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Voyager 03

【周叶】Voyager

·前文 02 (请务必一口气看到)后文04

·坑太久需要提醒的部分……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人设哦,(呵呵你先跪地一百小时吧)

·宇航员周x天文学家叶。小周参与了一个外太空航行的坑爹计划(翻前文)……我叶是此次计划的轨道设计师(再翻)哎呀我概括能力好差的就这样吧(还有脸说)


———5———

若繁星能言,落为广宇中碎屑星尘的雄心与信念,会被说给谁听?

 

Samsara 的故障,可以说来得猝不及防。

航天器从外至内三层,抗宇宙射线,抗陨石撞击,内部环境控制。一个气体推进器突然炸裂,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可是因压力差迅速破散的碎片,却恰好撞在了连接机械区域和生活区域的走廊上。

出发第6980天17小时35分11秒,离地距离一百一十三点七亿公里,第三连接处指示灯闪动,警铃响起。

37分02秒,应急预案启动,连接轨道控制舱和包括储藏室的生活舱之间的门紧急关闭,十七秒钟后,位于最外层的抗宇宙射线层破裂,二十五秒后,抗陨石撞击层连接处出现缝隙。

飞船Samsara 1整体呈一个大小不一的沙漏形,连接走廊是整个航天器最狭窄的部分,也是联通驾驶舱和生活区唯一的途径。和沙漏一样,细弱的瓶颈是抗打击能力最弱的地方,虽然着重做了强化处理,也难逃这个定律。

此时如果迅速将其整个切开脱离,就意味着轨道控制舱和生活舱被割裂,但如果放着自行失压,突然崩开的裂缝可能对航天器整体造成更严重的破损,甚至直接引发爆炸。

Samsara 1,被突然的冲击推到了进退两难的绝对危机中。

 

周泽楷此时正在生活舱二层的工具室内。

他在第一声警报响起的时候就对情况做出了准确的判断。强行打开半数接口,尝试在走廊部分失压情况下保持航天器结构的完整性。出现缝隙已不可避免了,但如果处理得当,不至于整个断裂。

37分38秒,宇航员到达走廊,获取事故情报。

此时的走廊一片混乱。警铃大作,正常供电系统被强迫断路,所有照明设施关闭,安全电路启动,应急灯一齐亮起,光束呈探照状在走廊内不断扫过。失压报警器闪着橙黄色的光,在两扇密闭门顶旋转。飞船抖得厉害,但走廊结构还没有彻底崩溃,还有补救的机会。

37分40秒,周泽楷在剧烈的摇晃中调整身形,向通往控制舱的门移动。

然而,就在这一刻,走廊外部的繁星点点之间,突然炸裂出极刺眼的闪光。

 

这是……!

周泽楷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舷窗前面。他没有看错,舷窗外,随着每片碎屑的撞击,舱体表面竟然在迸射火花!

与此同时,代表火警的红色警示灯亮起。

更棘手的状况终于发生了。储存于此处供氧药品因为撞击破碎,腐蚀性的药品氧化内壳,让金属层千疮百孔,外部陶瓷抗碎片打击的能力也因此变弱。

37分53秒,飞船突然剧烈摇晃,周泽楷猝不及防,整个人被狠狠地砸在了墙上。头盔和合金的墙壁碰撞,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脑袋”嗡”的一下,封闭撞击带来的眩晕感如潮水般层层涌来,来不及消化,又是一次力道大到能让关节错位的碰撞,周泽楷被狠狠摔在地面上。

强氧化性药物泄露,走廊已经不可能保住。到了这种地步,他也无法阻止航天器两端分离。主推进器在驾驶舱附近。方向控制在燃烧端的两翼。生活舱和控制舱的顶部各装有一个控制航天器姿势的小火箭,目前不受威胁。

驾驶舱内必要的生活物资少得可怜。为了保证生存,只能选择停留在后端的生活舱内。但是这是一个几乎没有机动能力的舱体。而此时,他离地近114亿公里。

仅凭一个小火箭,两个不能改变方向的推进器,能做到什么?即使活下来,也只能成为宇宙中的漂泊者,在离家数万光秒的寂静之地终老,似乎只有这样的结局。

但首先,这时的情况让生存都变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一道火光突然闪至,紧接着走廊内部墙面开始燃烧。与外舱的陶瓷不同,内壁由金属材料构成,高速撞击带来的火星引发了供氧剂与结构材料的化学反应可以让温度在瞬间冲破燃点。如此绝境面前,人类能做的事,似乎真是少得可怜。

 

又一阵浓烟腾起。另外一处泄露点的金属内壁开始变色发烟,下一秒就可能爆燃。但周泽楷还在挣扎,几乎是硬撑着抓住离他最近的凸起,大步抢回储藏室,抱起一台发电机冲过岌岌可危的走廊进入驾驶舱,将它连接在控制系统上。电机迅速开始运转。这样的机制与预备核燃料藏联动,可以保证驾驶舱在无人操纵的情况下继续航行。

确认连接,周泽楷转身向返回。

40分11秒。

舱内开始产生大面积无法控制的明火。警报灯疯狂地闪着,滚滚浓烟开始阻碍视线。周泽楷到达走廊另一端后,迅速将供气瓶强制解压,将氧气释放到不易卷入爆炸的总量。

但他仍没有脱下宇航服。

40分35秒,周泽楷,竟然又回到了走廊!

 

———6———

“放假呢,出去走走?”

“下雪。”

“已经停了。”叶修拉开窗帘,看着冬日晴空下几乎凝固的世界。

外场边上的路两边种着一排排冷杉,现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勤务兵出来打扫。不过外场仍然有驻扎机队在训练,飞机引擎声不绝于耳。飞机划过天空,在云中时隐时现,一枝树杈被这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震得抖了抖,晶亮的冰砾纷纷扬扬落下来,折射着阳光。

眼前一片无人涉足的雪地,如无数细碎宝石铺就。脚踩在地上咯吱咯吱响。太阳从云中钻了出来,光线经过无数次折射,像是爆炸般在眼前瞬间铺开。

“我靠,闪瞎了。”叶修下意识闭眼。

周泽楷从夹克中取出一副墨镜,架到叶修脸上。

正在这时,他们头顶上的树枝承受不住雪的重量,整块砸下来。周泽楷用手一挡,巨大的雪块散成粉状,落了两人一身。

“还有连带攻击。”叶修伸手把周泽楷肩膀上的雪掸下去,顺便拍了拍青年的脸,”看看你,白乎乎的,外星人啊。”

“…”周泽楷不说话,脸上却闪过一丝笑意。

 “哎,我问你,你觉得要真跑到外太阳系去了,能碰上外星人么?” 

周泽楷看着叶修。他没带手套,拂过鬓角的手感觉冰凉,他顺手就将它握住,塞到了自己的夹克衣兜里。

“好吧外星人不一定,不过猜猜看呗,你这一趟任务能看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呢。”叶修继续这个话题,”施瓦斯曼-瓦赫曼彗星和布鲁克斯彗星,近距离观察。哎呦光这个就已经够让人流口水的了。还有什么,你觉得?”

“……星星?”

“小周,不厚道啊,哪有这么个猜法的。”

叶修吹胡子瞪眼一个劲儿装严肃,只是语气就已掩饰不住被逗乐的上扬声调。

风呜咽着穿过小径,除了行道树的暗色,便是一片白茫茫的雪。覆盖整个天空的云飘走了,此时的天是一种近乎透明的蓝色,更远处,有零碎的星光闪着,月亮的影子似乎也在空中,阳光太亮了,让人忍不住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

 “嗯,说不定也就只是找到星星而已,每天都一样的,各种颜色,闪个不停。” 叶修的手放在周泽楷兜里,一点儿也不老实,拨弄个不停,偶尔还隔着衣服在腰侧挠那么一两下。”每天都看着星星,绝对很无聊。”

“不会。”青年摇摇头。

 “每天都看,也很美。”

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了鸟的振翅声。又是一大块雪被拨动了,砸下来,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响。叶修向前两步,风迎面吹过来,带起他的头发。

 

“是呢……每天都看,都很美。风霜雨雪,四季晨昏,山河大地。每天都看不厌的……”

周泽楷走在他身后,闻言露出一个他看不见的微笑。

他更想说的……

“你。”

还有你。

摇摇晃晃走在我身前的你。

将宇宙掌握在手中的你。

狡黠温柔而又强大的你。

我那么喜欢的你。

 

永远看下去,都不会厌倦。

……只是我已经注定要面向星空。

 

第二天.

“小周?”

中午宇航员列队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周泽楷刚好和抱着电脑的叶修打了个照面。看他一副刚从办公室出来的样子,经过餐厅根本头都不扭就向另一端的机房走去,心下明白这货肯定又是沉浸在工作中忘了吃饭,就暗暗记在了心里。

拎着食堂打来的饭菜上办公室去找他,刚一进门,正好看到他在电脑上点了两下,开了个小窗。

另一端的名字:冯宪君。

叶修很少和冯宪君直接对话,一般都是老冯追着他气急败坏地吆喝,也算是航天城一景。周泽楷有些好奇,倒并没有问。叶修却是转过来冲他招了招手。

“来来来过来看看航天局卖情怀了,跟你脱不了关系哈……也过来出个主意啊。”

 

“彗尾计划”已经定下由C国航天第一人周泽楷出征,人已经搬到中心来做特别集训,设备与整备也已经就绪,但细节调整倒是会在出发前一直持续下去。叶修指给周泽楷看的是一个看起来颇有些繁复的表格。表格中的一个个条目,赫然是人类简史、元素周期表这些看上去与天文学家的工作完全不相关的内容。

叶修这时候又敲了下回车,拖出一个地球风景纪录片的项目,放在末尾。

“小周你想想,还有什么可以带的?”

“……Samsara?”周泽楷问。

“对。”叶修用夹着烟的手指点点屏幕,”昨天我想到的。”

周泽楷明白了叶修的意图。这个想法的形成,从某种意义上是拓展了彗尾计划的使命,对人类而言,彗尾计划将不只意味着首次冲向远太阳系的探索,更是主动出击,向茫茫宇宙中可能存在的其他生命展示自己。同时,这也意味着Samsara 01将要超越其观察研究型航天器的使命,还将承载着人类对自身,对历史的挖掘与剖析成果,作为代表地球的展品到宇宙的舞台上去。

这将是一份送往外太空的礼物,而周泽楷,将会作为这颗小小星球的使者,护送这份礼物到远方去。

内容征集开始后,消息从这个位于西北部高原的小城中发散到世界各地。

天地万物,小到分子运动,单细胞生物纤毛的轻颤,大到太阳的多层结构,论体积足以吞没千万个行星的日珥爆发;短至核裂变的微毫末秒,长到这颗行星在四十六亿年中历经的一切,乃至更久远,更广阔的,人类对宇宙的猜测和期待。

那些作为古文明代表的国度,绞尽脑汁地寻找着自己文化的印痕,名家之作,历史遗迹,古老的传说,音乐与图像,精挑细选却只恨不能放入太多。甄选完成后,几乎全是由这些国家的首脑,亲手将承载这些信息的光碟交到航天局手中。

科学界好一通手忙脚乱,他们担负的任务是向宇宙展示地球的理解能力。各路专家一遍遍审视自己领域最顶尖的学术成果,希望自己的研究能作为这颗行星的占领者智慧的象征,和Samsara一同踏上通向未知的旅程。甚至连学术论文的发表,在C国航天局放出消息之后,都有了一波小的爆发。

还有更多的人,他们不能成为代表者,但他们是见证者。他们将要看到这一切发生。

地球,这颗浩瀚宇宙中小小的行星,她期冀展示的,预备宣告的,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这里,经过层层遴选,被压缩到一张硬盘上,由冯宪君在出征仪式上郑重地交到周泽楷手中。

 

硬盘里有一个音频,是各种语言的祝福与问候。C国语的那句”祝你们大家好”,录制人为彗尾计划核心专家,天文学者叶修。

“哎呦,哥的声音听起来不错嘛。”叶修听了一遍录音,如是点评。

“好听。”周泽楷看着他摘下耳机,非常忠实地跟着评价。

“粤语是黄少天去录的……”叶修咕哝,”只说一句话,咳咳,估计憋死丫的了吧。”

“……噗。”周泽楷忍不住乐了一下。黄少天是个电子通讯专家,和叶修和他平时也常有来往。这家伙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话多,平常一开口没两分钟不带停的。似乎都能脑补出他受句子长度限制一脸委屈的表情。

“哎只是录音确实有点儿没意思。可惜不能整个仿生机器人上去,等人类思维可以被拷贝到电脑中了,就远程传送一下,造一个机器身体人类思维的混合种,这可是妥妥的光速旅行啊。”

周泽楷沉默,这念头也太夸张了。

“这样的话……”

叶修说着倒是轻笑了一声。

“说不定我也能上去陪陪你呢。”

青年一瞬间似乎露出了泫然欲泣的的表情。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叶修盯着那侧脸看了许久,凑过身去在耳朵上轻轻啄了一下。

“好好带着它,小周。”

 

———7———

——死神露出獠牙,他却仍在向前方奔去。

 

好好带着它。

叶修给他的嘱托是这样的,但在Samsara 濒临解体的时候,周泽楷明白,这份嘱托,他恐怕是无法完成了。

 

走廊里火势渐渐变大,警报声犹自响着,不知是火光还是警灯的光,将走廊照得分外明亮。

他抛在身后的生活舱与自己之间的路已经被大火隔离。在此时那已是唯一能保命的逃生之所。宇航服的材料抗火性能倒是不差,如果此时立即掉头冲回去,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可是,周泽楷此时赫然是拼了命地要远离此处,远离这一线生机。

他还在向驾驶舱行进。奋力在空中维持身形,漂浮移动。解锁,进舱,摸到控制台前。

得益于三部分极佳的联通隔离设施,中心控制台没有受到走廊大火的波及。周泽楷借着宇航服上的探照灯迅速操作——保持连接处舱门开启,一分钟后自动锁死,加速脱离。

接着他将界面调节到走廊设置,打开开关电源,打开横向移动,调到最大。

在火灾警报中强行接通电源。这意味着在可能根本无法控制的高温之下使用电设备。可能只需几分钟的时间,走廊就会真的爆炸,如果不在那之前切断它与生活舱的连接并迅速远离,那就必然要在烈火中送命了。

 

设定确认的瞬间,工作状态下的喷气装置全速发动,引擎的运转让整个航天器都在颤抖。加速度迅速提升,仿佛连空气都被惯性压缩在自己脚边。

如果在地球上,风助火势,大火会燃得更烈,但此时不管是风还是最大马力的加速,怕也只能在本已脆弱的地板上加一份负担吧。

不对……还有影响!
宇航员本身,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可以保持双脚触地移动,尽管他们要承受着比自身重量高出数倍的负荷,但他们的移动速度反而是加快了。

17小时40分40秒,顶着剧烈碰撞与近乎疯狂的加速度,周泽楷冲过走廊,到达生活舱连接处。就此切断连接,至少能从烈焰中保全自己。此时走廊内部墙壁在燃烧之外开始大面积熔融,随时可能发生爆炸。

但是,17小时41分00秒,周泽楷,再次出现在走廊连接处。

最后一次。

 

为了将自己牢牢钉在地面上,保证移动速度,将反向加速度调到最大。选用这种拼尽一切的方式,宇航员承担的负荷几乎是生理毁灭性的。

眼前已经开始出现成片的黑暗——超大加速度带来的脑缺血引发的黑视。如果再加一分压力,眼压就可能高到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心脏几乎要被挤得碎裂开来,而他还要在这种情况下迎着几乎能熔化蚀骨的高温闪转腾挪。仿佛直面着太阳,受到无可阻挡的引力影响,飞速坠落。

周泽楷明白这一点。他一开始就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如果不是这样,他的脚无法触地,而在此时控制稳定加速度,意味着速度的疯狂提升。宇宙中任何一个漂浮的碎片此时要是同他们撞上,都会给他,给Samsara致命一击。

即使这样,周泽楷还在向前迈步。

他手里有一只金属箱——里面装着一个读取器。

还有那张硬盘。

他将这两样东西牢牢护在怀里,甚至一片脱落的瓷板朝他飞来时,在超重七至八倍的情况下再做出下蹲的动作,用身体挡住了撞击。宇航服并没有因此破裂,但疼痛不会减缓哪怕一分。

这是地球的名片,是他们花了二十年才送到太阳系边缘的,属于地球的骄傲和期待。

所以就算拼尽全力,也要将它送出去!

 

一分钟关闭的设定开始启动,就在他的眼前,驾驶舱的金属门开始缓缓落下。

最后三步!

走廊在极大的加速度下的抖动若在地面上,已经完全不能忍受。此时周泽楷生生是靠近乎致命的大加速超重才将自己钉在地板上。此时要想出手投掷也是完全不可能的——金属箱不会向他确定的方向飞出,反而会因为惯性与疯狂加速的Samsara反向而行,撞上本已脆弱的走廊墙壁。

已经走不到了……

但还没有结束!

周泽楷一咬牙,在离关闭的大门还有两步远处,调整姿势,整个人狠狠扑倒在地。

姿势的改变迅速让血液流向发生了变化,原本缺血的大脑瞬间又被血液狠狠地冲撞着,眼睛忽地一疼,周泽楷知道这是脑部血压飙升带来的状况。但他还是保持着向前送的姿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赶上了!

他终于是在最后一刻将金属箱子送进了那扇门里。下一刻驾驶舱连着加速推进器自动脱离,像是一脚蹬在剩余部分上,获得了反冲力一般,向着离太阳系更远的地方势不可挡地冲去。

周泽楷咬紧了牙关,望着舷窗里那一抹闪亮的影子离燃烧的走廊越来越远。

 

它不会被爆炸波及了,它将继续自己不能完成的征途。

还有……他的声音,也在上面呢。

这是周泽楷失去意识前所能想到的全部。

 

出发第6980天17小时41分59秒,飞船连接处自动控制松开。走廊火势无法控制,Samsara 1驾驶舱连推进器脱离,向外太空航行。

遗憾的是,已经没有宇航员能够驾驶她了。

 

 

哦声明一下,这还没炸呢……“接下来就是一个真爱战胜一切的故事。”

绝对是HEHEHE!


评论 ( 10 )
热度 ( 98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