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Voyager 04

【周叶】Voyager

·前文 03 后文04 

·我写完我脑补完以后再看我画的那图,咳,真难看……

·为了物理系的节操:其实近距离观测彗尾的诡异效果是不可能出现的,还有前一节的施瓦斯曼-瓦赫曼和海尔·波普彗星在2020年左右实际上隔着太阳系九十度角遥遥相望orz……所以这是个bug可是查不到一个符(ming)合(zi)剧(hao)情(ting)的彗星了嘤T T

·附图1997年海尔·波普彗星近地美照viaMTUxNASA~想象一下到那个尾巴尖儿去看啊啊啊真的会很爽的


———8———

C国,J市,东风航天城。女人推开一扇厚重的大门。

吱呀声响起的时候,她一瞬间有些恍惚。

空调还没开,窗外传来有些压抑的蝉鸣和蛙叫。远处那悠悠然浮着的一点绿光,是萤火虫吗?也许吧。

白石地面一如既往地明亮干净,巨型天文望远镜独立中央,穿破穹顶,直指还残余晚霞瑰丽色彩的天空。

有飞机列队划过云端,在地平线的另一边,缓缓纵深前行。

上弦月出现在西方。

 

“哥!叶修!!”

女孩手腕上挂着两个塑料袋,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看着俩蛤蟆一样蹲地上的少年。

“哟,沐橙~”

“我靠你碰到哥的手了!在调主镜呢知道不!歪了你负责啊!”

“哪有那么容易碰歪的?碰歪了吗碰歪了吗?”

“你看那边图上这个双星找不到了不是?”

“那个你本来就没找到,不带这么赖人的……”

“你们!”女孩瞪着眼睛,像个小老师样训着二人,“看看现在几点了呀,还不吃饭呢!”

两个少年对视了一眼,动作相当一致地换上一副特严肃的表情。

“现在几点了?”

“八点半了呢。”
“八点半了呀,食堂已经关门了哦。”

“嗯,关门了呢,所以怎么办啊?”

“没办法,接着泡面吧。”

“嗯,接着泡面吧。”叶修已经伸手去扒拉堆在身后的储备粮了。

“想都别想。”苏沐橙听着两人一唱一和的逗梗,却早已轻车熟路抢先一步,将桶装方便面推到叶修手够不到的地方,把手中两个袋子摘下来递给二人:“给你们买好饭了,记着点吃啦。”

“记着记着……”两个少年被比自己还小的姑娘驯得服服帖帖,乖乖一人抱着一个饭盒吃了起来。挺学术一间天文台,一时间充满了家里温馨的烟火的味道。两个人吃着碗里的看着对方碗里的,你夹我一筷子我舀你一勺,女孩像妈妈一般看着他们,撅起的小嘴慢慢也放下了,挺满意的样子。

“你们要好好吃饭啦……”

“哈哈,不急的,饭总会有的。”叶修拍拍女孩的头。

“时间也总会有的。”面容与女孩极度相似的少年也开口,看上去那么自信,那么阳光。

他们笑着,仿佛到了某一天真会有时间似的。

仿佛就能这样一往无前地找到所向往的一切真理和幸福似的。

 

空气中那一丝虚幻的香气忽地退去,苏沐橙从恍惚中惊觉般抬头。

眼前不是那台老旧的天文望远镜,而是直接与中心电脑和一系列数据处理器相连的天文台核心。虽然是初夏,空调已经开始运作起来了。这台望远镜因为部分精细部件的要求,只能在15到18摄氏度之间运作。

望远镜前已经没有了那两个少年的身影。他们中的一个与自己一同随时光行走,站在地球上望着宇宙彼端,一个在一场爆炸之后,永远停在了女孩记忆中的模样。

身后又传来门被打开的声音。

“沐橙?”

“啊……”苏沐橙看清来人,“你今天来这里?”

“嗯。”叶修却在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位置上坐好,调试了几个螺旋之后,皱起眉头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图像:“果然没有。”

“什么没有?”

“Samsara 1今天应该和彗星海尔-波普遇上了。”

 

“啊?”苏沐橙下意识应了一声,甚至都没多思考,“那个海尔-波普?”

“对。”叶修看向穹顶,“二十三年前它被木星的引力改变轨道,通过近日点,光度仅次于天狼星。现在应该差不多三十星等吧,位置处在海王星轨道之外,轨道与黄道垂直。我刚才试了下,在地球上应该看不见了。”

在地球上……

苏沐橙注意到了叶修话里的意思。她的表情变得异常认真,甚至有些肃穆。

“但是在太阳系边缘,Samsara 1如今所处的位置,是此时的最佳观测视角。”

“你在二十年前说过的……彗尾计划,要成真了吗?”

叶修点头,闭上眼睛良久后,睁开。

“还要多久?”

女人轻声问。

“当时的数据老冯说没信心,将范围拓宽到了96小时。况且小周的观察报告要过十几个小时才能到,所以没有安排人留守。”

叶修说完稍停了一下。他低头看着桌上那个自从Samsara发射后一直忠实走动着的原子钟,手指抚过它光滑的表面,却是过了一会儿才继续下去。

“不过,照我的计算结果……”

苏沐橙也意识到了什么。她屏住呼吸。

两人小心翼翼用默契维持的静谧氛围里,原子钟滴答滴答响着。

 

“倒计时。”

叶修突然开口。

“五。”

时光近乎停滞了。紧接着那之后,忽地让人生出一种它在异常温柔地缓缓倒流的错觉。

“四。”

泪水不知为何泛上女人的眼眶。她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想起了哥哥,想起了自己从未拥有过的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夏日里,粼粼闪光的湖面,突出岩石下看到的暴雨的世界。

“三。”

追逐的少年,少年老成的小姑娘,跑着跳着从她身边经过,然后是那个英俊的青年,和他依偎在一起的自己最熟悉的亲人。他们向她挥手,沿着一条透明的道路向着夜空的方向远去了。

“二。”

男人背后,天空呈富有层次的色块铺开。云彩的深紫,晚霞的艳红,夕阳镀上的最后一圈金边,远方城市的暖黄光晕,以及夜空可以把人吞没的沉静墨色。他微微笑着,这些颜色也悉数映在他的眼里,宛如魔幻之境盈满清水的湖泊。

“一。”

他,和他的他。

 

“滴——”

原子钟发出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正在此时,最后一丝光线消失,天空像舞台忽然换了幕布一般,一瞬间闪起了漫天繁星。

那就像一根细线将过去和未来,大地与天空联结。一切追忆,执念,梦想与期待,都在此刻成了沐浴二人周身的温吞星光。

那么美丽,就像每个人所思念的,每个人所珍惜的,每个人所爱的。

叶修看着女人释然却仍有些悲伤的表情,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在她视线的死角里,他垂下目光。

小周,你看到的那星光,是什么样的呢。

 

———9———

离地距离一百一十三点七亿公里处,一个小小的飞行器脱离了束缚,蹭地冲向太阳系外远端。

那里放着一封人类给外太空的信,送信的人赌上一切让它铺好了它应该去的路。它就此离开,而被遗留下的那些部分还在燃烧。


周泽楷感觉自己在漫无目的地漂浮着。

似乎什么地方有汽笛在响。他努力找回自己的意识,脑海中的画面却在这一刻突然明朗起来。一艘夜航的大船,灯火璀璨,船身仿佛流动的宝石构筑,朝着他迎面驶来。

他变成了大海的一部分。

空间感的减退,为意识留出巨大的空隙。有一种混合的,宏大的情绪——迷醉、疑惑、绝望或空虚——来取代身体掌控权被剥夺后产生的空白。他可以流动,无形无迹。五感铺展在一片空间里,却没有一处自己可以做出响应。

巨轮朝着他劈过来,意识便自动分成两半。头顶有人用听不懂的语言喧闹,似乎船上每一个窗户里都举办着一场盛大的焰火晚会。

亿吨的重量压在身上,却似乎也不是难以忍受,反而能让他感受到更远的事物——那颗似乎触手可及的星星,更远的星云,无数未知的星系。

……银河的中心。

但还有一些其他的。

他出生,生活的那颗散发蓝绿光芒的小小行星,她围绕的那颗并不算庞然大物的温暖恒星,那个国度,那片在雪天一片洁白的高原荒漠。窗前的芦苇荡,温暖的被炉……轻柔的触碰,美得犹如艺术品的双手,信任地凝视自己的褐色眼瞳……

闪亮闪亮的,盈满的不知是笑意还是星辉。

 

到那儿去!

周泽楷突然感到强烈的渴望,要到那儿去,握住那双手,让那双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的面容。

到那儿去啊!

自己在嘶吼吗……也许吧,如果这具身体还能发出声音的话。

一声轰鸣响彻虚空,搅起了细碎星光的巨轮欺上身来。

在下定决心的一瞬,之前似乎还是漂浮不定的,黑暗海洋般的思维在瞬间收缩,对身体的操控感猛地回到意识里。他不再是一片虚无的海水,而是一个人,翻身躲避着巨轮的压迫。

疼痛回来了,颅脑的,眼球的,心口的。

难以忍受。但此时的痛苦是最珍贵的恩赐。

因为那意味着——

生命。

 

巨轮上,有人向着他的方向伸出了手。

那个人的双唇动着,在对他说……

“……小周,快看。”

周泽楷的睫毛猛地颤动了一下。

这一次,他真正地睁开了眼睛。

 

有人说在生命危急之时,因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五感会异常敏锐,会看到自己见所未见想所未想的奇异世界。

但周泽楷知道,自己眼前并不是垂危的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广宇所有大美中的一瞬间,一角落。

他已经恢复意识——简直是吃了一嘴狗屎的他妈幸运。带有推动器的驾驶舱已经脱离,大加速度还没来得及给他或是走廊事故现场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他还活着,即使身遭大火包围,即使已经结结实实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而命运赋给他活下去的机会,却不仅仅是为了呼吸。

睁开眼的刹那,他就看到了把自己唤醒的那“样”东西。

之前看到的一直是红光,眼睛此时对冷色段的光线会特别敏感。甚至足以产生将人从昏迷中唤醒的效果……这当然不是一般的光线。

4200年一遇,人类的双眼得以一见的最壮观,最华丽的天文奇象,正在他眼前上演。

 

蓝白两条光带交错。

漫天飞扬的晶莹碎砾,纯白如雪,又被蓝色光芒渲染,呈现出非常均匀的渐变色。

如果是一颗是钻石,一簇便是烟花,一片,是阳光下的新雪,一团,也许是浅层海洋在阳光折射下颤动着升起的大量细小气泡。

但如果是天上地下,每个方向尽是,被无穷无极的闪烁光辉包围呢?

横无际涯,纵无极界。见之忘俗大约就如是了——仿佛要将人整个儿剥离出来,夺取五感,惊讶的叹服的所有的感情全部都被击碎到虚空去。他好容易被这光辉从昏迷带来的眩晕中捞出来,结果又差点要沉溺到其中去。

他知道这条长河实际离他们极远,但这一切又似乎发生在身边。

小碎砾之间互相碰撞,闪出点点更加炫目的光。他知道这些宇宙的碎屑并不是看上去那般温柔,它们是炸药,是宝石,是疾风怒涛,却也包容一切。

面对着这片璀璨,人可以自觉渺小,也可以心生自豪。可以体味悲伤,也可以感到幸福。这一切如每一点光辉一般被悉数吸收,组成这浩浩荡荡的整体。

 

海尔-波普彗星。

这是一颗异常明亮的彗星,具有特别的增光现象,白色尘尾和蓝色离子尾部分重叠,地面观测亮度为哈雷彗星的数千倍。

它4200年绕日运行一周,在23年前经过地球时,离子尾伸展的长度超过十度,引起了大规模的轰动。有人说那是毁灭地球的终极炮弹,为了在新元年到来之际,将这颗行星推向末日。

自然那样的夸张是说笑无疑,但海尔-波普彗星的观测价值不容小觑。叶修在十九年前推算出了它的轨道,并且在那时就为航天飞机设计好了路线。

而这一切正如他计算的那般。

分秒不差,Samsara的轨道和彗星尾部的距离达到最小值。

 

而这都只发生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

周泽楷恢复意识后立刻不断翻滚,冲破火焰,返回生活舱,封闭,脱离。

在他完成这一切操作之后,一道极强的光线就在贴着生活舱的侧边炸裂。

被隔绝的走廊部分——几秒前他还躺着的地方,最终还是没撑住打击。

男人站在舷窗边,看着这一场犹如绚烂烟花般的爆炸。高温的火舌在宇宙中犹如流星一闪而过,呈球形散开。脱离后的生活舱并没有迅速远离爆炸的手段,两三个小引擎的推动不足以让它不被爆炸波及。所幸外壳还算坚固,没有发生二次破裂。

宇宙中的爆炸是无声的,但碎片轰在带舷窗的走廊里,却让迎面看到的人产生一种暴雨袭面的错觉,只是雨水变成了火焰与光影。又被滚滚而来的涌动星河裹挟其中。

这些也尽被彗尾吞没了。

它们通过的轨迹留下淡黄色的彗尘。这些光泽在更远处慢慢融为一片,闪现出半透明的光泽,透射它们身后的整片宇宙。

身边的是星屑,远方的是星辰。无数灿烂无数光辉,只在一起汇集成这条璀璨之河。叶修设计的彗尾计划里,那美丽奇异的彗尾,如今正忠实地遵循着它的轨道,如一条大河一般承载着他,永不沉没,闪着光芒流向远方。

周泽楷的嘴角不自觉上扬。

这颗彗星,以及他所处的宇宙,唤醒了他,将他从死亡手中拉回来。一切似乎像是命定,却又暗中遵循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准则。

一切的一切。

他突然想起那个人曾经说过,宇宙能被理解,这是最美妙最令人惊奇的事实。

是的,即使现在我还没能理解,但那样的一天,终究会到来的吧。

叶修。




评论 ( 9 )
热度 ( 112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