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轨道01

我忘了账号……跪……

先放随笔。

=====================================================


【灯笼】


兴欣从X市参加十一赛季全明星回来,刚好赶上下大雪。

千里冰封,万径人踪灭。公路上汽车一步三滑就算了,X市也好,H市也好,一个两个全部通不成航班。

这次出来,合计着让小朋友们都见见世面,带上了包括陈果伍晨在内的全体成员。这一大家子在外面晃荡,上林苑和网吧成了空庙,一个老关成天关在屋里研究装备不能指望他看家,一直回不去也不算回事儿。看着电视里无驱散AOE一般的卫星云图,老板娘急了拍板,直接买了连号的十二张票,全队打包到了X市城墙根下的火车站。

“进站以后还有上哈两个台阶,你们悠着点儿别滑到了撞着撒。”*

李轩叫了队里大巴把人送到地方,看着三个妹子沉甸甸的行李箱,不忘嘱咐两句。

“啊?撞着啥?”

包子一脑门子问号。魏琛在一边嘿嘿笑着解释:“在这儿,‘头’就叫成‘撒’,头就是撒。”

“哎呀,那去医院不就是一问一答‘你啥疼?我啥疼!’”包子说着还不忘记卖弄一下魏老大教他的陕西话,“么吗哒,俄力气大……嘿呦!”*

他说着做了个举重动作,单手把边上的捂得严严实实的罗辑拎了起来。

“行了你!快去拿票!身份证要一个一个刷呢!”陈果在边上念叨两句,嘴里呼出一串串白气,又转头道别:“谢谢李队啊,还专门来送我们……哎包子那边才是售票处!不是你先把人放下!”

结果,老板娘今天又没来得及说完话,就手里一边一个拽了苏沐橙和唐柔,气急败坏踩着雪地靴吧叽吧叽就去追人了。

看着队长健康守护队的三位干将呈人字形向着包子的方向飞去…哦不,是奔去,叶修把烟从口袋里拿出来叼上,跟李轩吴羽策握手:“期待你们更好的表现,未来无限可能!”

俩人对望一眼还想着我的天哪夭寿了叶神居然赠人光辉灿烂正能量了,结果人手抽出来咧嘴一笑:“虚空第三,谁敢称第二嘛。”

得,这得说您老是晚节不保,还是啥嘴里吐不出那啥呢。

 

火车是直达,下午五点半开,第二天中午到。

前两天雪下不停,站台上除了轮子碾脚踩的地方都积了厚厚的一层。X市就算寒冬腊月也是不过六点不会黑,现在正是太阳褪去光华,艳红艳红悬在房檐上的时辰。

日薄西山情依依,队里没有X市人,却也凭空多了些离家般念念不舍的感觉。

管站台的老头穿了厚厚几层还是抵不住寒气,一张老脸被风吹多了,也红得发光。他在避风的地方跺脚,不知道踩了什么地方的冰一个趔趄,乔一帆刚好走到边上,眼疾手快上前一扶,把人给捞住了。

“哎哟,小乔挺厉害的嘛,老汉摔了也敢扶?”

魏琛嘴上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喊着,顺便偷偷把自己也伸出去一半的手收了回去。

叶修看了一眼不知所措的乔一帆,嘿嘿一乐:“行了人家孩子做好事呢,再说我们有魏大金主撑腰,怕啥?”

“行了你,别让人家听到了。”陈果一手紧了紧围巾,一手团了个雪球,把叶修手里的烟抢过来,狠狠戳进去。这人怎么就不听劝呢。

不过再一回想,刚才走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突然一下子抬起头,一副着急的样子,怕也是瞅见了老爷子滑着,心里着急呢吧。

陈老板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们身后,雪地映着夕阳,给整个站台笼罩出鞭炮炉火辣椒的光辉。

=====================================================

*李轩:“进站了以后还有上下两个楼梯,你们小心一点儿,不要撞到头。”

*包子:“没问题!”

 

【风雪夜归人】


安排位置没有费太大功夫。

12张软卧票占了小半个车厢,大家抱着“为了战队形象绝对别让外人瞅见”的心态,先把嚷嚷着要用上铺做引体向上给罗辑看的包子扔到了最靠里的包间,叶修和魏琛两个人要上连接处抽烟也一块儿去,妹子们看着方锐真诚的眼神,想想跟这人聊天不怕闷,就喊了他帮忙搬行李。剩下伍晨,莫凡,乔一帆,安文逸四个,平时不怎么声响,不过都是好相处的人,也没有什么特别奇葩的作息风格,凑起来也不会不舒坦。

火车长鸣一声汽笛,慢慢启动。

 

往前走,最先经过一排深蓝窗户泥巴墙的老房子。X市保护古建筑,城里的楼一律不能高过墙,房顶上的一片皑皑白色能从车窗里望见。一队鸽子还排着队在小灰楼之间绕圈儿,翅膀划过褪了霞光一片湛蓝的天空。

苏沐橙和陈果拎了两袋瓜子堆到走廊的小桌子上,又摆出几串不知道什么时候买来的糖葫芦招呼大家来拿。两个南方姑娘嘴里说平时见不到雪,趴在窗户上看个没完,呵出厚厚一层白气,又给全队画起了Q版头像。

说起来也快要过年了。

以前到这个时候,陈果在门口跟顾客挥手道别,又送走拎着大包小包的姑娘,回头一看自己背后空荡荡的两层三间店,心里总归要难受两下。

陈大老板那可是女侠,平日素来以大姐自居,此等腻腻歪歪的丧气事宁可在自己心里掖着藏着,说出来还怕灭了老娘威风。不过心终究是软的,就算不付言语,那些回忆那些故事埋进去,就会慢慢地生根。遇上苏沐橙之后,这感同身受更是化成了怎么都不嫌多的关照。

她知道,自己之于对方,也是一样的。不用干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有这么一个人在了,心里就热乎。逛逛街,一人一个新丰大包子偷点儿温度,把对方的手拉到自己这儿暖暖,看上什么买什么转手就给叶修提着,听他有气无力抱怨两声,在烟花落雨中沿着空无一人的商业街奔跑,回来你撕贴画我挂灯笼地装饰一番,没人看心里也乐呵。

唐柔说,北方下大雪温度反而高,因为热气儿有雪围着出不去。

陈果就想,遇见沐沐,遇见这帮人,就跟房顶上盖了厚厚一层雪似的。暖和,清爽,温馨。化了也透亮。

这柔情一层层往心头溢,转头更是把比她小几岁的苏沐橙在手心里捧得像个宝贝。同样是兴欣台柱子,叶修看着陈果对自己和方锐横挑鼻子竖挑眼,到沐橙这儿就成了万回千转百般甜,好笑也是好笑,欣慰也是欣慰。

再看看你一笔我一笔画得开心的两个姑娘,边上品头论足的方锐和老魏,引体向上做了好几十个的包子,还有玻璃上凝着小水珠的全家福……

兴欣的队长就真的情不自禁想拿根烟抽抽了。

“不许抽,吃糖葫芦!”

一看他手往兜里伸,刚才还一笔一划玩得开心的姑娘同时转过来,两双杏眼齐齐一瞪。

得,叶修乖乖把手伸出来:

“糖葫芦,糖葫芦……”

哎,两个姑奶奶,惹不起指数也是往倍里翻呢。

方锐刚应和着老板娘的话开了窗想表示空气质量堪忧,这时风卷着几粒雪子飘进来,被糖葫芦和车厢内灯光的颜色一映,片片暖融。

=====================================================

路上在夏天写冬天的段子居然不违和……因为上铺空调太冷……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