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子落天元(fin)

·清水ABO,尽少涉及专业内容因为lz不会。出bug就……狠狠地骂我吧。

·后期文风效颦了 @赤岸 大神的《已明》

※——txt归档戳这里——※

·软科普,但绝大部分是认真输系列。望专业人士赐教,尤其是围棋,生科,软工方面有造诣的妹子们。土下座m((_ _))m

 

零、

疲倦,难以述说的疲倦。

连枕头都懒得摆,头磕上床板就迅速开始迷糊。就像身处江南小涧,幽草边生,你跳到一个木筏上割断缆绳,小舟轻轻晃动一下,便快速稳定地沿溪而去。

意识漂浮着,随落花流水飞逝。

 

一、

同为棋类运动,象棋被称为枰上之战,步步为营,金戈铁马形容。而围棋则更像神仙打架,两条巨龙挥爪翻云覆雨,撕咬不休。

但还有些时候,围棋也会被演绎得犹如一场战略高度的恶斗,有人发出过“三尺之局为战场,陈聚士卒两敌相当”的感慨,实为形象。

比如眼下——将军身负重伤,除老部一人,兵将散落四处,却尽数被敌人包围,无从连一口气。尸横遍野,他们拼死守住的那方城郭已是四面楚歌。头顶夕阳似血,静静洒落在毫无生气的大漠上。一世英雄,凄凉至此。

暮色西沉,末战将至。人们静静地注视着转播画面,等待听到最后一枚棋子的悲鸣。

可是没有。

将军卸去金甲,一身素衣,一挺长枪,挟气吞万里如虎,横扫千军的气势,冲入十万黑甲胡骑阵中。人生中的最后一战,是为忠,为己而战。

时钟走到了头。

……输了。

人们发出叹息。

 

二、

闪光灯肆无忌惮地照亮了发布台上男人的脸。

他看上去很平静,无波无澜的面容上未见激烈拼杀之后的激昂神色。可他却无法逃离相机和记者的讨论营造的嘈杂氛围。

新闻官随手一指,便有三个人站了起来。谁也不肯相让,抢着提问。

“韩文清九段,您在和AlphaGodie的对决中,一直战到收官读秒,却仍然遗憾连负五局。您如何评价对手和自己的表现?”

“您已经在这片疆场上拼搏十余年,在这一役之后,您对自己的未来作何规划?”

“您是否接受人工智能在最难攻克的智力竞技——围棋这一项目上已经战胜人类这一事实?”

冷光灯照下来,韩文清视线丝毫不错。

“对手落子超乎我的想象,是意料之外的强敌。我中盘主动发动乱战,然而AlphaGodie应对复杂变化的能力已经难以追及。此次告负,心服口服。”

“至于我自己,一如既往。”

他望着镜头,话语掷地有声。

“还有——”

男人顿了顿。

“我输了,但人类还没。”

 

三、

AlphaGodie是最近横空出世的智能围棋软件。去年战胜呼啸林敬言九段就已为它积攒了足够的声誉,而如今挑战韩文清得手,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韩文清在最后一局求战的心理强烈,一开始就采用了非常激烈的下法,却被AlphaGodie轻松化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只要和韩文清九段互有胜负的人,与AlphaGodie对弈都是希望渺茫的?”

“电脑发挥近乎完美,似乎没有失误的地方,实在强得可怕。它在这一局中同时表现出了叶秋,韩文清,郭明宇创世三神的风格。”

“如此惊人的学习与推演能力,简直就像在对着人类宣告,狗带吧!”

“目前为止全胜的AlphaGodie,在挑败韩文清之后,对当今棋坛第一人周泽楷发出挑战!”

“Zhou,UP TO GO DIE?”

 

四、

身处言论风口浪尖的“Zhou”,此时正坐在内室,手把茶盏看向对面的人。

这人自从棋坛退隐后,在山涧里买了一个小屿,舒舒服服就住了下来。瀑布下方三角洲,水聚于中央。夏末正是水流湍急的季节,岛屿内外漫着水汽,虚无缥缈如非凡之地。

大屋疏朗,红木家什看着就觉大气通畅。堂上挂了一幅山水,神气淋漓,纵横潇洒。上书:天下第一王叔明画。

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正是盛夏时分,落地窗外尽是深深浅浅层层叠叠的绿,扑面临头。小几上一个油亮的深色棋枰,黑黑白白摆得星罗棋布。风掀起厚帘一角,轻窗布局,子俱碧鲜。

男人坐在窗边,腿上搭着一条小白毯,神情悠然自得。

 

五、

“所以你接受了挑战?”他手执起一枚黑子,抿唇斜视棋盘。

“嗯,来年三月。”青年道。

“好。”男人笑了,“加油。”他将黑棋信手放下,又反手拈起一颗死子,“AlphaGodie……这个A,有没有Omega配得上呢。”

“没有。”周泽楷斩钉截铁。

男人扬起笑眼看他:是吗?

“你可以,”周泽楷道,顺手拿起白子,“但你不行。”

叶修捧着茶盏眨巴了几下眼睛。他耸耸肩将杯子搁在几上,看青年一手落下,正巧点死了黑棋的气门。这不是什么礼貌的举动。可恰是这带着些霸道意味的占有行为,每次都撩得他忘乎所以。

虽说“温良恭俭让”是传统美德,场下的周泽楷也确实当得起谦谦君子一称。可一旦坐到棋枰前,敢狂,毕竟是狂最好的资本。

何况青年的落子,恰好就是他所想的那一着。

“嗯,不行。”

——我是你的。

茶烟袅袅,交融的气味在空气里静静散开。

 

六、

信息素是个很难界定的东西。

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它们与人类嗅觉系统内的特异性蛋白质相互契合,但这种说法也存在着一定的争议,有人认为信息素的受体并非位于鼻腔以内,这也是为什么用香水比喻信息素一直存在局限的原因。

通感是有其生物学理论基础的。大脑皮层主管视觉与嗅觉的部分特别灵敏,因此有可能接收到来自其他区域的刺激。有的人可以“看见”声音,即听到某些声音时眼前会出现特定的颜色,或者是看到画面脑海中就不由自主地响起旋律。而信息素受体到底位于大脑皮层何处,至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总有些东西科学无法解释。

但无可否认的是,有些人的信息素会给人非常强烈的感官刺激,一旦体会过就难以忘怀。

比如周泽楷身边弥漫着金属枪支一般的凛冽感,有时又如同厚重的松木,欧式城堡里柔软的深红描金绒毯。比如叶修像雪山深处冰冷的泉水,又有辛辣的蜡质叶片气息,还能被比拟成高原上迎面吹来的清冽的风。

标记之后,这些味道又被回炉重造,锻出另一些不同的气息。于他人,是鲜明地感受到他们“很搭”,而于本人,便是标示了彼此所属。

“我不信,你看我现在闻不到,就没办法分辨你俩是一对儿。”黄少天捂着鼻子在叶修和周泽楷身边耀武扬威地蹭来蹭去。

“呵。”叶修伸手扳过周泽楷的脸亲了一口,“现在呢?”

黄少天不忍直视地捂了眼睛。

 

七、

茶屋设在西湖以西,游客罕至的地方。

刚下过雨,小和山上一片翠色,山顶一端是西湖,一端是钱塘江,中间被山隔断了,又被一色的雨云连接起来,水光接天。

茶屋里坐了三个人。店家捧出当年龙井招待他们。此时正是当中一人一边注视着茶叶在沸水中舒展,一边发问。

“您觉得,我们在座的几位要是对上了AlphaGodie,结果如何?”

“我想,肖时钦九段胜率最低,大约在百分之五左右。”戴眼镜的男人清了清嗓子,首先开口。

“我也这么觉得。”肖时钦苦笑,“跟人工智能拼计算,就算是我也毫无机会。”

“接下来是我。”张新杰把眼镜取下来擦了擦搁在桌上,“虽然还没能完全确定它的思路,但应对无论大局观还是统筹能力都碾压人类的对手,希望仍然渺茫。”

“我和少天可能也有问题。”喻文州用交叠的手支撑着下巴,“的确,AlphaGodie在棋局中出现过数次漏洞,尤其是最终阶段。但我们复盘后发现,媒体所谓的二十次机会中只有三次是可以利用的,而且……”

白色灰色的云从头顶迅速飘过,远处钱江浪潮隆隆声不停。

“它们都出现在不会影响大局的情况下。你们可以给对方造成惊吓,但无法翻盘。”

积在绿叶上的沉雨落入泥土,茶园满眼绿色。

“不导致输棋的亏损都不能叫做失误。大家的风格都没有威胁啊。”男人叹气。

“别说威胁,”张新杰看了他一眼,“若AlphaGodie彻底战胜了人类,连‘风格’之说亦不复存。”

 

八、

张新杰的话不是没道理的。

如果AI棋法得到承认,落子就有了单纯的对错。将不再有韩文清的一往无前,黄少天的机会主义,王杰希的诡谲多变……所谓棋风,在绝对的判断系统之下将不复存在,人们认知中的“风格”只是由一系列或大或小的错误组成的。

到那时,对棋局战况的评估也只会变成单纯的逆推,就如智能软件的逆计算一样。再过不久,评论行业也将被机器取代。

——简直是完全否认了人类在这个竞技项目上的存在价值。

 

九、

入夜。

烽火狼烟冲天亮,黑军于西北占优,从左侧插入白军右翼,却放过了敌方的正身要害。白军从西南峡谷突入,与被围的右翼吃通,却迟迟无法做出一个眼位。

棋局是战争。棋局又与真正的战争不同。黑白两方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机械而精准。

如果之后硅基信息载体与人类终有一战,场面是否就将如是?

月色入户。包子在月光下大吵大嚷地追着一只芦花鸡。母鸡翅膀拍起地上的灰尘,咯咯乱叫。叶修放下一子,抬头望向竹林之上的清辉。

鸡被追急了,一扑棱翅膀飞起来,稳稳拍在他脸上。

 

十、

AlphaGodie已有的水准还不足以让人畏惧,韩文清的落败也被很多人归结于状态不好。

可面对人工智能,状态不好并不能当做借口。因为你的对手不会受任何状态上的影响。

AI没有感情,甚至无法理解棋局的意义,仅通过穷举,就将一切可能性演绎出来。无胜骄败馁,亦无体力不支之说。喜怒不行,八风不动,数万棋手难以具备的优势,AlphaGodie在刚出世时就奠定了。

这绝对是个可怕的对手,可就有人不这么认为。

“小周肯定赢。另外,阿尔法狗带就算把小周都打败了,也不会打败我。”叶修在接受采访时说。

何出此言?记者问。

叶修指指小岛解释:这儿没装Wi-Fi,而且还有墙。

自带绿坝,高效坚实无污染。

记者追问:所以您认为可能有一天,人类只能躲在高墙里,回想着一度被人工智能支配的恐怖,以及被囚禁于鸟笼中的耻辱吗?

叶修盯着记者看了好久:小常你热血漫看多了吧。

“墙也是人造出来的。人工智能的计算推演能力确实惊人,但它们的思维被局限在特定的规则之内,它们不会通过联想归一万物,不会打破禁锢求得生存。AI一日不通过图灵测试,我们就一日不用担心。”

语毕他吸了一口烟,对听得云里雾里的常先笑。

“就是说,什么时候它学会爬墙了,你再来找我。”

 

十一、

冬去春来,风把万物吹落又吹生。去年之来年,转眼间已是当下。

去年比赛开始之前,六成人认为韩文清不会给AlphaGodie一丝机会。而如今轮到周泽楷上场,认为AI将5:0了结比赛的已经超百分之七十。

这半年里,AlphaGodie的学习远没有结束。智能AI进步很快,大半年后境界如何,没人说得准。而人类一方的周泽楷正是当打之年,体能与记忆力均在最佳之时。

两大巅峰对决,谁胜谁负?

“让我们拭目以待。”李艺博说。

“让我们拭目以待,哔哩哔哩。”以潘林为音源的VOCALOID电子主播跟着说。

演播室里凭空有了种人机大战的气氛。

 

十二、

这位电子主播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国民偶像,取了个非常有围棋风格的名字。

——洛天元。

落子天元,居其所而众星拱之。王者推本天元,顺承厥意。

欲称王称霸之人,必先了解万物的本源和开始。

此弈,会是一个新的起点吗。

 

十三、

头盘周泽楷还是输了。

中盘AlphaGodie打赢了一个劫,吃掉左上角一个关键的棋筋,然后趁势将大片地据为己有。

周泽楷也积极地做出了应对。他转战右方,一块棋盘上,处处是战场,也处处是战略目标。谁也不甘退让,连番一片乱战。

这是一种吃计算的下法。如果对手是人类,很可能就此被反扑,可AlphaGodie却走了一招诡妙至极的应对,避过了他的锋芒,之后更是牢牢咬住一开始建立的微弱优势,直到最后也没给人类翻盘的机会。

“承让。”

周泽楷投子认输的时候,屏幕闪了两下,跳出一行字。

这个程序在AlphaGoie对决韩文清的时候还没有安装。可此时此言,却让观棋的记者不由惊呼。

人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程序,半行代码就能编出。但在此时气氛下,就如此股数据流真的有了自己的意识那般,让人没来由觉得恐惧。

周泽楷站起身,向对面代AlphaGodie行棋的设计师行了一礼。

 

十四、

首战结果于对弈的一方而言近乎浮云。

同样是赢一局,“10000”和“00001”是人类意识中旗开得胜,再衰三竭与柳暗花明,绝地反击的区别。但在程序软件眼里,仅仅是“1”和“0”两个结果中得到了“1”而已。

但人类不同,媒体不同。

此局一失,悲观预测和阴谋论顿时甚嚣尘上。在国际象棋,五子棋等堡垒都已经悉数被智能软件攻克的今日,围棋为人类最后的马其顿防线。作为延续千年的古老棋种之一,它状态空间大,千变万化,推演不尽。苏沐秋的名言“棋道一百,我只知七”并不全是自谦——十九路棋盘上的可能性多于太阳系中所有原子加起来的总数,也许人类一生都难以窥其全貌。

可也正因为双方计算能力都不足枚举棋盘上的所有演变,灵感、经验和逻辑,便在势均力敌的情境下举足轻重。

AlphaGodie拿下的这一局,是否证明,即使无法做到穷举,电脑的计算记忆能力也足以抹杀人类在直觉上具有的一切优势呢?

“比赛还没有结束。”

面对记者的诘问,周泽楷只是如此回答。

 

十五、

一天后。第二局,AlphaGodie执黑先行。

 

十六、

叶修坐在庭院里一张竹躺椅上。

葡萄藤刚抽出新芽,小岛有如世外桃源般。躺椅不远处一张小几,放一台黑白电视,镜头时而扫过棋盘,时而定格在青年脸上。

男人一边在手里打着谱,一边分析战局。双方被迫在一处地域死掐,犬牙交错贴身混战,后方支援不断。

直观来看,周泽楷恨空了。但凡遇到对方有空隙便想去破,结果负担越背越重,虽然确实能够化解一些围堵,但还是落了后手。黑棋趁机在离盘四格处占据了大片空间,将角落不少白棋生生挤成了愚子。

叶修没什么表情变化。他手指扣着躺椅扶手,等周泽楷的下一步。

自己这位后辈号称“石佛”,风格一向是落子滴水不漏,出招伺机而动,攻敌所必救。这个节骨眼上,任何一着对全盘战局都有致命影响。周泽楷此时能选的有两条路——咬牙撑下去,或转战东南,沟通一口气。

两种方法各有利弊,但都能打破僵局,且不至于被提走太多子,反而能扭转局面。

可青年却在这个时候犹豫了。

手掂着棋子,慢慢从棋盘的一处移到另一处,眉头微皱。

 

十七、

“长考。”

沉默近四分钟后,周泽楷朝裁判示意。不发一言,他缓步走出房门。

观赛室内沉默得可怕,各家媒体记者们赶稿时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

在赛前就有人推断,长考可能会让AlphaGodie占尽便宜。剩余时间越短,人类棋手面临的压力就会越大。此步也并非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情境,为何要在此时选择用去已经所剩无多的时间?

这份疑惑直到周泽楷重新在枰前坐定也没有得到解答。

黑龙将对手狠狠按在爪下,白子摇头摆尾拼命挣扎,险象环生。可随着棋局进展,连洛天元和李艺博都看得出来,长考归来的周泽楷明显有些疲倦。

AlphaGodie的风格前所未见,而此时的周泽楷看起来更像韩文清——跌跌撞撞,却一往直前。白龙怒吼,死命一跃,窜出水面千尺,激起波涛吞天沃日,向着棋局右上角冲去。

可是,不成!

“天啊!这?!”李艺博失声惊叹。

白子铺开的道路上,一枚黑棋静静拦着。

37步尖。这似乎是本次比赛最重要的一手棋。刚走出的时如业余水平的手笔,到了中盘末期,位置的作用就鲜明显示了出来。看如今情况,不少大手大概都要向这手棋脱帽致敬了。

“我在比赛之前预测,周泽楷九段吃透AlphaGo的套路需要一些时间……”

李艺博的声音带着颤抖。

“但现在我怀疑,就算有时间,周……不,我们人类,真的能跟上它的思维吗?”

他的问题通过转播信号,传到了无数人耳朵里。

 

十八、

一步失,步步尽失。

围棋估值函数大起大落,差一个子盘面就可能天翻地覆。这本是人类赖以维持领先地位的底牌,此时却被人工智能玩得连连生花。

AlphaGodie对周泽楷,2:0,第二局结束。

记者和选手走出棋室,李艺博还站在转播台前,为解说做最后的总结。

“周泽楷真的非常顽强啊,落后那么多还想拼官子。”

“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在碾压的局势下依然时刻保持反击的张力,勇气可嘉。”潘林,不,洛天元静静接话。

李艺博突然感觉一股寒气涌上背后。他望向身边空无一人的座椅,电脑开着,窗口显示洛天元的虚拟形象与即时声波。蓝色的数据流跃动,伴随机箱运行发出的声响,简直像真的具有生命一般。

“你觉得谁最后会赢?”他鬼使神差地开口问。这个问题并不在VOCALOID的数据库中,如果洛天元……

“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洛天元用潘林的声音一本正经地回答。

李艺博松了口气。

 

十九、

新闻发布会。

与头场失利时不同,AlphaGodie又一次中盘完胜的赛后发布会照样挤满了人,但除了调试闪光灯的声音之外,再听不到上次那种大声的议论和交谈。

AlphaGodie表现得太惊人了。在收官阶段确立了绝对优势之后,它像是混乱了一般开始四处露绽。于人类看来,简直是拿棋子填补空白的三岁小儿。但即便如此,它仍然是此局的赢家。

过于奇葩的下法让很多人都看不明白,这究竟是人工智能的失误,还是大量运算后颇具后手意味的欲擒故纵?

无论如何,正如喻文州所说,不导致输棋的亏损都不能叫做失误。人类也在慢慢适应机器的思维。“0”与“1”的简单世界,唯结果论的评估,删去一切感情化的因素,却无疑是最高效作出判断的通道。

 

二十、

周泽楷在长考结束后明显的不得劲儿也被人拎出来研究。有人怀疑当今天下第一连着两次受到沉重打击输得没了脾气,甚至还有人担心他下一盘会斗志尽失,直接推盘认输。

这些当然是空穴来风。周泽楷不介意,他家Omega——那位退隐的棋坛至高神更不介意。

可叶修有介意的。

那一刹那的犹豫清清楚楚映在屏幕里。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

“小周,怎么回事?”

青年沉默许久,才附到叶修耳边说了些话。

 

二一、

“没搞错吧?”

苏沐橙一手拿着一把移液枪,用肩膀夹着手机,闻言一抖差点打翻锥形瓶。

“周泽楷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AlphaGodie的信息素攻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女人顿了顿,“他到底闻到了什么?”

叶修拿着话筒转回头看周泽楷,后者一脸茫然地摇头。

他之前的恨空确实是故意做出来的。对方分散力量来不及互救,他便看准了其中最大的一股。一切尽在掌控中,本来马上就能诱敌深入,却突然感受到那股压倒人的气场。

难以形容,却如原子弹般威力十足,瞬间席卷整个身体。冰冷的金属厚壁,如滔天巨浪冲着他迎面压来,一下子将脑中构建好的图谱悉数打散。

本能反应不会骗人。A与O通过信息素相互吸引,而两个A的竞争共鸣就像一场两败俱伤的战争。那时他还能维持冷静叫长考,已是非常不易。

 

二二、

“所以我才找你帮忙……嗯,有可能……那就照着这个推测走走看。那沐橙,就拜托你了。能在下一场比赛之前出结果最好,我们也好做点准备。”

叶修又与苏沐橙简单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女人拿着电话,却忍不住有些走神。

如果AlphaGodie能够影响人类的生理过程,这将会是比它能在围棋上胜过人类更值得恐惧的事。

她一开始觉得可能是AlphaGodie从棋谱中读出了周泽楷的威胁,于是自主增加穷举的信息量。机器高功率运转产热,人体受温度,磁场突变影响,产生了不自觉的应激反应。

但如果所谓信息素,确实是存在实体的小分子呢?

Omega的发情期,归根结底也不过是物质分子契合了载体蛋白,在神经元中产生了电信号。一种可能是它们已经有了机体的概念,另一种可能是,硅化合物在传递信息时,从化学角度就会有这样的副产物。如果人类身体里有硅基信息素的受体,势必会受到影响。新分子是可以自发产生的,有机化合物的自组装就是例子。

也许,上帝偏爱的元素不只碳一个。

苏沐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可能的吧。

 

二三、

男人放下电话,捉住青年的手放在手心里,顺毛般抚摸掌心。

考虑到围棋实质是智力、体力与定力的艰巨考验,主办方给了周泽楷两天的休息日。第二场和第四场之后各一天。

“下一场我跟着去看看。你也不要太紧张,可能是你对棋执念太深,把棋盘上的战况不自觉代入到了实感中。或者本来就……不对吧,还没到日子呢啊。”

周泽楷摇摇头。联盟对Alpha和Omega棋手非常照顾,大型比赛向来选在双方都方便的时间。叶修盯着青年看了几秒,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小周。”他问。

“你是不是——月经不调?”

周泽楷一副被天雷轰顶的表情看他。

叶修还在自得其乐:哎呀可惜你是A我是O,不然我让你怀上就省事了……

后面半句话被周泽楷吻断在嘴里。

空气中混入了一缕清淡的溪流气息。小岛是水央之洲,二人都没有在意。

 

二四、

周泽楷再次步入酒店的时候,记者们燃了。

闪灯烁烁,神采奕奕。青年手里挽着的人,是他的Omega,更是棋坛风云一时的神话,连续三个大满贯的获得者。

同时也是在采访中放出豪言“AlphaGodie”永远不可能战胜自己的——叶修。

“叶秋九段!您为何选择在今日前来观战?”

“AlphaGodie已经拿到了赛点,您还对周泽楷拿下比赛抱有希望吗?”

“有人认为您与周泽楷九段签订了协定,准备通过某种途径四手联弹。您能不能在此向全世界人类保证,不对周泽楷九段进行任何的场外指导?”还有人问出了更离谱的。

“我去,”连李艺博都忍不住了。直播还没有开始,周围也没人,他闲得没事跟洛天元吐起了槽,“这人没病吧。”

“我找到了15家精神病医院,其中3家离你很近。”洛天元不动声色。

 

二五、

面对伸到嘴边的话筒,叶修笑着接过,并不抗拒:之前的对决非常精彩。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过分担忧。作为棋手,我从中看到了不少足以更改结局的可能。作为前辈,我对联盟当下第一人抱有足够信心。

他停了停,然后转过头去面对着有些局促的青年。

“作为小周的家人……我家Alpha最帅了怎么可能不赢,是吧?”

周泽楷定定地看了他两秒,一把抱住对方亲了上去。

 

二六、

——在入行之前不要做出简单和轻易的判断。

这句话于很多人适用,那些低估周泽楷水平的,低估叶修在某些方面的下限,又高估另一些方面的。

李艺博反应很快:天啊不愧是两代第一人!不愧是周泽楷九段!不愧是叶秋九段!比赛还没有开始,他们就找到了专克AlphaGodie的方法!

洛天元问:那是什么?

李艺博神情激昂:闪瞎晶体管狗眼啊!!!

直播就在这个时候接通了,洛天元首先连上线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观看人机大战第三局。周泽楷九段执黑先行,AlphaGodie执白。好,首先我们来看第一着,如李艺博老师所言,周叶二人联手,使用了神级大招闪瞎晶体管狗眼……

李艺博一拳头砸在虚拟主播的运行开关上。

 

二七、

比赛开始。

台下男人叼烟静坐,注视棋局,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眼里读不懂几分深意。

别人看到的是棋,他看到的是连天烽火。

两路大军,一方劫材多,到处挑起争端, 遍地开花,一方整合兵力,入敌纵深。周泽楷指挥下的主力军队及时转移,摆脱了纠缠,却在尾部被打了不少钉子。

AlphaGodie在此时表现出了肖时钦的风格。在狭小地界腾挪转闪,尽显手段。一轮较量下来,它占地领先,还在周泽楷后方咬了不大不小的几口,而他的对手一气连贯,却无法忽视背部持续不断的骚扰。

叶修还在落子间隙闭上眼睛,感受周围的信息素波动。Omega在这方面理论上比Alpha更为敏感,可即便如此,他也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受。

棋枰油亮,落子惊不起飞鸟,只换得机器嗡嗡运作。

局势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中盘。周泽楷尝试从另一边下手,整合盘上的棋子。同时预备趁势外推,攻击AlphaGodie的主力部队。可是电脑操控的黑色巨龙此时也狠狠一扭,定睛一看,竟有与盘上已有的子形成呼应之势。

观战席上一部分人还云里雾里,懂行的脸色却已经变了。

——龙抬头!

AlphaGodie,赫然是在此时祭出了当年叶秋的成名技。

“天啊,居然是在叶修首次亲临观战的时候使出这招!就算我们知道这是机器学习的结果,但出现时间却如此巧合……此时此手,又像是致敬,又像是挑衅!这真的是没有意识的人工智慧吗?”李艺博嘶声力竭地喊。

“让我们拭目以待。”洛天元道。李艺博猛地转回头看向电脑。

此时此言,又像是致敬,又像是挑衅。

 

二八、

可在风暴中心,有一个人却意外平静。

这一手龙抬头,确实很像叶修,但那又如何?

真正的叶修就落座于台下,看着他,信他会赢。机器模仿得再逼真也不会是本人。不会在落子时带着笑意看自己,身上也全无那强大又温柔的气息。

屋里的空调开得似乎过冷了。青年咬咬下唇,眼里瞅准白龙因回首而露出破绽的七寸。

第87手,黑方。

 

二九、

棋子磕在盘上发出清脆一响,却激起了台下的一片惊呼。即使是叶修,也不禁微微睁大了眼。

一子落地……一枪穿云。

这种风格的棋手在联盟里不少。黄少天的寒光一闪妖刀骤现,季冷的暗中潜伏一击致命。周泽楷的棋风在此局中体现得并不明显,本人的风格却表现得淋漓尽致。

永远采用最有效的方法。下一子永远出现在最需要它的位置。只有这样,手下巨龙才能有游移之地,棋局才能定砣。叶修在退隐之前与周泽楷有过交手,双方都抱着最单纯争胜负的心,将彼此水平发挥到极致,那时的青年,与此时眼前何等相似。

厮杀正酣,将军抽出剑指向落日。凛冽寒光,在一刹那间又被染上了血红的色彩。

夕阳被猛然爆发的战意吓着了,竟堪堪悠悠地停在了天上。如同古书中记载的鲁戈返日的神话,其下大漠苍茫,却再无黑暗。

——战!

前二盘表现滴水不漏的“阿尔法狗带”也像被这天外飞仙般的一手闪瞎了眼,在之后的对决中有如抽风:白94直接逃出死子,令摆棋的罗辑也露出诧异表情;白100继续送吃,连李艺博看后都忍不住啧啧作叹;最不可思议的是第一百零八手,一子落下,前方研究室里爆出一片哄笑。坐在电视机前观战的老棋手一拍大腿把自己疼得龇牙咧嘴:给我拿个盆来我要吐了。

直到此刻,人类终于明白,AlphaGodie紊乱了,电脑程序异常了。

周泽楷已立于不败之地。

 

三十、

这是值得人类庆祝的一刻——第三局,周泽楷九段执黑,中盘胜AlphaGodie。在第二日进行的比赛中,他执白再下一城,将比分拉到二比二平。李艺博言:一枪穿云,不仅射瞎了阿尔法狗带的眼,也射瞎了我的眼。

可比赛仍然没有结束。

AlphaGodie因祸得福,正式被写入了世界围棋排名。开发团队发出微博:感谢周泽楷九段的胜利,我们在排位上拥有了一席之地。如果拿下这场比赛,AlphaGodie就将正式拥有围棋段位。我想,它冲上九段指日可待。

 

三一、

“嚣张!我们把他打成九段还差不多,对吧老叶小周?”

第二个休息日周泽楷仍然选择待在叶修家。孙哲平和张佳乐过来看了他一次。这两位九段高手是围棋联盟的元老,也是周叶二人的朋友。几人围坐在小亭子里的矮几边,随着时光推移,春草的颜色又深了几分。张佳乐重重拍着青年的肩膀。

“小周你知不知道,看完这场直播,老韩和孙哲平狠狠干了一杯,大孙都喝倒了。”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心下没来由地生出些感慨。战至此地,被击溃的已经不是某个人,而是他所代表的人类群体。因为不论韩文清,还是叶修,抑或是他,都来自这个选择人类为基石的文明。

以种族之名出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其实心里都明白新时代已经开启。可于感情,要承认自己见证了这历史,对于视围棋为生命的这些人而言,太艰难了,也太残忍了。

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走上了浪潮之巅,AlphaGodie超越人类的那天迟早会到来,这在业内业外是不争之实。可即使如此,却还是希望这过渡期还能再长一些,来得再慢一些。

身边这些人,可敬的老将,他自己,无数关注这场棋的人;少年时的梦想,坚持,拼搏和荣耀。

他在为此而战。

落后时从未产生的想法在此时却澎湃地涌上青年心头。周泽楷一时不禁百感交集,不知何言以对。

 

三二、

叶修看了青年一眼,出言救场:老孙酒精过敏。喝酒喝得肠胃不适,喝倒?你拉倒吧。

张佳乐:我靠老叶你能不能不这么恶心。

叶修:……我说,拉倒不是那个意思。

两人走的时候张佳乐挥着拳头喊了一声:为了联盟!

叶修手枕在亭子的栏杆上,也喊了一声:人在塔在,德玛西亚!

身后天光云影,徘徊久久不去。

 

三三、

最终对决的通知终于下来了。也许是为了噱头,决赛地点并没像先前那样设于豪华的大酒店内,反是选在了一处古殿的后院,背后便是郁郁山林。

疏帘清簟镇相持,燕寝同看落子迟。颇有了数百年前当湖十局的意味。

泱泱中华,此门艺术发源之地。尧造围棋,丹朱善之是古老的传说,围棋真正何时如何被发明已不可考,可其规则与灵感也许正是来自长风之中,无穷奥妙的自然。

发源之地,也是尘埃落定之处。周泽楷看着对决地点的照片想。

又有些像叶家堂上挂的那副山水。

初见此画,周泽楷是有些惊讶的。叶修似乎并不在书画收藏方面有什么爱好,可这幅王叔明却实是真迹。他想叶修收这画,一定是从其中看出了什么。

就在大战前日,因缘巧合的一问让他明白了原因。

 

三四、

“我们永远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

男人与他复盘过半,指点到前二局AlphaGodie近乎幼稚的失误时,周泽楷突然冒出一句。

确实,AlphaGodie在对局中表现出许多匪夷所思的路数。有人认为以输赢而非目数为分类输出的蒙特卡罗树遇弱则弱,遇强则强——胜率大时取胜可行解多便随意选择,走出“俗手”;势均力敌取胜可行解少,就会打出力挽狂澜的神来之笔。颇具有些无招胜有招的意味。

若不是周泽楷后二局的强势翻盘,猫玩耗子一说几乎可以坐实。面对人类天外飞仙的一手,它也会混乱、失误甚至崩溃。可这非但没有减轻青年的压力,反而让终局之战变得更加难以准备。

面对一个天马行空,却又拥有非凡计算能力的对手,如何应战?

 

三五、

叶修笑了笑,从黒木椅上挪下来。他牵着青年的手引人到正堂前,面对那素宣上深深浅浅的水墨痕迹。

“好看么?”

周泽楷点头。青卞隐居图轴画的是山。先以淡墨勾皴,而后施浓墨,湿笔之上再铺焦墨,层次分明。山头打点变化尤多,浑点、破竹、胡椒、破墨,苍郁林木跃然纸上。全图不多渲染,却有条不紊,一眼难尽。

重叠山势之中气脉相互贯通,如墨色游龙盘旋。因这一通,整个画面似有气脉的流动感,繁密而不窘迫。那皱笔游走出扭曲线条,甩出点点青苔,近树上焦墨枯笔粗率的皴擦,甚至能传达出一暗流涌动的情绪。

“好看就是了。竹叶如飞燕,蕙兰如鸟尾。这些都是人的联想,是思维的随机性与偶然性。但这本身只是一副画,纸与墨与水的结合。他画的不是你看到的山,是他心中的山。你看到的也不是他画的山,是你心中的山。”

“我们永远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想的,它也永远不知道我们是怎么想的。”

男人回过身,用手点点棋盘。

“可是,它想到的,我们想到的,都已经全部表现在这里了。”

“——战便是。”

 

三六、

几只布谷鸟在头顶唱曲儿。

是个少云的天气,后山的风时不时刮下来,携着激昂澎湃的松涛气息。树皮嶙峋斑驳,针叶还没到落下的时候,嫩嫩绿绿盈满了生机。

说是古殿,也在近几年整修过。两条流光溢彩的龙作望兽,隔着大屋正脊遥遥相望。天光下射,朝晖从檐间射进来,将一切染上早晨独有的金黄色彩。

空地上架起了摄像机,枋下檐檩也有电线接入。古朴与现代,经典与新锐,仿佛在此刻化作了有形象的实体一般狠狠碰撞,卷起空中流云。

“紧张不?”叶修给周泽楷整理衬衫领子。

周泽楷摇摇头,却因捕捉到一丝轻微信息素的味道而担心地看向叶修。叶修看到他的表情,低头在自己肩膀处嗅了嗅。

“哎,光顾着关心你了。我等会去吃点抑制剂。”

“别勉强。”青年皱眉。

“放心,”叶修拍拍他,“加油。”

 

三七、

周泽楷与罗辑互行过礼,分在棋枰两边落座。

两盒棋子已摆上手边。周泽楷按序执黑先行。经过与叶修的讨论,二人一致认为人类要想赢棋,须在开局时争取机会建立尽可能大的优势。AlphaGodie在局部战斗中体现出的的精准手段,官子的绝妙收束能力,无一不让其在收官之时占尽优势。

大漠之上,两阵营已经摆得,号角一响,便是军马骤起之时。

 

三八、

四周很静,静的仿佛四处无人。一旦掂起子,便心中杂念全无,行云流水的黑白世界也成为了激烈的厮杀战场。

白13投拆三,由此开始了全局的战斗。人工智能先前使用此招失利,本局再试,不知其意为何,却难以小觑。 

周泽楷在二十余步时落了后手,AlphaGodie发动攻势,黑军陷于苦战。青年选择不在右下位阻渡,而于左方尖顶,先行攻击左下两个白子,力争主动。白棋却连出妙招,风格似百年之前的俊朗棋圣范西屏。两次以至多次的投拆三换来“一定之着”的评价,实属不易。周泽楷的一股精锐被白军围困,陷入苦战。

金戈铁马,长枪凛冽剑在手。将军一挥缰绳,单枪匹马冲入敌军。

周泽楷手筋频发硬是治孤成功。保住了角空,中腹停头,白势大伤,黑得利甚多。相反,AlphaGodie的东南大棋却未活净。至此,黑方大军终于跌跌撞撞从中原赶来,与先前布局连为一体。周泽楷紧接着连两手在盘右拆二,猛攻白棋,气概非凡。扭转了序盘以来的被动局面。

自然光线随着时间流转变动,古殿边斜斜生出一枝老树杈,枝繁叶茂,投下的光点落在电脑屏幕上,落在罗辑的眼镜片上,落在周泽楷脸上,又将他们与棋局连为一体。

天、地、道、将、法。思维的博弈,如莲花般在棋盘上层层绽现。AlphaGodie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周泽楷宁让数子,不失一先;一时取守势藏于九地之下,一时取攻势动于九天之上;

避高而趋低,避实而击虚。

战况逐渐激烈,金戈铁马神兵相击,几乎能让人听见冷硬的铮铮清响。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李艺博感叹唏嘘。

 

三九、

战至第一百九十手。

黑白两方三处同时打劫,形势极为混乱。

周泽楷落下第一百九十三子。此时若是白军应付得当,仍能掌握优势。但稍一不慎,即能覆师。从黑方的立场说,当下胜机很大。

可就在下一秒,周泽楷脸上突然出现了震惊至极的表情。

像是被一口浓重的烈酒呛上了头,青年一手牢牢抓住桌角,狠狠咳嗽两下,攥紧了手中棋子,却仍然没能制止它的滑落。

“糟糕!”李艺博心下一惊,AlphaGodie还没有走下一手,此子一落,那就等于投棋认输。

黑子在盘上弹了两下,如有神助般落在棋枰之外。这让周泽楷的眼神里瞬间闪过一丝清明,但下一秒又失措起来。

太阳从云中钻出来,亮得刺眼,后山猛烈地刮来一阵风。

“他怎么……咳!”李艺博眼神移到观众席,惊讶得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见过不少大世面的解说嘉宾倒抽一口冷气,却非因为痛楚。

叶修发现周泽楷状态不对立刻站起身,却在那阵风吹到身边时动作猛然一顿。

周泽楷第二局时说到自己疑似被信息素影响,那并不是错觉。

 

四十、

天久旱,尺寸土皆焦。

AlphaGodie散发出的信息素与任何一个人类都不同。它太具攻击性了——就像夕阳下被暴晒了一整天的荒漠,毛茸茸暗绿色的植物伏在地表盖满了尘土。忽然狂风大作,一霎时飞沙走石,遮天盖地。满地黄沙尽被掀开,露出地下灼热的熔岩。

 

四一、

如果棋盘上的斗争是调兵遣将,抉择与计算的艺术,那么真实的战争比这复杂太多。直观的用兵效果在大局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成彼败的背后,民心向背,旅势士气,乃至天运宿命,都能作定盘星。

万物有归,岂是人为?

即使棋局,也不是一个规则鲜明,万物循序的世界。棋手会因为状态不佳而没有发挥出应有水平输掉比赛,正如战争因为天公不作美而倒向相反的结局。时运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它不是单单一种力量作用,而是无数种力量的集合。

时不利兮骓不逝。英雄在成功时总是夸耀自己的力量,面对浩荡奔腾的黄水喊出事在人为之号;但在失败时,他们却发出命途多舛的悲叹——天要亡我,非战之罪。

在一切历史变化的背后,有一种令人不安的力量隐隐作用,一切都无从改变。

如今的周泽楷就感受到了这种无力。

赤地千里,干涸的土地裂开,大地深处的力量如同烈火般喷发。瞬间席卷联营。死者相望,一片寂寥。他的兵将在烈日的暴晒下挣扎;他的将军欲激励军心却哑着嗓子发不出半声嘶吼;战场暴露在了刺眼的阳光与烽火之下,沙石间涌出滚滚岩浆,散发着高温烫人的蒸汽,让他视野模糊,无法看清战况。

自身也受到诱导,信息素散发出来与火焰之气融合。金属被烧得通红,如烙铁般抵在喉咙,山林被大火席卷,耳边仿佛要响起纷乱哔剥声。厚重的绒毯被浸满了烈酒,披在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如同枷锁,永世不得翻身。

台下观战者不少,个中也有Alpha和Omega。此时有几位已经开始扶墙了。

有人挣扎着往大殿中庭跑,但风卷着这些味道铺天盖地袭来,根本来不及继续反应就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周泽楷紧紧揪着桌角,慢慢蹲伏下身,竭力控制着自己不摔倒。罗辑惊慌失措地伸手想要扶起他,却也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AlphaGodie走出了下一步。轮到周泽楷了,时钟已经开始走动,可青年却双手颤抖,根本无法拿起哪怕一颗棋子。从足尖到大脑仿佛都在被灼烧,黑暗很快不受控制地袭来,趁最后一丝清明,他扶着桌子让自己倒向棋盘的反方向。

一双手接住了他。

 

四二、

清气自北方起。浓墨般的乌云以一种势不可挡之气,挟着风与雷电奔袭战场。

雨来了。

犹如天河从云端倾落,滚滚东逝之水,化作扑面的暴雨打下来。将士跪在地上,任雨水和着泪水流下。战马嘶鸣,朝着故乡的方向。

远处有人纵马挥刀,从夕阳尽头奔来,大喊——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叶修自己也站立不稳,但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冲上棋台,跪在木地板上,将周泽楷牢牢接在怀里。

他低下头,对挣扎着抬眼的青年一笑。

“我们H市,专出最美妈妈。”

 

四三、

他将青年搂得更紧。标记过的身体呼应着散发气息,苍山重新变得郁郁葱葱,雨打大地,冲散熔岩露出一个个泉眼,大雨造出的沟壑中,有水渐渐开始流动,涓涓细流逐渐汇成江河,无数条江河,一致向东方奔去。

大军在江边饮马,苍鹰从山脉间冲出长鸣。

而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雷声,真正的雷声。一点,再一点,阔叶被打出清脆的声响,将一切冲刷得通透。AlphaGodie的信息素,竟是再无一丝残留。

他们落座的回廊檐角滴珠,苔藓上的灰尘被洗净了,留下新鲜的绿痕。三月春雨,和着风荡去心里残留的焦躁,一呼一吸间尽是无比鲜亮的绿。

黑子啪地落下。

 

四四、

带着感情去下棋,正是人类独有的优势。

比如从毫无关系的信息素气味中思索出下一步的走法,能将看似毫无关系的事物归纳转化,这种天马行空的能力,或许智能软件就永远不会拥有。

而神之一手,常常就起始于此。

整顿旗鼓,卷土重来,精兵强将,势不可挡。周泽楷一着一着继续走下去,叶修一直站在青年身后,拉着他的手,指着AlphaGodie的错误乐不可支。

洛天元问:李指导,这样符合规定吗?

“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艺博回答。

他突然感觉特别得意。人工智能去你丫的吧。

 

四五、

AlphaGodie最后还是没有打出那句早就编在程序里的“承让”。

周泽楷在一片掌声中起身,朝罗辑鞠躬,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祝贺。

“就算有影响人类的能力,做到这一点,也只不过证明了你有资格与我们一战。想赢还早呢。”叶修拍拍对面那台投子认输的电脑。

苏沐橙从研究所传来消息:AlphaGodie的信息素有较大可能来自硅基有机化合物。也许是出于某种特殊的结构,它们能在空气中保持稳定,遇水却如最短链的硅烷那般不堪一击,迅速分解。

身体上的不适,并不是神经元在传输痛觉信号,单纯这个反应的无机产物二氧化硅刺激到粘膜了。

所以整了半天,这他妈就是个PM2.5的问题。

短短几天之内,在“信息素”引起大规模恐慌之前,人类就已经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没有唯心论,没有过分的畏惧。

这就是种族的力量——别小看人类。人工智能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还嫩了点。我们站在万年文明的基石上,注定看得更远。即使在未来,人类也只会提携AI,利用而非臣服于它。

“先学会爬墙再说吧。”

叶修对着AlphaGodie留下最后一句话,和周泽楷一起走到闪光灯前。

 

四六、

“我决定复出。”

男人对着镜头云淡风轻地丢下这么一句。

台下记者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妈妈呀来这一趟信息量太大简直此生无憾。一片“为何在此时?”的问题不绝于耳。

“虽然我们赢了,但此次比赛确实让我对人工围棋程序的印象有了很大改观。AlphaGodie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也许在不远的将来就能真正彻底地超过人类。”叶修道。

“我本来以为在棋上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现在倒是觉得似乎这风还没吹够。如果能看到那一天来临,我希望有机会代表人类被他打败。”

“归根结底……咱能动手就尽量别瞎BB,好吧?”

 

四七、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周泽楷看向自家的Omega,眼神有点儿委屈:我还没输呢。

叶修叼着烟嘿嘿一乐:回去走两盘先?

好嘛。

两人聊着天走出古殿。

这古建筑修葺是修得漂亮,可为了整体美观也没往地上铺沥青什么的,被雨一打下来低洼里积满了雨,更显灵动通透。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风涤万物,远山余脉雄浑。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而头顶是一重又一重萌发的新叶。

 

四八、

全剧终。

关于为什么这篇文章会在第四十八节结束……

绝对不是因为作者写不出来了……而是切合题意_(:з」∠)_

死吧。

“You,UP TO GO DIE?”

 

 

 

 

参考资料多来自网页,无法以标准格式列出,请大家自行阅览。

围棋实况方面:1 2 3 4 5 6 7 8 

软件方面:1 2

生化学方面:1


 


评论 ( 29 )
热度 ( 171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