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芳草碧连天06

【周叶】芳草碧连天

·前文 05

·1920par

·院里让我带129然后我就开脑洞了(虽然并不是那个时间点)

·历史专业妹子↗逃生↘吐槽……出路已经指好了请随意QAQ(跪地)

·莫名搭#吴雪峰:吴有训?

==============================================================================


【7】

 

国内形势日趋紧张,又有一批学生随家里内迁。

五月的第一日,周泽楷补课的小学堂,成了别离本儿的唱场。有几个女生拉着好姐妹红了眼眶,看见周泽楷来,又慌忙揉两把眼睛用讲义遮住脸。

一个最年轻的孩子,叫卢瀚文的,却已经“哇”地哭出来了。

“哭什么呀。”

这天叶修也在,把着烟斗建议道。

“长歌当哭,不如趁着五月天气好,出门去走一走。”

他这建议一提,一时间响应的人还不少。可一行人出去东转西转,找不到能去的地方,最后有人建议,我们再回一趟母校呗。周泽楷点头,这一群学生就相互簇拥着,往高等师院的那片地走去。

叶修也跟着,不急不慢,和周泽楷并肩走。

一路上青年好几次转头瞅他,他却跟没看见似的,一直望着前面。

男学生女学生,青年和教师的布鞋踩在街道上,扬起的尘埃并无区别。

 

学校停课,现在门口贴着厚厚的封条。

大铁门自然高得翻不过去,从边上跨,穿着蓝衫黑裙的女学生又有些不情愿。有人提议,我们便是从学校西面那个小水塘划平底船过去吧。

那是学校最靠边的地方,一个荒草萋萋的小山坡,坡上有亭子。底下是个小池塘,一面连着京城出去第四个环儿,另一面就是校园,没有栏杆的。那靠山脚的湖面上常年拴着一条木头小船,管船的老头儿脾气不错,穿一身蓝黑的中山装,戴着眼镜,学生们都说他好相处,问声师傅好就能见他眼睛笑成缝。要是能从他手里借到船,就可以进校园去走走了。

从边上绕,又费了一番时间,直到太阳快照到当头了,学生们才爬上那座小山。

“哎呀!”

才转过山顶,就有人叫出了声。那小船在是在,却是停在了学校的另一头。老爷子住的小屋门窗紧锁,还钉了块有些腐朽的木板在上面。大概是自家也迁走了,小船不好带着,放在人少的一边方便保管的缘故。

“可是没机会了……”学生们有些懊丧,剩下的人静静地坐到亭子上,三三两两聚在一个角落,从山上眺望似乎是久别的校园。

太阳躲到了一片云后面。

停课的高等师院里绿意似乎更浓了,或是因为静,又或是因为好久不见,又有新的东西萌发出来的缘故。冬天的时候赤裸裸立着的教学楼,现在在浓荫里只露一个角。看着有些陌生。

有人低低地叹了一声气,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响动了。

尘埃,也有绿色的啊。

 

“那边是文学院,对么?”卢瀚文指着一个角儿问。

“不是的,那是物理系另一个实验室。”一个梳长辫子的姑娘蹲下身,双手搭在少年的肩膀上,同他的视线一起望过去,声音柔和,“那是专门研究近几年提出的近代物理的地方,研究怎么做出轰天动地的大炮弹的地方。”

“啊……”少年的嗓子还没长成,带着一丝孩童特有的稚嫩和清澈,“好厉害!”

“以后还会有更厉害的。你知道吗,吴雪峰先生来信说,今年已经毕业了,马上要回国。他就是专门做这个的专家,我们好好学,以后做他的研究生,好不好?”

“嗯!”卢瀚文的眼睛瞪得圆溜溜,“嗯!”

“好!有志气!”另一个姑娘跑过来,拍拍卢瀚文的头,“不过沐姐你怎么又在拉人入我们这坑啊。”她笑着对长辫子姑娘挤挤眼,接着转上另一边,“小乔,你倒是说说,你这趟回家,姆妈是不是好给你说对象了的?”

“戴姐姐你……说我吗?”被唤作小乔的人头都快埋进衫子里,“我还想等上完大学呢。娘跟我讲了,她前些日子帮我说了一个,那姑娘说愿意等我竟了学业,再回故乡。我不想耽误了她,先回去,事情说清了,还校的时候能少些愧疚啊。”

“哎呀,你咋不珍惜呢,这么好的姑娘上哪儿找去?人家愿意,你还怎么……”

“我也想……学习近代物理。”

那少年微微颤抖着,却像是下过大决心那般,有一种不管怎样都要走下去的决绝在里面。

“听说那很危险的,可能会生病,可能会被辐射杀掉,可能会生不出孩子,但是我想学,我想给中国造大炮弹。”

“我想让祖国强起来,轰天动地。”

 

“你……”

先前提问的姑娘一愣一愣地看着他,然后噗一声乐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你还想生孩子吗……”她擦掉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核科学不是那么危险的事儿啊,做好防护措施,不会弄成什么早死的啦。你看学姐我,不是活得好好的?还有你知道吗,郭明宇教授,就是那个也在做这些事的,人家已经有了孩子了。”

别的学生一开始听了那话有些严肃,结果戴妍琦这么一笑,再谈到八卦,他们也闹腾了起来。

“哎哎,郭老师他是辞了教职,到南方去做督学了吗?”

“不是,他说了,我不会离开讲台,现在和周老师一样,也在国立中央大学那边躲着,办些赁屋授课的小学堂。成天就拍着桌子给他带的学生嘟哝他的宝贝实验室。”

“怎么会一样,周先生会嘟哝?”

“哈哈哈哈,你咋不说周老师比他俊多了呢?”

“啊,你还记得他那一口钟的衣服?当时我都快笑死了,那就是个移动的门板子,结果后来一天,周老师也穿了一件一样的衣服出来,我一看,哎呀,风流倜傥神采奕奕,完全就不像是同一件褂子。”

“衣要人装啊。”

“你嘴就这么狠吧!”

“你不也是!”

两个姑娘聊着聊着,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笑着抱成了一团。

 

太阳又出来了。

这五月时分,太阳是黄澄澄的,下面的山是青的,水是灰色的,远处一片绿。若是肴桌上,颜色搭配倒是一盘好菜。

“可惜没有照相的。”

叶修没带烟,就随手从地上捡起了隔年的草叶子,和着泥巴团成一团,塞进那根他挺宝贝的檀木烟杆子里。水边草叶湿漉漉自然点不着,他挥着拿在手中。不顾草地微微的湿润,盘腿坐了下来。

周泽楷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拿着烟杆的手。

“以后照。”他说着,稍用力捏了捏。

叶修望着他,这时正好一道阳光照在对面青年的脸上。平日里是墨玉一般沉静的眼眸,此时却散发着黑曜石那样锐不可当的光芒。

“好,”他笑着赞同,“等复课,等胜利,等太平了,等你们的大炮弹造出来了,我们回来照,捧着炮弹照。”

“那时怕就装不下了。”

“对呀,到时候,我们还要抱着小乔的孩子照呢!”

“哈哈哈!”

乔一帆羞红着脸低下头,学生们坐在亭子上笑着。这欢笑飞过小湖,被春风挟带着抚过绿树掩映的彼岸。

芳草气息流动,在破碎的山河间,这些声音满是萌萌生机。

 

“唐柔姑娘,能给大家唱个曲子嘛!”

有人吆喝。

“好啊,你们点。”被指名的姑娘短发利落,蓝衫黑裙,倒是不怯阵,笑意盈盈地站起来,“水壶都带了么?自己到小池塘下面去灌好,一首一杯啊。”

“这又不是喝酒呢,哪来的这规矩!你就老实唱着嘛!”

“柔柔,我也想听了……”梳长辫子的姑娘摇着她。

“好吧,既然沐沐这么说。”那女孩嗔视地瞪了好友一眼,

苏沐橙呵呵地笑了起来。

“唱个送别吧。”

叶修嘿哟一声站了起来。学生们近日看他一直和周老师混在一起,甚至也都听这个人的话的。纷纷点头附和。

“不过现在可是把你们送走了,听好了啊,我们要回来的,我们要回来造大飞机,造轰天动地的大炮,还要带着我们的孩子一同回来,告诉他们爹爹妈妈就是跟着周伯伯学习,然后在这里造的飞机大炮!懂了没有?”

“嗯。”周泽楷第一个应声。

“好!”戴妍琦对着周先生比了个大拇指。

“拉勾!”卢瀚文跳了起来。

“约好了!”

一个年纪不大,却挺是老成的学生抬起手,对着方在沉睡中的校园用力地挥了一下拳头。

“那唱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先是唐柔一个人在唱,然后一个,两个,更多年轻的声音加入这旋律。叶修也跟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他边唱边跟指挥似的,用那根塞了青草的烟杆给自己打着拍子。周泽楷发现,这个人的音乐造诣似也是不浅。他甚至能自己配出这首歌的低声部,而后加入到学生们的合唱中,还不见被一堆高音的带跑。

刚复课的校园人迹寥寥,天地间只是风响,人吟。男人声线低沉,嗓音不见出众,却有种特别的韵味。如老瓷器上的釉花,沧桑而又温柔。

就像是历尽百年风雨的国家本身,在以山河共振为这些青年伴声。


他们在碧草青青的山坡上,依着亭子倚着这斜阳的余晖,风吹起湖面粼粼,他们的校园就在对岸,被树覆盖着,像是在沉睡。

一瓢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回到茶馆的时候,陈果破天荒出来迎接了。

“里面有人找。”她眼色往楼上甩甩。

“谁呀?”叶修扫了一眼,然后转头,面对着周泽楷。

“小周,”他讲,“今天天也这么晚了,要么你们先回去,以后……再来上课?”

他用的不是“明天”,是“以后”。

周泽楷微微蹙起眉头,叶修一脸平静地看回来。

“好。”


后文 07

==============================================================================

 

今天我被手癌戳得笑点特别低#

·“好!”戴妍琦对着周先生比了个大母猪。

·叶修用那根塞了情操(节操?)的烟杆……打拍子……你的节操被塞住了么(哔——)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