棕色温暖的光彩,一缕浓墨般搭在脸上,两颊和双唇似乎也比平常更红些。

他忍不住想,要是这个人在此时张开双眼,也一定是较于平日更深沉的颜色。

 

窗外的雨短暂地停了停,又下起来。然而在越来越大的雨声里,沉寂了许久的鸟鸣却同时增大了音量,在一瞬间变得猛然明亮起来,像是要与暴雨的声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抗衡。近处婉转成串,远处像是隔了条河流传过来的,幽远如无人山谷。虫子振动翅膀声音不停,像是细小的电流,滋啦啦击穿空气。

背后有些风从开着的窗户里吹进来,带了些尘埃和泥土的气息,让周泽楷感觉有些冷了。

这样睡下去,也许会感冒。他想了想,把叶修拦腰抱起来进卧室。

床还是他刚睡起来时的样子,被单上拓印的是他的轮廓,他将怀里的人小心翼翼地嵌套进这轮廓中。

他们身后,放在桌上的平板电脑自动锁定了,屏幕变成一片黑暗。

 

男人仍然没有醒。周泽楷在床边一把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又站起身,挪了挪被子和毯子的位置。

叶修本来就被他摆在床的最中间,又出于某种奇怪的心思,青年将枕头的角拉得平整,被角掖好,床单的纹路用手掌压到几乎完全对称,就像是在做一件精巧至极的手工般,反反复复调整,不容许一丝差错。

一切都收拾好了,他看向大床中央熟睡的男人。像是看着自己手工制作的成品,甚至有几分欣赏的意味在里面。

因为酒精的影响,他在梦里沉的深。鼻梁与嘴唇的轮廓里带了几分温驯,透着柔和光泽。雨季天空下层层叠叠的深灰色积云背面发着微光,窗外满树的绿叶被雨冲刷得色泽鲜明了,在风中摇动着,沙沙轻响。

周泽楷站着看了好久,才转身离开。

轻轻带上门走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刚才叶修也许就是这么抱着累到睡不醒的自己,放到那张床上的。

 



*密钥空间:加密密钥大小的范围,通常以位的多少计数。密钥的位越长其密钥空间也就越大。

**素材真的是都来自wolframalpha……这个引擎比维基还好用233秒杀谷歌百度

·前段时间开脑洞,这个密码的配套gal game完成度已经70%了!

这个故事说实话虽然又怪又偏可我蛮喜欢的耶,到时候可能会印刷,给容予妹子和通关的人寄去XDD,数,呃不是,基础科学(重读)系的小朋友们大概能很轻松地爆机吧,嗯哼w


评论 ( 16 )
热度 ( 96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