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中心】长空铁翼 13

·为了英姿飒爽的·To be·女警官妹子爆一发肝^ ^ @凉辰好景 ……祝体检顺利一起为人民服务呀~

·然而很惭愧这仍然是个过渡段QAQ这边没查房,要是能不睡着就把后面的故事给你补上!

 

模拟飞行室。

云层如重叠的白色山峰,新型战机飞到靶场上空。

一颗照明弹倏然发射,在空中变成一团火球。战机运用先进的机载雷达搜索,很快截获并锁定目标,判断好时机按下发射按钮。导弹挟着一股白烟直扑目标,耀眼的火球顿时凌空爆炸,散成点点碎片。

“嗯,不错。”

屏幕后方坐着一脸严肃的唐柔。她身后是趾高气扬看着模拟机显示得分的魏琛,再往后是虎视眈眈的陈果。

叶修拎着两瓶凉茶,身后跟着包子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

 

“干什么啊你们?”叶团长哭笑不得地问。

“小唐……”陈果一脸忿忿不平地指着屏幕,“她怎么老是打不过那家伙啊!”

“呵呵,老魏很刻苦嘛。”叶修把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夹在手里点点双手抱臂,胡茬唏嘘的那位,“平时没少练?”

“滚!”魏琛头也不回。

“有件事要找你。”叶修将凉茶往桌上一扔,“飞参室那个小参谋跟包荣兴,从体能课开始,帮我训着点。”

“靠,你还他妈蹬鼻子上……”魏琛瞪起眼睛,却被叶修一拳头锤上肩膀。

“还有,下个礼拜开始,跟我们一起飞每日的常规科目。老团长的飞机现在空着,在新飞行员调下来之前,你用那一架。”

魏琛直勾勾地瞪着叶修。对方对他吐出一个烟圈。

“多少年没有真上手了,锈没锈?”

陈果在一边惊讶得说不出话。这魏琛在兴欣机场住下之后,所做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曾经是一师之长的男人,每天和飞行员大队一起跑操,别人飞课目,他就进模拟机房,甚至连天梯滚轮都按照现役飞行员的标准完成。每天出操回来那个老脸汗津津的样子,让陈果都不忍心看。她以为叶修招揽魏琛,只是做个场外教员,然而无论是叶修,还是魏琛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就此事表过态。

或者…在那个时候这两位老飞行员已经达成了一致——要回来,一定是回到天上。

现在看来,在叶修说出“做苦力”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让这只老鹰也重返蓝天?这也太疯狂了。司令部会批吗?

连唐柔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唯一接受良好的却是跟在叶修身后的包子,此时所有人都默默无言的当口,他跳出来敬了个礼:“嘿!魏老大!”

“哎哟小伙子有前途!”魏琛听了挺高兴,“上机,让你魏老大教你两招怎么样?”

“呵呵,换人。”叶修这当口已经打开了另一台模拟机,直接切换到对战模式。唐柔愣了愣,起身让出机器。

“老魏,”叶修似笑非笑地问,“飞没飞过歼-7演示训练了?”

“来!”魏琛狠狠擤了一把鼻子,“爷爷今天就让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两人进行了一番酣畅淋漓的对战。魏琛借着地形频频猥琐,却还是被叶修毫不留情地追打轰杀。魏琛倒是一点也不见沮丧,连翻滚带爬升地四处逃窜,连呼打得痛快。唐柔全神贯注地盯着叶修的屏幕,包子跟她一块儿看了两眼,就跑到了魏琛那边,站着看不过瘾,还找了个板凳蹲着,频频伸头张望。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几盘演示结束,叶修下机,拎出一张战绩表笑着望向唐柔和包子两个。

“老大,如果在实战中,刚才没有摆脱成功,被锁定了呢?”包子举手。

“哦,那有两种可能。”叶修回答。

“哪两种?”陈果迫不及待地问。

“没打中和打中了。”

“……”陈果无语,这不是废话么。然而包子却一脸认真地接着问:“那如果被打中了呢?”

“也是两种可能,跳伞或者迫降。”

“那如果迫降呢?”

“也是两种,迫降成功,或者迫降失败了。”

“那如果……”

“包子你能不能吉利点!”陈政委忍不住拍了一下模拟机的座舱盖。

“如果真的迫降失败,”叶修却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那你的同伴会接着飞上去,把你的敌人狠狠打下来。一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说的就是这个。”

“没错,这是你要学的第一课。”魏琛突然出言帮腔,“这是飞行员特有的军种文化。对战机的精准把握,对战友的绝对信任,以及对祖国的誓死忠诚。”

包子一脸茫然地点着头,唐柔若有所思。陈果惊讶地望向突然画风变严肃的魏琛,却看到男人走到叶修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跟自己出去。

飞参室门口,魏琛掏出根烟递给叶修,自己也点上一根,直入主题地便问道:“刚才突然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这儿?”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叹了口气。

“老魏,”他说,“我给你看个东西。”

 

那天两个人后来聊了什么,陈果也不清楚——她光忙着催促两个小年轻早点吃饭去了。只是第二天,五七一团上午的常规课目训练刚刚完成,叶修过来报备,政委办公室的电话突兀响起的时候,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陈政委可不知道,这可能是她当兵十几年,受到冲击最大的一天。

“什么事?”

“塔台。政委,团长在吗?请您转告他,有一架AC313运输直升机请求降落。”

陈果瞪了叶修一眼,这家伙不好好呆在办公室,塔台都把电话打到她这儿了。叶修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上前接过话筒:“编号?”

“三五〇〇九。”塔台值班员那边又传来一阵电话铃声,似乎有些忙乱。

“哦,没有特殊情况不允许降落。”叶修淡淡地说。

“明白!”那边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刚才那谁啊?”陈果莫名其妙。

叶修叹了口气:“有麻烦了。”

“啊?”陈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正想像一直以来那样,二话不说就揪着叶修的脖子让他说个清楚,却意外发现这货,甚至跟他一起过来的魏琛,神情都异常严肃。

“你调令是发到军区司令部?”他问叶修。

“迟早要说清楚的。”叶修回,两个人像是打着暗语。

“……怎么了啊?”陈果讪讪地问。

“等着。”叶修朝桌上的电话努努嘴。几秒之后铃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叶修根本没有去拿听筒,而是直接按下了免提。一个男声从扬声器里发出来。

“我是基地司令部陶轩。请五七一团马上开放外场,允许直升机三五〇〇九降落。”

“唔,来了。”叶修冷静地回答。随后一气呵成地发指令,挂电话,将刚才正看着的航行图折起来收进抽屉。陈果望着他,保持了僵直状态。

“……不是,你等等,”她好容易才挤出一句,“你告诉我,谁来了?”

 

陶轩,空二十九师前政委,和时任二十九师师长的叶秋共同缔造了空军改组初期一地独霸的斗神时代,王牌师的名号也正是在那时打响。在这样的政绩基础上,他两年前被上调到军区空军任副司令员。也就是说,他现在是五二九团的直接上级。

首长的话不敢不听,陈果赶忙应了声明白,又去知会了其他部门。等这一趟忙完,她放下听筒喘了口气,才意识到叶修这表现太平静了,像是早料到有这么一天。

“陶副司令来我们这儿干什么?”陈果问。她就不信这家伙不知情。

“大概是来找我的。”

“你还认识他?”陈果更加讶异。结果直升机上下来的还不是陶轩一个人,后面跟着的陈果一看也挺眼熟,空二十九师现政委,崔立。

“陈政委你好。”互行军礼后,崔立抢先一步走上前来握手。陶轩从她边上走了过去,目光紧紧锁着陈果背后那位站都站不直的团长同志。

“叶秋。”他说道,“好久不见。”

 

兴欣机场师部大楼的接待室也是一副老旧的样子。搪瓷缸掉了好几层漆,一张茶几,几张硬邦邦的扶手椅就是全部设施。

照道理来说陈果是有资格占一个座位的,可她现在陷入了真人僵直,只想在一边站着,连招待几人的话都说得磕磕绊绊。叶修倒是大咧,直接找了张椅子坐下,抬眼看着陶轩:“说事吧。”

抢先开口的却是崔立,神色阴冷:“你到底想搞什么?”

“什么搞什么?”

“你对魏琛的调令,司令部收到了。”崔立拧着眉毛,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我们马上调飞机过来找你,今天这事不说清楚不行了——你这是要来真的?”

“对。”叶修神色平常。

“你怎么……!”崔立一拍桌子站起来,正准备瞪眼发脾气,陶轩却咳嗽一声制止了他。

崔立悻悻地坐下,军区副司令走上前来,直视着叶修的眼睛。

“怎么,还没两句呢,就换人了?”

“崔政委说不动你,我不想说你。”陶轩平静地回复。

“你也说不动。”叶修仍然是那副懒散的样子。

“我知道我说不动,但有些话还是得说。”陶轩倒似乎习惯了叶修这样,面上不见多少怒色,“我现在呢,也不在二十九师了,但整个军区空军的作战训练都是我在负责的,”他指指陈果,“五七一团也不例外。也就是说,你现在还归我管,别不服。”

“哦,”叶修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你管吧。”

“……”

陈果在一边直愣愣地看着。她突然觉得这情景有些熟悉。平时都是自个儿被这货气得半死,唐柔那丫头在边上看着,是不是就是自己现在这样的心情?

这么想着,陈政委的眉头几乎都松了几分。魏琛的脸色却要阴沉不少,在座位上一会儿翻翻文件,一会儿挠挠头,似乎坐立不安。

“好。”陶轩环视招待室四周,“那我们今天就把话说清楚。叶秋,你觉得一支空军部队,在和平时代最需要的是什么?”

他的目光扫过全场。余怒未消的崔立,目瞪口呆的陈果,阴云满面的魏琛——然后重新停在对面这个人脸上——毫不回避地对望过来,坚定,锐利,像在悬崖边振翅注视长空的鹰。

但在那之前,与叶修——叶秋搭档十年的陶轩心里就已经明白,他终将会听到那个人重复之前说过无数遍的话。

绝对不会改变。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乔丁笕 | Powered by LOFTER