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01

嘉世机场。

天气很好,外场井然有序,正是作训时间。起飞信号弹腾空而出,雷达机警地转动,空军军旗在平地干燥而强烈的风中猎猎飘扬。外场上方的天空,八十三团刚到达训练空域,正在进行列队,尾尖划出漂亮齐整的航迹线。指挥塔台里话报响成一片,不时传来飞训参谋的报告声。这是军用机场的心脏,此刻它在有力地跳动,源源不断地将新鲜的血液输送到空二十九师核心作战部位的各个角落。

可是,在外场跑道西侧的机库里,一号位上的战斗机却静静停着。阳光被机翼的大片阴影遮住了,连座舱上战矛与枫叶的喷漆也显得有些暗淡。

尾翼下方机械中队的两个中士趴在升降梯边窃窃私语。万用表没人拿着,仅凭电线吊在油门把手上,时不时被机库外吹来的风推动着,摇晃两下。

 

“叶师长真要走了?”

“你没听说?他调飞参的事情被军区知道了。”

“唉,这是打扑克抠了上家的底牌啊……”

“陶副司令亲自处理这件事,估计没跑。”

远处有人声传来,二人对视一眼,默默低头工作。扳手敲在弹射插销上,声音有一些滞涩。

 

一、雄鹰与雏鹰

——1——

五七一独立航空团位于H市的兴欣镇,驻地取了小镇的名字,兴欣机场。五七一团并非师团编制,目前装备歼-七战斗机五架,强-五三架。毗邻东南战区老牌尖刀部队空二十九师,政委带头就是边上这支王牌师的脑残粉,它看起来仿佛是该师的下辖部队。

军区对这个小航空团向来不是很上心。前两天五七一团团长在飞行中腰椎突裂,停飞转到军区医院,竟闹成了职位空缺的尴尬局面。好在政委陈果是个撑得住场子的巾帼英雄,带着几个小孩儿把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该做的训练也一样没落下。

 

团部大楼,政委办公室。

电脑上运行着飞行模拟程序,屏幕中的歼-10蹦蹦跳跳好容易降落到地面。训练数据统计显示多项不合标准,有几个项目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形容。

电话铃声响了。女政委马尾干脆利落地一甩,还没等第一声结束就接了起来。

“喂?我陈果。”

“陈政委,我是唐柔。”

 

唐柔,上尉军衔,有两年歼-7的驾驶经验,飞行时间600小时。这妹子自从航校毕业被分到兴欣机场就一直没挪过地方,老团长一退役,她这个比陈果还年轻的女军官竟然就成了兴欣基地军衔最高的现役飞行员,航空兵部队,军事主官必须是老飞出身,唐柔自然在这几天代任团长一职。事发仓促确实不能勉强,但仅从这一点看,五七一团的寒碜也可见一斑。

“啊,柔柔,”陈果一听是好友,迅速换了语气,“怎么说?”

“军区发来通知,”一听这丫头就是用肩膀夹着电话呢,两只手噼里啪啦打字,速度还极快,“咱们新团长的任命。”

“是你吗是你吗?”陈果兴奋。

“别闹。”唐柔笑。军区又不是真的要把五七一团放生了,再随便也没有上尉任团长这种惊世骇俗的玩法,“我查查……哎?任命里没有写他是从哪里来的哦。”

“不会吧?”陈果有些好奇,“这么神秘,连来头都不说?”

“等到了你不就清楚啦。”唐柔笑,“飞机九点降落,还有四十分钟,赶紧收拾收拾上外场吧,好好认识一下,以后你俩就是搭档了。”

 

“哦,好好好。”陈果一手挂机,一手把鼠标扔到一边,站起身走向衣柜。空军夏常服没有领带,但既然要和新搭档见面,帽子总得戴一个吧。

女政委这么想着,在衣柜前翻翻找找,却没注意到就在这个空当里,传真机闪了闪,几张新的报告飘落在地面。

 

——2——

兴欣基地外场。

天很蓝,大朵的云漂浮在高空,云朵间钻出一个黑色的小点。歼击机滑上跑道,放减速伞,逆向喷射,轰鸣声震耳欲聋地响起来。五七一团政委和代团长一个盘起长发,一个短发利落,身着军装站在机库边的平台上,连她们身遭的风景也更亮丽了几分。

 

“哎,你说我们新团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闲着也是闲着,陈果和唐柔八起这个事儿来。

“至少是中校级别,飞行员三年一升,那军龄也得有个十五年了……”唐柔嘟起嘴摆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架势,“应该是未婚大叔吧,你要不攻略一下?”

“正经点儿!”陈果白了她一眼,顺手来了个肘击,紧接着却又自言自语,“不过确实得注意点礼节,别让人家新团长刚过来,就觉得我们是一野路子部队。”

“那老板娘您可得记得保持政工干部的风度,别把人吓跑了。”

趁着边上没人,五七一团衔职数一数二的两个女军官笑成了一团。

 

没过多久,塔台传来报告,一架飞机破云而出。

“哎来了来了!”

从小在部队长大的陈果早习惯了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此时一点也不嫌发动机震得人头疼,反而好奇地眯着眼睛,一个劲儿探头往外凑。身为航空兵团政委外加超级军迷,不论国内国外,最新的歼击机型号她向来能用一只手数上来。可是这架奇形怪状的玩意儿,即使是陈果,也还真没见过。

“……这是,啥?”她语气有点飘忽地问。

“歼八吧?”唐柔也不太确定。正在两人说话的功夫,飞机已经滑到了他们眼前。机务过去立好梯子,两女也赶紧理了理衣裳头发,齐步向前。

 

“空五七一团政委,陈果。”“一大队大队长,代团长,唐柔。”

她们迎上前,立正敬礼,刚好赶上新团长爬下梯子转过身来。飞行帽一摘,底下露出一张有点虚浮的肿脸,还有叼在嘴里的半根香烟。

 “啊,”那人低头拍了拍裤线,手一抬也敬了个礼,“幸会幸会,叶修。”

烟还是叼着,根本没有拿下来的意思,说话的时候嘴角还飘出来几缕。

唐柔在心里叫了声不好,眼角余光一瞄,果然,陈政委嘴角的微笑狠狠颤抖着,快要挂不住了。

“叶团,先去团部吧。”

她默默擦了把冷汗打起圆场。陈果狠狠瞪了这个新来的团长一眼,哼了一声,掉头就走。她心里来气,脚下生风走得飞快,背后叶修被唐柔拽着胳膊,一边摘帽子扯背带,嘴里还在问着呢:“咱们政委牙疼还是怎么的……”

唐柔又是一身冷汗,几步赶上陈果,大爆手速一通狂拍,才让陈大政委把捏紧的拳头松开。

 

“哟,歼-10模拟机?”

一进政委办公室,就看见陈果之前撂在桌上还没关的电脑,模拟训练程序停留在退出前的界面上。这位新团长直接就把脑袋凑过去了,瞄了一眼,回头再看陈果,却换上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政委……”

“干啥?”陈果没好气地转头。

“这数据,不是咱们团飞行员开出来的吧?”

陈果脸一红,鼠标啪一甩关了机器:“你管呢!”

“唔,看来不是,还好不是。”

 

“……”陈果无语,转头打量他们的新团长。不看还好,一看更不顺眼了。烟还在嘴里叼着,头发乱糟糟,好端端的飞行夹克穿别人身上都那么精神,这位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再加上懒洋洋的表情,活生生把制服穿成了睡衣……陈果瞟了一眼叶修的肩膀,发现两个本应该有棱角的地方瘪了下去。

 

“你这衣服……大了?”她难以置信地问。飞行服还有不合身的?活久见啊!

“哦,我参飞早,想着个子还长呢,尺码直接定的一米八五。”新任团长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大的能凑合,小的不好办嘛。”

“一套飞行服从参飞穿到现在?”

“怎么可能。”

“那怎么一直是这件?”

“多订几套便宜……”

陈政委几乎欲哭无泪。国家花几千万培养一个歼击机飞行员,差你这点钱了?瞧瞧二十九师“空中蔷薇”苏沐橙,皮带一扎徽章一别,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天之骄子啊!到底多大仇才能整成这货的模样?

“等会儿自己上后勤部拿套新的去。”她把军帽拍在桌上,发髻一拆,长发甩出来扎成个马尾巴,呼啦站起来扯着叶修往外走,“走,去机库。小唐一起来,给他介绍一下我们团的作战力量。”

“喂喂,应该说咱们团吧?”

“闭嘴!”

 

唐柔微笑着,悄悄对陈果比了个嘴型。陈果毫不留情地甩了记眼刀过去,心下却是无奈地叹了一声。新团长到基地半小时,她就扔掉了一切“政工军官的风度”,悲哀啊。

 

——3——

机库在外场,本来准备开吉普车去,结果这位说要在跑道上走走,也就随他了。到了停机坪,陈果指着一排飞机让新团长审查。

“行了,差不多就这样。天上还有四架,现在这架是小唐的歼7-H,那边还有几架强-五,就这些了。”

“啧啧啧,”又是这个气人的口气,“一水儿的二代机,多少年了?”

“岁数最小的也十好几。”陈果翻白眼,“论航电,除了测距仪就剩下俩眼了;论电战,除了干扰弹就剩下硬甩了;要是打PL-8,发射之后还得借着后坐力往导弹挂载位置反方向压杆,否则进气道就给你吞烟停车,还不如换个轻巧点的PL-5。”

“哟,”这位叶修团长这时候倒是转过来正眼看她了。他刚好走在陈果边上,一根香烟几乎是贴着她的脸戳过来,“陈政委很了解嘛?”

“我爸是飞控中心的外场工程师。”陈果骄傲地挺了挺胸,“我从小在机场里住着。”

“哦……”叶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怎么?”

“那你模拟飞得那么惨?”

唐柔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开过来那架,什么飞机?”陈果咬牙。虽然忍住没一个文件夹拍这家伙脑袋上,但接下来的话题绝对得让自己来主导——这家伙再说两句自己说不定能给活活气死。

“我那架啊,”那人转头看了一眼,“歼十。”

“正经点儿。”陈果没好气。

“真是歼十……”对方挠挠头,“很正经的歼十啊?”

“得了吧,就你那架飞机是歼十,那你是不是下一秒要告诉我——”陈果拉长了声音,“您老人家是试飞员出身的王牌飞行员,率领空二十九师在所有空战演习中保持全胜,创立了连续三十六小时跨昼夜飞行的最高纪录啊?”

“这描述听着还挺耳熟。”新任团长点头。陈果简直想拿手里钢笔敲他:“飞歼击机的你没听说过叶秋?”

“听说过,太听说过了!”叶修看到陈果眉毛一竖像要跟他翻脸,赶忙附和,“陈政委也听说过?”

“我问你的我能没听说过?”陈果咬牙,“那可是咱空军的王牌飞行员!”

“王牌,王牌。”这位继续点头如捣蒜。

陈果是又好气又好笑,摆摆手不跟他瞎扯:“行啦,等会儿我们团的几个小子出操回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飞行员吗……”那人眯起眼,望向跑道尽头的地平线。

 

很多年以后,陈果还记得那个冬季的大晴天。

 

“向右——转!”

“跑步——走!”

 

整齐的脚步声自远而近,上午九点的阳光照进机库,照亮了飞机的座舱,也照亮了队列中年轻人的脸。有人最近刚剃过头,毛茸茸的脑袋在阳光下如同初生的细草——那是进行曲一般的蓬勃朝气。

“乔一帆!”“到!”“安文逸!”“到!”“罗辑!”“到!”“报告代大队长、政委,五七一团第一飞行大队集合完毕,请指示!值班员,安文逸!”

“稍息!”唐柔清了清嗓子。

“是!”

 

陈果看着列队的四个小年轻。他们只是一个不大的航空团,但上到她这个政委,下到场务连炊事班,每个兵都能打成一片。几个飞行员跟她关系更好,平日里“陈姐”“老板娘”地叫着,好不亲切。陈果也丝毫不领导做派,没事儿上空勤楼看看他们,偶尔组织个活动,甚至还特地跑去找灶上的营养师咨询之后,做几道大餐犒劳这些小子,还真像他们的大姐一般。

而此时此刻,她就是用这样一种家长般的眼光,微笑地望着队列里的四位飞行员。她希望这些孩子成长为未来空军的中流砥柱,甚至成为比肩叶秋的空中骄子,为五七一团,为祖国争得荣耀。

是的,荣耀。

她心里始终怀着这样的期待。这种期待与她是地面干部无关,与她是二十九师的脑残粉无关,即使五七一团尴尬的地位也无法阻挡,即使那几架吭哧带喘的老飞机也无法阻挡。在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这微笑让她本人也显得更加动人。

 

“讲两句。”她转头对叶修说。

结果这位新团长下一秒就把来之不易的气氛破坏得一干二净。

“讲什么啊,”他一翘嘴角,“哎,哥儿们姐们儿,咱上去转转?”


02

评论 ( 26 )
热度 ( 113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