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轨道02

=====================================================

前文 01


【孤舟蓑笠翁】


一往南走雪就小了。

快一点的时候停了个大站,中原地带,黄河下游的交通枢纽。上车下车的人散了,两个小孩儿睡在上面,叶修半夜一醒,瞅见对面床铺上空空荡荡,老魏的影子都没见着。

他干脆披衣服下车,脚一迈下台阶就瞥见离尾部不远的地方,一个红点明明灭灭。

“来个火。”

叶修走过去,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根烟。

魏琛又深深地吸了一口,吧嗒吧嗒嘴,才递出去。叶修接过来点了,不抽,拿在手上,看他一阵接一阵吐着烟圈。站台尽头毫无遮掩,眼前铺展开交错的铁轨,两边屋舍只有一两间亮着灯。头顶夜空沉着稀星朗月,风卷过铁道,又将边上的树木撩得簌簌作响。呼出的白气和烟雾混在一起散在夜里,积了三十二年的豪情与不甘似乎能凭此一吐为快。

两个人一言不发地目视远方,直到手中烟要燃尽,魏琛才把快揉烂的滤嘴递到唇边,最后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对着天空奋力一扔。

火车在此时拉出一声悠长的汽笛。

烟头在夜的影子里划出一道弧线,最后在枕木上摔成破碎的几颗。

 

魏琛干咳了两声,先迈步进了车厢,叶修在后头跟着。

俩人也不急着回屋睡觉,倒像是商量好了般在走廊坐下。火车哐当哐当往前走,魏琛摸着胡茬向窗外看风景,叶修就看他。路边大片大片农田比夜空的颜色更暗,老魏在一片没有光的地方坐着,整个人也像是溶进了黑暗里。

“前年老夫火线支援你小子的时候,也是这趟车,这个点醒了。”

魏琛揉了揉下巴,唏嘘地感叹一声。

“那人家一个铺的肯定提心吊胆,怕这张猥琐脸半夜摸他们钱包。”叶修半夜里插刀依然准确。

“滚滚滚滚滚!”魏琛没好气地还嘴,然后又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黑影发呆。

 

这两年发生了太多事,比起他离开蓝雨后的六年可以说风起云涌。

对大多数人而言,生活不是冒险,而是一股无从抵御的洪流。*而两年前的那班列车,就是推开层层风浪,载着他逆流而上。

兴欣之火,将老魏这根绳子的尾巴烧得齐整漂亮,还串上了一颗冠军的宝珠作结。跟着这支队伍一路走来,看着这个有自己的团体从辗转挑战赛到最终登顶,说是完满落幕此生无憾,似乎也没什么不对。至少要不是那一场迷罗古城丢了芝麻捡了西瓜的较量,他现在可能还拖家带口地在网游里庸庸碌碌地混日子。

老将出山,他明白无论是手速还是反应,都难以支撑他把当年勇逞下去。当时叶修找他,顾虑自然是有的。这死对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个初组建的战队靠不靠谱,看上了他手里的什么筹码,自己还行不行……

与嘴上显出的粗人脾气不同,魏琛是会进行非常细致的思考的。这一点喻文州不说继承也多少在他身上有所学习。他逼着自己想了无限种或利或弊的套数,一如荣耀初代,索克萨尔看着掉线的一叶知秋都能脑补十几种走位连招。

但游戏角色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站着,选择也就在屏幕上白底黑字地摆着。

这险,冒还是不冒?

废话,老魏可是机会主义者。冷静,危险,而又果断决绝。关系利害都分析通透了,自己面前也就只有两条路选。

不是没有梦想的人,那么有了梦想,自己也不会缺乏壮士断腕的勇气。

……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也好。

那时的魏琛苦笑着给自己下了么个定义。

所以说,什么事儿都能看似巧合地造就一番奇迹和因果。偶然是必然的再现,故事又是道理的铺垫,谁说得清。

就是得有这颗心。

 

然而遗憾也不会不存在。

兴欣收他,是为了一老一宝。他自己也明白凭如今的条件能做的有多少。决赛时对叶修那一句“你懂的”他报以苦笑,没有人比他更懂。况且,自己想要的,并不是搭上一班冠军的顺风车。夺冠的时候,他捻着烟头红着眼睛吼干得漂亮,却也忍不住想,要是蓝雨该多好。

他在那支队里干了两年,蓝溪阁则更久。他带出了少天文州两张王牌,基石是他奠的,锋锐也是他亲手打磨的,就算是粗汉子也难免怀着舐犊之情。

他离开蓝雨,是不愿意做给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但自己,又何曾不向往亲手打出来的冠军?

不知多少次梦想过,自己执掌索克萨尔,带领蓝雨杖打一叶知秋,咒杀大漠孤烟,披荆斩棘一路向上,问鼎荣耀。奈何过去无法重演,锋芒蒙上了时间的尘。无法愤恨扼腕,也只能付之一笑。

他突然就想到两年前的那班车上,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南下打工的汉子两瓶啤酒下肚,大着舌头扯住他感慨,指手画脚地说,都是命。

是命啊。

那时候魏大哥豪迈地拍拍素未谋面的男人,借着酒气狂吼一声怕命还怎么个活法,老子一定能混出个人样,然后称兄道弟又干了好几罐。结果半夜那位爷呼噜打得太响,只把他逼得忍不躲到走廊里,抽抽烟看看景儿。

到了这个时间,对着一片黑魆魆的夜景,听着火车似乎势不可挡的轰鸣,却又是另外一回事。身在这种气氛中,极其容易自由心生地感受到被命运裹挟,力不从心。索克萨尔,抢怪,蓝雨,联盟,那帮兄弟……一寸寸顾虑一寸寸牵挂填上来,偏消极的能量就前所未见地席卷了全身。

两年前的他是突然就彷徨无措了,现在则是沧桑感爆棚。

人生如寄,时光快递。

“都是命啊。”

就算对面是叶修这个不定时升级的嘲讽BOSS,他也忍不住要发发感慨。

“呵。”

叶修笑了一声,抽出根烟给他点上。

“后悔什么?”

“啊?后悔……切,老子什么时候后悔过!”

魏琛一拍桌子,自己倒被声响吓了一跳,赶忙又小下音量,语气却是一等一的肯定。

隔壁陈果好像迷迷糊糊说了句什么,然后又回归安静。


结果这么一折腾,老魏倒是不做声儿了。

都不用思考,本能地反击,却自己把自己点了个半通透。

老魏从来没有后悔过。

他走得干净利落,回的大张旗鼓。他的遗憾和他本人一样,简单直白,以一种很爷们儿的方式呈现出来,没有那些勾情未已,憾恨同生的韵调。出手不犹豫,不畏缩,不会瞻前顾后拖泥带水,回顾起来也不懊丧,不自责,与其唉声叹气不如再战痛快。

“对,你什么时候后悔过?明明脑子里全让猥琐给占满了。”

叶修又给自己摸了根烟,这一次是真点上美美地抽了起来。

“草草草你还狂地?”*魏琛从他嘴里抢过烟,故意以一种有点儿夸张的动作扔出窗外。这次他的眼睛没有追着火星的落点,直接回来自管自深吸了一口对着叶修喷了出去。

“……口臭。”

“哈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然后压低了声音大笑。

荣耀这么多年的老人家了,都是明白人。自己认准了的事情,就是一个干字。不论是魏琛还是叶修都清楚,他们的荣耀,一路走来均是无悔。

遗憾只是在感慨错过,后悔却是否定了自己曾经的选择。

每一个踏上逐梦之路的旅者,都不会后悔。


=====================================================

*雷蒙德·卡弗

*狂地,张狂起来了,(好像是)陕西话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