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剧院幽灵传说 03

※——txt归档戳这里——※

· @shinemomo 和她的小伙伴

·前文 02

·bgm:偽りと真の枢密


———7———

狮子之间的肉搏是血腥的,蚂蚁彼此撕咬也同样残忍。只是前者让人们啧啧感叹,而后者总会被人无视。

渺小的人,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无人在意。

——那如果是世界上所有的蚂蚁呢?

 

1789年7月13日,《la mascarade》公演的日子。

亚葛歌剧院灯火辉煌——八音盒座钟轻柔地奏起歌曲,装饰豪华的马车不断停靠在剧院门口,身着华贵服饰的妇女们扶着管家的手下车,走到身着正装的绅士们身边。他们的身影在夕阳下耀眼地闪动着。

吴雪峰将白手套戴在手上,用牙齿咬着指挥棒,和乐队里两个小提琴手开着玩笑。苏沐橙从崇拜者手中接过大捧玫瑰,回赠给献花者一个甜甜的微笑。

叶修望着烟斗里袅袅升起的青烟,又将目光转向歌剧院黑暗的穹顶。

在一切良好运转的表象之下,不安的气氛却犹如真正的魅影一般,在歌剧院上下慢慢扩散开。甚至连引路的小僮和舞女,都摆着面具一样刻意的微笑,掩饰着不自觉流露出的惊惶。


崔立身着华服,周旋于宾客之间。

他站在铺满走廊的红毯上,与来宾一一握手,尤其是携佩剑和卫士来访的贵族们。今天是他们与魅影约定的决战之时。在他的封口令之下,除了当时呆在后台的周泽楷子爵,没有其他贵族知道这件事。

……那个人大概不会来了吧。

在座爵位最高的冯宪君侯爵倒数几个到场,却带了一整队的侍卫相随。

“阁下。”崔立彬彬有礼地鞠躬。

侯爵高傲地瞥他一眼,点了点头就从他身边走过去。擦肩而过却又站住,对崔立低声耳语了什么。歌剧院经理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是,这是真的?”

“嗯。”侯爵压迫力十足地眯起眼,“别想逃得过。”

“明白了……”崔立哆嗦着嘴唇,再鞠一躬。

冯宪君满意地点了点头,准备步入宴会厅。没走两步却又被叫住。

“侯爵大人阁下!”

男人战战兢兢地问。

“若不介意的话……阁下可否在演出开始之前,听在下进言几句?”

侯爵转过身,疑惑地盯着男人看了许久,却还是点了点头。

崔立长出一口气,下一秒却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双腿颤抖起来。


周泽楷骑马穿过街心花园。

经过喷泉的时候,衣衫褴褛的女孩拉住他兜售几枝蔫吧的花朵。他掏出五个埃居的银币交到女孩手上,又一夹马肚,穿过路口飞速向前奔去。

女孩从没收到过这么大面值的钱币,几乎难以置信地捧着,嘴唇颤抖,喃喃地念着上面雕刻的文字。

“SIT NOMEN DOMINI BENEDICTUM*。”——渴望因主之名的祝福。

但神灵,真的会拯救你吗。

青年的身影融化在地平线末端的夕阳里。华丽的喷泉似乎失去了动力,只如泉水般潺潺流出。

太阳的颜色慢慢变得暗淡,直到天边最后一抹晚霞消失。

风暴之夜,已经开始。


接待完最后一位贵族,崔立四下张望,见身边无人,便请辞退出了会场,独自来到剧院通往地下的楼梯口。

为内部人员使用的地下阶梯点着与平民家庭毫无区别的朴素油灯。那仿佛能照亮过去的暗钝光芒,洒落在男人身上。越往地下,越容易感受到空中的寒冷气息,甚至能听到地下泉流动的清脆声响。

在不见天日的地下,也曾经有过一个幽暗的剧场。这里上演过热闹的舞剧,甚至王公贵族们暗中进行的情色交易和人口买卖也在这里进行。

如今,女人的歌声,男人们醉酒后后狂欢的大笑叫喊都已在时光流逝之中成为幻影。行走在四通八达的通道内部,脚步的回声也仿佛被那些歌声的灵魂附着,有着奇怪的音调。风也不再呼啸了,只是咻咻地响着,又让地下室本来就低的温度下降了几分。

旧剧场门口摆放着艺术喷水池。手持弓箭的铜铸战士身上已经长上青苔又干涸,碎屑掉下来,填满肮脏的池塘。

门后转角处放着一个破败的木头棺材,前一天死于非命的灯光师就被安放在这里。


男人脸上刻意维持的微笑已经消失。在黑暗中,提灯照亮他的面庞,苍白的脸上写满恐惧和不安。

“证据,证据……”

他战战兢兢地伸手,想去触摸棺材。

有什么潮湿的液体滴上他的手背。

漏水了?

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将手举到眼前。下一秒,他的瞳孔迅速放大。

不是水。

那些猩红色的……是血!

“——呜!”

男人倒吸的一口气呛在肺里,生生憋成一声哀嚎。牙齿剧烈地打着颤,他颤抖着掀开棺材盖。

“怎,怎么可能……”

正在这时,头顶上的木板咯吱咯吱地响了几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面前,黑洞洞的眼眶里浑浊无神的两只眼睛正对着他。

李睿的头颅,竟然生生被切割了下来。拉扯的力量太大,连面部的肌肉都被撕裂,在空气中暴露迅速变成暗红色。浓重的尸体臭味扑面袭来,

 “啊啊啊啊啊——!”

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他背靠墙边,抽出自己的佩剑在空中乱挥,无意之间划到了自己的脸庞,他却像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鲜血流满面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可怖。

“救命……饶过我!!饶过我啊!!救命!” 

回答他的是来自身后的重重一击。断裂的肋骨刺破了心肺,鲜血从男人口中喷涌而出。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没有停止呼救。

黑色的斗篷罩下不祥的阴影,瞬间男人包裹。

叫声似乎猛然尖锐了一下,然后戛然而止。


———8———

“咦,有没有人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

后台忙忙碌碌的清扫女工里,突然有人提出问题。

“什么嘛,是不是又有人在地下室热吃的?”年纪比较大的清扫妇有些生气地两手叉腰,“都说了不要去了,那地方已经关闭很久了,不吉利。”

“可是剧院禁止下人开伙,我们干了一天活,只能饿着肚子,多痛苦呀!”大胆的女佣抗议。

“叫你们饿着就饿着,又不会死!你以为你是谁?贵族家的小姐吗?”

小丫头不做声了,清洁妇人叹了口气。

“算了,让我去看一下……”

老女人絮絮叨叨,提起裙子套上破烂的长靴往地下室走去。


亚葛歌剧院正厅。

水晶吊灯和各式才等到光芒让室内的一切变得流光溢彩——布景,天鹅绒坐席,前来挑战幽灵的贵族们手中华丽的剑。侍卫已经站定位置,而贵族本人也趾高气扬地在各自的位子上坐好,等待狂妄的恶魔现出真身。

舞台的另一边,演员正在做上场前最后的准备。首席男高音手里拿着烟斗,乐队总指挥吴雪峰义正词严地警告对方不要因为抽烟在台上坏了嗓子。得到此人似乎屡教不改的回应之后,男人撇了撇嘴,一甩燕尾服准备朝着舞台的方向走。

“——叶先生!”

后台传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声,一人朝着候场处狂奔。

“叶先生……吴先生……”

“怎么了?”

吴雪峰停下脚步,转身回来。

来人跑到了二人跟前。

“陶老板找不到人,您快去看看,崔,崔……”

叶修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他向吴雪峰瞟了一眼,交换眼神彼此点了点头,迈步跟着走去。


地下室。

作为第一发现者的清扫妇已经完全崩溃,手指拼命在胸前乱划,却也没能画出一个十字。

火光照着她惨白的脸——是的,地下室的喷水池里正燃烧着熊熊烈火。

崔立的半个身子软软耷拉在喷水池边。

男人无疑是已经断气了。失去血色的肌肤苍白犹如鬼魅,双眼近乎爆裂地圆睁着,却毫无神采,仿佛只是脸上开着的两个洞而已。嘴张得很大,脸扭曲成了噩梦中才能看到的野兽的样子,满脸恐惧地仰望虚空。惨白的眼球下方不断渗出血液,顺着脸流下来,又和嘴角涌出的鲜血混在一起。

喷水池边的雕塑上,铸铜战士手里的弓不见了。而弩箭……

叶修低下头看着崔立的尸体。

他的脖子极力向后弯着,眉间开了一个黑色的窟窿,长长的铸铜弩箭犹如一条黑蛇探入他的头颅。从后脑露出了沾满血和脑浆的弩箭头。

他的下半身——如果那还能被称为人的身体的话,正泡在那个旧喷水池中,里面被人砸碎了几盏灯,碎玻璃划得皮肉外翻,灯油漏出来,又和干燥的青苔混在一起,此时正冒着诡异的火焰,劈啪作响。

令人厌恶的皮肉焦糊气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怎么办,先生?”有还能强撑着说话的人问。

叶修望着崔立的尸体沉默良久,突然开口:“演出照常进行。”

“什么!”

此话一出,地下室的众人议论纷纷,连吴雪峰都难以置信地望向他。

“崔经理遇害之事,也不能轻易透露。”

叶修不容置疑地迅速下令,然后转向众人:“你们,将崔经理和小李的尸体运送到后院,所有人都去,记得掩人耳目。你,还有你,”他指向穿着华服的两个人,“把衣服脱在这儿,穿上后台给乞丐准备的戏服,去我住的地方找一个叫苏沐秋的人。”

“女士们,”他向着惊慌失措的清扫妇们微微欠身,“剧院需要为崔经理和小李举办丧礼,需要许多黑色绸缎。请你们通知后台的其他工人,可以拿着剧场的布料回去加工,所有人都去,越多越好,我们会在之后付以薪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叶修简短地命令道,“马上去做。”


吴雪峰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待到众人带着不安离去,他扯扯叶修,却被对方的表情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老吴。”叶修转过身来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听好。”

“叶修?雪峰?你们出什么事了……”头顶传来衣料摩擦声,还有年轻女性焦急的呼喊。叶修不带表情地抬头向上望了一眼。

“没什么时间了,正好一起解决。”他说着,以近乎粗暴的动作将一脸茫然的吴雪峰扯过来,一手拿起一根颇有分量的木棍,向楼上走去。


今晚的月亮是血红色的。

街灯在夏日的晚风中扑烁,演出马上就要开始,剧院内部繁华热闹,却使得室外在相较之下显得寂静得可怕。

马蹄声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亚葛歌剧院的偏门。

周泽楷没有从亚葛歌剧院正门进入。他准备先到后台去找叶修,确定他是否安全。

可是当他从马上跳下来,正要将它拴上门柱,一个黑影飞速从剧院的侧门里面冲出来,将他撞倒。黑影的力量异乎想象的大,周泽楷一个趔趄,又被狠狠地推揉着,撞到门板上。黑影跨上他的马飞奔而去。

“小周!”

叶修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跑出来。

“魅影……魅影在那边!他把沐橙……”

男人踉踉跄跄地跑了几步,失足踏空,整个人向前摔去,周泽楷连忙上前接住他。转头看去,深紫色天幕下,昏黄灯光里依稀可见,魅影怀中确实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年轻女性。

面容在晃动中难以分辨,但从身形来看,正是亚葛歌剧院的首席女高音苏沐橙。

“马在哪儿?”来不及细想,周泽楷问。

“在剧院后面的马厩,跟我来!”


叶修拉着他的手穿过后台,跑到位于剧院另一个门外的马厩,却发现那里只有一匹马。他不由分说地将缰绳交到周泽楷手上。

“快走吧,他刚才是往西边走的,我……”

“跟我一起。”周泽楷伸手拉他。

“不行……咳。”叶修弯了弯腰,似乎因为快速的奔跑和慌张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人轻,跑得更快些。还有……The show must go on. 我必须留在这里。”

周泽楷的动作微微一顿,脸上思考的神情停留了几秒。然后他解下两把配枪中的一把,将他交给叶修。

“万一。”他说。

叶修看着青年递过来的枪愣住了。

一瞬间,他的脸上几乎显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然而这一闪而过的神色在下一秒就变回了焦急,转换之快,纵使警觉性强如周泽楷,也没有发现这细微的波动。

“好好好,我知道了,快去吧!”

看着青年跨上马背,身影飞快消失在街角,叶修才慢慢放松表情,低头看向手中的左轮手枪。

之前那有些悲伤的微笑又静静地浮上男人的嘴角。

他迈步走入剧院,将被月亮映照成紫红色不祥色彩的天空留在身后。

八音盒座钟发出轰鸣。与此同时,剧场内开篇音乐奏响,舞女们迈着轻盈的步伐登上舞台。

《la mascarade》,正式上演。


参考资料:

*1751年发行的1埃居银币


评论 ( 6 )
热度 ( 59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