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雨中心】快嘴黄少天02

【蓝雨中心】快嘴黄少天

·前文 01

·短篇,两发完结了!!@枭咕娘 谢谢咕励~来看

·明代小说体,参考清平山堂话本

·CP微喻黄,喻队,戏份真少啊

·我不是某大的我女票是……好吧校歌乱入别怪XD

==============================================================================

【2】

 

春去秋来,暑往冬至。

前回说道了那黄少天应了魏琛的话,进了蓝雨,每日里训练适应,不多时也便长成了能独当一面的人物。魏琛方世镜合算过,教他正式进训练营合宣布,预备作蓝雨的台柱子。自然,众人心也是悦的,意也是诚服的,这一颗星儿堪堪升起来,前途道不尽。

那日前晚上,黄少天进了他们商事的地方,拱手对二位言:

        “魏老大,方老大,两个老的请听话:

        明日当进训练营,今朝多嘴来言情。

        谢老大,乱战之中把少天挑,感副队,夜雨声烦望您顾照;

        自是若有失礼处,不更人情莫计较;

        待我练成上赛场,将为蓝雨争荣耀!”

 

魏琛摸了胡子嘿嘿笑:“好小子。”

方世镜道:“从魏队带你到这儿,算是从小儿看你大,他和我都担心你要做蓝溪阁的统帅,就怕废话太多。今番与他们会面,只是少说些。古人云:‘多言众所忌。’你可得谨慎言语。”

黄少天听得,胸有成竹:“魏老大心脏之口无量斗,怎当你没的翻做有!我黄少天字字竟是珠玑玉,可曾废话欤?可曾废话欤?有数呢!我便是对了他们的水准,一一道一声罢。”

 

方世镜曰:“罢,罢,说你不改了!你自掂量着讲话也。”手一摆将他放走了。

魏琛拍了他的肩膀:“担心甚么,有人收的住他。”

方世镜讶异:“是哪个?”

魏琛笑而不语。


却说这少天到了训练营,走将过去,进得门槛,高声便道:

        “大的小的都听好!今儿黄少来报到:

        说账号,夜雨声烦名气响;讲性格,勇往直前不彷徨。

        两位老大脑子瓜,非说少天大嘴巴。

        便道是:

        有事说事也不吵,仗义执言也不诈;

        堂堂剑圣性刚直,话儿了了心无挂。

        昨日观了汝等战,自是参差不能算;

        今儿下课休急散,食堂不少咱家饭;

        谦恭有礼且听着,别学霸图暴老韩!

        待我黄少发谏言,将你们表现一个个复了盘!”

 

训练营里一干人听了,面面相觑,无不失惊。心下曰:“这样口快的就要上位,从此训练营更加要成天成夜不得清净了!”但夜雨声烦的战绩清清白白摆在那儿,管他那威名臭名,名气总算是有的。看上这人将要担起的职责,众也便敛声了,下了训练自是纷纷留了下来。

他们不言,可黄少天嘴不闭,当下一个个点了起来:

“徐景熙!”

“哎!”他点到的人浑身一激灵,却也只能站直了听训诫。

        “板甲治疗走位忙,仔细思量象甚样?

        他方锐,气波盾儿何处放?他于锋,锋芒重剑将谁挡?

        只怪勇士太硬气,不留空当不留情;

        敌人自无破绽寻,队友同样插不进。

        担了一责又一任,却当全队白食人?

        安心将后背托付队友便是,可是拎清拎不清?

        一人挡得住一边,挡不住一片;

        独剑扛得住单打,抗不过群力。

        自是不要太担起,留给我们展技艺;

        全队互呼齐心意,才能天下无匹敌。”

 

徐景熙低了头不言语,于锋这会子可是看不下去了,挺身站出来道:“他的那走位也是无奈之举,是被放生习惯了的,一会子不说哪能将这许许多多的积淀悉数去了,就算真能去掉,是好事怎的?”

黄少天兀地转过头来,扯了那于锋就到机子前。

“你打!”

二人刷卡,开机。那于锋自是一往无前地拼,知道这人擅长抢空当,捕机会,不给他任何漏洞的。可看那少天,却是兀自打起了CD流。于锋将屏障围得不透风,他就在一帮先避了风头,待到重剑一放下,又神出鬼没地从斜刺里插出来。

于锋手上一根弦儿直直绷着,哪能撑得了那许久?很快就给少天抓住了破绽。他一边打,一边嘴上碎碎不停:

        “重剑身上扛,空给杀出场;

        豪杰头像灰,空留慧锋芒。

        蓝雨神勇,赢在机动;一会子单打,一会子全拥。

        风格自不改,战术要多彩。

        且看那,微草里,王杰希,魔术学者多清奇;

        教科书,狂叶秋,花样百出鬼见愁。

        招数要得多元好,固守陈风可不中!”

 

后面有俩已是犯起了嘀咕,这黄少天论字辈儿,也就是个新人,话倒是说得有理,可牙尖嘴利如此毒辣,到赛场上不成了以下犯上?可那少天哪管这些?眼也尖耳朵也尖,当下反驳:

       “说说我们联盟里大能:

        叶秋、老大垃圾话,世镜队长掉书袋,奶方、杨聪也不亚;

        霸图老韩吼震天、跟着季冷语音霸。

        枪益玮、魔明宇,弹药嘴炮张大侠。

        这些大神爱讲话,刷怪屠城平天下。

        少天虽然嫌嘈杂,眼明手快正能打;

        若再有人把刺挑,冲脸响亮大耳刮!”

这厢里说完,眼睛骨碌碌一转,又见着另一人,躲在这群子末处,见他望过来了,偷偷摸摸还往后缩。黄少天丝毫没带犹豫,只管将那手指过去:“郑轩!”

“是!”那人只得答应。

        “不逞口舌夸伶俐,听我好好讲讲你。

        术士施法,怎能缺人护他周齐?

        冰雨露锋,亦当你那光影掩蔽。

        格林森,能烧能砍所向披靡;

        千波湖,你炸我刺亦是凌厉。

        夜雨声烦有志气,枪淋弹雨怎归能丧了战意?

        只管走将过来同我开一盘,倒要见你何处来这比山压力!”

郑轩听罢,那脸孔相皱的好似苦瓜儿放得烂:“压力山大啊……”

 

黄少天将训练室里人一个个点过去,才发现还漏了一位。看这人,并不近前,也不远离。声也不作,远远地坐在半边。一拍脑袋,这却是那训练营里的老面孔,他自是成天在战队那儿泡着学习,却也听说了,就是这人连杀三次魏琛,才教的他无奈退役。魏老大他于少天有知遇之恩,黄少天心里可为他鸣不平。他瞅准了这人的手慢,三步两步到他面前,正要开嘴炮,那人却主动把手伸了出来。

 

这会子黄少天可蒙圈儿了。他可是知道了我要讲他,自觉脱光了衣衫躺倒砧板上等刀儿砍?一时伶牙俐齿的人儿竟是打了个磕巴。而这喻文州站起身,将那手又向前伸了几分。

“你……意欲何为?”

黄少天情不随意地出口这一句,复应过来简直想打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这下可好,酝酿半晌的压轴炮,首词儿倒想不起来了。再看那喻文州,笑得云淡风轻,似是刻意地瞅了时机,又像自然流露。

“久仰,幸会,多多指教。”

 

“啊……”

黄少天啊了数声,接过来他的手,却是两朵红云上脸,好不窘迫。

“彼此彼此。”

身后那几个人皆是看直了眼,惊叹声此起彼伏。这黄少天握手握呆了,竟是忘了放松,喻文州就任他拉着,两个人脸对着脸地傻笑。

“如何?”于锋悄悄问。

“便是放他们两个在这罢了,我们自去用饭。”徐景熙以手掩面,不忍直视。

“压力山大啊……”郑轩苦着脸跟在那两人身后,随手把门悄地掩上了。


这正是:

        惊初见、小争微斗,过去云河。

        望后话、大不自多,服人以德。

        且看蓝雨,重重盛夏,

        队长副队,亲如一家。


全文完




评论 ( 11 )
热度 ( 21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