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Voyager 07 [fin]

【周叶】Voyager

·前文 06

·配个bgm……银英的 must be something

·天琴计划居然上了百度热搜!天空学院出身的lz感觉……学校主页上那个死挫的宣传视频看着都得瑟了很多_(:з」∠)_

·把我小周抱回家,么么哒,啪啪啪(唱

 

———13———

向死而生是什么意思呢。

飞行员时代顶着大风和地震中被毁坏只剩2000米的跑道强行起飞,第一次航天任务时自动调整器失灵,手动控制返回舱以差一度就机毁人亡的吊诡曲线切回大气层。

如此困境,在这些肩披星光的男人之间并不足为道。选择航天员这种高风险职业,面对未知广宇,他们已经做过一切准备。在大火中将硬盘送出去的时候,周泽楷确实没想过,自己还能等到返回地球的那一天。

直到那个声音响起。

 

计算机屏幕亮了。这个坏了许久的通讯器有着老式汽车收音机的外形。通讯光屏不能工作,数据甚至需要把便携式计算机连接到通讯器上才能接收。

近十小时之前录制的指令传到耳边,一个声音规矩地提点了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开始发出指令。

“冬眠解除,利用行星跳板,开始调整。”

“Samsara 1,进入阋神星轨道。”

行星跳板,同彗尾计划出发时一样,利用行星的引力提升航天器飞行速度。对手动操纵的时机和角度有着非常高的要求,尤其是质量几十吨的航天器只依靠一个姿态火箭推动。周泽楷在心里最后过了一遍要点,驾驶摇摇晃晃的飞船靠近这颗位于柯伊伯带的矮行星。

微光像一层薄薄的霜裹在这颗行星的表面。离太阳近的一端,地平线在这光晕中朦胧而闪亮。

 

也许死亡本来就不可怕。倒是完成这一次次冒险,向威力无比的宇宙挑战的大胆之行,可能会招致更加痛苦的惩罚。也许会在陌生矮行星的岩石上撞成一团火球,也许会在接近绝对零度的寒冷世界里痛苦挣扎,冒然探寻宇宙的人类,会遭受最可怕的报复。也许干脆的自我了断远要比经历这些轻松。

但他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路走来,他肩上背负的一切早已超越了生死的简单抉择。

使命。理想。未来。荣耀。

“数据传输完毕,Samsara 1,祝你好运。呃,请不要切断联络,专家组要求通话。”

……还有他。

“吃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周泽楷眉眼一弯就笑了起来。Samsara1 倾斜着擦过引力安全线,在全手动控制下,再近几米就会坠毁,却在矮行星自转的同时,随着阳光一同从新雪初落般的地平线上划出一道弧线飞出来,闪耀着金色的光辉。

“嗯。”他对着远方的恋人轻轻回答。那声音穿过三万七千光秒的虚空,向家的方向飞去。

 

“小周,祝好运。”

 

叶修坐在窗前,看着绿色波涛一般的芦苇在眼前伸展起伏。

又一个夏天来了。

阳光透过窗框大片铺洒在纸面上。他抬起头,金色的光晕便落在他的睫毛上,描绘出他和那些纸上行星的轮廓。

 

“听说过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吧?”

他还记得自己联系到邱非时,对方眼中无法掩饰的惊恐。

“您想让Samsara直接降在天体表面?可是不说着陆碰撞问题,有任何一个柯伊伯带天体满足要求吗?半径,表面状况,回归时间……!”对面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猛然停下,过了好久,听筒里才传来一声惊呼,“有一颗!”

“看到我的论文了?”

“老师,这简直……”邱非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话语中似有颤抖,“太冒险了。”

君莫笑。

这是一颗克鲁兹族长周期彗星,七年前,叶修在一次观测中发现了之前记载的一颗大彗星行进速度有了偏差。他推断它在回归近日点之前又发生过一次分裂,而分裂出的这颗新彗星,根据动量推算,无论运转周期还是轨道半径,它都足以履行将Samsara带回太阳系内层的任务。

这将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可是迄今还没有人实地观测到它。

“如果您成功了,这一定会是迄今为止最具雄心的深空着陆计划。对航天局,对整个世界的意义都非同小可。但如果它只是建立在一颗迄今为止还无人观测到的彗星上,还是有些不切实际了。”

“如果算出它由地观测的准确位置,可否获批?”

“我想是可以的,可是这要怎么做到……”

“我会想办法。”

 

随后是没日没夜的闭关,一页又一页的演算纸,数十个硬盘才能储存的轨道信息。

桌前大张白纸上绘制了各类天体,附带重量,运动状态等数据,有些甚至就是彗尾计划不久前所探测的。他坐在那儿,不眠不休,用这些公式和数据一点点积攒着希望。属于Samsara的,属于周泽楷的。

四天后,邱非的电脑收到一份论文。

“我今晚就去确认,老师。”已经小有成就的年轻科学家,此时却目不转睛地瞪着屏幕上的报告,几乎忘了呼吸。如今电脑的储存与计算能力远超人脑,就算是航天局内部,也时有轻视轨道学家的言论。

但是这样精准的把握,记忆,直觉,甚至被压缩到极限的演算精度和速度,除了他的老师,又有谁能做到?

“您……很伟大,真的。”

“继续加油吧。”叶修勉励了一句,挂上电话,靠在椅背,合上酸疼的眼睛。

那可是小周,怎么舍得拿他冒险。

 

第二日,位于西南G省G市的大型射电望远镜准确观测到叶修预言的彗星。消息被立即送到SOHO卫星报告网站,第二日,彗星得到A国M州H学院天文台国际小行星中心的认证,得到永久编号,“君莫笑”正式成为它的官方注册名。

接到消息的时候,邱非冲出办公室,正是傍晚时分,他抬头,望着不知不觉中降临的璀璨星空。

耳边响着老师曾经说过的话。

“宇宙能被理解,这是最美妙最令人惊奇的事实。”

“苍穹之下井然有序运行的万物,日复一日运转在轨道上不曾偏离的行星。宇宙是规律的集合,而规律本身,便是生命与美,一切的起源和归宿。”

精巧,壮丽,无人能撼。

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生,星云流转,宇宙是从来就不是心软友善的家伙,何谈把一群人的期待带入浩瀚星河的一粒孤星之上。

所以,也许没必要将这一切归于好运。

可是有些人,确实值得这样一份无比珍贵的礼物呢。

 

———14———

会议后一星期,叶修提出了这个震惊航天局的计划。

“让Samsara借助阋神星的引力调整航行方向,直接在之前得到证实的彗星‘君莫笑’表面降落。”

“这是不可能的,即使彗核引力很小,以Samsara的质量降落,也会直接坠毁。”

“对。”

“所以?”

“我会通过轨道计算,控制着陆角度和速度。让Samsara在无相关设备的条件下安全着陆。”

 “把这些天子骄子的命运放在自己手里,滋味不好受啊。”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对沐橙说过的话。

而这会是最疯狂的一次。条件最严峻,设计最大胆……还有将性命交到他手里的那个人,是他此生中最不想失去的那一个。

灵魂是建立在肉体上的。一旦生命之火熄灭,纯粹的信任将不复存在,执着的追求将不复存在,理想、信念、默契,一切美好的情感建立在唯物论上都如此脆弱。不再有他,便也不再有“我爱你”。

他必须成功。

 

重新坐回控制中心中央的座位,周围恍若悬浮空中的声音与光线依旧熟悉。一道蓝光照亮了他的侧脸,一个机械声音汇报生活舱姿态调节小火箭的各种参数。

身边的团队中多了不少熟悉的面孔。彗尾计划的人都来了,他们和邱非带领的新一代专家组成员一起,关注着Samsara的最新动态。岁月在这些人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迹。但那闪在眼睛里的光辉如一,探索与征服的精神如一,对生命最真挚的热爱如一。

如一,且永无止境。

在这样的眼睛里,时间不再是磨蚀沙砾的沙漏,而是将珍宝温柔收藏的大海。那样的双眼在向着天空呼喊,等待横亘千年历史的,无数人期待的回答。

 

在得知该计划及其面对的困境后,韩文清,同样名满天下的天体物理专家,叶修十多年亦敌亦友的老相识,站起身坚定地回答。

“人类的使命是不断向前,而承载这些使命的人,无论如何值得一份英雄的礼遇。”

“所以,航天局那边我来搞定。你就好好给我算,只要有任何可能性,哪怕再小,都要把Samsara 1接回来。”

“好!”叶修朝着韩文清伸出手,作势要握。韩文清瞪了他一眼,一掌拍在背上。

“和你经手的每一个项目一样。”

“不出一丝差错。”叶修嘿嘿笑着,收回手敬了个军礼。

 

“信叶神,不出轨!”

这是那堆小兔崽子们。邱非站在他们中间,作为彗尾计划初始构想的提出者,正视他的恩师和支持者。

“我会一直向前。”

“我们都会。”

 

“老叶,等小周成功着陆以后,单位旅游去月牙湖,我和沐橙陪着你,也好好休息休息。”楚云秀拍拍他的肩膀,“到时候一起许个愿。”

女人说完转身,走到开过的平台上。风吹起她的长发,吹起她嘴角的微笑,吹动她望向西边的目光。

Z国古老的传说之一,当沙漠中的月牙湖变成满月时,无论分别多久,相隔多远的人,都一定会再次相遇。

 

“老头团,出发!”

张佳乐拿起耳机的时候,对着电子屏幕上的星群用力地挥了一下拳头。

然后他被韩文清黑气四溢的脸吓得一屁股坐了回去,孙哲平还顺手把他椅子挪走了。

 

“现在你看你都退居幕后了航天局也不全仰仗你了还能取得Samsara的控制权你要感谢我和老韩和苏妹子给你们这么个机会啊……”

黄少天坐在桌子上晃着脚叽叽喳喳,被苏沐橙拿一把瓜子堵住了嘴。

“啊呸苏沐橙你大爷!瓜子带壳往我嘴里塞!”

 

“没直接整朵花扔你嘴里够意思了。”

苏沐橙看都不看他一眼,眼神转到窗外。

她已经成为航天局通讯系统的专家。也正是她,找来19年前建造Samsara的资料,协助叶修凑齐这帮子人,并且发现了由短途飞船改装的部分舱体中未拆除的信号接收器,成功联系到远在一百亿公里之外的周泽楷。

她早已不是那个小姑娘了,可放下手中的报告,她仰望天空的目光却仍然不带一丝杂质,只有温柔和怀念。

头顶,星群。脚下,星座。数十亿里的路啊,在征途上看着星系死去,看着亲人死去,看着自己死去,像雪落于水。

“我不求名垂千古,只是希望有一天能看到我们所做的一切找到属于它们的价值和意义。”

在他们第一次搬进航天城的时候,哥哥对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这么说过。

有生命的地方,都有亮光闪烁。那就是他们所信仰的价值和意义。

不管前途多么艰险,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她擦了擦眼角,又微微地笑了起来。

我们都会站在你身边。

 

Samsara沿着预设的追寻轨道飞驰,在进四个月后与彗星“君莫笑”交会。发射时间7016天09小时27分,“君莫笑”与航天器Samsara之间达到最佳捕获位置,Z国国家航天局控制中心向Samsara发出唤醒信号。

入轨过程非常顺利,在“君莫笑”的重力怀抱里,Samsara开始环绕轨道运行。

周泽楷从舷窗向外,看着这颗泥巴色的星球。

温暖的颜色。他想。

也许是名字之间有什么特殊的感应的缘故,这颗星星让他想到了叶修的眼睛,笑容,话语,怀抱。

他在自己怀里舒展四肢,眼里流转过冬日初晴的阳光,像是慵懒而粘人的猫;他一点儿不秉持年长者的矜持,把自己当钻头,连扭带拱往周泽楷臂弯里钻;他的臂膀从他身侧环过,让两人的拥抱再无一丝缝隙;他形状优美的手碰到窗台,被凛冽冰冷的触感刺到了,轻颤一下又缩回去。

那些日子里窗外鹅毛大雪飘着,远的被一片白茫吞没,近的被昨夜忘关的小台灯映成金色,在暖暖的光线里精灵般飞舞。

还有他说过的话——

“小周,听清楚。任务成功或者失败,这些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是无法掌控的。原因和结果都不要紧,唯一重要的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

“这个世界上运行的一切规律,便是宇宙理解自己的方式。要把我们解读出的,我们拥有的,让它看见。”

甚至更早些时候……

在初来时的彷徨中——“你是一个能够理解宇宙的人。你有着与星空契合的灵魂。”

对自己磕磕绊绊说出口的信任——“我很荣幸。”

生命里终究会有一个人,即使被判了死刑,也要为他挣扎着活下去的存在;就算自己已经放弃希望,也不愿让他失望的存在——不论相隔多远,或是艰险重重,都一样想要靠近的存在。

于周泽楷而言,叶修一般的存在。

 

“小周,我爱你。”

远程指导以这句话结束,周泽楷在心里描摹着叶修说话时脸上的温和表情。平静,信赖,包容一切。

“我也爱你。”

他将手握上了姿态火箭的控制杆。

 

———15———

人类,从那遥远却依然光辉夺目的时代开始,在无尽的历史里向往着属于天空的一切神秘美丽。像孩子追寻着一只蝴蝶般,他们来到这个广袤寒冷的战场,与世间最强大的力量厮杀。

这个种族可以后退,可以窝在自己舒适温和的行星里生生不息,可以停滞不前,放假星辰大海对安逸的生活不会造成任何冲击。

但这不是我们做出的选择。

否则,人类也不会费神创造什么字母表,或是从动物的叫喊中总结出语言,也不会穿梭在各大洲之间,也不会跃跃欲试地飞上蓝天——每个人在探索,在追寻,他们想知道自己的视界之外一切是什么样子。这是最基本也是最赤诚的渴望,人类本身,都不知道这渴望在广袤的黑夜笼罩下会传得那么远。

是了,如果选择一条安全,中庸的道路前进,群星便会变成遥不可及的幻梦。只有最勇敢的冒险者,才能收获最耀眼最灿烂的瑰宝。

而在这之外,心怀共同梦想之人携手,源于这个种族最浪漫最伟大冲动的激烈共鸣,一路走来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拥抱,它们是人类为彼此呵护的光辉信念,也是支撑我们将双手伸向天空的力量。

这是风雪中指引方向的温暖光辉,是寒冬夜里大海上的灯塔。

这是人类对着无垠的夜空,点燃的自己的星光。

 

我们喜欢的不是危险,我们喜欢的是生命。我们追随不屈的斗志渴望火热搏动的心。

可是那些我们愿意为之而死的东西……

——却在不知不觉中,给了人类籍之而生所需要的一切。

向死而生。

 

“妈的!漂亮,了不起!”

没有任何可以辅助着陆的系统,也没有任何可以抵抗减震的设备设计,但Samsara和“君莫笑”交出了一张完美的答卷。

以姿态发动机当减速发动机,逐渐降低轨道,继续让侧面的姿态发动机对着正下方喷气减速。在一百亿多公里之外,没有任何着陆设备设计的Samsara在彗星“君莫笑”上软着陆成功,最终着陆的速度只有每秒1.5米。

“太漂亮了!周泽楷简直神了!”播报员激动得不能自己,“这是奇迹,当之无愧的奇迹!叶修和周泽楷,他们创造了航天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突破。太空于人类而言,不再是冰冷的死亡之地,而是奇迹诞生的舞台!”

“太好了,太好了……”苏沐橙猛地冲到控制台前,泪花飞了叶修一脸。

“淡定点好吗,人家都已经成功十一小时了。”叶修拍拍她的肩膀,“还没结束呢,接下来就是准备截杀这颗彗星了,有没有信心?”

“嗯。”苏沐橙只是拼命地点头,仿佛又变回了二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厉害。”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叶修转过身,看着来人突然扬起嘴角一乐。

“呵呵……还是那么吵。”

张佳乐迅速被孙哲平捂住了嘴。韩文清似乎想皱起眉头,但面部线条却意外柔和:“什么意思?”

“你懂的嘛,这计划刚提出来的时候,也就被这么围攻过一回。那时候,啧啧,老韩你可是站在反对第一线的。怎么,现在还要跟哥唱这对台戏?”

对方眯起眼,叶修却似乎丝毫没感受到压力一般,朝着他挥了挥手。

“当时我反对,原因之一是你的方案容错率太低。”韩文清冷冷地回答,“第二是当时对天王星的引力测算数据来源太少,并不可信。”

“那些数据已经足够了。”

“对,事实证明你是对的。”

男人没有笑,却重重拍了拍叶修的肩膀。

“你最了不起。”

孙哲平一手捂着张佳乐的嘴,一手给叶修竖了个大拇指。

 

“叶老师,祝贺你。”

“叶工,太他妈牛逼了!”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西北高原最美丽的时刻,地平线上浮着一轮杏桃果酱般的夕阳,云霞间反射的光辉将所有人的脸颊映得绯红一片。

与此同时,航天局退休职工宿舍,老人躺在摇椅上,听着收音机中的播报,颇有些怨念地哼了一声。

“这个小叶啊……”

然后那苍老的脸上皱纹舒展开来,变成一个欣慰的笑。

像老瓷器上的釉花,沧桑而又温柔。

 

二十年前。

G省J市,卫星发射中心,几乎是这个国家航空航天产业心脏的所在。

“调动吞日3号进入木星大气层,对,没错,直接到表面。云图观测显示有强风,可以获得更好的加速度。”

金成义从门口走进来,刚好看见叶修摘下耳机。

“叶总工程师,你又乱调卫星?出个什么岔子撞进去了,航天局的脸就要被你丢光了啊。”

“放心,我保证仪器表面温度不会超过…这个冰箱。”叶修随便一指,看到金成义的表情又改口,”哎呀跟您开玩笑的,不会超过零下七十三度。您来干啥?”

“啊…哦,基地又要来一个备选宇航员,试飞中心转过来的。”

“飞行员啊?直接开着自己的飞机过来?”

“对。”

叶修腿一蹬桌子,连人带转椅一起转过来,嘴里还叼着支铅笔。

在金成义的回忆中,那时的叶修比现在还瘦,几乎像个未成年的孩子,脸上的笑容却很明朗,比起现在少了分时光打磨出的淡定,却更多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朝气盎然。

“走,去看看。”

 

“结果小叶探头探脑被挤到了第一个,和他打了照面,哈哈。”

摇椅摇着,收音机响着,老人笑着。

 

“周泽楷。”

刚来报到的青年不认识人,叶修一气呵成地就被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哎哟,”他手忙脚乱地还礼,手都举反了,”我可不是你长官,当不起当不起。”

金成义呵呵地笑着,介绍他们两个认识。

叶修抬头看着周泽楷,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小,却已经以空一师王牌的身份在试飞中心服役五年,得过象征Z国战斗机飞行员最高荣誉的金头盔奖,带的中队连续几年在对抗赛中拔得头筹。

那时候他就已经有了时光如寄的感慨,偏着头在风中想,年轻真好啊。

宇宙,荣耀,将会属于你们。

 

同样的回忆,在四年后被主角之一重拾。

“君莫笑”的运行速度非常快,比起去时锱铢必较地借力行星,返程用时短得惊人——只用了1314天,就回到了火星轨道外层。

对于这种小型彗星,长彗尾差不多在此时出现。因为速度过快,彗核表面将会受太阳风强烈冲击。航天局派出了速度最快的运载火箭“荒火”迎接Samsara凯旋归来。

机组成员中,叶修赫然在列。

“说好的,带你回家。”他在通讯中对Samsara传去这样的信号。那艘飞船正被自己发现的彗星载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离家越来越近。

“嗯。”

他的小周,就要回家了。


随荒火升上天空时,他被超重力压在椅子上。

血液集中使得眼睛有些疼了。不过他当然不会闭上眼睛,也无法停止思维,阻挡记忆。

在心里计算着自己在以多么惊人的速度飞向太空时,他突然就想起了周泽楷红着脸向自己描述过的那些感觉。那些奇异又令人激动的感觉。

“冲动、胆怯、透不过气、异于寻常,还有一些紧张。但却从未想过要停下……对吧。”

他调整了一个姿势,看着荒火银白色的机体在大加速度中颤抖,外壳反射出刺眼的阳光。

小周把两人交错握在羽绒被上的手一同拉下来,抚上怀里自己赤裸的脊背。小周的抚摸是那么轻,那么亲。小周和他额头贴着额头,露出一个偷乐式的微笑,还以为他看不见呢。嘴唇微动,轻轻描摹着彼此唇上的细小纹路。

希望能一直不停下,希望能持续到永远。

从最初开始。

那天机场停机坪上风很大,草地被晒久了,散发着辛辣的香气,如蠢蠢欲动的汹涌波涛。

叶修穿着白大褂站在塔台门口的空地上,眼睛被大风吹得眯起来。他抬头盯着几乎是在眼前轰鸣的涡轮喷气增压发动机。看着它卷起的气流带着周围的天空搏动,然后慢慢减速,停止。

大地正在不断远离。

坐舱里穿着飞行夹克的青年摘下头盔。

几秒之内,映衬“荒火”的天空颜色不断变深,直到变成纯黑。

有人搭起梯子,他一步步走下来,背后金色的阳光将他模糊成一片跃动的光斑。

眼睛适应了黑暗,一颗两颗星开始在身边闪动。

在很多年后想起这个瞬间,一切却清晰如昨。

叶修望着这些星星,在心里想着一双眼睛。那么纯粹,那么明亮。

总会有一个人,将你生命中的某个瞬间镀上无与伦比的光辉,让其他的一切全部黯然失色。

 

前方,整条银河就在眼前,缓缓铺展开。

 

END

 

 

———※———

·顺便……我要致个歉。查资料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单位转换问题导致施瓦斯曼-瓦赫曼布鲁克斯两颗彗星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现(huan)已(le)更(liang)正(ke),接下来出来闪的天体……我已尽力让他们的存在更合理了。几个点重新戳一下

1.一天文单位约等于1.496亿千米。文中小周出事故的地方离地球113亿公里,离太阳114.4亿公里,为了让数字看起来壮观一点就不折合了(啊不……单纯懒而已),处于柯伊伯带(半径75-750亿千米)内。

2.克鲁兹族彗星的周期都是上千年的……lz查了下,一千年前的观测数据没能找到足以推算出动量的,所以取了“君莫笑”这个名字将它虚构化了,这个是本文最大的bug,gn们不要被误导。

3..除1997年造访地球的海尔-波普之外,一般彗星彗尾在小行星带附近就基本不可视了。lz文中“看到碎冰折射出淡蓝晶莹的天河”夸大了别信,不过海-波确实闪得一逼(亮度是哈雷的数千倍)还千载难逢(下次是4385年12月25日)!

这就是缘分呜啊!但愿人长久,那时荣耀还在,周叶还爱,mua~

·放前面有点丧病了我要在这里说。大家觉不得啊,那个名叫Samsara的航天器落到名叫君莫笑的彗星上的设定……其♂实♂挺♂深♂意♂的?

·有个本子,购买地址在这里,所有文档都放出了,感谢今儿老师的配图w

txt http://pan.baidu.com/s/1bnUFwpL  密码: xp7p

pdf私信问我要,可以自印收藏,勿商用


评论 ( 28 )
热度 ( 191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