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剧院幽灵传说 02

※——txt归档戳这里——※

·不想看血腥的拉到6节,小周耍帅篇

·法国大革命前夜的魅影paro

·To  @shinemomo 和她的小伙伴,感谢支持么么哒w~命题要求:西欧AU,周叶二人有一方是贵族,包括老叶索吻的片段。

·前文 01

·bgm:迫り来る畏怖の影


———4———

李睿是剧场的灯光师。

小伙子干得不错,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每次都是由他指挥点火,再拉动机关用滑轮将它吊上去。他在亚葛歌剧院工作三年,但对剧场的节奏了如指掌,各类大小设施也清楚的很。

可少年却在这个他如此熟悉的地方,已经是穷途末路。

他狂也似的穿过巨大的风琴,撞开纸牌屋般的城堡背景,直接从舞台上连滚带爬地跳下来,又手脚并用爬过一天鹅绒座椅。面容因为恐惧而扭曲着,眼里充满血丝,嘴长得老大。

“啊啊啊啊啊——!”

少年的声音在颤抖,身体在痉挛。

他在下一个拐角迅速闪身,冲出观众席,向着堆放道具的后台狂奔,几乎像癫痫症发作一般疯狂摇着头嘶吼。

“我什么都没看见!不,我不知道你是谁!放过我——啊啊啊啊啊!”

一道银色的闪光贴着少年的脸飞过。他慌忙低头,狼狈地滚了两滚,鼻子撞破了,鲜血从脸上滴下来,看上去更加可怕。短刀以惊人的气势刺进背后的墙壁,发出嗡嗡声抖个不停。

李睿在撞开门逃跑的时候被划破了额角,此时满脸是血。他边跑边用袖子擦了一把脸,将眼睛上的血抹开。他拼命迈动四肢,朦胧晃动的影子和几乎将心脏震碎的脚步声中,一棵银色的树的影子在眼前缓缓出现。

啊——是那棵树!只要爬上去就可以得救了!

他想着,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树下。

“唔!”

少年迫不及待地伸手拉上树枝。可下一秒却感觉脚下一滑,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迅速袭来。腰侧像是被什么猛力拉扯着向上一提。颈骨发出了悲鸣般的断裂声。李睿从喉咙里漏出了极端痛苦的叫喊。

“啊——!”

紧接着少年被抓住喉咙掐进,力道之大就连眼珠都快要迸出来。不祥的黑色披风如同幻影一般将他笼罩。少年已经无力呼救,只是咳嗽了几声将头歪向一边。睁到最大限度的眼睛里静静地流下泪水。

“妈妈……”

下一刻,低语被猛然响起的尖锐雷声掩盖。


“Bravo!”

一个留着卷胡子的男爵长长吹了一声口哨,从座位上站起来,紧接着两个,三个,四个。先生太太小姐们脸上露出仰慕的表情,看着舞台上的男人行了一礼,然后直起身向周围挥动双手。

方才他们在宴席上寻欢作乐,待到所有人都被酒精熏眯了眼才做好约定,而那约定又是如此的可笑——明晚于此时观看今天彩排的歌剧《la mascarade》,并且在一早的报纸上刊发联合声明,对歌剧院幽灵发出挑战。

荒谬地活在自己假想中虚幻世界里的人啊——

享受出生即拥有的高人一等的地位,洋洋得意,自以为是地演绎他们所信仰的风度。他们看不到社会底层那些经受苦难的灵魂,听不到贫民窟里因贫穷和困苦发出的无奈哭泣。

但这些人在平凡之上的另一个阶层中,也表现出善恶,也有爱恨情仇。

只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而已。

按照爵位高低的坐席,公侯们享有高级包厢,排位在此之下的人依次坐在中央前排,二层前排和后厅。周泽楷身为子爵,坐在二层最前排,却意外有了最好的视野。

他在整场演出中一直盯着舞台上的叶秋,表情严肃。

一阵雷声响起。

“似乎要下雨了。”

“不知下人们有没有将事务安排好。”

“他们敢怠慢?不想活了吧。”

贵族们议论着走出门厅。周泽楷抱着纱布跑到后台,正赶上参演的一行人从候场处走下。主角叶秋和侍卫走在最后,和其他人相距稍远。

华丽的大幕落下,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歌剧的激昂气氛。


“叶秋?”

留在最后的女主角向二人挥手告别,待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出口,周泽楷便快步朝前迎去。青年伸出手,视线却没有放在穿着华丽服饰的国王身上,而是拉住了身边戴着面具的侍卫。

“哎呀,被你发现了。你能听得出我用了腹语?”

侍卫耸耸肩,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与主角别无二致的脸。

周泽楷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拉起他的手,解开戏服扣子,露出雪白的布条。

“啊……对了,从谢幕时举手看出来的。真敏锐呢。”

叶修苦笑了一声。周泽楷还是没有理他,只是手脚利落地拆下临时裹伤的衬衫碎片,将一瓶从会场带来的白兰地倒在纱布上,细细地为他清理伤口。走廊里等距离排列着燃烧的油灯,火苗时不时窜出,光影晃动渲染了周围的空气。

打扮成国王的青年看着他们两个,表情颇有些复杂。

“呃。”

“叶秋”越过低头忙碌的周泽楷,跟对方交换了一个有些无奈的眼神。

“老弟,这是周泽楷子爵。小周,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叶秋。”他凑近周泽楷的耳边悄悄说道,“还有,其实我的真名叫叶修。这不是手抬不起来吗,叫他来顶着这张脸坐那儿,我用腹语术演唱咏叹调。老崔不知道这事儿,身份特殊,注意保密啊。”

周泽楷忙着手上的活计,只是在换纱布间隙抬起眼来,望着叶修点了点头。

“这孩子……”叶修无奈。不停摇晃的油灯熄了几盏,四周突然变得阴暗。

远处又响起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啊——!”

后台突然响起了女人的尖叫。紧接着是狂乱的脚步声,近乎哭喊的颤抖哀号。

紧接着更多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天啊!”

“快报警!”

“不,等一下……”

叶修眉头紧锁,一把将不知所措的叶秋推到衣橱后面的暗门里,拽起周泽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5———

阴云密布,雷声轰鸣。

少年在后台的空中悬浮着。

脸因为恐惧而变得铁青,五官扭曲着,眼眸里有着近似疯狂的怪异光芒。

身体并没有支离破碎,甚至连血都见不到,却被无数细线穿过,半悬在银色树枝的月桂树上,像是掉进蜘蛛网里的可怜爬虫。

又是一声炸雷。

 “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次发出尖叫的是之前在贵族酒会现场跳舞的女人。她忍不住双膝一软跪下,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嘴里喃喃诉说恐惧的话语:

“怎么可能……他一直在听!他一直都知道……”

尸体被闪电的白光照亮,让人不禁想到断头台上盛在银盘里鲜血淋漓的首级。钉在死者脖子上的那根细线上,挂着一张小小的字条。

——吾接受汝之邀请。


 “演出照常进行。”

经理也赶到了现场。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他斩钉截铁地下令封锁消息。

“怎么能……”演员中有人心有余悸地喃喃。

“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你们知道吗?李睿算什么?只不过一介劳工,无关紧要。”崔立的声音尖利而冰冷,“明天各位尊敬的宾客们就将要前来,帮助我们打败幽灵,他们怎能因为一个平民的死亡而受到怠慢?”

“老崔,你我不也是平民吗。”乐队指挥吴雪峰靠在化妆室的门口掏出手帕擦拭指挥棒,听到经理的话,皱了皱眉头问。

“对。所以直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生命贱如草芥。”

剧院经理手执长杖,单手撑住门,苍白的脸上表情似乎阴晴不定。

“明天的公演,外出度假二月有余的赞助人陶先生将会回来,也会到场,懂吗?不能让他为这件事劳心……今天发生的事严禁外传,演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取消的。而明天……是与幽灵的最终决战。舞台已经搭建好!灯已经点亮!我们不再需要灯光师,我们要的只是演员,优秀而卓越的演员,来上演这场历史上宏大的歌剧……”

崔立越说越激动,到最后直叫喊起来。领了经理的命令,演员们面带或是惊恐或是不安的表情散去。没有人发现,他们的经理眼里闪着疯狂的光芒。

似乎有谁碰落了什么东西,黑暗的舞台间响起极轻微的“咵哒”一声。

The show must go on.

阴沉的雷鸣逐渐远去。


周泽楷一脸担忧地看着叶修。他说要出去抽个烟,可是回来就看起来异常愤怒。

“犯人用的是极细的琴弦。”叶修阴沉着脸开口,“在一端绑上重物,固定另一端,然后松手,瞬间极大的压力会将人的身体切割成两段。而如果线够细的话,损伤的肌肉会瞬间重新贴合。看起来就像没有伤口一样。”

“但是,身体完成这样迅速的恢复有一个前提。”叶修的脸在灯光中时明时暗,他似乎下了决心,才缓缓开口。

“需要人活着。”

魅影是在李睿还有知觉的时候对他做了这些。极细的琴弦高速切开皮肉,卡在内脏中央。然后一根,又一根……承受近乎千刀万剐的痛楚。没有人知道少年停止呼吸之前经历过怎样的恐怖世界,只能从那双直瞪着已经失去光芒的眼睛中依稀看出痛苦。

周泽楷抬手,摘下别在胸口的白蔷薇花束,轻轻放在少年丧命的树下。叶修怔怔地看着。雷雨之后的月光从后门洒进来,将这些不祥的银色树枝照得闪闪发光。

“人心最不安定且难以捉摸的东西。演员在舞台上一人千面,演绎着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悲欢离合……我们清楚的甚至比我们自认为知道的要多得多。” 叶修沉默半晌之后,突然开口。

“残忍人性的激发物有三——权利,信仰与爱。” 他叹了口气,“讽刺的是,它们都是如此美好的东西。”

释放无限光明的是人心,制造无边黑暗的也是人心。善良与美好的极致是人心,龌龊与邪恶的源泉也是人心。光明与黑暗,美好和邪恶交错的历史中,从来就无人能够看清全部真相。

叶修转向周泽楷,背后打来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投在青年面前。

“我想知道,此人的动机究竟为何?”


“你确定是人。”周泽楷并不是在提问。

“否则呢?”叶修抬眼看他,“难道你相信神灵存在?”

青年摇摇头。不,他不相信。

他曾经从最残酷的战场上走过。他见证过杀戮,屠戮,见证过无数相信上帝的灵魂至死没有得到拯救。

枪炮响起的时候没有神灵,就算有,也不过是举起了沾满鲜血的长矛,再召唤更多的人将新的血涂在其上。在滚滚硝烟中,露出獠牙微笑的战神。

神灵不会拯救任何人。

法兰西的历史上也曾发生过无数次宗教内战。永远都有借口将人们分成对立的阵营捉对厮杀,永远都有人在错误的时间因为错误的原因死去。

神灵没有守护任何人。

“果然,”叶修苦笑。

“那恐怕我们两个都不能为他祈祷了。”

白色的花朵在风中微微颤抖,顶窗是圣经的彩绘玻璃,花瓣刚好投在一片红色的的影子下,像是染上了鲜血。


———6———

送走周泽楷,叶修一个人走上屋顶的水塔。

小阁楼式的塔顶封闭着,却无法抵挡高出猛烈的风。叶修通过一道缝隙向下看。那里是亚葛歌剧院一般意义上的顶层,由古董天使雕塑装饰的空中花园。它正沉睡在他们脚底。

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下方传来悠扬的音乐。这声音来自歌剧院独有的八音盒式座钟,不同于钟声敲打的庄严铛铛声,八音盒的音色虚幻,飘渺。

此处只能看到一点儿朦胧的灯火,大部分的光照来自月亮。银色微光轻洒,从各个木板间的缝隙漏进来,在灰色的地砖上映下栅栏一般的影子。

真正的顶峰。

但其实那些处于此处的人,什么也看不见。

如同养在深宫里不经世事的皇帝。路易十六本质上是一个温和的君主。但是他无法理解民众所经受的苦难,不知道被命运摧残的人会爆发出怎样的恶毒与仇恨。他对即将来临的风暴一无所知。

国王们蹂躏的只是些他们看不见的人。

而另一方面,民众无法理解君主。他们被镣铐与锁链束缚,于是将一切归罪与君王的统治,疯狂地想要打破这一切。他们是无知的毁灭者。让愤怒主宰行为,而非寻求拯救国家的良方。

在这种人心普遍浮动不安的情况下,狂暴的行为如同生长在腐尸上的毒蘑菇一般滋生。自从巴士底狱被攻占,疯狂的报复行为昭显了上位者最为残忍的一面。有人监狱中庭设立观众席,让平民到监狱去欣赏绞死活人的过程,有人将死囚破碎的肢体削尖,再用它刺向下一个被粗暴定罪的无辜之人。

法兰西。

这个国家对于死亡早已麻木和淡然,甚至包括走向死亡的死刑囚自己。看到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还有亲手建立的制度堕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些往日的革命家们跌进了虚无的深渊。

只需最后一击,国家便会如狂风中被白蚁蛀空的树那样动摇起来,造成前所未有的最大的动荡和最可怕的混乱。

歌剧魅影,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吗……

叶修沉思着。头顶月色血红,被滚滚浓云遮蔽着,诡异而耀眼。

背后暗影晃动,有人无声地走近。


黑色的斗篷卷起狂风,雪亮的月光照亮来者之脸。他戴着一个白色的面具。仿佛古典壁画中走出的幽灵。手中血红剑鞘的匕首仿佛有灵魂般,发出一阵阵妖冶的光。

叶修察觉到了什么,在看清来人之前他敏捷地矮身,整个人扑在了地上。

匕首从他头顶划过,钉在了墙上。

一刺不中,魅影啧了一声,手一挥斗篷哗啦一响,就要将插在墙里的匕首拔出来。叶修抬起手向魅影撞去,却因为牵扯到伤口而动作一滞。

魅影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脚踢上叶修的腰侧。随即将叶修的手粗鲁地拽到身后。被反手用力压制的身体无法行动,叶修试着侧踢,却也被轻易躲过。无表情的白色面具已经凑得极近,幽灵持刀瞄准叶修的喉咙就要刺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楼梯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即通往水塔的小门被使劲撞开。

幽灵受到出其不意的冲击,被撞出数米。

遭受强烈碰撞的门疯狂地来回晃动,吱呀哀叫。门缝里透出的灯光映出一个青年的身形。


周泽楷冲进小门,迅速护在叶修身前,并从大衣里掏出了大型的燧发式左轮手枪,瞄准魅影扣下扳机。手扳动击锤带动转轮到位,火光骤现。魅影向旁边闪避,没有打中。

左轮手枪只能装填一发子弹,首击不中,枪械就成了废物。魅影见闪避成功,改变目标挥动匕首向着周泽楷猛刺。

枪又响。紧随其后的是尖锐的金属声。

幽灵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了几步。周泽楷的左手,赫然也握着一把大口径手枪。可惜黑暗的披风之下藏着钢板之类的护具,让他免于被子弹打伤。

幽灵侧身闪避,在千钧一发之时扯住门上的一个把手向下用力猛拉。

“哐!”几个纸箱子重重砸下来,扬起的尘埃让视野瞬间模糊,无法瞄准。

周泽楷皱了皱眉。四面扬起的尘埃里,魅影突然向叶修扑去,他的脚步跟随着那道黑色阴影的方向,看准时机迅速地将手一挥。

火光四溅。周泽楷竟然是以手枪枪身接住了这以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剌出的匕首锋刃。激烈的撞击让枪身迸出火星。

可是,为了护住叶修,周泽楷自己却是破绽大露,被魅影用膝盖狠狠撞上了侧腹。

“唔!”

青年吃痛,闷哼一声,被捉住肩膀砸往地上砸去,叶修又是在此时扑过来,将自己的身体垫在了周泽楷下面,支撑他稳住重心迅速爬起。

黑衣幽灵不再恋战,一头向着楼下冲去。

随着凌乱的脚步,漆黑的身影从侧门消失。


周泽楷用手臂支撑着自己从叶修身上起来,无言地擦了下嘴唇。手指上渗着淡淡的血痕,在苍白的月光下却显眼异常。

“咳……没事吧?”

“没事。”周泽楷摇头,他的嘴唇被划破了,小腹疼痛,但所幸没有大碍。他持枪在手,一边更换弹夹一边调整紊乱的呼吸。

“你怎么,”叶修叹了口气,“这样很危险。况且你是有爵位之人……”他说了半截,似乎还有其他话,却最终没有出口。

晃动的光影消失之后,只剩月光静静洒下。在此刻,剧院顶部狭小的房间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气氛,刹那间仿佛时空凝滞,万籁俱寂。几乎无法想象片刻之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恶斗。

年轻的爵士眉头微蹙,认真地注视着他。


“你说过的,不相信神灵。”周泽楷开口。

“……嗯?”

明朗的月光照下来,青年的眉眼中瞬间几乎有了一丝笑意。

叶修突然觉得有些恍惚。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他的面庞在月光中似如天神下凡。嘴角还残留着血迹,有些脱力般的微微翘起,看上去却是那么美好。无法想象一个浴血沙场五年的人,还能有如此单纯的笑容。

他吸了一小口气,用微微颤抖却坚定的声音说道——


“如果没有神灵,人们就应该彼此守护。”


制造无边黑暗的也是人心,释放无限光明的是人心。

龌龊与邪恶的源泉也是人心,善良与美好的极致是人心。

恶行会垂留史册,掀起撼动世界的狂风巨浪,而此刻青年在月光下认真诉说的话,也许后世永远不会被人传诵,却如同此时挂在夜幕中的弦月一般,苍白,脆弱,但却始终静静闪烁细小而坚定的光辉。

叶修咳了两声,提起衬衫下摆。

“那么,”他作出一个少女屈膝礼的姿势,“汝是吾之拯救者吗,英俊的骑士大人?”

果不其然看到青年猛地红了脸,一个劲儿摇头,叶修抿嘴一乐。

“好了,没事了,回去吧。”

月亮越升越高,将天边堆积的云朵也染成地平线上的乌云在灰色天空的映衬下清晰可见。

冷风吹过,注意到身边人衣着单薄,周泽楷脱下外套披在叶修身上。嘴唇刚巧压上他的头发。意识到这一点,青年微微颤抖着小小吸了口气,脸上的红色又深了几分。

男人贴着他的胸口低笑了起来。



·本章节参考文献

《旧制度与大革命》 作者: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

《歌剧院幽灵》 作者:加斯东·勒鲁

《巴黎圣母院》 作者:维克托·雨果

·其实不是在否定法国大革命的历史意义……大概是个人认为,被剥夺的应该是皇权而非人权,遗憾这一点历史始终没能做到。


评论 ( 5 )
热度 ( 64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