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2

·前文 01


——5——

“等会儿,先别收!”

塔台值班员小李被这一声大喊吓得手一抖,直接关了总机。

飞参室早就收到了上午十点开会介绍新团长的通知,此时指引完飞机降落,封完最后一个B,正满意地看着进度表上红蓝铅笔划出的完美报告,却见陈大政委气势汹汹冲进作战指挥室,抓起受话器就是一句:

“给我接政治处主任,今天的会不开了!”

“啊?”对面莫名其妙。

“还开什么开!新团长要上天呢!”

陈果咬牙切齿地怒吼。小李在僵直状态里没缓过神儿,被陈果抢了鼠标调出指挥界面,各种开关噼里啪啦一通开,接通外场又是一声吼:“跟训练科报备,塔台准许你们起飞!”

“哎,”受话器里传来一个带着笑意云淡风轻的声音,“谢谢啊。”

“我谢你全家!”陈果咬牙。

 

整个塔台都跟小李一样目瞪口呆——哦不,更确切地说,只剩一个人没被加上异状态。看陈果气鼓鼓地说不出话,参谋班两眼发直集体懵逼,这位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蹭地一下就窜了出来。

“让你上天你就上,服从命令懂不懂!哎,你小子什么人,敢跟我们政委顶嘴?”

“咱们的新团长……”陈果扶额。

受话器另一边似乎也无语了几秒钟,随后叶修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你是?”

“我叫做包子入侵!”这位自豪地说。

这下扶额的可不止陈果一个了。

 

包子入侵,大名包荣兴,外场场务连一班班长。场务连吧,说白了就是一扫跑道的,不过这位因为职务原因,每次有个要往塔台跑的事儿都轮到他上。一来二去的,和指挥所的各位比跟自己连里还熟。

此人堪称五七一团的首席活宝,一个人就能给你演出三十多集炊事班的故事*。招牌亮相姿势就是跑到指挥部门口,脚跟一并一个敬礼,大喊一声“包子入侵!”,多少飞行参谋都深受其害,被这么吼一下,晚上睡觉都能梦到一大笼包子,跟轰炸机打靶一样噼里啪啦投下来。

“团长同志辛苦了!叫我包子就行!”塔台的Debuff还没消,竟然就这么放任包子霸占了受话器。这位也不局促,施施然一派军区司令来检阅的气场。要不是隔着无线电,估计这会儿他都冲上去摇着人家的手说幸会了。

“哦,包子。”叶修也就惊讶了那么一下,很快淡定,“你好。”

“你好你好团长同志,祝你顺利完成任务!”包子还不放手,拿着受话器继续豪情万丈地吼。直到这时候,剩下一众人才反应过来,连忙掐着丫的脖子给拖一边儿去了。陈果有些脱力地走到指挥台前,接通频道。

“双机加力起飞。”

“好嘞。”

“用正规口令!”

“明白明白——”

五七一团,新任团长带队的首飞,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风向南偏西,风速五秒米。一千五百米处有云层。”天气参谋接通通讯。

“航向295,高度5000。”作战参谋紧随其后。

喷气发动机尾部吐着赤白的气流冲向深邃天宇,陈果透过塔台的玻璃窗望着战机远远的影子,直到它们穿过云端。

“可惜我们看不到。”她转头对包子抱怨。今天训练是常规课目,这种天气一般为了安全会到高空去,地面看不见,还真有些遗憾。

结果这时,飞机上有人接了总通讯频道。

“天气不错啊。”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咱们政委不是想看飞机么,正好我也想看。征求一下各位的意见,下低怎么样?”

 

“什么……意思?”陈果茫然地接进频道。

“今天的课目改成超低空作训,行不行?”叶修的语气就像在菜场里碰上老板说白菜不太好,一个马上拍板换成青菜,随意得很,“你们飞没飞过这个?”

“哎这话什么意思,不就是低空吗,五七一团一向严格执行训练计划,一点儿水分都没有的啊我告诉你。”陈果不乐意,“这儿飞机是破了点,兵可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别瞧不起我们啊!”

“……”

通讯静默。陈果拿着话筒发了会儿呆。自己不是说得太重了吧。

“明白,我道歉。”过了挺久,频道里传来回答,“全中队注意,高度下降到一千米,穿云入场,我打头。注意,密切注视仪表,不要丢失状态。”

五架战机如同银色的闪电,从积云的豁口里和阳光一道射出。发动机声响尖锐高亢,那声音又被群山反复折射回响,撼天动地。塔台里陈果看着这家伙第一个打头冲下来,倒也有些不好意思。

 

“计划改动我报备了,按作战标准来。三个常规起落,一次空对空模拟。”

“分组情况?”

“X04和X08一队,X06和X07一队,二对二,你高空评估。”

“可以。”

 

“高度1200,速度1000,时间102000,双机编队,地面雷达开启,锁定三秒为击落,进云视作退出对抗。”

四机编队迅速调整到对抗队形,秩序井然,有条不紊。模拟对抗对地面来说向来是一场精彩的好戏,机务跑到外场空地的平台上,参谋班也多少露出兴奋的表情,还有闲着的开始打赌。这时候,团长和政委却换了频道,两个人私聊起来。

“哎,我告诉你啊,”陈果这儿一手一个耳机,津津乐道的同时还不忘抽出一只眼睛观察战况,“要说二十九师有个王牌叶秋,那我们五七一团的王牌就绝对是小唐。这丫头可牛了,现在这几个小子里,就没有人能跟她一对一打赢的。”

“哦,是吗?”叶修笑,“她一直在飞歼七?飞了多少小时啊?”

“六百一十!厉害吧?”陈果得意。

“嗯……”

“还不止呢!哎我跟你说,她……”

“哎出了出了!X06也被击落了,退出对抗!X04赢了!”陈果正想继续跟叶修科普唐柔的光荣事迹,另外一边的耳机里却传来作战参谋激动的声音。她回到屏幕前一看,果然,唐柔干脆利落地拿下了对手。

结果一出炉,双机分队有序集结,重新变回四机,阵容严整。也看得出来,在兴欣机场这样的实战演习实属家常便饭。

航电综合系统正要引导降落,受话器嘟地一响,有人抢在前面接了通讯。

 

“叶团长。”唐柔的声音,“我能向你挑战一场吗?”

 

陈果猛地一个激灵。

坏了,这家伙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膈应到的恐怕不止她一个。

五七一团说豪爽陈政委数一数二,可要是比起刚硬,谁都赶不上唐柔。这姑娘刚到机场的时候有个老飞放言小丫头身质不达标,不适合歼击机。唐柔二话没说,拽着人上跑道溜了四个来回,整整一万两千米,还比那老飞先到。

后来整个大队再没人敢对唐柔说三道四,而她也不断地用实力证明,自己是一名优异的歼击机驾驶员。前团长在役的时候,这姑娘也是能一挑四的一把硬手。

怎么就被刚才那句话激起来了……陈果偷偷看了看塔台这一大班子人。输了倒无所谓,如果唐柔打赢了叶修,那这新团长的威望,怕是一下子要变成负值了吧?

 

“成啊。”

直到叶修的回答传出,陈果才回过神来。

“哎,你们!”她猛地一拍大腿,自己光顾着发呆,都忘了出言阻止。

“我不拿出点真本事来,你也不会服。对吧?”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带着笑意。

“确实。”唐柔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承认。

“那可不是!”包子不知什么时候又溜了回来,站在陈果身边大喊大叫,“放马过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功夫!”

“呃……”

“政委,你看呢?”

“那行吧!”陈果拍板。正好,也得让这个家伙见识一下他们团的厉害。这叶修担心着自己不拿出点真本事来唐柔不会服,咱们五七一团的飞行员,又岂是想输的?

“X06、X07、X08,先行返场。我们观战。”

 

“都看好了啊!一挑一!高手对决!”

包子咋咋呼呼地拍着巴掌,甚至都传到了隔壁间机械中队的耳朵里。队长伍晨率先起了兴趣。

“榕飞,咱也去凑凑热闹?”他问身旁一人。可他招呼的对象却一门心思坐在位子上,听到有人喊,抬起头一脸冷漠地摇了摇,眼神就回到监测屏上去了。

 

空中的追逐战正在进行。两人一个大回旋,扑向对方。叶修旋转、拉升,流畅地打出一片红外弹。唐柔侧飞着避开后改平,她从侧舷窗瞟了一眼,那架奇形怪状的飞机在她左前方拉高,似乎是准备绕背。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

唐柔一推杆,大俯冲向机场跑道扑下去。临近地面时突然改平,歼七战斗机呼啸着掠过机库。她一刻也没有犹豫,迅速拉高改正,警报解除,位置已经在叶修后方了。一个非常方便瞄准,而且差五百米就是机炮稳定射程的距离。

喷气道不断轰鸣,机身摇摆,不断逼近目标。唐柔紧紧握着操纵杆,感受到身下的歼-7在微微颤抖。她没有紧张,反而感到兴奋。她的老伙计和她本人一样虎视眈眈,准备向对手发射致命的导弹。

 

“哎!下底传中,漂亮!”包子在一边手舞足蹈,跟解说体育比赛似的。陈果在地上看得,却是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这姑娘上天就这么拼命,每次都让她胆战心惊的。这叶团长,会不会要糟了?她忍不住从指挥台上站起来,踮着脚向窗外的天空看去。

被追逐的飞机加大速度,虽然在逃窜,却一点也不见慌乱。半空中它猛地一拉机头,平飞的机体像是遭到了猛烈气流一般,竟然是竖了起来。

战斗机突然减速,接着开始筒状翻滚。油门效果加上空气阻力加成,让飞机的速度瞬间掉了一大截。X04在惯性的作用下,一下冲到叶修的前面。

这是?

唐柔瞪大了眼睛,心下震惊万分。

身后的飞机一个机动摆脱得手,迅速调整姿势,此时已经追了上来。

她两手飞快操作,转弯,横滚,却很快发现,被这个人咬住,连一秒都无法脱离。歼-7维持着抬头的姿势航行,头顶的云层慢慢逼近,想躲开,却无路可走。

“X04进入云层,退出对抗。”作战参谋报告。

九十秒,战斗结束。

 

飞机降落,座舱盖缓缓开启。

陈果一路长跑刚到机库,现在还有些气喘吁吁。她顾不得歇口气,赶紧迎向唐柔的飞机。妹子爬下座舱,脸上带着一丝隐隐的失落。

“哎,没事儿吧?”她赶忙问。

“能有什么事啊?”唐柔抬起头对她笑笑。陈果见她连下嘴唇都咬肿了,好一阵心疼,一边埋怨叶修不懂得怜香惜玉,一边揽着唐柔往吉普车的方向走。

背后传来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还没等两个姑娘转头,两只手就已经分别拍上了两人的肩膀。

 

“哎,谁……”陈果转头,剩下的半句话就吞到了肚子里。

“嗨,包子!”唐柔出声打招呼。

这也是只有五七一团这种小部队里能出现的神奇景象了——飞行员和地勤机务丝毫没有隔阂,能一家亲地打成一片。要是搁到别的师里,天之骄子能赏你扫跑道的一个眼神就不错了,想聊天?做梦去吧。

“啊呀呀,刚才你的表现很精彩呀!”包子表情夸张,“只差一点,下次再努力。”

“差的可不止一点。”唐柔笑着摇头。

地面上的人可能看不明白,可是在空中的飞行员却是一清二楚。刚才的对抗中,她被那个人完全压制了。每一个动作在最短时间达到预定状态,朴实无华,却让敌人无处可逃。仅仅是这种机动效能最大化的选择,叶修就甩她十万八千里。

 

“最后他冲上来,你怎么不长传突破呢?”包子却丝毫没有这些意识,还在絮絮叨叨。

“啥?”唐柔有点茫然。

“长传突破啊!就这样,这样,”包子用两只手比划着飞机,“你看啊,他不是刚降下来嘛,你就侧过来,走这边,过来过来过来,滋啦!看,锁住了!”

“歼七的话,应该做不出来。”唐柔嘟着嘴细细考虑了一番,最后却还是摇了摇头。

“诶,可是……”

“行了包子,飞机又不是踢足球,不同的机动动作条件不一样,效果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赶紧回连里吃饭去吧,别在这儿瞎想了。”陈果挥手赶开包子,扯着唐柔的一只手臂往外走。吉普车一脚油门离去,场务连班长被撂在机库里,举着手愣着。

“啊呀呀,怎么就走了,我还没说完呢。”

 

“那接着说?”

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嘿,你谁啊你!机库重地,擅入者死!”包子一个利落的转身,手比成枪,招呼来者的面门而去,半路停了下来。

“哎,你是刚才那个顶嘴的……新团长?”

“嗯,我是。”叶修点了点头笑道,然后按住了包子想要敬礼的手,“你刚才提出的那个计划,歼-7无法做到,歼-10却是可行的。不过即使她那样做,我也有摆脱的方法。想听听吗?”

“哎,真的啊?来来来你来讲讲,讲讲……”包子一秒切换成满血模式,两只手也又比成了飞机的形状。


评论 ( 13 )
热度 ( 91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