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Voyager01

【周叶】Voyager

·※——txt归档戳这里——※,后文 02

·我本来就想写上天不回来了不回来了什么的,但是,不忍心!还是明媚吧温柔吧QwQ

·反科学设定,通篇硬伤,如果有小伙伴愿意请一定给我指出来qwq。

·没有问题的话走你┏ (゜ω゜)=☞

 

“人类若选择最安全、最中庸的道路前进,群星就会变成遥不可及的幻梦。”

                                                                                        ——艾萨克·阿西莫夫

 

———序章———

这是他在宇宙中飞行的第二十年。

“Samsara 1,请汇报您的位置。”

地面控制中心的指令一向清楚简明,无多余的话,也从未纠结于遣词造句。他是他们唯一用敬语称呼的。

军方的敬语总是留给英雄或烈士,而他可以说兼而有之。因他的任务,象征着人类勇气的极限。

并且,是一条有去无回的征途。

 

“距离:112亿公里,脉冲星定位信号传输完毕。”

三星定位的坐标已用得太过纯熟,听到自己的声音传在通讯器里,他甚至有些怀念能够以东南西北描述位置的过去。

毕竟,远离地球行走于太空,绝不仅仅只是一系列令人屏息瞬间的集合。那掺杂着超然,震撼,然而更多的是深深的乏味。

 

睡袋就固定在头顶玻璃的下方。还在拉格朗日点执行任务时,地球恰好在他的视野里,每天醒来都能看到。

一览众山小,孤寂,空旷。头顶与脚下都是无尽而深沉的宇宙。

那时的他透过舷窗,贪婪地望着这颗散发安详蓝绿色光辉的行星。因为心里明白,有极大可能这一眼看到的,便是余生最清晰的瞬间。

 

——那颗有他的星球。

 

———1———

“空间站内将为宇航员提供一百五十年的净水与食品供给。发射之后,利用四颗大行星的引力加速向柯伊伯带飞行,达到观测系外行星的目的。”

那年,有人第一次在会议上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举座皆惊。紧接着攻击、赞成、质疑,各式各样的评价铺天盖地而来。那个少年却在这一片沸腾嘈杂中固执地坚持着。

“我们至少应该试一下。”他说。

 

有人说,人要多了解一些浩瀚复杂的东西,才会对古老世界,万物规律,以及他们自身的力量常怀敬畏之心。在这一点上,天空与大地给人的教诲,会比任何书籍都深远。

它们桀骜不驯,而只有在和障碍抗衡时,人类才会真正认识自己。而必然的,这苦禅般的路途里定有荆棘与悬崖。

人们总是在这样的游移挣扎中寻找一个立足之点。一个人冒险,然后或生,或死,这个平衡也随之而动,再成为后人抉择的前车之鉴,往往不息。那些将飞船送上太空的天文学家,是最接近这种平衡的一群人。探索未知的豪情与理性的判断力在他们身上对立统一,决定着人类在通向星辰大海的征途上何去何从。也正因为此,水平越高,越受信赖,越有话语权的技术人员,身上的担子越重,数目也越少。

比如这次任务,如果没有一个靠得住的专家打包票,另说能否完成,获得批准都是不可能的。

而放眼全航天局,分量足到让上层为这个计划开绿灯的专家大概只有一个。

 

叶修。

他在国家航天局工作了十几年,曾经亲手把第一颗纯太阳能卫星送上太空。同时作为火木间小行星带探测器的设计者,他为其设计了一条恰巧穿过三个柯克伍德带的轨道,最大限度利用各级引力的同时还实现了零碰撞。他最擅长航天轨道的计算,而如何利用天体引力确定加速点及推力,为航天器的发射提供支持,正是完成邱非提出的这项任务所必须的。

他当得起整个航天局的信任,只要叶修点头,余下的人就几乎不用担心遇到任何问题。

“理论上可以。”

这是他使用航天局的超级计算机“千机”,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建模计算四个月后得出的结论。

这就是定心丸了,于是之后的流程一路顺风,通称“彗尾计划”的外太阳系探索项目于1997年正式开始实施——叶修甚至设置了一条线路,能让飞船同时与两颗路过彗星的轨道交叠,近距离观测到它们的样子,精妙至极。这几乎一百五十余年才能遇见一次的良机,竟被他顺带着就把握住了。

他是真正的天才,人们赞叹。

 

然而,上面开了绿灯,就意味着要派出一个人来执行这项注定有去无回的任务。叶修不是宇航员,无法亲身参与项目。这就是说,他得出的这个结论,意味着把另一个人送入宇宙,也许此生不再返航。

发布当天,控制中心的会议室里几乎腥风血雨。

“你以为宇航员是机器吗?怎么能随随便便给这种残忍的计划发通行证!”

“这是在拿别人的命当儿戏。”

“站着说话不腰疼。”

甚至连一直跟着他做课题的几个年轻研究人员,也纷纷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况且啊,”有人阴阳怪气,“如果要选人来执行这个必死无疑的任务,首先肯定会是——”

那人话说了一半,用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结束了发言。列席的众人似乎也有所悟,交头接耳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

“有仇吧?”

“他说什么上面都信,说不定本来不行的说成行,道德绑架,强迫人家答应,把眼中钉送走。”

“然后随便出个什么故障把人炸到太空里,干净利落,聪明……”

 

“闭嘴!”

有人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

“他什么?”有人冷笑。

“沐橙。”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女青年虽然还是不服气地半张着嘴,却也只能发出一声轻叹坐下。

她知道自己只是个年轻的新人科学家,论吵架无论如何比不过那些逞惯口舌的老油条,还会让自己陷入困境。他也是明白这一点,为了保护自己才出言制止的吧。

可是……

她坐下的同时,身边那个人站了起来。一上一下,衣襟带动了空气,似乎有风在他们的肩膀间流动。

“这是一个纯粹的计算结果。我非常清楚它的影响力,而利用这种影响力的唯一途径就是将其开诚布公地发表。我保证它的绝对正确。具体到计划是否实施,选派谁实施,非我职责范围,也不会去插手。”

“我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同样,我也尊重真相。”

 

苏沐橙低着头,听耳边嗡嗡声随着叶修的发言慢慢落下,回归寂静。有人敲了两下刚才被忘在一边的话筒,主持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散会。

凳子拖拽,脚步,关门,脚步。

不,还有些事你没有说。

那个绝对是首人选的宇航员,Z国航天第一人,他不仅和你没有仇,而且……

“他是你爱的人。”她终于忍不住,低语。

“局里得到你的结果,一定不会再反对这个计划。他们也想立功。”

叶修在她身边,听着女人稍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那是个冬天,雾气蒙在窗户玻璃上,朦胧不清。

“你要把你爱的人,送到天上去,此生无归。”

“也不一定。”叶修笑了。手指拂上玻璃表面的一层薄雾,画了一个笑脸。他将那张脸的眼睛部分擦亮。

“说不定能回来的。”

繁星满天,华丽璀璨地闪着,几乎能看到整条银河的流动。苏沐橙突然觉得,那张玻璃窗上画出的脸就是他,眼里闪烁着执着纯粹如星般的光芒。

叶修用手点点那双眼里透出的星空。

“在那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2———

窗外风雪呼啸。

有车灯呈一道光柱照过来,映得冰粒在黑夜的背景下旋转飞舞。几秒之后那灯又转开了,引擎声慢慢远去。

微波炉嗡嗡转着。暖黄色的光让这个小房间的温度上升了几分,在这样的环境下似乎更容易感受到幸福。仅仅是一盒食堂打来的饭,却也让人无端觉得温暖。

“空勤灶的伙食就是好。”叶修边称赞边狼吞虎咽,“小周,你说你吃灶上吃了快七八年吧?怎么一点都不发胖?”

男人说着还伸出空着的左手,隔着薄毛衣朝身边人的腹肌上揉了一把,满意地享受着坚实的触感。

周泽楷俯下身,一手搂住叶修的脖子,将另一只手支在餐桌上。青年曲起小臂,肌肉的线条在衣服遮蔽下也非常明显。他抬头看着叶修,眼神里写着随便摸。

“呵。”男人轻松挣开,转过脸,露出个恃宠而骄的微笑。

“哎哟这红烧肉真香,来一口不?”

 

周泽楷换了个姿势把自己当成被子将叶修卷起来。两人一起在床上滚了一圈,从床头柜拱到窗台。苍白的月光洒落在小房间里。

窗外的芦苇荡积了厚厚一层雪。一片纯白之上浮动着令人恐惧的诡异夜光,视线的唯一落点是交缠有如漆黑骸骨的古老树枝。

这份静谧是一个陷阱。就像飞行在空中时,脚下铺展开来的巨大的白色陷阱。

那看起来就像午夜一样沉重,就像魅影一样虚幻,就像过去一样深不见底。

“在其之下,便是……千古。”

既没有世人的骚乱动荡,也没有城市的喧嚣,有的只是更为纯粹的寂静和更为绝对的和平。这片洁白,就是现实与虚幻、已知和不可知之间的界线。

很多悲剧来源于无知,但也有不少来源于知道太多。

 

“小周。”叶修把头蹭到青年肩窝里,“你答应了。”

他没有在询问,没有在抗议。周泽楷听着倒是有一些欣慰——至少他听起来没有自责。

他最怕的就是叶修自责。轨道是他算出来的,可行性是他得出的,流言蜚语都也是人尽皆知的。但抉择权还是在自己手里。是他同意参与计划,是他将自己送上后会无期的轨道。他不想让叶修觉得自己要为爱人既定的死亡负责。

所幸,他在叶修的话里没有听出这些。

又有大片的雪花落下来了。

 

他捧着叶修的脸,眼神温柔纯净。

“我们一直想追星星。”

他轻轻地在叶修的胸膛上啄了一下,留了个红印。高潮的余韵未去,对方又是情不自禁地哆嗦,全身软绵,眼里的泪光美得惊心动魄。

好似繁星。

追逐它们是人类自孩童时代而始的梦想。哪怕找不到,哪怕永远回不来,这种寻找的快乐都是永恒的。叶修早料到答案,他用别无二致的目光看回去——不舍,眷恋但坦然。微波炉早停转了,屋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橙色台灯,照得两人的眼底都水汪一片。

“傻孩子。”

他突然伸手,两个人维持不好平衡,又从背靠窗户的姿势滚到了床脚。叶修被周泽楷压着,

青年的脸贴上来,没有低下头找他的唇,只是鼻尖碰着鼻尖,面对面呼吸。

热气轻轻拂到脸上,叶修突然想笑。他温柔地环住青年,努力弓起背让自己与他相触的身体部分更柔软些,如母亲怀抱婴孩般轻拍着青年的背。

“傻孩子。”

他曾将他的傻孩子包裹在体内,那汹涌的暖意与自己身上任何部位都不同,直到现在还能感受到它们在身体里流动。只要与他相触,自己仿佛就丧失了呼吸的能力,一声声只变成忍不住的满足叹息。

他不知周泽楷是如何就变成了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执着,认真,同自己一样强大却对自己有着近乎痴迷的崇拜,这让他们从相识到相知。但真正让他们融为一体,不给彼此留一丝间隙的,却是相似的执念——对涌动星河的深爱,上下求索的决意。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梦想,这梦也属于周泽楷,属于无数仰望星空的人。

其实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责任之言,只是心在告诉他们向何处去。

他抬头,青年俊美的脸庞边,隔着窗户是飞雪与星空。

 

那天晚上他们相拥而眠,如同在这世界的最后一夜。


评论 ( 20 )
热度 ( 343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