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柠檬树 02

·@容予 点文,密码学AU,会涉及到一点点取向偏见的内容。系列名Forbidden Light。

※——txt归档戳这里——※

 前文 01


———4———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遇见他。

他在暮春的风中转身,那人抬起头,手枕在琴键上托着下巴懒洋洋看着自己。

视线交汇的一刹那,风换了个方向,从那个人的角度吹过来。有那么些许类似刚摘下的水果,气味并不来自果肉本身,而是断掉的枝条——原木茎叶的味道,树汁的味道,刚割完草又被雨淋了一遍的泥土味道。

冰块刚从冷柜里拿出来,就有那样让人精神一振的气息。

 

“……很好听。”青年犹豫着开口。

“还想听听吗?”他对着他眨了眨眼,嘴角忽然浮现一种静谧的微笑。没等到回答,便转身又按下了几个琴键。

看似随意地用左手配上了和弦,是最近很流行的十度音*,比起古典音乐小跨度和弦慎重典雅的气氛,它更梦幻,更随意,如晨露般不可捉摸。

 

他弹了两段前奏,停下来。

“你在默记我的琴谱啊。”

青年为男人一瞬间表现出的洞察力感到诧异万分,却还是点了点头。

感受到他的疑惑,对方笑了笑解释:“当大脑处理器将注意力放在听觉上的时候,双眼不再是着重于接收信息的器官,它会自动变成一个输出设备——在音乐里,你的眼神可以泄露出很多东西,比你想象的更多。”

青年听见专业名词,神色微微一动。男人笑了笑移下目光,望着自己键盘上的双手。

“又碰见一个有绝对音感的小王子……那听好了。”

 

音乐再度响起。

重新弹奏的伴奏跨度更大,主旋律却突然放慢,节奏上变得规矩无比,每拍一个音,音调却走向奇诡,完全无法预测,偶尔出现一个短装饰音,却完全无法改变整首曲子吊诡的走向。它们与十六度和弦光风霁月般呼应着。过渡阶段左手的音调随着右手看似毫无章法的变动起伏,每换一个音就变一次调,巴赫时代的严谨精巧,李斯特肖邦的华彩均在其中,却又一丝不苟地遵循着某些东西。

它们本来就在那儿——青年突然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四周透明的空气里,似乎有无数声音在合唱这一段旋律不尽相同却异常和谐的旋律。那里面有男人的声音。有女人的声音。有孩子的声音。有模糊得辨认不清身份的声音。它们如具有重量的东西一样环绕在他们身侧。

似乎有理性与感性的两个极端,从不同的起点走到一起,相互融合,不再分开。

琴声在那个下午静静流淌着。直到最后一个音落下,叶修的手停在键盘上久久没有移动。

 

“听出来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像是下了大决心般开口。

“π。很厉害。”

“你也很厉害,第二个听出曲源的人。”男人没有继续演奏下去。他扣下钢琴的盖子,把手立在上面,恢复了撑着下巴懒洋洋的姿势,“圆周率结合A小调音阶编曲。”

 

基础科学中有许多鬼魅的存在,圆周率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种说法叫做π reviews everything. 

所有数字、编码,以及任何不规则的字符串都能在圆周率里找到。这里可以出现任何一种语言书写的莎士比亚全集,可以出现古今中外所有的音乐。

但其实并非如此。

就算几乎所有人都认为π是无理的正规数,但它之中的每个数字在宇宙诞生之时就已确定,也许在目前计算所得的极限之外一位开始,就会是一个有迹可循的循环。

这在数学史上是很常见的。有很多在最初被认为是完全随机的数字,在不同进制的转换里被证明并非合取*。无法证明,却始终有人相信。

一切看似难以理解的,在那些知道如何一以贯之的人看来只是一个事实、一个真理*。

那只是包围人类的洪流中的一小部分。只这一小部分,已经压得人不堪重负。

可就是这种沉重而虚幻的存在,却反而让人感到安心。

 

“小周是MSS新来的技术专家吧。”

他们最终在桌前坐定的时候,已是下午时分。两个人转入花园深处的一间套房。

男人把一瓶苏打水倒在周泽楷面前的高脚杯里。冰块的碎裂声足以在此时夺走两人的注意力。他弄了把高背椅摆在窗台前面,背靠窗外坐着,深蓝天空下的柠檬树如同一幅油画静静伫立在他的身后。

“不,”周泽楷低着头拨弄杯子,“中国工程院。”

入住酒店之后他得到了一个代号。MSS称呼他为二号专家,发给了工作牌,在一次次拒绝后仍然不断提出要为他安排警卫。从个人角度而言,周泽楷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身份弱化。科学是人类手中的工具,而非某个团体或政治力量的武器。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青年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他更加没注意到的是,一直观察着他的男人在看到这个表情的瞬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什么项目又要请外援呀?”

他又开了一瓶苏打水,周泽楷看着开瓶器撬盖子,看着那个带花边的小圆金属片跳了两下,从桌子上滚到一边的草丛中。他突然想起了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来自哪里。苏沐橙开的小酒吧Glory,有时也会有这样相似的气息。

“密码分析……”

“应用数学。”他若有所思地点头,“那你是理科出身?”

“是……”

“哦,挺好的。难怪对数字那么敏感。”对方注意到了他的迟疑,“有什么想说的?”

“π——”周泽楷欲言又止。

“嗯?”男人扬起眉毛。

“老师。”青年不安地瞅着桌布的一角,“……这样称呼您,可以吗?”

太阳换了个角度从云里钻出来,不知是否光线变化带来了奇幻效果,男人一瞬间露出茫然的表情,睫毛扑棱了两下,用吃了只虫子一样的表情瞪着他。

“π,老,师?”

周泽楷茫然地点点头。对方的嘴角似乎抽了抽?

下一秒对方把脸埋在了桌布里。

“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周你这什么思维模式啊哈哈哈……”

接近黄昏的阳光洒在屋顶的花园里,远方的城市被深紫色夜幕笼罩。时间就是这样毫无声息地流淌着,把一切忧伤的幸福的东西悉数掩埋。

也是在那天,周泽楷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叶修。

 

———5———

只用了一个星期,周泽楷的工作效率征服了整个MSS。

对于自己得到的极其有限的信息不置一词,却将每一条利用到了极致。他似乎从没想过认同与忌惮的正相关性,亦或得到一个国家保密机关的认可意味着什么,只是安静而勤勉地工作着。

那个傍晚之后,他没有再去见过叶修。只是在下午或深夜偷偷跑到楼顶晾衣服用的那个天井,向着对面顶楼那些鬼魅般的树影张望。

夜晚繁星璀璨,脚下是车灯与建筑幻化成的流火。他们就像在虚空的两岸,向上走有天空摆渡,向下有灯河承载,唯独在彼此平行的高度空无一物。

这是世界上最近也是最遥远的距离。周泽楷再也没有在有阳光的下午看到叶修的身影,在夜晚踮着脚努力张望的时候,那个花园也从未为他亮起过哪怕一盏灯。

 

另一方面,研究任务进行得前所未有地顺利。在完成一个参考系设计,将曼哈顿坐标算法*运算量减少了三分之一之后,MSS终于将他承认为真正的王牌。

“二号专家,是时候让你看看某些其他的东西了。”

他的联络人在一次拜访中迟迟没有离开,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如是通知道,“这套东西我们请求国家工程院协助的首要原因。一个十年之久,始终悬而未解的加密系统……”

周泽楷手搭着冰冷的茶几,看着对面的那只嘴巴一张一合,眼神不由自主地就飘起来,飘到背后张扬炫目的装饰油画上去。深红花瓶里向日葵盛放着,华丽得力不从心。

短暂走神后回过来,他刚好听到似乎是一段话末尾一句:“我知道你们这些搞理论的总想要推导一切。但请记住,忠诚不需要证明。”

“我明白。”

他已经习惯于MSS带着恐吓的依赖,所谓忠诚,并非定理推论,而是一个适者生存,自然选择的机制。

更何况他效忠的对象是那样强大。

 

联络人满意地点点头:“另外,这一次您不能拒绝我们派遣专人保护的请求。不过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指定人选。”

“不用。”青年摇头。

“嗯,人员调配在这几天都可以变动,如果有想法可以随时通知。”

“好。”

周泽楷答应着,站起身来送客。

听到关门响动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叶修。他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吗。他又在被谁保护着呢。

 

“唔,是吗?”

苏沐橙坐在周泽楷对面,一只手拨弄着桌上的花。

“高考出卷儿的老师大概也就被关个俩礼拜,你这一趟进去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她刚给青年端过来一小盘意大利面,说是要犒劳犒劳即将上战场的勇士。这女孩表现得比往日更为和善,巧笑倩兮,笑意盈盈,还主动坐到了他的对桌位置。

“保密等级升高了,是不是以后不能再来这儿了啊?”

“没有……”周泽楷倒像是被吓了一跳,可就算这样他也没能说出多少话来,只是眨巴眨巴眼睛,很茫然无措地看着少女。

“是吗。”苏沐橙似乎也没怎么介意,“如果还能来的话要常来呀。”

她径自说着,周泽楷却敏锐地察觉到了,少女掩藏着一丝试探。她像是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却又像是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话题的走向,就像是努力遮蔽着某些特殊的领域一般。周泽楷隐约感到一丝不适。

“你……”

“嗯?”苏沐橙小鸟一般歪歪头,盯着周泽楷。

“谢谢。”青年交叠起两只手的十指,移开视线,“会再来。”

他对这个甜美热心的女孩儿印象不差,况且也早就知道了,与单纯的数学世界不一样,在这里有些事不能说,一说就错。

 

那一刻他突然下了个奇怪的决心。

他要再去找一次那个人。

 

———6———

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在他遥望过许多遍的花园楼顶,与几个星期前毫无区别的红茶与桌椅与深蓝色的天空,柠檬树的果子也依旧青涩。五月末,春天还没有离开。

“是一个老密码,十年前。”青年缓缓开口。

“哦?”男人神色未变,“听起来挺麻烦的,过了很久了,计算机系统也早就不是以前的样子。你这次任重而道远啊。”

周泽楷只管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氛围让他有一种想扑在这儿好好睡一觉的冲动。这段时间确实劳心。

 

“你可以跟MSS提出申请,他们会请来最好的程序员和数学家协助你。”
“不……”周泽楷再一次摇头,摇到一半却停住了。

“我能邀请您吗?”

 

叶修把杯子搁到盘子里。

陶瓷之间磕碰,发出清脆而又有些阴郁的声音。他的手似乎抖了一下,那声音也随之被放大了不少。

“小周?”

周泽楷点头,还是没有停下看他,却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涌上一股有些古怪的期待。

“你觉得我是干什么的啊?其实我也就会弹点儿琴,做做最简单的计算,说不定也真的帮不上你什么忙。”对面语气很有些微妙的飘忽。

周泽楷摇摇头:“π……曲子很厉害。”

“所以呢?”

“艺术……”

叶修的微笑淡了几分:“嗯?”

“技术层面无法实现某些事的时候,就得靠艺术。”周泽楷短暂地闭了闭眼睛。

以他平时的风格,这么多字不犹豫半分钟是说不全的。但这句话,在工程院密码学组内部却已经传播了太久太久。末级专业容量小,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圈子。即使不善交际如他,也能从前辈们的谈话中拾取一些传说般的内容。

比如昙花一现的全新密码设计体系,横空出世却又神秘消失的天才人物,以及据说是他留下的,自己一直坚信的话。

“一位前辈说的。”

 

“呵呵。”叶修似乎笑了笑,室外的自然光将却将他的表情照得晦明难分,“不能说没有道理吧。当初工程实验与理论计算的冲突就类似于此。最后工学承认了理学的不可替代性——虽然邪乎,但就是靠谱。”

“嗯。”

“可是小周,你应该比我清楚密码解读的原则吧。”

“嗯。”周泽楷微微点着头,牙齿不引人注意地咬紧了下嘴唇。

一切密码,最终被计算机识别的对象必须是明文。MSS最低安全等级的信息,一般用的也都是多层密码。破译出最外层的某个秘钥,可得下一层选用的秘钥,也就是之后一步使用的算法。而算符是可以叠加运算的。

 

“真正无法破解的秘钥就是随机选择。但这无法被计算机应用。世界上能遵循完全随机的只有量子现象和热运动,而且仅仅是通过实验而非理论证明。当然唯心论里有一些不靠谱的猜测,无法证伪。”

“什么结论?”

叶修盯着青年看了很久,然后缓缓地笑了。

“主观的……人心呐。”

“这就跟你说的艺术一样,无法得到严密证明,就要做好接受任何结果的准备。比如对密码设计人的熟悉,是破译密码的重要条件,那么,一个不熟悉的人带来的干扰,就很可能让破译工作变得艰难。”

青年面前的红茶已经见底。叶修看着周泽楷犹豫的表情,笑了笑,抬手去拿茶壶续水。周泽楷咬了咬下嘴唇。

“不用熟悉。”

彼此都是坚定的唯物论者,但他在那时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要想说服眼前的这个人,他得靠心。

“只要理解……就好。”

 

叶修正为他杯子续水的手顿了顿,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倒茶的动作。

这停顿并不久。也许只持续了几秒。可就是这几秒在周泽楷眼里却仿佛定格了。每一帧的时间都被无限放大——红茶会一直倒下去,杯中水位不再上升。

自己甚至有余裕在紧盯叶修的手的同时感受周围环境的变化。远处似乎有人在吹风笛,马路像是夕阳下闪着金色光芒不断流动的大河,城市是静静伫立的河岸。

他有预感——叶修会答应。

这让他在即将得到回答时兴奋异常。


“话是这么说,”男人慢吞吞地放下茶壶,“可是,人这种存在,何以被真正理解?”

“总得试试。”

青年微笑,非常满足地微笑。他已经预测到了回答。

果不其然,在下一刻,男人点了点头。

“好吧,那就试试。”






·实力哭嚎:h已经写好6000字QwQ可是再这么把数学主线走下去我担心看都要看软了

·视频:π的钢琴曲(bilibili)


*do-so-mi(高八度)-so循环(六拍的话重复后两个音或do-so-do(高)-mi(高)-do(高)-so),克莱德曼作品里常常出现,如梦中婚礼秋日的私语等。

*合取数:每一位上每个数字都有可能出现。正规数:每一位上每个数字出现的概率都相同,正规必定合取,反之不然。

*让·勒朗·达朗贝尔

*部分议论来自Shannon C E. 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M]//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putation /. McGraw-Hill,, 1974:3-55.

*就是A-star算法

·有绝对音感的小王子……没有原梗。这句话本来是小子,写完发现了,然后突然就不想改了。

·代替π说一句其实这个梗没那么邪乎。正规数里确实可以找到一切能用数字表达的东西,但0.12345678910112131415……也能。所以,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一些参考网站


正规数定义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mal_number

真随机数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1009/18/1317564_320138112.shtml

π里包含了所有可能的数字组合吗?

http://www.guokr.com/article/439682/

詹姆斯·格雷克的信息史

http://www.ithao123.cn/content-4772070.html



评论 ( 15 )
热度 ( 139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