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芳草碧连天02

【周叶】芳草碧连天

·前文 01

·1920par

·院里让我带129然后我就开脑洞了(虽然并不是那个时间点)

·历史专业妹子↗逃生↘吐槽……出路已经指好了请随意QAQ(跪地)

==============================================================================


【3】

 

斜阳西下,浮光飞檐。一只燕儿啁啾地鸣了两声,落在房顶上梳梳自己胸前的茸毛,一振翅又飞走了。

周泽楷和叶修坐在茶馆楼上,面前一人一杯茉莉花茶。一个刚上课时捧的水还没喝完,一并倒进杯里,一个眉头微蹙,像是若有所思。

——后一个是假的。

周泽楷啥都没想,就是光跟那儿闹不明白了。

这仁兄说要听他讲课,可到了不是神游太虚就是可着劲儿地闹妖,分明是什么都没听,却又拉着他说受益匪浅枨触良深一定要他吃了茶再走,也不知道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但寄人篱下,人家还客气在先,他就是再莫名也没办法拒绝。

这一杯茶泡好,天色已经晚了。

路上散步的都已经回家,剩下几个妇人叫孩子的,收摊儿大甩卖的,支起铺子倒腾夜宵的,一股子烟火气就这么充盈着夜幕降临的京城。

叶修唤陈果上来,说人生难遇知己,要她给哥儿俩弄几个下酒菜。姑娘瞪了他一眼,一筐爆米粒儿两个青橘子墩在他眼前:

“爱吃不吃!”

叶修笑呵呵接了,周泽楷局促地道了声谢。

“你别理他。”陈果离去时笑得挺礼貌,透着一股子客气劲儿。不过这生疏反是正常——至少是相对正常。看看面前这位,一会儿工夫指甲锉子都摸出来了,搁那儿咔咔咔刺啦刺啦地磨。

楼下一个卖杂货的经过,货郎鼓波拉不拉地响。叶修的小钳子啪嗒一下,咵哒两下,周泽楷坐那儿听着这生活气息可浓的交响乐,脸上的黑线一条一条冒出来。

老天放过,他还要备课还要熬夜誊政论呢。

 

叶修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却是拿腔拿调的叹息。

“反动文人。唉。”

他夸张地捧着杯子摇头,狠嘬一口又给烫着了,赶紧抓一把爆米粒儿塞进嘴里。“周先生明明是教理学的,怎会对这叶秋有兴趣?”

“得知道。”周泽楷盯着眼前的茶碗,不愿多说的样子。

“只怕知道得太多。”叶修笑,“你可知道这叶秋是个什么人?”

“如文之人。”周泽楷毫不犹豫。

“好罢,如文之人。那他写的什么东西你也都看到了的。这家伙可是个危险分子,专门发表煽动性言论,破坏社会稳定。他的书在各地都是禁刊,你杂文集收了这么多,怕是从图书馆偷出来的罢,还手录复制,是要广而告之?”

“给学生看。”周泽楷低头看着茶碗,想了想,又从右手拿出个橘子剥了起来。

这意思似乎已经是表明得很清楚了,就是不往正眼看对面。

“他们也得知道?知道何用?”

一个橘子剥好还没吃,周泽楷将它递给叶修,又拿一个接着剥。叶修接过塞进嘴里。天色渐暗,里面开着一盏灯,这时节小飞虫已经生出来了,有一搭没一搭地撞着纱窗。

远处似有什么声音响,大概是风,两个人都没怎么在意。

叶修嘴里咬着橘子,还在叨叨:“你这做学问的,到外面来掺一手杂,怕是要生出麻烦呢。”

“不怕烦。”周泽楷这次答得很快。

然后他缓缓地,不容置疑地,说出了大约是叶修听过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直至民族复兴,天下大同,此心乃敢稍息。”

 

叶修发出一声含混不清带着橘子味儿的笑。

“这可是条长路。”

他把茶杯放在桌上。

“上下求索。”

青年不犹豫。

“你这是不打算回头了?”叶修还笑,站起身给两人的茶杯续上水,“你可知道这写文章的叶秋,后来去了哪里么?”

“无妨。”

“据我所知,他可是受到政府百般警告,仍死不悔改,继续行那煽动妄为之事,最后被军警暗杀在盘门桥边上呢。”叶修茶不喝了,摸出烟杆点燃,脸上却笑意吟吟,一派麻木不仁,事不关己的表情,“杀完就扔到河里,被水冲走,死无葬身之地,空留一世骂名。”

“无妨。”周泽楷坚定,想了想又补充,“文如其人。”

青年说完,拿过方才上课时他递给叶修的政论手稿,又转手怀里摸出个古铜打火机点燃。

然后他竟是两手凑近,将那一沓纸压到了火苗上。

 

“不是你等一会儿!”

叶修着急忙慌地起身:“那么好的字怎么就这么烧了哎呀,哎呀!”

他似乎松散迟钝状态里还没回过神的,哪比得上火焰吞没纸张的速度?等站直了纸早已烧尽,连明火都熄了。

男人一脸懊丧地坐回身子。“在这地方煽风点火你让老板娘瞧见哥的好日子上哪儿过去……”

……煽风点火是这意思么?

周泽楷烧完纸,停手,认真地看他。等这人从呼天抢地变成长吁短叹,再变成不忍直视的表情,他又从包里拿出一张。

然后铺开笔,当场开书。

半个时辰,他将那篇社论的第一节全数默了出来。

“……我对于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我对于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文如其人。”他抬起头来,还是这句。

野火烧不尽,且精神永在。他虽已死去,留下的却并不是一世骂名,而是未来的无上荣耀。

在对方的下一句话前,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不不不,人比文要好运。”

叶修慢条斯理地捧起茶碗喝一口又放下,另一只手一扭,从周泽楷手里把橘子拿了过来。

他手上果皮一条一条撕开,嘴里不停。

“这叶秋确实死不悔改,做鬼都不够格,阎罗王那里转了几遭大鬼小鬼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一个说,还是去炼狱烧一烧吧,另一个说,那还不如送他回了现世罢,那地方还比炼狱更甚的。”

周泽楷听他说话,眉头皱得个紧。

“最后后面的小鬼说服了前面那几个,阎罗王大笔一挥阳寿未尽,又把这人扔了回来,刚好尸体被冲到滩涂上,热乎气儿还没散呢。”

橘子皮已经拨弄下来了,叶修还嫌不够,细长的手指一条一条撕起果肉上白色的纤维脉络。

“然后这叶秋想通了,太过硬气总是不好的。就越是卑鄙猥琐,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勾当。”

“他和作乱者勾结,在南方聚众成立了工会,还想在京城也干些这谋反的营生。他跑到地下党的地盘儿去,给叛军送情报,刺探政府机密,煽动学生不专心主业,跑到街上去给官府添堵。最近更是找了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学生,拿着她家里世传的小茶馆儿当成了党匪的交通站。”

青年这琢磨他的话呢,回味了几秒钟,表情微妙起来。

叶修把橘子清理的囫囵一圆红日般没有丝毫残余的果皮,才将它放在周泽楷手边,然后打开抽屉翻找。

“而且这还不算,这罪人野心不小,得手了几次意犹未尽,居然又使起笔干那旧日勾当去。你看看这个——”

他摸出厚厚一本装订成册的纸。隔着桌子扔过去。

周泽楷翻开,然后猛地抬头。他脸上的表情就完全暴露在了叶修眼里。

先是惊诧、然后不解、最后却是变成了难以置信。

“依诺、悟道、神光……这人自觉没什么文采可言,取了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名字。”

叶修在目瞪口呆的周泽楷面前桌板上敲了两下。

“是吧?”

周泽楷缓缓抬头,眸子里一片漆黑,却是慢慢恍然。

“你……”

“哎,别光顾着聊天,吃啊。”

叶修抄起被他剥成艺术品的橘子,一把塞到周泽楷手里。

 

*仍然是鲁迅……


后文 03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